第73章 战神19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73章 战神19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林珍的综穿人生山村名医农家乐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京中和边境如何风起云涌, 林淡已全然顾不上了, 她掉入山涧后被卷入激流,又连连撞击在巨石林立的河床上, 浑身的骨头断了多处,已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好在她颇有几分运气, 最终被水流送上一处浅滩, 又被几个好心人捡到,这才保住一条命。

    这几人均是边境百姓,发现林淡虽为女子,身上却穿着军服,且袖口和衣领处还绣有西征军的图腾,自是不敢见死不救。若是没有西征军,他们连命都没了, 又哪里能重回家园?

    他们当即便把林淡抬回村落, 碍于她是女子,不方便照顾,就把她放在一个寡妇家里,各家各户给寡妇送几碗粟米, 算是救治林淡的费用。寡妇膝下育有一子,今年刚满八岁, 正可守在床前。

    “姐姐,你好得可真快呀!大夫说寻常人若是伤成你这样, 没有十天半月根本下不了地。”一名三尺高的小豆丁端着一碗药跑进房间, 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

    林淡接过碗一饮而尽, 柔声道:“眼下我已大好,这药不用熬了,免得浪费银钱。”

    小豆丁摇摇头:“这些药是孟大夫自己上山采的,晒好之后用水煮一煮就行了,不费钱。姐姐,你要走了吗?”

    林淡揉揉他脑袋,温声道:“伤好了我自是要走的,不能总留在你家白吃白住。”

    小豆丁红着脸摆手,“不算白吃白住,娘说你是军人,为了保护我们抛头颅洒热血,我们供养你是应该的。姐姐,我们跟你一块儿走行吗?”

    “你们在此处住得好好的,为何要走?”这些天,林淡时常在村子里转悠,发现田地里播撒了冬小麦,正是抽穗的时候,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景象十分喜人。再等上一两个月,村民就能丰收,此时离开,这一季的粮食便都没了,饿也饿死。

    小豆丁拧着两条眉毛,苦大仇深地说道:“林淡将军没了,匈奴联合其他四胡再袭河套,声势比之前还浩大,被林淡将军赶走的匈奴便又回来劫掠我们,此时不走,等粮食成熟的时候就走不了了。”

    匈奴人不事生产,口粮全靠劫掠。这座村落好不容易重建起来,本以为可以在林淡将军的护卫下过上安稳日子,却没料她竟然被刺客暗杀,尸骨无存。如今皇帝正在严查那些刺客的来历,有人说是朝中几位皇子的死士,又有人说是匈奴人的探子,但无论是谁,这些都离边境百姓太过遥远。他们只知道,他们的战神大人没了,他们的好日子毁了,他们再无家园可归。

    “姐姐你快些走吧。你是西征军,若是被匈奴人知道了,他们一定会来杀你。昨日村长伯伯已经说了,不准把你在村子里养伤的消息透露出去,入夜之后你悄悄地走,谁也不让知道。我和我娘不跟你走了,免得拖累你。”小豆丁爬上炕头,把林淡的随身物品找出来。

    看见洗得干干净净的黑色军服,林淡目中划过一抹暗芒。她揉了揉小豆丁的脑袋,坚定道:“放心,我必不会让匈奴人再来扰你们。”

    小豆丁眼眶有些发红,心里很舍不得林淡。林淡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时候天天给他说边关打仗的故事,可好听了!

    一大一小正说着话,外面却传来凌乱的马蹄声和村民的嘶喊:“不好了,匈奴人来了,大家快躲起来!”

    小豆丁尚来不及反应,他娘就已经火急火燎地跑进来,把他夹在腋下,又去搀扶林淡,急促道:“快快快,快躲进地窖里去,匈奴人来了!”

    “匈奴人来了为何要躲?”林淡飞快穿上军服,大步走出去,路过院门时顺手捡了一根儿臂粗的棍子。村里的老弱妇孺全都躲了起来,只剩下几个青壮年男子站在一座塔楼上,手里拿着自制的弓箭,正满目仇恨地看着越驰越近的十几个黑点。

    匈奴人善骑射,一群人骑着马奔袭而来,寻常人很难招架。他们有如恶鬼过境,连马都不下,见人便砍,遇人便射,只需在村子里来回跑上几圈,基本上便能把村民杀光,然后从从容容地下马扫荡战利品。若是撞见漏网的妇孺或孩童,喜欢的就带回去当奴隶,不喜欢的一刀宰掉。中原人在他们眼里形如狗彘,贱如蝼蚁。

    被人如此屠戮,边境百姓如何不恨?今日就算拼着一死,他们也要拉几个匈奴人垫背。

    “咦?那是赵寡妇家的军娘,她为何出来了?”一名壮汉立刻跑到窗边,焦急地唤道:“那位军娘,匈奴人已经近了,你快回来!”

    林淡回头看他们一眼,表情平静地摆摆手。路过一户人家时,她顺手拿走一块木板做成的锅盖,当盾牌使。

    见她一手握着木棍,一手拿着木板,像是要与匈奴人搏斗的样子,村民们心下不免着急。匈奴人骑着高头大马,举着双刃弯刀,哪里是寻常棍棒可以对付的,这位军娘也太鲁莽了!几名壮汉跑下塔楼,想把她拉回来,却见几支箭矢破空而来,直取他们眉心,连忙躲到门后。

    另有几支箭矢插在林淡脚边,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想来,这些匈奴人已经发现她是女子,所以并不准备杀死她,而是留到最后凌虐。

    思忖间,匈奴人已近在眼前,用蹩脚的汉话说道:“阿达,你果然好眼力,这人的确是个女子,还是个极漂亮的女子,正可带回去给你使唤,白天牧牛羊,晚上当马骑,好不快活!”

    “哈哈哈,这女子我要了,你们谁都不准与我抢!”身体最壮硕的男子猖狂大笑。

    几人边说边打马到了近前,骇得村民连连吸气。他们隔着一扇门喊道:“这位军娘,你快些跑啊,还愣在那里干啥?”若是可以,他们真想敲开这名女子的脑袋,看看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你再勇武也只是一个人,又手无寸铁,难道还能斗得过这群骑马拿刀的匈奴?

    为了救助军娘,他们连连向匈奴射箭,但他们的弓箭十分粗陋,准头和射程都很有限,根本刺不破匈奴人的皮甲。有的箭矢在空中歪了歪便掉落在地,连泥土都扎不穿。

    村民们顿时有些绝望,眼看匈奴人弯下腰,准备把近在咫尺的军娘捞上马背,便什么也顾不得了,连忙打开门冲出去,想要救人。偏在此时,那静立不动的军娘竟举起手里的棍棒,狠狠敲在欲捞她的匈奴人的手臂上。

    细微的骨裂声被匈奴人的惨叫掩盖,对方哀嚎着滚下马,而军娘则以快得肉眼难辨的速度跃上马背,将他取而代之。旁边几个匈奴人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她一棍接一棍地敲中头颅,掉落在地。

    那轻飘飘的、本是拿来当柴烧的木棍,在她手里仿佛有千斤重,直把这些匈奴人砸得脑浆迸裂,鲜血飞溅,掉下马后双腿抽搐着咽了气。

    离得比较远的几名匈奴人这才知道自己惹上了硬茬,连忙围攻过来,那军娘却已扔掉棍棒和木板,拿了其中一具尸体的弯刀,打马迎击。她在马背上弯腰、俯身、腾挪、跳跃,灵活得像是在平地上。

    那些匈奴人把刀挥成残影,却连一次都未砍中她,反倒是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削掉一颗人头,一炷香后,地上已滚满人头,而躁动的马背上却还坐着几具无头的尸体,脖颈的断口处正往外喷洒血柱。那军娘就坐在几根血柱中,面如寒霜,眸若幽潭,手里的弯刀早已被鲜血浸透,发出妖异的红光。

    说实话,这场面当真有些吓人。躲在塔楼里的村民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跑下来,敬畏不已地看着她。

    “您,您到底是谁?”领头的村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他们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见惯了匈奴人残暴的手段,又如何看不出林淡的实力?只眨眼功夫,她就杀光了十几个匈奴人,自己却连汗都未出,头发丝儿也没乱,再加上她骄如艳阳的五官和冷冽迫人的气场,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林淡将军啊!

    不,她本人远比传说中更英武不凡、骁勇善战,令村民们激动地直发抖。

    “把尸体堆垒起来,放在村口,有没有铁丝,给我一卷。”林淡徐徐道:“匈奴人每次出来劫掠,总会分成几股,这些人是打头阵的,大部队还在后面。”

    见村民们露出恐惧的表情,她又道:“无需害怕,匈奴人不过尔尔,来了便杀,不碍什么。”

    见她说得如此轻巧,大伙儿也都镇定下来,搬尸体的搬尸体,找铁丝的找铁丝。两刻钟后,林淡的马前已经堆满尸体,那根铁丝也被她栓在村口的两棵大树之间,并来回调整了几次高度。

    做好这一切,她依然坐在马上,静静等着匈奴,其余村民则躲在附近的房屋里。

    匈奴人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很快就翻过土坡,扬起尘沙,到得村口。看见堆了满地的尸体,他们举起大刀朝静候在旁的林淡冲去,一个二个目露凶光,表情狰狞。然而下一瞬,悬在半空的铁丝就已划开他们的脖颈和身躯,将他们一分两半。鲜血像瀑布一般爆开,场面堪称壮观,冲在最后的几名匈奴人哪怕发现了异状,再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撞上铁丝,身首异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