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战神13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67章 战神13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林珍的综穿人生山村名医农家乐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林清被林淡突如其来的自残行为吓坏了, 顿时愣在当场。李宪却率先反应过来, 想要去抱她,可她牢牢跪在地上, 不曾挪动半分,仿佛有千斤重。

    丁牧杰也跟着跑过去帮忙, 红着眼睛喊道:“林淡你在干什么, 你何至于此!元帅和将军都在天上看着你呢,他们绝不会怪你!你快起来啊!来人,去把军医请过来,快去!”活了两辈子,他从未如此慌乱过,内心深处更有一种难言的恐惧。他害怕林淡会就此离去,像林老元帅、林将军, 和所有的林家儿郎那般。原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说起来壮烈, 面对起来却如此艰难。

    林淡缓慢地,坚定地拂开丁牧杰和李宪,又瞥了一眼匆忙赶来的军医。那军医被她嗜血的眼神骇地连连后退,不敢靠近。她这才朝林清看去, 一字一句说道:“明日我若是死了,这弑父之罪, 就算我赎清了;明日我若不死,我便灭了匈奴, 为林家儿郎, 为所有阵亡将士, 报仇,这样可否?”

    林清这才回过神来,扑通一声跪下,涕泗横流地喊道:“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刚才我不该冲你发脾气,我是恼恨我自己无能!你快些起来,让军医给你包扎伤口,我求求你了!”

    林淡却并不理会他,一言不发地跪在灵前,任由自己的鲜血一汩一汩往外流。无论如何,林铁的确是她杀的,这个罪责她理当承担。与此同时,她也在不停地修炼内力,却发现自己仿佛触摸到了一层坚实的壁障,以她目前的资质根本无法打破。也就是说,哪怕她未曾产生顾虑,继续把武功修炼下去,也不可能救下林铁。

    人力有时而穷,一切诸法,但尽人事,再看天命而已。思及此,林淡终于放下最后一丝自责,陷入冥想。

    林清苦苦劝她,每次摇晃她,就看见更多鲜血从她腹中流出来,顿时不敢乱动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得满脸都是涕泪,像一个无依无靠迷失了方向的孩子。姐姐现在所承受的一切,原本都应该由他来承担,是他胆怯逃避了,姐姐才站出来。他最应该痛恨的人不是姐姐,而是他自己,是那个无能又懦弱的自己!

    李宪红着眼眶喊道:“来人,把林将军给我抬回去!”

    丁牧杰却忽然上前一步,哑声道:“你们别再动她了。若是不让她跪在此处谢罪,她过不去心里那道坎。那比杀了她还难受,你们明白吗?”曾经,他太忽略林淡的感受,可如今,他愿意站在她的角度,仔仔细细、方方面面地为她考虑。她想赎罪,那就让她赎,他陪着便是。

    想罢,他撩起衣摆,缓缓跪在林淡身边。

    李宪闭了闭眼,胸中一阵动荡,末了轻摆手臂,挥退围上来的将士。弑父之罪,这四个字到底有多沉重,他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他只知道,若是自己与林淡交换一下位置,定然无法活着回来,更无法跪在此处,因为早在战场上的时候他就崩溃了,然后被匈奴残杀而死。

    他盯着林淡挺直的背影,眼里不断闪动着理解、敬佩、怜惜等情绪。他知道,林将军是笑着死的,死时满心都是欣慰。因为有林淡在,林家就绝不会垮。她能做常人难做之事,亦能担常人难担之责,她的脊梁骨比钢铁还硬,她是林家军新的军魂。

    只要过了这道坎,世上再没有什么困难能打倒她,她会变得坚不可摧!

    显然,其余几位将领也是这样想的,于是他们陆陆续续走到林淡身后,跟随她跪下,看着她的目光充满顺服与敬畏。她无愧于心,无愧于林家满门忠烈,更无愧于这死里逃生的数十万将士!

    今日若非林将军的自我牺牲,若非林淡的当机立断,此处将再无西征军。

    看见几位将军都跪下了,士兵们也都围拢过来,齐齐跪下。他们遥望跪在最前方的那道纤瘦身影,目光越发坚定。林将军已经死了,可是他们又有了新的林将军。

    林清的哭泣声渐渐停止。他左右看一看同僚,又回头看一看黑压压的士兵,心底涌上一股难言的羞愧。

    另一头,薛照正躺在营帐里等待军医替自己拔箭。昨日比试,他其实已经被林淡打成重伤,却碍于脸面隐瞒下来,上了战场自然无力应对,很快就被射中,倒在马下。所幸他的亲兵早已得了他的吩咐,立刻将他抬到后方,这才保住一条性命。

    回营之后,他咽不下这口气,命人四处散播林淡心狠手辣,连自己亲爹都杀的流言,更挑唆林清去与林淡闹事。根据这嘈杂声判断,那边应该闹得挺大的吧?

    刚想到这里,他的心腹就掀开帘子进来了,低声说道:“将军,军医守在灵堂不肯过来,说是要时时刻刻看着林淡,以防她发生意外。”

    “林淡怎么了?”薛照心中一喜。

    心腹喟叹道:“为了赎罪,她竟自插三刀,刀刀皆在腹部,若是过不了今晚,灵堂里恐会多一口棺木。如此烈性刚毅的女子,我也是平生仅见。林清现在莫说与她闹,就连大声喘气都不敢,跪在她身后砰砰砰地磕头,把额角都磕出血了,心里悔得要命。李宪、李忠、方洲他们几个如今全都跪在她身后,已彻底被她收服,还有那些士兵,看着她的眼睛一个二个能冒出火光来,怕是早已经对她心悦诚服。若她不死,这西征军就还是姓林,林淡的林。”

    薛照听得目瞪口呆,过了好半晌才咬牙道:“林家怎么会忽然冒出这样一号人物!若是个个都像林清那个小孬种该多好!你们回去合计合计,看看能不能故技重施,把她除掉。”

    心腹连忙阻止:“将军,您不要想了,林淡残杀匈奴像砍瓜切菜一般,上了战场莫说暗算她,就是靠近她都难。您再等一等吧,万一明日她失血过多死了呢?”

    “也罢,那就再等一日。”薛照喘了一口气,艰难道:“快去把军医给我找过来,我疼得受不了。”

    当晚,军医便替他拔了箭,却没料时间拖得太久,伤口竟感染了,又因伤在心脉,引发高热,连灌好几碗猛药都没救回来。他的心腹一语料中,灵堂里果然又多了一口棺木。

    ---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李宪和丁牧杰同时伸出手,想要触碰林淡,却又齐齐顿住,仔细打量对方。他们似乎才发现彼此的存在,眼里有探究,还有微不可查的敌意。

    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从远处传来,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那是匈奴人在敲响战鼓。他们全线溃败,主帅被俘,自然一刻也等不了,想要摇旗再战。

    林淡猛然睁开眼睛,却看也不看身旁的两人,只管扯下头上的孝布,紧紧裹缠在腰间,提刀便走:“继续战斗!”

    “再战!为阵亡将士报仇!”跪在她身后、原本满脸哀戚的士兵,见她无事,瞬间便士气高涨。他们迅速站起来,把血液都未曾干透的战袍重新穿回身上,然后井然有序地回归队伍,摆好阵型。军队还是那支军队,但与昨日比起来却完全不同,像是重新铸就了灵魂和脊骨。

    “元帅,该出发了。”林淡把骨头俱碎、手筋脚筋均被挑断的莫戾提在手里。

    “出发。”李宪瞥了生死不知的莫戾一眼,并不多问。

    看着林淡再一次远去的背影,丁牧杰满心都是挫败。如果可以,他也想与她并肩而行,协同作战。科举他不想再考了,九皇子他也不想再辅助了,那帝王之位谁爱坐谁坐,他只愿守着林淡,望她平平安安的。

    ---

    到了战场上,林淡如法炮制,也砸碎莫戾的牙齿,将他高高挂在旗杆上,轻蔑道:“你们匈奴人,一个个都是没牙的老虎,不足为惧。早晚有一天,我会拔掉你们的爪牙,灭了你们的部族,让你们永远消失在这片草原上!”

    素来嚣张无比的匈奴大军,这次却敢怒不敢言,抬头看着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莫戾,心中升起畏惧。昨日的林淡像一个杀神,肆意收割匈奴人的性命。她踏血而来的身影久久留存在他们记忆里,形成了难以磨灭的阴影。若是旁人像她这般放出狠话,说要灭了匈奴,他们定然只会嘲笑对方的异想天开,可这话从林淡口中说出,却仿佛预示一般,叫他们打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寒气。

    他们并不知道,只一战,他们就被林淡打怕了。

    一名匈奴斥候附在一名匈奴武将耳边说了什么,目光时不时瞟向林淡染血的腹部。武将点点头,用胡语回了一句话,然后用汉语扬声叫阵,说是要与林淡单打独头。他们显然发现林淡受了重伤,若是能激她出来,将她生擒,或可换回主帅。这一招并不新鲜,可胜在管用。

    林清越发羞愧,若非这是在战场上,他恨不得扒开一条地缝钻下去。要不是他胆小懦弱,又迁怒于人,姐姐哪里会受这样的重伤?战场上刀剑无眼,她血流了一夜,本就体弱,今日稍有分心,便很有可能会被杀死。他到底都做了什么啊!若是祖父和父亲泉下有知,肯定会对他万分失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