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战神12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66章 战神12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农家乐林珍的综穿人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莫戾笑得越来越猖狂, 几次拿鞭子抽打林铁, 竟似抽在了林家军的脊梁骨上,让他们一个二个低下头去, 心生绝望。可是林铁却比他们更绝望。这些人是他的同袍,也是他的亲人, 他与他们同吃同住, 肝胆相照,更曾说过要把他们全须全尾地带回去。可如今,因为他受制于人,这些同袍就都收敛了血性,摆出引颈就戮的姿态,陷入无力挣扎的深渊,那么他几乎可以预见, 此战过后, 世上将再无林家军,眼前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都将在战火中焚尽。

    他何德何能,竟叫这么多人为他陪葬?若非他的牙齿早被莫戾砸碎, 他立刻便会咬舌自尽。他的目光在同袍们的脸上扫过,干涩的双目竟缓缓流出两行血泪。最终, 他看见了林淡,眼眸不禁微微一亮。

    旁人都被匈奴大军的呼喝声逼退数丈, 唯独她依然站在最前列, 未曾后退过哪怕一步。她丝毫不回避他的目光, 直勾勾地望进他眼底,仿佛在确定他的心意。

    林铁立刻张口喊道:“林淡,快给为父一个痛快!”

    林淡打马上前,却未举弓。她在计算两地之间的距离,看看自己杀入敌军的时候,有没有时间救下林铁。但是很遗憾,他离她太远了,又有千军万马阻隔在前,哪怕她武功再高,也不可能瞬间来到他身边,将他救下。不,她原本可以的,却因为下意识的顾虑,没能把武功练到极致。

    如今再练显然是来不及了,她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她根本救不了林铁。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林铁,这个女儿或许是林家军唯一的希望,于是他坚持不懈地喊道:“林淡,如果你还是我的好女儿,就请成全为父!你可曾记得为父小时候教予你的诗,可曾记得祖父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林淡摸向后背的弓箭,一字一句说道:“我记得,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胡奴出玉关。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我们林家人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活!父亲,我都记得!”她话音刚落便已举起弓箭疾射。

    箭鸣刚起,箭矢已至,林铁垂头看看自己染血的胸膛,竟仰首大笑,末了断断续续说道:“为父,打过,无数胜仗,可没有哪一次,像今日这般,高兴!林淡,你是我林家的,脊梁骨,是我林铁的,骄傲!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为父死得其所,壮哉乐哉,你莫要自责……”话落已是头颅低垂,没了声息。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林淡的眼睛就已熬红了,莫戾及其士兵却还没回过神来。不是说中原人都是软骨头吗?不是说中原人最重孝道,绝不敢弑父吗?这人怎么下得了手?

    然而林淡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举起刀便冲入敌阵,径直朝莫戾砍杀过去。李宪立刻喊道:“杀,为林将军报仇!”望着林淡被团团围住的身影,他内心满是震撼。若是林将军一直被吊在刑架上,忍受匈奴人的折辱,林家军的脊梁也会被折断。这场战争不用打,从心理上他们就已经一败涂地。

    可林淡的决绝唤醒了大家埋藏在骨子里的血性,林将军的牺牲更激起了他们的愤怒与斗志,这场战争便有了转败为胜的机会。李宪拔剑冲入敌军,试图追上林淡,却被她越抛越远。

    她刀法精湛,武艺高强,凡是靠近她的敌人,走不过一个来回便被她削掉头颅,毙于马下。她看也不看旁人,只管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莫戾,所过之处血雾飞溅,势如破竹。

    破天荒的,莫戾心中竟产生了一些惧意,却并不回避,反而直直迎上去。他是军中主帅,不能临阵退缩,若是打不过,自然会有亲兵前来救援,难道他的千军万马还怕她一个小姑娘不成?

    只可惜他低估了林淡的武艺,刚打了一个回合便差点被林淡削掉脑袋。幸好他往后一仰,险之又险地避开致命一击,皮肤却被狂猛的刀气震得发麻。但是他的骏马却没有那样的好运,只见一线血柱冲天而起,刚才还高昂的马头此时已被平平整整地削掉,四只马蹄往前冲了几步,然后猝然躺倒。

    莫戾摔倒在地,尚来不及爬起来便被林淡一掌劈晕,掳上马背。

    林淡驼着莫戾冲出重围,试图营救主帅的匈奴人不要命地围过来,却全都被她斩于马下。她变成了一个血人,厚厚的鲜血披挂在身上,又淅淅沥沥地滴落,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怖。渐渐地,围杀她的匈奴人全都退走了,眼中莫不透着惊惧之色。

    但她却不愿放过他们,提着大刀追杀过去。她杀到哪儿,哪儿的阵型就乱成一团,转瞬之间,地上就铺了厚厚一层尸体,似秋日的镰刀收割麦穗,又似死神绞索冤魂,手段狠绝。

    与林淡一样杀红了眼的大魏士兵还有很多,他们满心都是仇恨,只知道要拿这些匈奴人的首级去祭奠他们的同袍,告慰他们的英灵,并不曾产生丝毫退意。这场战斗从日出打到日落,当林家军回过神来时,匈奴大军已经仓惶退走,只留下满地残骸。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不由沁出泪光。

    站在高岗上的丁牧杰表情十分惊讶。距离太远,他看不清战场上具体是什么情形,可是他能看见一个小点率先朝匈奴大军冲过去,竟以一人之力破开匈奴人的铁骑,杀入重围。在她之后,大魏国的军队才开始冲锋,左军、右军分为两翼把匈奴的骑兵冲散,然后分而围剿,化整为零。

    那个小点走到哪里,哪里的匈奴士兵就倒下一片,堪称所向披靡。丁牧杰被震撼地无法言语,眼睛死死盯着那个小点,不敢稍离。直到匈奴大军败退,只留下一地狼烟,那个小点也慢慢回归魏**队,他才重重吐出一口气。胜了,这场必败无疑的战争,最后竟然是大魏国胜利了!他没法改写的结局,却被一个人轻而易举地改写。她是谁,是林淡吗?

    丁牧杰跨上马,飞快跑回营地,还未靠近林淡的帐篷就不断听见周围人用惊叹的语气描述刚才那场战斗。那个所向披靡的人果然是林淡!于是他渐渐慢下脚步,一边走一边摇头低笑,笑声里满是悲哀和自嘲。上辈子,当林淡被他锁在后宅,未能踏上战场替家人复仇的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她完全有能力主导一场战争的胜负,却被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耽误了。他侮辱她的人格,漠视她的能力,最后还剥夺了她的自由。他简直罪无可赦!若是他能放开手,让她离去,或许不用这辈子,上辈子他们都能活出不一样的结局!

    想得越多,丁牧杰就越觉得羞愧,走到营帐前竟再也不敢迈近一步,他害怕面对林淡,但帐内的喧闹却让他立刻抛开所有杂念,飞快走进去。

    只见林清狠狠揪住林淡的衣领,厉声诘问:“你怎么能杀死父亲!你怎么下得了手!你武功那样高强,大可以冲进重围救他,为何要拿箭射他?你真狠!你还是人吗?”

    军中将领全都围过来劝解他,眼眶红红的,显然都哭过。

    林淡一句话没说,缓缓掰开林清的手指,走出营帐,走到摆满尸体和棺木的演武场。守灵的士兵们连忙退到两旁,让她畅通无阻地过去。她走到最前方,静静看着一排排漆黑的棺木,然后一言不发地跪下。这些棺木里有林家儿郎,也有阵亡将士。

    林清追上来,流着泪呵斥:“你这个杀父凶手,你没有资格跪在这里!你给我滚出去!”

    李宪再也听不下去了,一拳砸在林清脸上,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以为杀入重围救出林将军是一件易事?林淡是人,不是神,她没长翅膀!林将军为何求死?因为他想牺牲自己保全大家。若是他不死,大家就提不起斗志,没有斗志,这里的所有人都会阵亡,而我们守护的边疆,保卫的家国,也会被匈奴人的铁骑踏碎。正如林将军所说,他死得其所,壮哉乐哉,他不后悔!若是没有林将军的牺牲,没有你姐姐的果决,你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责骂她吗?你欠你姐姐一条命,我也欠她一条命,我们活着的所有人,都欠她一条命!”

    李宪哽咽道:“这支箭,本该你来射,或者我来射,可我们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我们都叫林将军失望了!只有林淡站出来,替我们完成了我们本应该完成的使命。林将军骂得没错,我们都是他娘的软骨头!你爹,你祖父,你哥哥、叔叔、伯伯的尸体都在这里摆着,他们的英灵也都在天上看着,你问问他们,可曾怪过林淡!”

    林清想起父亲临死前的话,他说他比打了胜仗还高兴,因为林家人有了新的脊梁。毫无疑问,这脊梁不是指林清,而是指林淡。他全然不曾责怪林淡,相反,他在为她骄傲。而这份弑父之罪,本该由幼子来承担,是林清胆怯,这才落到林淡头上。

    他凭什么去怨怪林淡,就凭自己的无能吗?冷静下来的林清渐渐露出悔意。

    而这时,林淡却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向自己腹部扎去,徐徐道:“我用我的血来清洗这弑父之罪可好?若是今日我不死,来日必定踏平匈奴,请诸位将士及漫天英灵,为我做个见证。”话落又是狠狠两刀下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