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战神1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65章 战神1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林珍的综穿人生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是夜, 林淡非但没被送走, 还拥有了一顶独立的帐篷。她虽然是女子,在这军营里却无人敢打她的主意, 不是碍于她的身份,而是惧于她的武力。林清拿着一套盔甲过来, 羞愧道:“姐姐, 我从来不知你竟如此厉害,我若是能像你这样强大,也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祖父他们被杀了。是我没用,呜呜呜……”

    林淡拧眉道:“哭什么,在战场上,眼泪是最无用的东西,哪怕身上的血流尽了, 你也不要流泪。”

    林清连忙擦掉泪水, 讷讷道:“我明白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软弱。姐姐,我一定会为祖父他们报仇!只是,你分明打赢了薛照, 可以担当主帅,却为何把位置让给李宪?你知道吗, 要不是为了救他,祖父绝不会深陷敌阵, 最终惨死。”

    林淡把盔甲一一套在身上, 语气十分平静:“你之所以能活着站在这里, 不也是许多将士用生命换来的吗?那么身为他们的亲人,该不该恨你?”

    为了保住林家最后一根苗,许多将士拼了命去救林清,好不容易才把他从敌阵中拉回来。想起那些人的在天之灵,想起被他们留下的、孤苦无依的亲人,林清瞬间哑然。

    “大家愿意牺牲自己去拯救你,那是同袍之情,义薄云天,祖父愿意牺牲自己去救李宪,亦是心甘情愿。在军队中,同袍便是我们的亲人,亲人互相支撑,互相帮扶,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何来仇恨可言?”林淡直勾勾地看着林清,点破道:“你恨的不是他们,是你自己。你自己无能,所以救不了任何人,是也不是?你若是再钻牛角尖,上了战场也会分心,届时又要牺牲许多将士的性命去救你。林清,你姓林,难道你的命就比别人珍贵?若你总想这些有的没的,明日.你就乖乖待在军营,哪儿都别去。”

    林清被姐姐教训地抬不起头来,满心的悲愤和怨恨,竟一点一滴沉淀,变成了释然与坚定。

    “姐姐,我错了。我不应该迁怒任何人。”他哽咽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战场上刀剑无眼,你好好顾着自己,莫要胡思乱想。来日,我还要把你和父亲,好好地带回京城去。”林淡慎重道:“你也别指望我会去与李宪争夺帅位。我是女人,又无对战经验,哪怕竖立了一些威望,将士们对我的信任到底还是不够。我若担当主帅,他们心里便是虚的,士气难以提振。李宪是他们的同袍,与他们并肩作战、出生入死,能力早已被他们承认,所以他比我更适合那个位置,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都听姐姐的。”林清连连点头,表情崇敬。他丝毫没发现,这个曾经让他疏远不屑的姐姐,如今却成了他的主心骨。

    站在门外的李宪满脸都是复杂之色,片刻后悄然离开,未曾入内。他原本想与林淡恳谈一番,解开彼此的心结,现在却觉得不必了。他发现林淡是一个很大气阔朗的人,所有的事情都看得极通透,根本无需旁人提点。她的出现就像一块浮木,叫濒临绝境的李宪获得了一丝依托之物,感觉竟格外安全。

    丁牧杰这一晚也没睡好,反反复复梦见林淡那张脸,一会儿是上辈子的她,一会儿是这辈子的她。少顷,摇晃的画面忽然变得清晰,他们二人隔着一扇门互相凝望,门外是辽阔的天空,门内是逼仄的黑暗。他咬牙切齿地道:“我这是为了保护你,为何你不懂?去了边关你能干什么?”

    门内的林淡一字一句说道:“我能干什么?我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样的结局,总好过老死在你家后院。”

    她坚定的脸庞在黑暗中一寸一寸碎裂,丁牧杰心中一惊,连忙伸手去挽留,却从这似幻似真的梦境中苏醒,一面是头疼欲裂,一面是心如刀绞。那是上辈子,他与林淡的最后一次见面。他总以为林淡说的是气话,当不得真,直到现在才发现,她从来不会作假。她有纵横沙场的能力,亦有马革裹尸的决心,反倒是他,总是用偏执的目光看待她,用狭隘的思想揣度她,简直可笑又可鄙!

    丁牧杰呆坐在床上,许久回不过神来,猛然听见军队集结的号角,这才想起今天林淡就要上战场。他连忙跑出去,却发现军队已经开拔了,林淡骑着马奔赴前线,莫说向他交代一句,就连回头看一眼也不曾。

    可他却站在原地,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直到眼眶里流下一些滚烫的液体才猛然醒转。

    ---

    两军在一处平原对垒,未曾听见战鼓擂响,便都按兵不动。

    莫戾站在万军之中,扬声喊道:“林清可来了?快出来看看,我把你爹也带来了!”话落手一挥,旁边就立起一个架子,又有几个士兵摇晃着轮毂,把一名浑身是血的男人缓缓吊上去。

    看清那人面容,林清凄厉地喊了一声爹,双腿一夹马腹就要冲上去,却被林淡及时拉住。她越众而出,叫阵莫戾,试图用激将法激他与自己单打独斗,以便生擒了他,好拿来交换林铁。

    莫戾却不上当,扫了一眼薛照,讽笑道:“小娘子,你莫要在我跟前耍这种把戏,我莫戾从来不会小看女人,尤其是能在大魏国的军队中脱颖而出的女人。你们大魏可不像我们胡人,从不约束女子。胡人的女子可以出去牧羊,也可以在外打仗,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而你们大魏的女人却只能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孱弱得很。如此境况下,你们大魏军队竟然出现一名女子,还担当将位,如何叫我不警惕?你若是没有两把刷子,薛照那样的逞凶斗狠之辈,可不会甘心居于你之下。我不应战不是因为胆怯,而是因为谨慎。你若是打着生擒我的主意,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

    话落他捋着胡须哈哈大笑,他的士兵也都夸赞他心思缜密,竟半点也不上林淡的当。

    林淡面上不显,却暗暗勒紧缰绳,大魏国其他将领也都咬紧牙关,告诫自己莫要露出异状。没办法,莫戾就是这样一个有勇有谋的人,想要诓他绝非易事。

    笑够了,莫戾命人把一桶冰水浇淋在林铁头上,待他悠悠转醒便指着林清和林淡说道:“林铁我的老朋友,快看看呐,你的儿子和女儿都到齐了,今日我便让你们合家团聚。”话落手一扬,几名士兵便转动轮毂,把一具又一具林家人的尸体吊上刑架。

    日前那场大战,林家儿郎的尸体都深陷敌阵,未能收殓回来。林清原以为莫戾再狠毒,也只会把尸体烧掉,骨灰洒了,却没料他竟把他们带到阵前,吊上刑架,拿来羞辱林家,更打击大家的士气。林老元帅虽然已经逝去多日,双眼却睁得极大,仿佛死不瞑目,其余林家儿郎也都浑身染血、惨不忍睹。

    大魏国的将士们仰头看着这些尸体,纷纷红了眼眶,乱了心神。有人大喊元帅,有人大喊兄弟,还有人强忍哽咽,几欲泣血。

    莫戾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翻身跃上刑架,一拳砸在林铁的脸上,把他的牙齿全都砸碎,然后哈哈大笑道:“我早就说过,你们大魏军人全都是没牙齿的老虎,不足为惧!”

    林铁彻底清醒过来,声嘶力竭地喊道:“林清,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举箭射杀我!”

    他早已被折磨地不成人形,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被打碎,手筋脚筋也都挑断,已是废人一个。就算救他回去,今后的日子也是生不如死。他知道莫戾在干什么。他想用林家人的尸体折辱林家军,想打断他们的脊梁,打碎他们的军魂,用几十万同袍的鲜血来铸就他的威名。

    这种战术是莫戾独创,却也十分有效,林铁姑且称之为攻心战。若是今日,他和其余林家儿郎的尸体一直被吊在刑架上,林家军就根本没办法鼓起士气。那一具具尸体就像一面面招魂幡,令他们怵目惊心、魂不守舍。除非他们能亲手把这些招魂幡烧掉,彻底释放压抑在内心的愤怒和血性,否则此战必败。

    想到这里,林铁越发凄厉地喊道:“林清,你听见没有,快点杀掉我!我宁愿死也不愿被匈奴折辱!”若是死了他一个,能激起千万人的斗志,那么他何惧之有?

    林清连连摇头,眼眶已是一片赤红。他怎么可能亲手杀掉自己的父亲,他根本做不到!

    林铁无法,只好去喊李宪。李宪举起弓箭瞄准,然后放下,少顷又举起来瞄准,又放下,反复几次之后,他已经快要崩溃了,坐在马上竟有些摇摇欲坠。林铁不是别人,是他的恩师,他如何下得了手。

    林铁的本意是激起林家军的血性和愤怒,用自己的死亡去解开套在他们脖子上的枷锁,却没料这一喊,竟让他们往更深的绝望里滑去,本就萎靡的士气已是一蹶不振,仗还没打便已露了败相。更有薛照率领的中军马蹄腾挪,队伍散乱,士兵倒退,竟有临阵脱逃之兆。

    林铁气得连连呕血,莫戾却大笑起来:“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大魏人全都是一群软骨头!儿郎们,今日我们便灭了林家军,用他们的鲜血来铸就我们大胡的伟业!”

    “大胡必胜,魏国必灭!大胡必胜,魏国必灭!”数十万匈奴士兵齐齐呐喊,声威震天,逼得魏**队连退数丈。

    站在高岗上观战的丁牧杰脸色已一片灰败。他知道,这一次,他依然无法扭转既定的结局,而本该郁郁而终的林淡如今却在战场上,他想阻止她,他想让她长长久久地活着。可是,如果她的愿望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么他即便心痛欲碎,也不会再违背她的意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