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战神6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60章 战神6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汉侯盛世医香林珍的综穿人生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丁牧杰混迹官场数十载而始终屹立不倒, 自然凭得是真本事。他太善于揣摩人心, 太善于用各种方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如今的林菀又哪里是他的对手。见他不但要娶自己, 还要把婚期提前到三日后,林菀急了, 连忙喊道:“别走, 我不愿嫁!我不愿嫁给你!”

    终于逼出林菀的实话,丁牧杰只觉得一股浓浓的悲哀涌上心头,令他眼眶酸涩。

    “那八字是你弄的吧?你娘是苗疆圣女,毒死一池鱼不算难事,更别提毒疯我家的猫狗。”他背对林菀站立,眼睛紧紧闭着,因为他害怕自己一睁眼, 就会有泪水流出来。上辈子他过得那般艰难, 也只在林菀死的时候哭过一次。两辈子的眼泪,似乎都耗在她身上,得来的却是这种结果……

    “什么八字,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林菀断然否认, “我只是不喜欢你,不想嫁给你。”

    “不喜欢我, 你为何不早说?不喜欢我,看见我的时候, 你为何要羞涩脸红, 目光闪烁, 装出一副同样爱慕于我的样子?你到底是不喜欢我这个人,还是不喜欢我卑微的家世?”丁牧杰继续道:“那日在湖里,我想把你接过来,你转过头,看见是我,脸上露出震惊而又抗拒的表情,下意识便推了我一把。在危急的情况下,一个人的动作往往体现的是她最真实的内心想法。你不愿被我救,我知道,但是我没敢继续往下想。”

    他强忍悲戚:“那金步摇也是你弄坏的吧?结果却栽赃在丁香头上。你把她请去林府,用那些首饰带出话题,一步一步引起丁香的好奇心,让她主动提出想看老太君的步摇,却不告诉她那东西是如何宝贵。待她上手之后又引导她去摇晃步摇,让本就断裂的金翅掉落。你还假装大仁大义,要替她顶罪,实则早就算准了她天性耿直善良,不会忍心你那样做。在丁香面前,你是一个有爱心、有担当的好嫂子,在老太君面前,你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孙女,你得了所有人的喜爱,却把最无辜的丁香推出去做替罪羊。她拿真心待你,你又是如何回报她的?”

    说到这里,丁牧杰的气息都有些不稳。换做刚及弱冠的他,未必能看透里面的关窍,可如今的他早已纵横官场,历经世事,又哪里会被这些微末伎俩骗过?这个局一环套着一环,每一环都算准了丁香的性格弱点,引导她一步一步陷落,而林菀不但置身事外,还处处得了美名,当真是算计人心算计到了极处。

    重生而来,丁牧杰不是看不清她的真面目,只是始终不敢相信。林菀是他两辈子的执念,岂是一朝一夕能放弃的?

    但现在,不放弃已经不行了,林菀不但把他逼到了绝路,也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为了达成目的,她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想到此处,丁牧杰猛然回过头去,用赤红双目死死盯着她:“那日在蒋府,我差点与林淡扯上关系,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

    林菀神情慌乱,目光闪躲,却还是否认道:“金步摇是我弄坏的,我承认,但旁的事我一概不知,你别诬赖我!你知道老太君向来不喜欢我们母女,若是得知我弄坏了她的宝贝,我和我娘都要吃挂落,从此以后就更不得她的喜欢了。我要嫁人,没有所谓,可我娘该怎么办?她还要伺候老太君啊!丁香毕竟是客人,替我担下这件事也不会对她造成任何影响,所以我才把她叫过来。我只是有些胆怯,有些小心思,你怎能把我想得那样坏!”话落已呜呜哭起来。

    可她的眼泪再也不能打动丁牧杰。恍惚中他忆起上辈子,林菀便是凭借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从他这里打探走许多消息。有一阵子,他的计谋总被康王识破,差一点就让对方彻底翻盘,所幸他远走京城,避开了康王的耳目,这才力挽狂澜。当时他满以为康王身边有能人相助,此人神机妙算,能猜到自己的每一步棋。他还曾想过要把这位能人找出来,要么收归己用,要么彻底铲除,却从来没想过,那个能人就是林菀,而她便是靠着出卖他,在康王后院过上了风风光光的日子。

    最终,他与九皇子在夺嫡之争中胜出,康王被圈禁,林菀也就理所当然地失宠了。后来她中了毒,被康王送出京城疗养,想来也是康王布下的最后一枚暗棋,目的正是为了钓出自己这条大鱼。但是不等自己中招,康王便熬不住先死了,这步棋也就彻底废了……

    重来一次,许多上辈子看不透的事,至如今,都被丁牧杰看透了。他再也无法忍耐,赤红双目微微一闭,竟掉出两颗滚烫的泪珠。上辈子的此时此刻,他已经被迫与林淡成婚,日子过得很平静,又哪里会心焦至此。而林菀如愿摆脱掉了他这个没用的未婚夫,自然也就不会闹出这许多事,从而暴露了真实面目。

    她欺骗了他一辈子,利用他的爱与权势,为她自己谋夺种种利益,更让他至死都无法忘记她,还要抱着她的牌位入葬……

    丁牧杰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一边落泪一边自嘲,血液逐渐冷透。

    “要退婚也是你家来退,这无情无义的帽子我不戴。”留下这句淡漠无比的话,他推门走了出去。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为林菀付出的已经够多了,从今往后,他不会再顾及她一星半点。她自己选的路,就让她自己去走吧。

    “我爹不可能主动退婚,牧杰,你就帮我最后一次吧,我求求你!”林菀连忙跳下床,拉住丁牧杰的衣袖。

    离得近了,丁牧杰这才发现她苍白的脸色是用脂粉涂出来的,并不是真的病了。由此可见,她作假都作成了习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她不吝啬出卖任何人,甚至包括她自己。

    这回丁牧杰不仅血冷,连心脏都冷了,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林菀追在后面急喊:“牧杰,你到底退不退婚,你给我一句准话!”追到门口她不敢再往前跑,只能惶惶不安地看着对方逐渐远去的背影。

    丁牧杰头脑一片纷乱,骑上马随意奔驰,不知不觉竟跑到上一世他最爱拜访的一所寺庙。在寺庙门口站了许久,他终于敌不过内心的煎熬,慢慢走了进去,却见一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竟站在一堵墙壁前,似乎在驻足观望着什么。

    “林淡,你怎么在这里?”他哑声开口,表情恍如隔世。

    “你认识我?”林淡自然知道这人是丁牧杰,对方长得太过俊美,早已深深印刻在原主的记忆中,叫她想忘都忘不了。可是按理来说,原主偷偷见过丁牧杰几次,而对方却未曾见过原主。此时的他们,应当是不认识的。

    丁牧杰愣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是林菀的未婚夫丁牧杰,曾在府外见过你,你还给我写过信,难道你都忘了吗?”

    原主的确以请教诗词的名义偷偷给丁牧杰送过几封信,还刻意模仿林菀的字迹。但是这些丑事,林淡是不会承认的。事情本来就不是她做的,她凭什么认?丁牧杰和林菀就是两个大.麻烦,她丝毫不想招惹他们。

    “我不认识你,也没给你写过信。”说到这里,她看向身旁的小沙弥:“给我笔墨,我想在墙上题字。”原来这面墙是专供香客题字用的,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诗句,看上去很有趣。

    林淡原本只是欣赏,并不打算参与,看见丁牧杰后却改了主意。

    小沙弥连忙拿来一套笔和一瓶墨。林淡挑了最大的一支狼毫,沾满浓墨,手腕翻转之间已写下一行大字——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写完把笔抛给小沙弥,转身便走。

    丁牧杰不敢置信地看着这行字,许久之后竟苦笑起来,笑声里充满震惊、压抑和痛苦。这字迹铁画银钩、龙蛇飞动,堪称狂草之中的佳作,与他收到的那些信件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反过来再想,那些字虽然形貌丑陋、生涩,却隐隐带着林菀的风格,怕是林菀假借林淡的名义写给他的,目的是为了造成他和林淡早已私相授受的假象。

    上辈子那场改变所有人命运的“捉奸”,怕也是林菀精心安排的,而林淡与他一样,也是百口莫辩,只能嫁入丁家。可他却因此恨她、怨她、冷待她,至死都不愿看她一眼。说到底,林淡才是最无辜也最可怜的那个人,可笑他重生而来,还假惺惺地想着要给她一个好结局。

    不与他们掺和在一起,对林淡而言才是最好的结局……

    丁牧杰越想越羞愧,越想越替林淡难过,竟捂着双眼无声哭泣。他最亏欠的人从来不是林菀,而是林淡,然而就算重来一次,他也找不到任何方法可以补偿对方。

    恍惚间,他想到林家的那场灭门惨祸,连忙擦干泪水,匆匆离开。走到门口,他回头望了一眼,默默品评那行禅语——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却原来,林淡才是看得最通透,活得最明白的人,而他们全都是一些糊涂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