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战神4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58章 战神4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汉侯林珍的综穿人生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婚期定了, 庚帖也换了, 丁牧杰满以为这辈子自己定然可以与林菀结为连理,共度一生, 却没料三天后,母亲忽然把他找过去, 满脸愁容地道:“儿啊, 我方才让人给你和林菀合过八字,你是剑中火,她是天上水,你二人水火不容,命里相克,若是硬要在一起,日后定会闹得鸡犬不宁。”

    “怎么可能!”丁牧杰下意识地否定。

    他的妹妹丁香立马附和道:“娘, 你是找哪个神棍算的命, 怎么可能得出这种结果。哥哥与林菀姐姐情投意合,郎才女貌,不知道有多相配!”

    丁母敲敲她额头,斥道:“什么神棍, 别乱说!我是找的静虚师太合的八字,怎会不准。”静虚师太是大魏国颇负盛名的女修士, 于玄学一道十分精通。京里的富贵人家都爱找她算命,几乎一算一个准。若非林家帮丁母牵了线, 她根本没资格与静虚师太见面。

    听说八字是静虚师太算的, 丁香瞬间便哑了, 小心翼翼地看了哥哥一眼,目光充满同情。

    丁牧杰却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一件事:上辈子,静虚师太曾收林菀为徒,助她在康王后院站稳脚跟,否则林家破败之后,林菀不可能好端端地活着。她如何得了静虚师太的青睐,又是何时得的,丁牧杰一点儿也不知道,只知道静虚师太把她当亲生女儿一般疼爱。

    如今这八字在静虚师太手里出了问题,丁牧杰不得不多想几分,却又暗怪自己太多疑。

    他温声道:“娘,你多找几个人合一合八字吧,万一静虚师太算错了呢?”

    丁母却摇头道,“静虚师太说了,我若是不信,大可以把你们的庚帖压在灶君神像前以测神意,若是三天内家里有人畜不宁、碗盏碎裂等现象,就不用再算了,铁定是你二人八字犯冲。”

    把庚帖压在神像下本就是旧俗,丁牧杰也没有理由阻止,便点头道:“也可,那便测一测天意吧。”辞别母亲后,他立刻把家里的仆役叫来,反复叮嘱他们小心行事,莫要毛手毛脚。他相信,只要家里风平浪静,母亲也不会再阻止自己和林菀的婚事。

    他如今只是一介白身,只等科举过后才能入仕,而林菀却是将军府的千金,若非丁家还在鼎盛时期便与林家定了娃娃亲,他未必能娶到林菀。说的不好听一点,即便二人的八字果真有问题,看在林家有权有势的份上,母亲顶多心里不舒服,却也不会退掉婚事。

    丁牧杰相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所以丝毫也不担心。但令他心存疑虑的是,在这三天里,丁家的确发生很多怪事,先是家里的猫猫狗狗性情变得古怪暴躁,动不动就狂吠咬人,后是池塘里的鱼一夜之间翻了肚,竟死绝了。

    丁母吓得六神无主,对静虚师太的话也就更为相信。若非林菀是将军府的小姐,身份贵重得罪不起,丁母三日一过立马就会去退婚。但经过再三思索,终究还是儿子的前程更为重要,她咬咬牙,把二人八字相冲的事隐瞒下去。

    林家那边也找人合了八字,只不过林将军的面子更大一些,是找钦天监的致仕老官员算的,并未拿去外面的寺庙,结果自然很好,还得了一句“珠联璧合”的批语。

    ---

    八字不合的风波令丁牧杰虚惊一场,丁母心里也不好受,拖了很长时间还没去林府下定。

    这天,听说明珠郡主要在郊外的庄子里举办花宴,广邀京中的名门淑女和青年才俊参加,丁牧杰总算放下书卷,抽空去赴宴。他知道林菀必在受邀之列,若是去了,没准儿能见她一面。他们二人蹉跎了一辈子,双双含恨而终,这辈子定然要好好在一起。

    林淡也得了请帖,本不想去,但她的伤口早就痊愈,林夫人怕她在家里闷坏了,说什么也要逼她去。

    明珠郡主素来与林淡不合,嫌弃她粗鄙无知,却又碍于林家的权势,不得不与她交往。两人一碰面便似针尖对麦芒,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吵起来,有时候甚至会动手。但这回,林淡却沉默地很,只管坐在一旁吃糕点,并不搭理明珠郡主的刺探。

    明珠郡主拿出一根马鞭,炫耀道:“这是皇上赐给我的马鞭,是他年轻的时候用过的,好使得很。”

    “呀,这竟是皇上用过的物件!”本还在抚摸马鞭的几名闺秀连忙把指尖收回来,赞叹道:“难怪手柄上镶嵌了许多红宝石,顶端的流苏还那般顺滑,外面的匠人可做不出这么巧夺天工的东西。”

    林菀“咦”了一声,直言道:“我姐姐也得了一条御赐马鞭,比这个还好。”

    明珠郡主一听就炸了,咄咄逼人道:“我这条马鞭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林淡那条怎么可能比我的还好!我不信,要不你们拿出来让我看一看!”

    林淡慢条斯理地道:“我有没有马鞭与你有何关系?又凭什么给你看?”从林府到郊外的这处庄子,来回要走一个多时辰,谁耐烦去给她拿。

    明珠郡主挥着鞭子上前,“你到底拿不拿?你不拿就证明你在说谎!”

    林淡后退几步,以免被鞭尾扫到,却没料林菀忽然扑过来,焦急道:“你别打我姐姐,我姐姐腿上的伤刚养好……”

    “我什么时候打她了?”明珠郡主反射性地推了林菀一把,却没料林菀连连后退,竟倒进了湖里。她不会游泳,只是举着双手大喊救命,越挣扎越往湖心飘去。

    为了增加宴会的乐趣,明珠郡主把男宾和女客安排在湖泊两边,隔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便能两两相望,十分有趣。也因此,那头的男宾立刻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看过来。

    林淡快速脱掉厚重的外袍,准备跳进湖里救人,却忽然顿住了。她眯眼看着林菀,表情有些莫测,少顷竟又把外套穿回去。

    湖那边飞快跑出一名男子,衣服都来不及脱便跳入湖里,朝林菀游去。稍后又跑出一名男子,用更快地速度泅水。当先那名男子已经把林菀抱进怀里,正准备往岸边拖,后来的男子竟把林菀抢过去,沉声道:“谢康王,不过菀儿是我的未婚妻,还是我抱她上去吧,否则对她的名节有碍。”

    他的理由太充分,康王无法拒绝,只好放开女子,独自游上岸。

    丁牧杰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怀里一脸苍白的林菀,这才朝女客那边游去。待他二人靠岸后,林淡把自己的外套递过去,交代道:“她的衣服全都贴在身上了,为防走光,你用这个给她盖一盖吧。我去通知母亲,你把她抱去外面的马车里等着,我们很快就出来。”

    丁牧杰连忙接过外套,把林菀严严实实盖住。离开湖边的时候,他听见明珠郡主质问道:“林淡,方才你怎么不跳下去救你妹妹?她那样维护你,你却站在岸上看热闹!”

    林淡语气极为平静:“你怎知道她需要我去救?”

    听到这里,丁牧杰脚步微微一顿,然后才继续向前走。林菀似乎被吓坏了,又羞于见人,只是捂着脸躲在他怀里,一句话都不肯说。丁牧杰小心翼翼地把她送上马车,然后站在车外柔声安慰。过了一会儿,林淡和林夫人匆匆走出来,为防林菀着凉,两人并不与丁牧杰多说,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丁牧杰站在路边望着他们的马车,双目一片暗沉,过了许久才挽起衣袖,查看小臂上被林菀挠出来的几道鲜血淋漓的伤口。上辈子,林菀落水之后被康王救起,为了保住名节,不得不嫁给康王做妾。这辈子虽然时间没对上,他却也不会让她落到同样的结局。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当自己游到林菀身边,试图把她接过来时,她会那样抗拒。

    她当时分明是睁着眼睛的,能看清谁是谁,却又为何……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丁牧杰按下去了。回到家之后,他催促母亲赶紧去林府提亲,把婚期定下来。丁母硬着头皮拖了一个多月,直等拖不下去才带着礼物上门。

    婚期最终定在来年开春,还有八.九个月,足够丁牧杰准备。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很不安,便吩咐妹妹平时多去林府走动走动,帮自己照看林菀。

    丁香很喜欢林菀,自是满口答应,却没料有一天竟哭哭啼啼地回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丁母早年丧夫,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把儿女拉扯大,又哪里能容忍他们被人欺负,于是立刻拉住女儿盘问,“说,是不是林淡又欺负你了?”

    “不,不是大小姐,”丁香一边打嗝一边自责道:“是我不争气,闯了大祸!”

    “什么,你闯什么祸了?”丁母心里狠狠一跳。

    刚走进大门的丁牧杰也沉下脸说道,“你别急,慢慢跟我们说,有事哥哥帮你解决。”

    “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天我想看一看老太君寄放在石姨那里的百花团凤金步摇,却没料手上太用力,把凤凰的翅膀掰断了。那是老太君的嫁妆,十分贵重,老太君得知此事非常生气,我怎么道歉她都不理我。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

    听到这里,丁母气得连连捶打女儿,怪她不小心,丁牧杰却眸色发暗,想起了一桩久远的往事。

    上辈子,林菀病重被康王丢弃在郊外的庄子,他悄悄前去探望,听她回忆往事。她握着他的手,感叹道:“若是当年我不逞强,定要帮姐姐背黑锅,如今也不会遭到老祖宗厌弃,病得如此重,却连家都回不去。若是能重来一次,我一定要勇敢地告诉老祖宗,步摇是姐姐打碎的,不是我。我想老祖宗,我想爹娘,我想归家……”

    她那样可怜、孱弱,又那样急切地思念家人、渴求亲情,令丁牧杰对林淡的厌恶又加深几分。可如今,那步摇怎么就成了妹妹打碎的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