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天下无双6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44章 天下无双6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林珍的综穿人生     林淡不是原主, 不会为情所困从而蒙蔽双眼。如果白岩真的只是一个文弱书生, 便不会安之若素地在东圣教住下,更不会在短时间内把贺雨菲调.教成一流高手。他既然深藏不露, 那么必定是有所图的。

    白岩脸上丝毫不见慌乱,缓缓点了一下头, “是的。”

    林淡立刻站起来, 抽.出吸饱鲜血的修罗刀,沉声道:“为何?”她感应不到白岩的气息,他全然像一个普通人,但越是如此便越显出他的可怕之处。以林淡现在的功力,一眼就能看穿一个人的底细,然而她却看不穿白岩,这表示白岩的境界高出她不止一个层次。

    半步宗师之上是什么境界……是大宗师!

    林淡握紧刀柄, 迈前一步, 姿态是如临大敌,表情却始终平静。

    白岩依然负手而立,徐徐道:“《修罗刀》本是我宗禁法,却被东圣教盗走。家师临终有言——若修罗降世, 必倾全宗之力,共诛之。”

    原来如此, 林淡微微颔首表示理解。她对白岩的宗门和来历并不感兴趣,但她却明白他的师尊为何会留下那样的遗言。修罗刀一旦练成, 很容易就会深陷杀戮失去理智, 更可怕的是, 修炼者体内的生气还会牢牢护住心脉,让这人无论如何都杀不死。

    一个只知道疯狂杀戮,却永远都杀不死的怪物,会对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林淡闭了闭眼,仿佛已经预见到那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惨状。她并未为自己辩解,只是举起刀,平静道:“来战。”

    白岩却久久没动,眸光在她脸上来回巡视,然后看向她脚下的那条线。

    贺雨菲完全搞不清状况,一会儿看看林淡,一会儿看看白岩,惊愕道:“师父,你、你会武功?”贺崇陵曾经探过白岩的脉,他分明是没有内力的普通人。

    白岩和林淡都没理会她,只是僵持而立,目光凝注在彼此身上。

    过了好一会儿,白岩竟退后一步,淡淡道:“今日我不杀你,你走吧。”

    林淡很快明白他的意思,他虽然放过了她,却并不代表他从此以后都不追究,他只是今日不动手,但明日、后日就说不定了。而且他提及“杀你”二字时,语气是笃定的,仿佛击杀一位半步宗师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之事。由此可见这人定是五位大宗师之一,功力远不是现在的林淡可以匹敌的。

    能好好活着,为何要找死?林淡不是蠢人,立刻便收起修罗刀,飞身离去。白岩脚尖轻点,紧跟而上。

    望着两人看似缥缈缓慢,实则眨眼就去到万里之外的背影,贺雨菲久久回不过神来。她以为林淡是一个可怜可悲的女人,却没料这人一刀就把贺崇陵砍了,比任何人都要决绝;她以为白岩是一位文弱书生,却没料对方在林淡这个半步宗师面前竟也丝毫不落下风。

    这岂不是表明白岩是一位大宗师?终于恢复思考能力的贺雨菲眼睛一亮,立刻追了上去,口中连连喊道:“师父等等我!”只是随便赖上一个师父,没想到竟是五大宗师之一,她的运气也太好了些!

    ---

    林淡一路疾奔,试图甩掉白岩,但无论她步伐多快,白岩总会与她保持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像猫抓老鼠一般。若是换一个人,恐怕早就被逼得烦躁不堪、心生慌乱,但林淡却半点不恼,而是彻底放缓脚步,朝最近的一座城池走去。原主对东圣教没什么感情,所以她也不准备再回去。

    东唐大陆崇尚武学、门派林立,江湖势力远比朝廷更庞大,许多城池都由各大宗门所有,并不隶属于皇族。林淡走到城门口,抬头看了看悬挂在门梁上的牌匾,只见上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不老城。

    这个名字倒是有趣,林淡仔细看了两眼,又交了入城费,这才寻到一家客栈,准备安置下来,“店小二,上几个招牌菜并一壶烈酒,有上房的话再给我来一间上房。”她把一角银子放在柜台上。

    “好嘞,客观您请坐,本店的招牌菜是清炖田鸡、水煮牛肉,小的立刻让厨子给您做。这是上房的钥匙,您收好了,二楼左手边第一个房间就是。诚惠三钱银子,小的给您称一称。”店小二把银子放在秤杆上测量。

    林淡言道:“多余的银子不用找了,给我烧一桶热水,我要洗澡。”她身上的黑衣已经被鲜血浸透,沉甸甸的。

    店小二这才发现她的宝刀、衣摆,正淅淅沥沥淌着血,把地板都染红一大片,更有一股浓得化不开的腥气在店内蔓延。不用问,这人先前定是在杀人,而且杀得还不少!

    “好嘞,谢客观赏赐,小的这就去给您烧水。”店小二收回目光,继续称量银子,然后把多余的剪下来,揣进自己兜里,完了高高兴兴地跑到后厨烧水去了,全程没露出恐惧之色。

    店里的客人也都对林淡视而不见,仿佛没看见地上的鲜血和那一串骇人的血脚印。

    众人古怪的反应让林淡警觉起来。她缓缓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思忖道:这些人态度如此诡异,要么就是见惯了鲜血,要么就是脑子不正常。但所有人都不正常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答案唯有一个——对这些人而言,杀人染血,已经是惺忪平常之事。不过这与她无关,倒也不必深究。

    思及此,林淡从竹筒里抽.出一双筷子,又从怀里摸出一条手绢,准备擦拭餐具,却见那手绢沾满了黑红的血点,比筷子还要脏。她眉头微微一蹙,竟盯着筷子和手绢发起呆来。

    白岩站在门口看了许久,见她一直愣神,并未在意自己的到来,只好缓缓走过去。他俯身注视林淡,目光极为复杂,像是在研究一个难解的谜题,又像是在观察一只猛兽。

    “你准备吃饭?”他低声询问。

    林淡这才回过神来,淡淡睨他一眼。菜都叫了,筷子也拿了,不是吃饭是干嘛?

    白岩首次体会到被人鄙视的滋味。林淡虽然什么话都没说,眼中却明明白白地写着:你刚才问了一句废话。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林淡疾奔数千里,来到这座城池,竟只是为了坐下好好吃一顿饭。

    修罗刀本是他师门禁法,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修炼修罗刀的后果,断情绝爱本已千难万难,锥心刺骨之痛更能把一个意志坚定的强者完全摧毁。为了缓解那种痛苦,修炼者无不陷入杀戮的深渊,最终走火入魔而死,那些血流成河的惨状,均被宗门法典纪录在案。

    但眼下,林淡分明已练至大成,脸上却全无痛苦之色,目中更无疯狂之意,除了脸色比常人苍白,身上竟丝毫没有异状。她疾奔至此,交了入城费,要了两道菜,定了一间房,还喊了一桶水,她的一举一动都很正常,全然是一个风尘仆仆的旅者。若非亲眼所见,白岩根本不会相信她修炼的是修罗刀,更不会相信她每时每刻都在遭受千刀万剐之痛。

    “你今后何去何从?”素来冷漠无常的白岩,竟又忍不住多问一句。他原本打算杀了林淡,但见她始终守着那条底线,未曾滥杀,却又迟疑了。这是他头一次对宗门大敌产生恻隐之心,这不应该。

    “边走边看。”林淡把那条染血的手绢折叠整齐,塞回怀里。

    白岩把自己的手绢递过去,宣示道:“我会跟着你。”

    林淡接过手绢擦拭两双筷子,一双递给白岩,一双自己拿着,然后颔首道:“可以。”她知道白岩为什么会紧跟不放,那是为了防止她滥杀无辜,她一旦失去掌控,白岩立刻就会将她抹除。让他跟着,就等于在自己头顶悬挂一柄利刃,随时都会面临死亡。可林淡并不惧怕,甚至还有些安心。若是她果真失控,连自绝心脉都做不到,她也希望有一个足够强大的人能立刻杀死自己。

    白岩眉梢微微一挑,并未料到她会答应得如此干脆,不由仔细看她一眼。

    林淡却丝毫也不在意他的打量,等菜上齐便埋头吃饭。自从白岩和贺雨菲私奔不成被关入地牢那天开始,原主就不怎么进食。她可以为伊消得人憔悴,林淡却受不了饥饿,然而刚吃一口,她的眉头就深深皱了起来,只因这位大厨的手艺实在是太差了,田鸡肉没腌制去腥,水煮牛肉口感太柴咬不动,须再炖半个时辰才能入味。

    只吃一口,这两道菜的正确做法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她脑海之中,哪怕她来到这个世界后从未拿过菜刀、上过灶台,也笃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出最正宗的美味。

    难道我上辈子是个厨子?她放下碗筷,神情复杂地想到。

    白岩直勾勾地看向她,沉声道:“你怎么了?”在他眼里,林淡就是一只濒临疯狂的野兽,随时随地都会暴起杀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