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天下无双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39章 天下无双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农家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林淡是被一阵剧烈的心绞痛唤醒的, 甫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十分逼仄阴暗的地方, 十步开外是两扇铁门,门内各锁着一男一女, 女的穿着一袭红衣,容貌绝美, 瞪视林淡的眼里充满愤怒与戒备。

    男子的容貌比女子更盛, 一袭单薄的白袍在黑暗中似花朵般铺开,墨色长发洒落一地,被风一拂竟隐有淡香传来,华美至极的脸庞如白玉一般莹莹生辉。他安静地盘坐在铁门后,凤目微敛,薄唇微抿,表情无喜无悲。若非他的胸膛还在上下起伏, 林淡当真会以为这只是一尊雕刻得栩栩如生的佛像, 浑身上下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不过,林淡根本没有功夫去关心这一男一女,她淡淡睨他们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一句话没说便离开了。这里很显然是一座地牢,四周还有重重守卫, 并不是整理记忆的好地方。

    林淡走后,红衣女子才放松下来, 愤怒道:“师父, 她刚才想杀我!”

    男子连眼睛都没睁开, 徐徐道:“无需在意一个将死之人。”

    红衣女子连忙扑到牢门边,低声追问,“师父,你怎么知道她快死了?”

    男子心神合一、呼吸渐止,竟已入了禅定之境。女子知道自己无论说些什么,此时的师父都听不见,便不得不消停下来。她隔着牢门仔细打量师父华美无双的容颜,眼中闪过爱慕、挣扎、敬畏等情绪……

    ---

    林淡又失忆了,除了自己本名林淡,全然不记得任何东西。为什么用“又”?因为她似乎对这种情况十分熟悉,且极其擅长应对,几乎立刻就调整好了情绪,没让外人看出端倪,然后找一处僻静的地方整理大脑中的记忆。

    原主也叫林淡,是东圣教的左护法,此处便是东圣教的总坛,位于龙隐山腹地。东圣教行事偏颇,扩张迅速,近年来已被正道斥为魔教,欲除之而后快,作为教中护法,林淡自然也被视作妖女。

    在原主的记忆中,她自然做过很多坏事,但谁又能知道,这一切都是被逼的。原主是一名孤女,幼时被东圣教的老教主收养并教导武功。为了感谢老教主的恩情,原主发誓会好好守护少主,也就是老教主的儿子贺崇陵。待她长到十二三岁,武功小有所成的时候,老教主问她想不想更进一步。她毫不犹豫地说想,于是老教主让她服下一枚毒.药,把生命交到少主手中,这才把一本顶级功法传授给她。

    原主对老教主忠心耿耿,又在日常相处中对少主情根深种,自然甘愿为二人卖命。又过几年,老教主去世,新教主继位,原主也渐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这才知道当年吞服的并非毒.药,而是一种蛊虫。这蛊虫寄生在心脉之中,无法剔除,若是她对贺崇陵稍有异心,便会承受千刀万剐之苦,若是对贺崇陵产生杀意,不等动手自己就会心脏爆裂而死。

    林淡到时,原主已经活生生痛死了,所幸那剧烈翻腾的蛊虫被林淡及时安抚住,否则当真是无力回天。如今,林淡的心脏还在隐隐作痛,想来心室已经被蛊虫啃咬得千疮百孔,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然而林淡别的记忆没有,唯独对“活着”二字存在极强的执念。她好不容易拥有这具身体,可不是平白来受死的。她拼命在脑海中搜寻一切有用的线索,嘴角的苦笑渐渐加深。

    原主这辈子的经历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悲惨。幼时被老教主当成野兽一般训练,从未过上一天好日子,长大了却爱上一个没有心的人。那贺崇陵利用感情和蛊虫将她完全控制住,却没把她当人看。有无数次,原主为了保护贺崇陵被敌人砍杀得遍体鳞伤、险些濒死,贺崇陵却像丢弃一件垃圾一般将她随意丢弃在尸堆中,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在他看来,原主就是一把刀,刀锋卷刃了直接丢掉便是,不值得可惜。

    所幸原主的生命力极强,好几次都快死了,却又及时醒过来,推开身上的尸体,擦掉脸上的血迹,摇摇晃晃地自己走回东圣教。她一次又一次地被弃如敝履,却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贺崇陵身边,不知绝望,不知疲惫,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闷闷一痛也就罢了。

    忽有一日,她路过清江,遇见一名面容华美、气质出尘的男子乘坐竹筏顺着江水漂流而下,与她麻木的双眸不经意间对上,竟缓缓荡出一抹浅笑。这个如此细微又如此寻常的表情,却在原主的心里种下一颗名为快乐的种子,然后开出一朵美丽的花儿。

    她控制不了心底难言的欲望,跟踪男子一路南下,为他保驾护航。她默默看着他抚琴、饮酒、赏花,他若是微微一笑,她也会跟着笑起来,他若是蹙一蹙眉头,她也会心中闷痛。她这才知道,自己对贺崇陵的喜欢不是喜欢,只是服从与敬畏,若是男子不出现,她一辈子都会陷在贺崇陵这个泥潭里,直至溺亡。

    想通的那一刻,她毫不犹豫地掳走男子,带回东圣教,让教中之人好好照顾。她不敢亵渎男子,只需远远看他一眼也就满足了。但是渐渐的,她发现男子与自己的侍女越走越近,他们时常聚在一起聊天,脸上均带着愉悦的笑容,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这还罢了,本来无心无情的贺崇陵竟也对侍女另眼相待,直接擢升她为圣女,地位一下就盖过了原主。

    原主一直隐忍着心中的嫉妒与愤恨,因为她知道贺崇陵既然看上了侍女,就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得到对方,届时无需她动手,侍女和男子也会分开。她想的果然没错,贺崇陵很快就强迫侍女嫁给自己,并迅速筹备婚礼,侍女又是绝食又是撞柱,抵抗的手段十分激烈。正所谓“投鼠忌器”,贺崇陵担心侍女伤到自己,只好把她关押起来,并以男子的性命相要挟。原来他也发现了二人的特殊关系,并加以利用,于是侍女不得不就范。

    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先后被侍女夺走,原主终于按捺不住,跑来地牢欲杀死对方,却没料那蛊虫被贺崇陵下了禁制,对侍女产生杀意同样会引起蛊虫的暴动。他早已把侍女视为自己的半身,密不透风地保护起来。

    原主为贺崇陵出生入死,身上的血液都快流干了,却换不来他一个正眼,而侍女毫不费力便能得到一切。临死之前,承受着挖心之痛的原主只留下最后一个执念——如果可以,她想摆脱这一切,好好做一个人,再也不受任何人的践踏。

    好好做人,不受践踏,这话说得容易,做起来何其艰难!林淡摇头苦笑,心道命都保不住了,又怎么做人?然而电光火石间,她却在脑海中抓住一条早已模糊的线索,于是连忙找出老教主传授给原主的那本顶级功法仔细翻看。

    这本功法名为《修罗刀》,开篇头一句话便是——无心无情,方为修罗,生生死死,永不破灭,其后便是玄奥的口诀与刀决。原主照着口诀和刀决修炼,达到一流高手的境界后便止步不前,再无寸进。这些年她一直在寻求突破,却始终不得其法,只能作罢。

    但在林淡看来,这本功法最为重要的一句口诀,恰是这开篇之言。什么叫无心无情,方为修罗?什么叫生生死死,永不破灭?原主无数次倒在血泊中,本已是必死无疑的结局,却又每每奇迹般地生还,在林淡看来,这顽强至极的生命力实在是堪称怪物。

    没有人是杀不死的,但原主却仿佛是那个杀不死的人,这与她的体质有关,还是与她修炼的功法有关?林淡快速翻阅功法,然后笃定地告诉自己——把修罗刀练到极致,答案自然会见分晓。

    生生死死,永不破灭,这显然是林淡唯一的生机,而要做到无心无情,对旁人来说或许难如登天,对林淡而言却很简单。她仿佛天生就少了七情六欲,又完全隔绝了原主的情感,心境立刻便开始提升。与此同时,一股锋利的罡气忽然在她的丹田内产生,经由经脉游走到四肢百骸,将她的血管、骨头、血肉一一搅碎,铺天盖地的剧痛如海啸一般袭来。

    林淡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却还维持着打坐的姿势不敢乱动。此刻她所承受的痛苦,与之前的挖心之痛比起来不知要强烈多少倍。那些罡气彷如一柄柄钢刀,誓要将她搅成一团血水,可除此之外,却又有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在丹田内产生,快速修复她千疮百孔的身体。她的骨头变得越来越牢固,血肉变得越来越坚韧,经脉变得越来越宽阔……

    她仿佛死过千百回,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中变得坚不可摧。在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中,她始终不曾晕倒,她隐约意识到——只有丢弃那些不必要的情感,自己才能获得真正的强大,只有真正强大的人,才不会被践踏。而这样的明悟,究竟要经历过怎样的痛苦与抉择,才能做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