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厨娘29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30章 厨娘29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农家乐汉侯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林淡虽然走得仓促,该处理的事情却都处理妥当了, 不但把店面兑给了秦二娘, 还让人给裘小厨子送了信, 说明原委。裘小厨子看过信后气得指尖都在发抖。他完全没想到严家人能龌龊到那等地步, 连人家孤儿寡母都欺负, 还放火烧店,这简直没有王法了!

    老掌柜见他脸色难看, 便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他摇摇头不愿细说,这毕竟是林淡的私事,不宜宣扬。似想起什么,他拧眉道:“前堂有客人来吗?你出去看看。”

    少顷,老掌柜回来禀告:“已经来了五六桌客人,全都等着林掌柜呢。”如今的桥园饭庄有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谁先来,谁就在自己桌上插一个序号牌, 然后静静等待。前五个序号的食客铁定能吃上那位神秘大厨的手艺, 后五个序号的食客,偶尔运气好也能吃到。虽如此,那些没能抢到前十序号的食客却也舍不得走, 随便点一些菜在店里坐着,闻闻别桌的菜香, 看看别桌的菜色, 也能饱眼福不是?

    也因此, 店里早早就会来一大群人,全是抢座的,抢到就把屁股粘在凳子上,谁劝都不走。

    裘小厨子压低音量问道:“诚亲王他老人家来了吗?”

    “来了,一大早就在店里坐着呢,我请了几个唱小曲儿的在前面伺候。”其实诚亲王不来才是稀奇事。自从吃了林淡的菜,他每天准时准点来桥园饭庄报道,后来发现桥园饭庄越来越火,踩着点来恐怕吃不到林淡的手艺,就专门派了一个小厮住在饭庄对面的客栈里。这边一开门,那边小厮就冲进去,先把序号牌拿上,然后牢牢占着位置,等自家王爷来吃饭。

    京城里这些老饕都是个性十足的人物,想要讨好他们不容易,但谁的手艺若是能钓住他们的胃口,他们就会像护宝一样护着你。远的不说,只说永定侯,听说他以前有一个很喜欢的厨子,走到哪儿都带着,后来那厨子死了,他连着好几个月没胃口,人生生饿瘦一大圈,如今已不在京城这个伤心地待了,跑到边关打仗去了。

    裘小厨子以前还觉得这个传言有些夸张,但现在,得知那厨子就是林淡的父亲,他忽然就理解永定侯了。林淡的厨艺已如此超凡,作为师傅,林宝田的厨艺又是何等的出神入化?

    但人已经死了,他再神往也是枉然,这会儿为林淡讨回公道才是真的。思及此,裘小厨子耳语道:“你去告诉各位食客,就说那位大厨已经走了,今后不在桥园饭庄做菜,让他们都散了吧。”

    老掌柜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没了林淡,这桥园饭庄的生意可该怎么做下去?

    裘小厨子推搡着老掌柜,叹息道:“去吧,去吧,告诉大家让他们别等了。”

    老掌柜浑浑噩噩地去了,话音未落就惹得众人怨声载道。反应最剧烈的自然是诚亲王,不仅手抖,连胡须都抖了起来,一张老脸皱皱巴巴,像吃了砒.霜一般。他不顾老掌柜和店小二的阻拦,大步冲进以往绝不会踏足的后厨,逮着裘小厨子追问:“那位大厨真不来了?她家住在哪里,你告诉本王,本王亲自去请她!”

    以往他不是没动过请林淡回去当私厨的念头,还让管家去游说,却连林淡的面都没见着。他对厨艺好的人尤其尊重,不愿就不愿,你在哪里做菜,我就来哪里吃饭,这总行吧?却原来这也是不行的,人家说走就走,连声招呼都不打!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直接把人掳走!

    诚亲王心里懊悔不迭,揪住裘小厨子非要逼问出那位大厨的下落。裘小厨子这才装作不甘不愿的模样,把林淡和严家的纠葛原原本本说了。

    却没料诚亲王瞪圆眼睛,张大嘴巴,表情如丧考妣,连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不堪重负的颤音:“你是说,在你这里做菜的大厨,就是南城那家家乡菜馆的林掌柜?她们,她们是同一个人?”

    裘小厨子觉得诚亲王的反应有些怪异,却还是点点头。

    “她们既是同一个人,你这里的厨子走了,家乡菜馆也就开不下去了?”诚亲王逐渐露出痛苦的表情。说来也巧,似诚亲王这等勋贵,一般不会去南城闲逛,可他家的仆役却常常去南城的码头拿货,嘴馋之下总会带一些林淡做的卤味回去,偶有一次与诚亲王在门口遇见,那霸道至极的香气当场就把诚亲王俘获了,尝过味道之后更是如痴如狂,每晚都会让仆役去买一点回来当宵夜。吃不到宵夜他就睡不着觉,像上瘾了一般。

    听说桥园饭庄的大厨不来了,他原本还想着好歹还有南城的卤味可以吃,那位林掌柜的手艺也很厉害,不比这位大厨差。可结果呢?她们两个竟然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唯二能满足诚亲王刁钻胃口的厨子都已经离开了,今后再也吃不到了!

    身为一个没有美食就宁愿饿死的老饕,诚亲王心里的电闪雷鸣、惊涛骇浪可想而知。

    他咬牙切齿地道:“严御厨好大的威风,本王头一次听说进献给皇上的菜,旁人就吃不得了。那本王岂不是天天都在大不敬,怎么不把本王拖出去诛九族呢?欺师灭祖?狗屁!当年那些纠纷,本王可是从头看到尾,严家人颠倒是非、扭曲作直,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话落气势汹汹地走了。

    那神仙无骨鱼诚亲王还没吃腻呢,满心期待地等了一上午却等来这样一个坏消息,脾气自然很暴躁,再一想:往后都吃不到林掌柜的菜了,日子岂不难过?于是更加怒火中烧,扬声呵道:“走,随本王去严家菜馆看看。”

    随行侍卫原本以为他是去严家菜馆吃饭的,却见他几步走到门前,看也不看蹲坐在台阶上的林老二,指着梁上的匾额说道:“把这副招牌给本王砸咯!”

    几名侍卫怔愣一瞬便回过神来,拿着竹竿把招牌捅下来,用脚踩得粉碎。林老二心中莫名,却不敢上前拦阻,只能可怜巴巴地哭喊:“王爷,您作甚要砸我家的招牌?我们可没招惹过您啊!小的给您磕头赔罪了,求您老人家高抬贵手吧!”

    前有威远侯,中有滇黔郡王,如今又来了一个诚亲王,爵位一个比一个高,来头一个比一个大,严家菜馆到底招谁惹谁了?林老二一时困惑,一时惶惶不安,整颗心像在油锅里炸一般。

    “哼,林掌柜一日不回京城,本王就一日不让你们挂招牌,不服你们可以试试!”诚亲王指着地上七零八碎的牌匾,语气十分阴狠。他是先皇的亲兄弟,助对方夺位,也是今上的亲叔叔,助这位登基,手里头管着理藩院和宗室司,要权力有权力,要威望有威望,岂是一个小小御厨敢惹的?他亲自为林淡出头,就算皇帝来了,也不敢说让严家菜馆把招牌挂回去。这个亏,严家菜馆吃定了。

    西城的百姓最是势力,眼见几位大人物接二连三来踩严家菜馆,还闹出假酒和毒汤的丑闻,心里已经完全否定了严家菜馆的口碑。他们站在街边看了一会儿热闹,然后陆陆续续散了,一边走一边窃窃私语:“也不知严守业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竟叫几位贵人亲自出手整治。这家店以后不能来了,来了就是得罪了这三家,不划算,不划算!”

    这样的话听得多了,林老二心中越发绝望。他打死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都是为林淡出头来了。她只回京两三月,怎么就能混成这样?

    另一头,严守业被滇黔郡王的管家拽进衙门打官司。虽然死的只是一条狗,可这条狗是为小郡主死的,而小郡主再过两月就要入宫当娘娘,圣旨都已经下来了,官府自然不敢怠慢,拿住喊冤不迭的严守业就是一顿好打。

    别看严守业平时很威风,但在滇黔郡王这些贵人面前却连个屁都不是,被打地哭爹喊娘、哀声求饶,差点死过去。最终他赔了郡王十万两银子,还被拉到府门前给小郡主磕头认错,这事才算了了。

    当他半死不活地回到家,得知严家菜馆的招牌被诚亲王砸了,还放下话来——林淡一日不回,他们就一日不得营业,严守业终于支撑不住,狠狠吐了一口心头老血。

    周氏昨天还耀武扬威地跑去家乡菜馆闹事,今天已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焦虑不堪地追问:“这可怎么办啊?惹了这么多事,咱家的菜馆还能不能开下去?”富贵荣华的日子过久了,她比任何人都害怕被打回原形。

    “能开,怎么不能开?朗晴还在宫里当御厨,让她跟皇上求个情就成。皇上对她有点意思,只要她开口,别说当御厨,当娘娘都使得。”严守业咬牙切齿地道,“来人,去给朗晴递个口信,就说家里遭难了,让她回来一趟。”

    仆役不敢耽误,立马就带上银票去宫门口递信。只可惜严家人还是低估了林淡的人脉,她与世无争,却并不代表那些关心她的人不会为她争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