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厨娘13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14章 厨娘13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汉侯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说起威远侯的嗜酒如命,大楚国正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日三餐皆有酒水他才能吃得下饭,雪夜醉酒差点被冻死在野外,醒来第一件事还是喝酒,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曾战功赫赫,也曾三次救过先皇的命,如今虽然在京中养病,不知何时能回东南驻地,却也是谁都不敢招惹的人物。他手里握有一根金鞭,乃先皇临终所赐,可上打昏君下诛奸臣,权势极大。

    为了投其所好,每一个上门拜访的人都会为他带一坛好酒,酒喝得痛快了,他说话也痛快,酒若是劣质,他当即就能把对方扫地出门。攀上威远侯的方法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他八岁随父出征,九岁第一次杀人,当晚便喝到了世上最烈的酒,因而大醉一场,从此便染上了酒瘾,至如今已有三十个年头,可谓阅酒无数。

    一般二般的好酒他早就看不上眼了,琼浆玉液亦喝过不少,要想满足他的胃口简直是难如登天。

    大胡子为了讨好威远侯,私底下不知花了多少真金白银去买酒,却总是无果,却没料竟会偶然遇见手艺惊人的林掌柜,还白得了一坛传说中的千日酒,心里的狂喜简直压抑不住。他紧赶慢赶,三日后才抵达京城,也不找客栈修整一二,立即便去威远侯府拜会。

    每日来侯府送酒水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管家哪能都让他们进来,只接了酒坛便把大胡子打发走了。大胡子千交代万叮咛,说这是千日酒,十分难得,请管家定要亲自送到侯爷手里,管家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就把酒塞进专门用来储存酒水的库房。

    坛子本来就只有巴掌大,酒水还没装满,抱在手里轻飘飘的,当真是磕碜人!这些送礼的真是越来越不知所谓!出了库房,管家在心里唾弃大胡子一番,转头就把这茬给忘了,于是这坛酒便静悄悄地摆放在架子上落灰,无人来识。

    另一头,林淡的车队继续沿着官道行进,三名壮汉为防再发生意外,始终护卫左右。他们吃了早餐想吃午餐,吃了午餐眼巴巴地等着吃晚餐,吃了晚餐又跑去问林掌柜还有没有宵夜,日子过得着实舒坦。出一趟任务原本是极凶险的一件事,三人来回数月,累瘦了七八斤都不止,如今却都在林掌柜的巧手投喂下补回来了,脸色一个比一个红润。

    四日后,车队已抵达京郊,再往前走半天的路程就能进入西城门。林淡却在一座小镇停下,与几位壮汉拜别。几人不愿走,说送佛送上西帮人帮到底,定要把林掌柜全须全尾地带回京城,实则却是舍不得她的好手艺,耍起了无赖。

    林淡哭笑不得,又推辞不过,只好让他们留下。

    “娘,我回来了!”她带着一群人来到一处农家小院,院子里种了一些蔬菜,养了一群鸡鸭,还开满了红白月季,看上去十分温馨。

    “淡儿,你可算是回来了!”老态许多的齐氏从屋里跑出来,眼眶蓄满泪水。早些年她还能跟随女儿四处奔波学艺,后来身体不行了便被送回京城将养。但京城虽大,该碰见的人早晚有一天能碰见,偶有一日.她在街头遇见老二一家,老二又通知了周氏和严守业,两人便雇了地痞流氓日日来找麻烦,逼得她差点跳井。

    她闹不明白这些人既已把夫君的东西都抢走,却为何还要逼死她们娘俩,但人心之坏不可揣测,无法之下她只能退到此处定居,这才过上几年安生日子。

    “娘,您把东西收拾收拾,咱们在这里歇几天,稍后便回京城。”林淡拿起葫芦瓢给大伙儿舀水喝。

    “还回京城呀?”齐氏有些胆怯,她真的被周氏和严守业吓怕了,再没有当年定要夺回家产的勇气。

    “回,当然要回。”林淡语气淡淡,神情却极坚定。她曾发过誓,定要帮原主把林家顶起来,也要帮林宝田洗刷名誉,如何能不兑现?经过十年游历,这里已成了她的家国,原主的人生亦是她的人生,那么原主的责任自然也是她的责任。

    “那好,娘这就去收拾东西,外面那些鸡鸭娘已经养了两个多月,你们要吃就随便抓。”齐氏转身回了卧室,林淡挽起袖子说道,“今天中午咱们就吃东安仔鸡和永州血鸭。”

    众人自是热烈响应,而后忙碌开来。

    林淡将宰好的鸡鸭放进桶里用滚水烫,这样方便拔毛。俊伟男子站在她身边,垂眸低问:“你和你娘这么些年一直在外漂泊?”

    “是啊。”林淡把拔掉的鸡毛和鸭毛放进竹筐里保存。鸡毛能做成鸡毛掸子,鸭毛的细绒能塞进衣服里保暖,都是好东西。

    男子盯着她的妇人髻看了良久,终是忍不住问道:“那你夫君呢,怎不见他在你身边?”

    林淡诧异地抬起头,似是没料到男子竟会打探自己隐私。他看起来是那种极沉默寡言也极冷淡自制的人,应该不会对旁人的私事感兴趣,不过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坦诚道:“我并未出嫁,哪里来的夫君,为了出门方便才梳了妇人髻。你也看见了,我只有我娘一个亲人,若是嫁出去,她无依无靠的怎么办?况且我常年在外学艺,可谓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招赘也没处招啊。”

    话落她轻轻一笑,态度豁达:“现在这样就挺好,最难的日子都熬过来了,日后还怕什么?只需教出几个好徒弟,我下半辈子不怕无人给我养老送终。”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什么不好的事,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最后怅然一叹。

    男子眉头拧得很紧,仿佛有许多话想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他把鸡鸭接过去,仔仔细细拔毛,见林淡无事可做想去生火,立刻沉声道:“你回屋歇着去吧,与你娘好好说会儿话,外面的活交给我们来干。”

    林淡朝屋里望了望,发现齐氏正殷切地看着自己,便笑着答应了。这人看上去很冷,实则心肠很软,是个好人。

    吃完午饭,林淡把齐氏送回屋歇息,自己则拎着一个小礼盒出门访客。俊伟男子怕她遇见危险立即跟了上去。

    林淡听见脚步声回头看了看,不禁粲然一笑。

    男子盯着她明媚的笑颜,目光闪烁不定。

    二人一路无话,却不觉得沉闷尴尬,反倒轻松自在极了。绕过几条弯路,拐上一处官道,就见道旁设有一座驿站,驿站外坐落着一间草棚,棚子里有一名中年妇女正忙来忙去,粗嘎的吆喝声隔了老远都能听见。

    林淡走到近前,拱手相询:“王大嫂子,许久不见您最近可好?王大娘怎么不在店里?”

    “你谁呀?”中年妇女愣了一会儿才道:“诶,我记起来了,你是那个白给我家做活儿的小丫头!十年不见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当年林淡矮矮小小的一个,却十分能吃苦,一百来斤的豆子一肩就能挑起来,给中年妇女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林淡连说是我,又耐心询问老妪的情况。中年妇女翻了个白眼,似是对自家婆婆很不屑,无论林淡问什么就是不答,林淡无法,只好在她这里买了两碗豆腐丸子,又多给了五文钱,这才打听到老妪就在前面不远处卖吃食,走两刻钟便到。

    豆腐丸子还是那个味儿,可见中年妇女花了十年时间,终究把婆婆的厨艺学到手了,却不知为何,会与婆婆分别开店。

    林淡一路走一路向来往的行人打听情况,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王大娘真心对待儿子媳妇,儿子媳妇却翻脸不认人,学会她的手艺后就提出分家,不但让老娘与未成年的弟弟出去单过,还把一家人赖以为生的店面抢走。

    王大娘那间食肆早已打出名声,又加上开设在驿站旁,每天都有客源,生意自然很好。如今她新开一家店,地方又偏僻,同样的味道同样的价钱,客人当然会挑选熟悉的地方去光顾,久而久之,她媳妇就完全把她取代了。

    如今她收入微薄,小儿子前些年摔伤了腿骨无钱医治,已落下残疾,生活实在是艰难。林淡到时就见王大娘正在挑水,她儿子一瘸一拐地上前迎接,想把沉重的扁担往自己肩头压,却被老娘阻止。两人你争我夺地闹起来,眼眶均有些泛红,目中却全是对彼此的疼惜与爱护。

    见此情景,林淡心里不禁发酸,二话不说便走过去,抢走扁担,挑起水桶,大步踏入店里。俊伟男子愣了一会儿才疾步上前,把沉重的水桶举起来,往水缸里倒,又夺过扁担,低声道:“水源在哪里,我去挑,你歇着。”

    “就在那座山的山脚下,顺着这条小径直走。”林淡在此处待了三个月,每天都得来回挑百来斤的水,自然知道水源在哪儿。

    男子点点头,一声不吭地去了。怔愣中的王大娘这才堪堪回神,语带惊喜:“你是小淡?好孩子,这么些年你到底跑哪儿去了,我四处都找不见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快穿之娇妻贤德妃撩火绝对独有古神知凉重生之福星贵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