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厨娘1

【书名: 女配不掺和(快穿) 第2章 厨娘1 作者:风流书呆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坐等飞升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现在的林淡有点懵,下意识便在脑海里喊了一声系统,然后愣住了——系统是什么?她手里拿着一把汤勺,勺子里沁出一层浅浅的奶白色汤汁,闻起来鲜香扑鼻,口中还残存着淡淡的余味,显然她刚才已经喝了一口。但问题是,林淡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是谁,在干什么,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

    她盯着自己瘦小的、长满老茧的双手,觉得这双手是自己的,却又似乎不是,她站在这里,却又分明不属于这里,就像一个忽然闯入的异世来客,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她甚至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但周围的人并未发觉此刻的林淡已经不是之前的林淡,其中一人指着摆放在她面前的一盘菜说道:“还是差了那么一些味道。”但到底是什么味道,他也说不清楚,毕竟他不是专业的大厨,只不过味觉比寻常人灵敏罢了。

    林淡被这一句话惊醒,抬头看去才发现对方是一名穿着锦衣华服的少年。他身材纤瘦,皮肤白皙,眉眼俊秀,若是不开口说话,看上去竟似一个小姑娘。他也与林淡一样,手里拿着一柄汤勺正在品尝菜肴,眉头微微皱着,神情显得很严肃。

    “的确欠了一些火候。”又有一人徐徐说道。

    林淡转头去看,发现这次说话的人是一位胡须花白的老者。眼下他正不断咂摸着嘴唇,似乎在辨别汤汁的余味。

    林淡很快移开视线朝周围看去,哪怕心里什么都不明白,面上却没表露出丝毫慌乱。她仿佛已经习惯了处理这种突发状况。

    “什么叫欠了一些火候?我看都差不多嘛,没啥区别。”这次说话的人是一名长相威严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一袭绣满祥云和蓝麒麟的袍服,身份地位似乎不低,因为他话音刚落,站在四周的人便开始点头附和,脸上的笑容略带谄媚。

    但林淡并未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是转过头朝一旁看去。在离她七八米远的地方站着一名小姑娘,只十三四岁年纪,身前同样摆着一张方桌,桌上同样放着一盘菜,单看色、香、味,与林淡眼皮子底下这盘几无差别。

    综合了环境、人物、对话信息等情况,林淡很快得出结论——自己似乎正在与某人比拼厨艺。

    那小姑娘听了少年和白胡子老翁的话,面上露出一些笑容,又见中年男子并不支持自己,眉毛立刻拧了起来,显得有些倔强:“还请侯爷再仔细尝尝。”

    侯爷?正竭力搜集信息的林淡快速看了中年男子一眼。

    中年男子正准备说话,俊秀少年已不耐烦地道,“菜肴是好是坏你自己都品不出来吗,那还做什么庖厨?”这话显然是对林淡说的,因为他黑白分明的双目正直勾勾地盯着林淡。小姑娘这才高兴了,低下头,抿着唇,羞涩一笑。

    之前的林淡已经尝了一口自己做的菜,却并未服输,说“不服输”也不贴切,应该说她根本尝不出自己的菜肴差在哪里,欠缺了什么味道,而认为她已经输了的少年对此很是不满。

    既已弄清楚状况,林淡也就不必以不变应万变,她要按照正常人的反应把这出戏演完,于是把勺里的汤含进口中默默品评一番,又走到那愤愤不平的小姑娘身边,舀她盘子里的汤汁。

    这两盘菜均为蟹黄鸡蓉菜心,看上去只是几片煮熟的白菜叶子,要想做好却颇费功力。厨艺一道正是如此,越简单的菜色做起来反而越难。

    林淡原本只想随便吃两口便主动认输,这样才能让自己尽快脱身,然后找个地方安安静静消化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但真正品尝到两盘菜的时候,她的味蕾和大脑竟自动给出了判断。她这才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味觉似乎比寻常人灵敏很多,一点微小的差别都能被她的舌尖放大数倍,而这恰恰是之前的林淡最欠缺的。

    “我输了。”放下汤勺后,她真心实意地说道,“我的菜心略有些发苦。”这种苦味一般人根本尝不出来,只有味觉极其灵敏的老饕才能分辨。

    白胡子老翁深深看她一眼,提点道,“这就对了,你勾芡的时候没等菜心完全熟透,这使得淀粉的加热时间被过度延长,容易焦糊发苦,口感也不爽滑。而蟹黄鸡蓉菜心的精髓恰在两个词,一是鲜甜,二是爽滑。你这道菜看着像模像样,却到底差了几分滋味。”

    林淡点点头,再次说道:“我输了。”

    见她神情坦荡安然,并无一败涂地后的怨愤,白胡子老翁这才微微点了一下头。中年男子慨然长叹,面露不忍,隐在人后的一名妇女则捂着胸口倒下去,吓了众人一跳。

    “不好,齐氏晕倒了!林淡快来看看你娘!”立刻便有两名女子把妇女搀扶起来,并连连朝林淡招手。

    迅速从话语中搜集到信息来补充自己身份的林淡毫不犹豫地奔过去,高声道:“烦请各位帮忙寻一位大夫,我先送我娘回去。”话落自然而然地接替了其中一名女子去搀扶妇女。空出手来的女子丝毫未曾发觉异常,急急忙忙在前引路,很快就把林淡带回了她自己的家。

    好一番忙乱后大夫终于来了,说妇女没甚大病,不过忧思过度导致的晕厥,喝点安神的汤药也就好了。

    林淡接过药方后摘下头上的一根银簪算做诊费。她不知道妇女把钱财存放在哪里,就算知道那钱匣也肯定上了锁,如今妇女正晕着,没法问她拿钥匙,只能如此。

    大夫用怜悯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温声道:“诊费侯爷已经出了,簪子你自己收着吧。这药方你交给我,我让侯府里的小厮帮你去抓,你娘正晕着,离不得人。唉……”

    看着一边摇头叹息一边慢慢走远的大夫,林淡意识到先前那场厨艺比试似乎对自己很重要,否则大家不会对她抱有如此大的同情,而她的母亲也不会在她认输之后晕倒。但败了就是败了,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所以林淡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懊悔的情绪。

    见妇女满脸都是冷汗,她端起铜盆去外面打水,却见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走进来,小声道:“林淡,药我已经帮你抓来了,一包药和三碗水,大火煮沸再用小火熬成一碗,剩下的药渣别丢了,还能再熬两剂,一天三剂,连喝七天也就差不多了。”

    林淡连忙道谢,送走对方后便去厨房熬药,无论是劈柴烧灶还是提桶打水,这副身体都能下意识地完成。汤药已经煮沸,正咕咚咕咚冒着气泡,林淡撤掉一些干柴,改用小火慢熬,然后搬来一张小凳子,坐在灶膛边整理记忆。

    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做,于是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父亲是永定侯府的大厨林宝田。由于永定侯是个老饕,对吃食方面特别讲究,所以烹饪技艺非凡的林宝田很得对方看重,甚至连行军打仗都要把他一块儿带去,其地位可见一斑。也因此,林淡和齐氏在侯府里的日子非常好过,不但有独门独院可供居住,还有丫鬟小厮伺候。

    但在两月前,林宝田忽然暴病而亡,弥留之际把自己一生总结出来的厨艺和厨刀都传给了林淡这个独女。林淡从小爱慕小侯爷,而对方与老侯爷一样,也是个爱吃的,所以她日日苦练厨艺,只为了让小侯爷多看自己一眼。

    父亲死后,她接过衣钵继续在侯府里当大厨,虽然才十二三岁的年纪,技艺却已经十分娴熟。偶有一日,她做了一道苦练已久的招牌菜葱扒大乌参,却听小侯爷说这道菜做得远不如他院里的小丫鬟。

    林淡向来心高气傲,当即便去找那小丫鬟较量,却没料小丫鬟竟抖出一个惊天大隐秘。原来林宝田的厨艺和厨刀都是从她祖父那里偷来的,林宝田根本不是什么金刀御厨的传人,而是欺师灭祖之辈。

    小丫鬟名叫严朗晴,祖父乃前朝金刀御厨严博,在业界颇负盛名,出宫后收了几个徒弟,其中一个就是林淡的父亲林宝田。后来严博重病将死,严朗晴的父亲正好在外地,未能及时赶回来送父亲最后一程,林宝田便安葬了严博,并趁机偷走御赐金刀和严家菜谱,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严朗晴的父亲对此耿耿于怀,带着妻儿辗转各地寻找,终于在永定侯府找到了林宝田,却没料对方已经死了,于是让女儿潜入侯府了解仇家后人的情况,并寻找时机向林淡提出挑战,赌注便是御赐金刀和严家菜谱。

    林淡十分争强好胜,哪里肯在小侯爷面前丢脸,又为了捍卫父亲声誉,当即就应下挑战……后来她输了,再后来便成为了现在这个“林淡”。之前担当评委的那位俊秀少年就是小侯爷,明知林淡不敌严朗晴却还出言维护的中年男子就是老侯爷。

    虽然名字一样,但林淡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之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之前的林淡满心满眼都是小侯爷,能为了他的一个微笑欣喜若狂,也能为了他的一个皱眉彷徨失措,但现在,林淡却一点感觉都没了,想起对方竟似想起一个陌生人。

    她现在亟待解决的不再是身份和记忆问题,而是何去何从。输掉比赛,又有病弱的母亲需要照顾,她以后该怎么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女配不掺和(快穿)相邻的书:子夜鸮随机从海贼开始魅影传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