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何肃芊芊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三十三章 何肃芊芊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清冷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淡漠,仿佛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孤清。

    “那么高的山崖上摔下来,自是尸骨无存。但你若是想自欺,也无妨。”

    “怎么可能!你……你胡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那为什么我还活着?我活着我母后就不可能死了!”

    安清浅几乎是用全身的力量嘶吼出这句话。

    “不……我不信!我不信!我一句都不信!”

    她忽然感觉眼前一阵晕厥,什么都看不清楚,狠狠地一擦眼睛,手上全是水渍。

    好没骨气啊,怎么能在陌生人面前说哭就哭了呢?自己为什么要相信他的话啊!

    那么一丝希翼就被人这么轻易掐灭,她真的有一瞬间崩溃到丧失理智。

    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是活生生的人啊!

    母后怀抱的温暖仍旧在心中没有冷去,她人却已经化作一躯冰冷躺在了崖底的不知何处,更甚至是尸骨无存!

    如何可能……生命就这般的脆弱吗?

    难道自己今后再也不会见到母后了吗……

    不!这不可能!

    自己真的是在自欺欺人吗?

    尸骨无存,这的确才是从那么高的悬崖上一落而下后该有的结果,自己却不知为何还活在这个世上!

    心中猛然生腾出一股恨意,是那样的强烈的恨意,指尖都要掐进白嫩的手心里,她恨不得将那柔妃母女碎尸万段!

    就连对自己的父皇都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怨恨,她甚至连自己都一并恨上了!

    “你凭什么那么说?!”

    她突然疯了一般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她抬头便朝着少年吼道:“你都知道什么?你都知道些什么?!”

    药草似乎已经捣鼓完了,秦芝这才抬头看向她,忽然开口道:“别哭了。”

    这声音细听之下,竟是放软了几分。

    那双剔透的双眸淡薄地宛若一汪清潭,雪莲悄然于白雪皑皑地山巅之上绽放,最为纯净的冰凌在世外之处慢慢凝结。

    他生得真的是极为俊美,眼波流转的却满是冷漠疏离。

    这究竟是温柔,还是残忍?

    “你母后护住了你,你身有寒骨伤之毒,死里偷生。”

    秦芝突然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近云芊,神色淡漠到仿若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么残忍。

    “事已成定局,你要学着去接受。”

    安清浅听到死里偷生四个字时,突然安静了下来,贝齿将苍白的下唇咬破,一股淡淡的腥甜味在齿间弥散了开来。

    死里偷生……

    死里偷生,自己凭什么死里偷生!

    若不是自己非要拉着母后出宫看那破灯会,就不会遇到那帮歹人,母后又如何会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是她!害了自己的母亲!

    寒骨伤,寒骨伤……

    那骨子里生出另她瑟瑟发抖的冷意怎比得过失去母亲的揪心的痛!

    她突然双手捂住了脸:“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和我娘亲在一起……”

    失去至亲的心痛欲绝与孤寂悲戚都夹杂在声声抽泣之中,锥心泣血。

    “救了便救了,哪需要什么缘由,这世间之事纷杂,你都要问缘故吗?”

    那人清华疏离,眸色浅淡地站在一旁,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地回答她。

    那小姑娘突然不吭声了。

    她方才那股浓烈的恨意少年全都看在了眼中,现下瞧着她泪意朦胧的黑眸里恨意却是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渐渐聚集而成的难以捉摸的黑雾。

    秦弥凭着直觉迅速地上前,一把抓住安清浅下巴,逼迫她张开嘴,果不其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鼻尖弥散开来。

    安清浅瞪大了双眼看着他,极力挣扎,“唔…放……”

    少年手下力道极大,她只觉得下颌疼得仿若要脱臼,费力挣扎却没有半丝用处,就连一句话也说不清楚。

    如此的糟蹋性命,当真是任性妄为!

    他方才眸中的软色顿时烟消云散,绝美的容颜上满是怒意,冷声道:“谁准你寻死的?”

    安清浅紧闭起双眸,面色苍白如纸。

    “看着我!”

    握住下颌的力量逐渐加大,安清浅被迫睁开双眼,直直对上了秦芝冷漠的眸光。

    “你可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母亲?”

    直直望着他那如雪般清冷的双眸,安清浅的心渐渐地静了下来。

    “不要浪费我的药材!”

    少年手下力道却未松,雪眸紧盯着她的双眸又道了一句。

    翩翩少年倾城貌,声音却寒若冰霜,字字冰冷如碎玉,隐约还带了一丝怒意。

    安清浅闭上了酸涩的眼睛。

    见状,秦芝飞快地在她身上点了几个穴位,将他方才弄的草药直接塞进了云芊的嘴里。

    那草药苦的令人作呕,她却又吐不出来。不一会儿功夫,便只觉得一阵晕厥,对这苦味的感知倒是淡了,思维回归于混沌,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又软软地倒下去。

    再清醒时,她却是什么都不再知道了,记忆里一片苍白虚浮,眼前却是一袭白衣盛雪,如莲似雪又宛若空谷幽兰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

    圣雪秦芝,他是圣雪山顶高寒之处的一朵玉灵芝,却也是那清冷幽香的雪莲花。

    “这位美人儿,敢问芳名?”

    一顿,瞧着少年变沉的脸色,安清浅立即改口道:“不对!……我是说,好汉,您尊姓大名?”

    “简弥。”

    “……简弥?那好汉您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云芊。”

    浮生无论是苦是愁,是喜是忧,都在袅袅药香中如云般散去,过往悲喜不可追溯。

    世人皆渺小如草木,在这万丈山河之中是如此的不值一提,但即便是小草却也可以在山巅凌冽的风之中舒展自己旺盛的生命力。

    仰视山巅,肃何芊芊。

    芊,单薄的一个字背后却是被小草青翠的整个山叠,那样的美好而另过路人驻足仰望,满是勃勃生机。

    若是花般的年纪便凋零了,岂不可惜。

    上元,上元……

    不知是勾写了谁的离别又成就了谁的团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