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当年之事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二十三章 当年之事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坐等飞升本着良心活下去[综]山村名医     云芊真的浑浑噩噩的做了一个梦,也的确梦到了自己小时候,却也是她最不想梦到的那些。但楚祈为他揉额头的力道不轻不重,舒服的很,他便没有说破,安心地受了。

    闻言,沐书冷哼一声道:“还不是因为轩辕皇宫里那个娇滴滴的公主,阿祈每次去她都拖着不让走,烦都烦死了!”

    “其实我一直不晓得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安香寒。”楚祈打量了沐书一眼,沉吟一会儿后道:“你与她也不过就是几面之缘,竟厌恶到这等地步。”

    “哼!娇柔做作,轩辕宫中女子都一副做派,半点没有我天祈女子的灵秀,鬼才喜欢!”话落,沐书似是想到了什么般,抬眼看了眼楚祈,沉默不语。

    楚祈挑了挑眉,“有什么话就说。”

    沐书这才慢悠悠道:“阿祈不会就是那个鬼吧?”

    楚祈愣了一瞬,忍不住又想拿手中的扇柄敲沐书脑袋,抬起的手顿了一瞬却又放下了,没好气道:“你这小子果然是讨打了!”

    “哎,哎哎!别啊!疼!”明明扇子都没有碰到自己,沐书便一边躲一边叫道。

    逃远了,他才对着楚祈笑道:“阿祈你是被我说破心思恼羞成怒了吗?你可不能喜欢她,这种明明三大五粗又六丑,还作出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的女人,最遭人厌了!”

    楚祈收了扇柄,好笑道:“香寒公主何时三大五粗又六丑了?”

    安香寒也算是个五国之中有名的美人儿,虽没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倾城之貌,也是可以算得上秀丽端庄,国色天香。

    沐书漫不经心道:“妒心大,脾气大,脸还大!哪都粗!哪都丑!”

    沐书啊沐书。”楚祈闻言失笑道:“你何时长大了,学会看人了?”

    沐书皱眉道:“我……”

    “好了!”楚祈看了眼天色,打断了他,说道:“我还有事先回房了,你可别闹了。”

    想了想,他又温声道:“你若实在闲得慌,不如去小厨房瞧瞧今日晚膳都备了一些什么好吃的。

    闻言,沐书眸色一闪,便将话咽回了肚中,点头嗯了一声。

    楚祈对他笑了笑,便摇着一把扇子,慢悠悠地踱步走回了房中。

    他往前走的时候一次都没有回头,所以他发现不了身后的沐书已然收了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样子,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沉默地伫立许久。她甚至清楚的晓得自己置身于梦中,看着梦中的一景一物,她从未想过自己竟能将这些记得这般清楚,可明明是记得那样清楚,她又为何会忘了整整四年呢?

    那是五年前的上元佳节,阖家团圆的好日子。

    轩辕宫内,也迎回了失散在外的小公主,赐名香寒。

    梅花香自苦寒来,多年流落在民间,一朝回宫,贵为公主,当真是香自苦寒来。

    同时,也新册封了一位柔贵妃,安寒香的生母。

    皇后独宠的局面瞬间被打破,轩辕皇虽后宫佳丽众多,但所有子嗣,皆皇后一人多出。

    而今,多了个柔贵妃生的安香寒。

    天祈国与轩辕国一向交好,因轩辕国出了这么大的喜事,天祈国特意派了少年太子楚祈前来祝贺,这日,楚祈也应邀出席了轩辕国的元宵家宴。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今年的元宵佳节,轩辕宫里张灯结彩,比起往年更显的隆重,各式花灯构思精巧,镶金带玉,散发出暖洋洋的光迎合着金碧辉煌的宫墙,将黑夜照的宛若黄昏。

    各种口味的元宵更是层出不穷,晶莹剔透的元宵冒着股股白气在上方聚拢成雾,朦胧之中带给人以极大的食欲。

    然而,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来往伺候的丫鬟脸上的笑容却有一些不自然。

    这不自然,源自于那位柔贵妃。

    大堂之上,只见新晋的柔贵妃一袭华服,姿态万千地依偎在轩辕皇身旁,而轩辕皇后则称病而没有出席元宵家宴,不仅如此,两位皇子与嫡公主也迟迟没有出席,倒是天祈的楚太子,早早地便赴了宴。

    这气氛,当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楚祈太子虽年少,却已足见姿容不凡,狭长的黑眸望向人时,就连眼角都含着温润的笑意,声音更似三月的春风般暖人,紫衣雍容华贵,他就那般坐在那儿,便不知羞红了多少席间少女的脸庞,夺走了多少颗芳心。

    然而宫中的人,都在这“团圆”之中闻到一丝别样的味道,不免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本以为嫡公主会和皇后一般对外宣病不出,却不想最后嫡公主的轿撵还是迟迟地停在了宫宴外。

    这似乎就是在昭示着接下来的宴会注定不会风平浪静,今年可真的是多事之秋啊。

    嫡公主虽只是八龄幼女,出席这样隆重的家宴,却也是一身华服盛装,尚显稚气的面容上端得是一国公主的威仪。奇异的是额间的那抹红,普通女儿家若是胎记生在脸上,那便是毁了一生容貌,要愁死一家人的。而这安清浅胎记虽生在了额头,却形似桃花,一眼望去竟有一种美到妖娆的感觉。

    美到极致,便是苍凉,那是一种不知是绽放还是凋零的凄然的美。

    然而忽略掉那朵花,清浅公主委实与什么妖娆啊,美艳啊这些词搭不上边,那张小脸虽未张开,却是清秀灵动的很。

    只有这性子,随了那朵花的张扬。

    云芊瞧着那小姑娘一步一步的走近,小小年纪步态便是那样的从容端庄,她怔了好一会儿神,她不晓得自己年幼时是否真的是这般的情态,如今这个小姑娘的样子应该是她如今想象出来的才对。

    但竟然真实到了此等的地步!

    她瞧着那小姑娘逐一行过礼后,眸光便随着她落在了父皇身边的那个女子身上,正巧那女子也在打量着小姑娘,见她突然望过来,两人的眸光正好碰上,这委实尴尬了些,柔贵妃那双如水般的眸子局促地一闪,然后便自然地转了过来,朝着安清浅柔柔一笑。

    安清浅也弯了弯黑眸,一派天真灿烂地朝着她回了一笑。

    这可是看愣了一堆眼尖的人。

    传言这清浅公主是出了名的不好相处,年纪虽小,脾气却大得很。从这些年来不知气走的多少个夫子就能看出来了,据说呀,那张小嘴里说出的刻薄能把人气得七窍生烟。

    如今这柔贵妃怎么也成了清浅公主的大敌,她能这般的好相与?

    不过看着嫡公主粉雕玉琢的小脸,满是灵动皎洁的黑眸,倒半点不似传言中的飞扬跋扈……

    莫非,传言有误?

    云芊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她心中蓦地涌起一股悲伤苍凉来,若是记忆没出差错,今日母后是不会出席这场宴会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