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心思难测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二十二章 心思难测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坐等飞升山村名医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虽同是少年的清冽,却没有了那空谷幽兰的暗香与似莲似雪的清冷之气。

    这不是简弥。

    不是……

    “为什么……”

    她又跌坐在地上,双目紧紧闭起,泪不停地划过脸颊,心中的悲痛直叫人想要窒息。

    最亲的人已亡,最信任的人不在身旁,最苍凉的心境却要独自一人承受。

    若是有四年的时间去抹平,这伤痛或许会淡上几分,然而现在的突然记起,一切都恍若昨日,浑浑噩噩之中伤痛撕扯着每一个神经。

    直叫人痛不欲生。

    简弥,你强行抹我记忆整整四年,是否有料到我这小丑一般狼狈的一天?

    楚祈被推开后往后一僵,竟没有不快,他低眸看了她半响,眸中除了一丝复杂却无其他。

    良久,他又温声问道:“清浅,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安清浅缓缓抬起头来,满脸的泪痕未干,对着楚祈哑声吼道:“出去!”

    这冰冷的语气让楚祈眸光一凝,但抬眸便对上了云芊哭的通红的双眸时,不快霎时间便烟消云散,答应道:“好,但在这之前你得坐到软榻上去,沾了地上的寒气可不好。”

    “无需你管,你给我出去!”楚祈仍旧坚持道:“清浅,你不能一直坐在地上。”

    安清浅并不不搭理他,蜷缩地靠在墙角,头埋的深深的,除了时而颤动的肩膀,再不见任何动静。

    楚祈颇觉无奈地叹息一声,也不顾她的挣扎,上前一把抱起了安清浅。

    安清浅双眸一缩,两脚悬空的那一刹那,素手迅速地掐向楚祈的脖子。

    一旁眼尖的老嬷嬷立即惊呼出声。

    “太子小心!”

    她的手被楚祈更迅速地握住,楚祈稳稳地握住她的手,略带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低眸看着手中握着的柔荑,是如此冰凉。

    “太子殿下!”见状,一旁的丫鬟顺了一口气后忙上前道:“公主这是得了失心疯!方才也是一把掐住一个丫鬟的喉咙不放手,还是叫一个太医来看一看的好!”

    “是啊,翠儿如今脖子那儿还红着呢!我们方才都瞧见了!”立刻有人应声道。

    “是的,方才……”

    一众丫鬟嬷嬷皆心有余悸地瞧着安清浅,对楚祈劝道。

    “失心疯……”安清浅显然是听到了,她轻轻重复了一遍,蓦地笑了,笑中满是苍凉伤痛,“疯了好啊!失心疯,呵!”

    若是真的疯了才好!可她疯了四年,如今却是清醒的不得了!

    祈一直看着安清浅,闻言眸色一沉,答那丫鬟道:“不必。”话罢,他又淡淡扫了方才说话的那些丫鬟一眼,道:“若是以后再让我听见说清浅公主得了失心疯的言论,你们自己下去领罚吧!”

    丫鬟们只得相互看了一眼,低首退后了几步。

    安清浅双腿跌落在地,但身子依旧被楚祈控制着,挣扎了几番,皆是无用。

    楚祈却也不恼,微微垂眸,也不顾她的反抗,又附身将她抱了起来。

    怀中的人极为单薄,但她挣扎的力道却比一般女子要大上许多,却终究抵不过男子的强硬。

    “清浅觉得如今自己能走回塌上?”

    “何需你管!”安清浅方才双腿落地,清楚地感觉到一阵酸麻,却依旧哑声道。

    “不需我管,我也管了。”

    楚祈只是一笑,强硬地把她抱回了床榻。“你有两位皇兄,他们都不曾抱过你吗?你只需把我当做你的皇兄。”

    两位皇兄……

    安清浅闻言一阵愣神。

    是了,自己还有两位皇兄。

    她小时候是最小的妹妹,两个哥哥对这唯一的妹妹都疼到了骨子里,时常抱着她转圈玩,抱着她转圈转过了御花园的姹紫嫣红,又转过了明月湖的大雪纷飞。

    可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

    眼睛一又是阵酸痛的厉害,回过神来,楚祈已经将她放在床榻上,拿起被子准备给她盖上,抬眸却发现她早已缩到了床角,楚祈只得把被子放下,无奈地道:“躲这么远做什么?”

    “出去。”安清浅看了他一眼后又闭上了眼再次说道,声音中没有了方才的悲戚,如一滩死水,毫无波动。

    楚祈闻言,愣了一瞬后,温温一笑应道:“若有事,便叫人来寻我。”“太子殿下,还要为公主准备些什么吗?”

    那嬷嬷本是客套的询问,不想楚祈闻言竟真的凝神思考了起来。

    楚祈想到她扑向自己的那一刻萦绕在鼻尖的那股极淡的清香,柔而不熏,含着一股冷梅的清冷,不由地缓缓笑道:“玉胭脂。”丫鬟和老嬷嬷闻言纷纷一惊:“这……”

    沐书闻言也一愣神跳了过来,惊讶地问楚祈道:“阿祈,你说的是关外进贡的玉胭脂?”

    玉胭脂,传言由沾了第一片初雪的天山雪莲与凋零的最后一朵冷梅所制成,材料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再加上繁杂精细的制作过程,可谓是世间的一个无价宝。

    初闻玉胭脂的制作材料,清浅一直不明白,这沾了第一片初雪的天山雪莲,与沾了第二片第三片的有何区别?最后一朵冷梅,又一定比前面那些冷梅香了去吗?

    后来再听闻玉胭脂千金难求的价格,她才恍然,若不弄一些什么第一片啊最后一片这些虚头来较真较真,人家怎么好意思心安理得地收这份天价啊。

    妙哉妙哉,世人当真是有个好商业头脑!

    楚祈温温一笑,打趣着反问道:“这世间何时又出了另一种玉胭脂?”

    “那可是个稀罕物呢!”沐书闻言顿了顿,笑着打趣道:“阿祈这是千金博美人一笑啊,当真是开窍了!”

    “你啊!”楚祈摇了摇头,叹道:“真不晓得你平日里读的都是什么书!”

    可……”一旁的丫鬟张口了半响,却是半天都憋不出第二个字来。

    “可什么可嘛,这胭脂水粉就是给女子用的,放在那儿不用就分文不值,快去拿来快去拿来!”沐书催促道。

    也是奇怪,这玉胭脂再怎么名贵,却也是主子的东西,这丫鬟不需舍不得到小脸苍白吧?

    “这话说得颇有道理。”楚祈点了点头笑道:“沐书看的比许多世人都要通透!”

    老嬷嬷虽然也是满心的震惊,不过常年跟在楚祈身边,自然和寻常小丫鬟不同,不一会儿便将惊疑收敛住了。

    只不过震惊之后是满脸的为难,她吞吞吐吐了道:“可是太子殿下,那些玉胭脂……此次并没有随行带来啊,恐怕……”

    “原是因为这个!”

    沐书闻言没好气地看了老嬷嬷一眼,想都没想就道:“你是老糊涂了不成?我们没有带,轩辕国库里就没有吗?关外又不止向天祈一家进贡,问轩辕老头讨来就是了,本来也就是给他女儿用的,岂有不给之理?”

    “阿祈你说对不对?”沐书得意洋洋地看向了楚祈。

    这个“对”字委实颇难说出口,楚祈想了一番要自己去向轩辕皇讨要女子用的胭脂水粉,还是有一些哭笑不得。

    小沐书,轩辕国库成你家的了吗?”楚祈不禁失笑,看着沐书道:“轩辕老头又是谁?小沐书啊,我们这样突然向轩辕皇讨要女儿家用的胭脂水粉像个什么样子。”“有什么好扭捏的!”沐书拉着楚祈的手便往外拖,兴致勃勃道:“走!阿祈,我们这就去向轩辕老头讨来!”

    边走他便道:“我倒乐意轩辕国库成我家的,金银财宝定不少呢!”

    “这话不许再说!太不敬了!”楚祈有些无奈道:“别胡闹了!”

    如今毕竟是站在轩辕的国土上,沐书这般话私底下与他说笑也就罢了,若是被喜爱搬弄是非的人听了去,又免不了是一番折腾。

    “什么呀,阿祈……”沐书却是半点也不怕,上下打量了他一翻。

    “你真就这般不好意思?”话至此处,沐书突然想道什么般瞧着楚祈啧啧道:“阿祈,你若不好意思去向轩辕皇讨要,不如向那娇滴滴的香寒公主去要了来,反正那人有心于你,定是会给你的,就是……”

    沐书似是想到了什么般厌恶地皱了皱眉,才继续道:“就是她身上飘地那熏香当真是能把人熏死,怕是她自己都不曾用玉胭脂吧?”

    “你何时懂胭脂水粉了?”闻言,楚祈不客气地敲了下沐书的脑袋,教训道:“真的多日不曾教训你,皮痒了是吧?”

    “只准阿祈你懂了!我不也要学着点将来好哄媳妇儿么?”

    楚祈乍舌道:“你……”

    “说这么多做什么,还不快些随我去轩辕皇宫讨了来!”沐书毫不在意地揉着脑袋又催促道。

    看着沐书皱着眉头揉脑袋,楚祈又禁不住伸手替他揉了揉。

    “不急的。”楚祈放轻力道帮他揉额头,看了眼天色道:“平日里就没见你去轩辕皇宫还这么急不可耐的。

    其实方才楚祈打他时并没有带上多少力道,他揉额头不过是因为心中有些烦闷,不想这动作却被误解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