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在何方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二十一章 人在何方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她蜷缩成一团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了脸,呜咽声中难耐的痛苦与绝望似是要奔涌而出,泪水湿了双手。旁边虽是围满了手足无措的丫鬟们,但那缩成小小一团的姑娘却显得无比孤独寂寥。楚祈踏过门槛时,便见了这么一幕。仿佛这世间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悲戚。安清浅早已泪流满面。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云芊不是云芊,云芊是安清浅。清浅有家有国,有父有兄长,而母后却……

    母后却死了。

    母后死了……

    “公主您……”一旁的老嬷嬷见太子已经来了,虽心有余悸,却也不敢再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老嬷嬷瞧了一眼那依旧俯着身不断咳嗽的丫鬟一眼,又偷看了一眼太子殿下,只得一咬牙,畏畏颤颤地上前了几步,想要扶起又跌倒的安清浅,“公主您还是快些起来,老奴……”

    “滚!你们都滚开!”安清浅一把推开了她,哑着声音对她吼道,不许任何人靠近半分。  她晓得如今自己定是像个疯子一样,但那又如何呢?她如今只想一个人好好呆着,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那个样子是不是自己就能醒了?然后发现这四年只不过就是一场午后大梦,梦醒之时,自己还是个绕在母后身旁小小的孩童。母亲还没死,不会的,母亲不会死的……这自欺是如此的苍白可笑,但她如今情愿相信什么都是假的。那就要把这些人都赶走!这个世间不是真的!自己如今定是在梦里!一定要把这些人都赶走!那老嬷嬷被推的后退了好几步,吓得立刻跪在了地上,不停地朝着楚祈磕头告饶。“太子!太子!不是奴才们任由清浅公主坐在地上受凉,实在是公主她不让人碰啊!”楚祈薄唇微抿,却也没有怪罪他们,对着那些老嬷嬷与丫鬟摇了摇手,做了个退下的手势。丫鬟顿时舒了一口气,拉起了跪在地上的老嬷嬷往后微微退了几步。

    楚祈这才又看向安清浅,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复杂。

    那姑娘独自蜷缩在地上,细密柔美的黑发略显凌乱地披散在肩头,额尖的发却已是湿了,不知是汗是泪,一遍遍无神地呢喃着同一句话,呼唤着同一个人。

    “母后……”

    “不,不可能……”其实世间哪有那么多不可能的事情呢?再不愿接受的事情,发生了也就发生了,再大的悲伤也改变不了已成的定局。母后死了,四年前就死了,而清儿忘了您四年,忘了身上背负的仇恨,无忧无虑地度过了四年……何以为孝?何以为人?您在天有灵,可曾有怨过清儿?您,又如何会怨清儿呢……“母后……”安清浅如哀鸣般低声抽泣出声,虽竭力制止,却仍旧克制不住心中浓重的伤与痛。母后,你告诉我,我接下来该怎么活下去?怎么可能放得下?怎么可能不去复仇?拿自己的仇恨又究竟应该放在谁身上呢?为什么会这样……楚祈在安清浅的身边已站了良久,见她哭的实在厉害,心中愈发不忍,他又走近几步,蹲下身子来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哄道:“清浅,别哭了,这样哭下去是会哭坏眼睛的。”一向是暖如春风般温柔的声音,而今略显低沉。闻声,安清浅猛地抬起头来,泪眼朦胧中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依稀是少年清俊。“简弥……”泪水在瞬间以更加不可抑制的速度奔涌而出,她一下子扑进了少年的怀里,哽咽道:“简弥!”“为什么?为何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让我忘记,为什么……”不应该忘记的,这一切都是不应该忘记的啊!可为什么要抹去自己四年的记忆,让自己无忧无虑了四年,变成那这样一个软弱的人!为什么要让自己瞧见这个世间的美好,为什么要让自己对这个世间有所牵挂?她应该四年前苟活的那一刻起,便承担一身的仇恨,终其一身去查清当年的事情,一个一个的报仇雪恨!杀母之仇仍未报,她实在不该,也实在不配去拥有这四年的安逸!简弥,为什么啊……为什么母后会死,究竟为什么啊……楚祈触不及防地这么被安清浅这么一扑,一时间怔忪住了,娇软入怀,整个身子却都是僵硬地绷得紧紧的。

    简弥……当楚祈听清她唤的人的名字时,毫无波澜的眸光一凝。回过神来,胸口的衣服已是一片潮意,楚祈也不再作他想,原本打算推开她的手犹豫了一番,慢慢地抱住了怀中的小姑娘。被这般依赖地抱着,这样子亲密的接触,楚祈心中出奇的没有厌恶,没有反感,只有一丝略微的压抑。这本该是集万千宠爱的轩辕嫡公主,如今却哭的这般肝肠寸断,这样如花的年纪,实是不应该承担这么沉重的悲伤。但是,简弥又是谁?那数名影卫至今未归,生死难料。“好了,乖,别哭了……”楚祈眸色深了深,抱着安清浅的手却紧了一些,似是盛了满满的温柔。“你……不是……”然而,楚祈抱紧她时,安清浅却是拼命挣扎着推开了楚祈,踉跄着站起,一步步往后退,紧盯着他道:“……不,你不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