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何以解忧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十九章 何以解忧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坐等飞升山村名医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他站了一会儿,便推门入了屋子。

    月光随着门缝的逐渐扩大,一寸一寸的探入原本漆黑的屋中,一股暗香传来,不知是来自屋内,还是来自周围的繁花似锦。

    当秦芝看清屋内的一切时,雪眸微微颤动了几下便凝固住了。

    清俊挺拔的身影兀自僵在了那儿,美人黑发如泼墨般泻在月牙衫上,像是一副凝固的泼墨山水画。

    他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那无数个桃木雕刻的人儿与一副画上。

    最熟悉的笔法,所勾画的白衣胜雪,眼角含笑的人,却是那么熟悉又陌生。

    好一会儿,秦芝才微微抬了一步,脚下似乎碰到了什么,他弯下腰来轻轻捡起。

    目光颤了又颤,手竟也有一丝颤抖。

    手中的小小桃木人,绝世容颜,薄唇轻勾,连眼中一丝暗含的温柔都被勾勒的惟妙惟肖。

    看着这个桃木人,秦芝忽然笑了。

    清冷剔透的雪眸化作一泓清泉,清澈明净地暖暖流入人的心尖,舒展的眉目之间有一种倾倒众生的美,三魂六魄皆在一笑间被夺去。

    然而这一笑却是月夜中的昙花,在无人知晓处悄然绽放,纵使美到极致,却永不会为人所知。

    将右手中的酒摇了一摇,听着酒水拍打在酒壶上清越声音估摸着还剩下大半壶,秦芝禁不住又莞尔了下,抬手将酒一饮而尽。

    这次笑中无悲无喜,只有着少年独有的清艳。

    清凉的酒顺着优美的下巴划过,再尝不出半丝的香醇,剩下的只有一阵阵的辛辣。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唔,简弥……”

    云芊无意识地轻轻呢喃了一声,睫毛颤了几颤,黑眸缓缓地睁开了。

    睁开双眼的那刻,一股浓浓的晕眩感冲上脑袋,后颈酸痛的似是不是自己的,缓了好一会儿,她才微微动了一下脑袋,眯着眼睛歪头看向四周。

    眼前的陌生环境,让云芊有片刻的迷茫,想了半天才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小木屋,随着昏迷前的记忆慢慢的回归,云芊又眯了眯漂亮的黑眸,各种的情绪在眸中交织酝酿。

    意识有点乱,各种各样没多大联系的破碎画面在脑海里反复出现。后脑勺疼的耳朵里好像都出现了幻听。

    这是……

    被绑架了?

    嘶……脑袋好痛啊!

    云芊揉了揉后脑勺,打量着四周环境。

    这上好的檀木制成的精致典雅的床,柔如蚕丝的被,着实不应该是一个被绑架的人该有的待遇。

    ……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里的一桌一椅,竟好似早早就映在了记忆之中一样,就连花朵摆放的位置都是无比的理所当然,亲切熟悉之中又有着一种难言的痛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翻滚着,就要呼之欲出……下一瞬,云芊却似受到什么惊吓般,黑眸蓦地一缩,立刻用手支撑着自己坐起身来,因为用力过猛,背部传来一阵酸痛,疼的她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手一脱力,整个人又立刻重重地摔在了床上。

    但云芊此刻却是没什么心情顾及这些了,若…若是自己被绑架了……

    那简弥呢?简弥没遇上什么事情吧!

    谁能瞒着简弥而入桃林之中?自己用刀射杀来人的动静也不小,这桃林里处处布满了简弥身边的影卫,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等闲人更是靠近不了桃林半分。

    而那些人不仅悄无声息地包围了自己的屋子,还把自己打晕了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难道那些守卫的影卫都遭遇了不测,那简弥他……

    不,不可能的!这天下谁能伤的了简弥!

    就算是哪个贼胆包天的想抢了咱家简弥当压寨夫人,只怕有那个胆,都没那个命去消受这福分。

    虽是这般想着,但云芊的手心里还是微微出了一层薄汗。

    要是万一,万一……

    有轻盈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云芊立刻反射性抬起头来,警惕地看向屋外。

    一个翠绿色衣服的小丫鬟就从屋外走来,瞧见她醒着,先是一愣,接着眸里满是欢喜地跑了过来,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一把抓住云芊的手喜道:“清浅公主,您总算醒啦!”

    清浅公主……

    云芊如遭雷劈,顿时小脸煞白。

    一个称呼,便让云芊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好似凝固了。

    公主,公主……

    这个称呼并不陌生,天底下这么多个公主,话本子里也有成千上万个公主。

    但是……

    清浅公主……

    云芊心头莫名地狠狠一颤。

    好像有什么被遗忘丢失的东西,在这一瞬间争涌而出,无数种复杂的感情,随之崩塌,明明已经决堤,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清浅公主……

    究竟是谁?

    为什么,那绿衣的丫鬟服,看上去也是如此的熟悉?

    清浅公主……

    安清浅……

    清儿……

    不知是谁在她耳边一声声唤着,男声,女声,温柔的,亲切的,焦急的……

    云芊猛环顾了一番周围,这一景一物皆是莫名的熟悉,却寻不到半个人影,脑部猛的有如炸裂般的疼痛袭来。

    她立刻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脑袋。

    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画面迅速地重组,无数的记忆带这各种各样的情绪在一瞬间同时争先恐后地涌入脑海之中。

    “公主你可算是醒了!您再不醒奴才们可是要吓死啦!”

    “太医还说您还要昏睡上几日,没想到您如今就醒了!”

    穿着绿衣的小丫鬟此刻却是满心欢喜,丝毫没有注意到云芊的变化,说完后便转过身去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急匆匆地对着屋外唤道:“快唤太医来!不……快唤太子来!清浅公主醒了!”

    “唤太医?公主出什么事了要唤太医?!”

    “什么?公主醒了?!来了,这就来了!”

    屋外立刻有人应了好几声,语气里都是无比的惊喜。

    云芊头本就疼的厉害,被这么吵着更是不耐,掀起被子便死死地盖住了自己,想隔绝住外面的声音。 之后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好多个嬷嬷与丫鬟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瞧见云芊虽不知为何是躲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虽很奇怪,但只道是醒了,一时间却也不深究,莫不是满眼的欢喜。“公主总算是醒了!天大的喜事啊!”“是啊!这些天都急死老奴了!那些个人不知道轻重的……”“这下可好了,太子不用日日担忧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云芊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捂住脑袋的手跌放在了床榻上,紧握住床单的玉指忍不住地颤抖,她已经丝毫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被子里狭隘的空间沉闷地让她更加不适,她不管不顾地一把掀开了被子。“好疼……”云芊紧捂住脑袋,从牙齿缝里蹦出两个细微的字眼。她此刻所有的意识都沦陷在了那一副又一副错综复杂的画面之中。前一刻耳边还回荡着夏日之蝉的清越歌喉,下一秒冰冷刀剑的带着鲜血便划过了眼前。是何处的梅雨淋湿了芭蕉,又是何时的熏风吹红了樱桃。过往的种种,所留恋的以及不愿想起的,无论痛苦与否,都随着那声声称呼,一股脑的涌进脑海里。?思念,恐惧,厌恶,迷茫,各种各样的情绪一股脑的全部在一瞬间涌进云芊心里,将其充斥的满满的,一时间装不下似是要崩溃而出。“啊!”心中的崩溃与头部炸裂般的疼痛交织,云芊经不住痛呼出声,一张小脸完全扭曲在了一起。“公主!公主您这是怎么了?!”一旁的丫鬟听闻到痛呼声才发现云芊的异样,大惊,忙走近云芊,也不知道云芊是哪儿不舒服,只赶紧帮她把被子盖好,握住她紧握在被单上的手,急声问道:“公主,你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差!”“太医……”小丫鬟眼睛一亮,急急回身叫道:“太医怎么还不来!快叫太医来!”云芊只觉得额头上,那道早已经消失不见的疤痕,此刻疼的异常厉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