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挑灯人影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十八章 挑灯人影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丹宫之主     夜更深了,寂静地只剩下风与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暗夜以为他要维持这个动作一夜时,秦芝却是突然往地上一扔令牌,问道:“那被云芊伤着的人,可还活着?”青莲颤着声音道:“活着,姑娘心慈,未曾伤人性命。不过那人是死士,自醒后已想方设法自裁多次,如今被严加看管着。”

    未曾伤人性命么……

    “心慈又哪里是什么好事?”这般嘲了一句,秦芝颌首道:“让他活着。”

    “那影卫如今的确是活着的,我吩咐人将他口中藏着的毒药都清理干净了,只是……”

    暗夜缓缓道:“只是这些人都是被皇室从小培养的,怕是也问不出些什么,活着也没什么用处。”

    “死士之所以为死士,是因为从出生起就只晓得忠诚二字,从未沾过世俗,若是沾上……”

    秦芝的眸色深了深,“即是最忠的人,也是最不忠的人。”

    暗夜闻言,点了点头道:“属下明白了。”

    秦芝半躺在了软榻上,眸光一片清明冷静,自语道:“轩辕……天祈……”

    天祈与轩辕一直以来都走得颇近,天祈国的楚太子更是时常造访轩辕,在两国百姓口中“天祈轩辕亲为一家”,如今更是有联姻之势。

    一想到联姻,秦芝便又想起那个满是灵动狡黠的小姑娘,胸口莫名一窒。她会作为和亲的公主,嫁去天祈吗?也不知为何,只要这般想着心中便会不快。

    难不成照料了这傻丫头四年,自己真把她当女儿了不成?

    秦芝忽然问道:“轩辕有几位公主?”

    ”两位。”经过方才的事情,青莲心中悔恨不已,如今是但凡有一点赎罪的机会都要抓住,他忙补充道:“除了清浅公主外,还有一位年幼失踪,后来寻回来的寒香公主。除此以外轩辕还有两名皇子,轩辕皇就没有其他的子嗣了。”

    这些事情,恐怕天下人都知道,但唯独主子都不曾过问过,从未关心过。

    香寒公主?

    “天祈……”反复念了几遍后,秦芝的眸光更显深邃,眉梢上是一片霜寒,他不带情绪地问道:“祁天与圣雪接壤的西北五城近年来动荡不小吧?”

    青莲点了点头,“两边一直僵持着,不止西北那五城,其余与天祈接壤的地方也常有小规模的战乱。”

    秦芝细想了一会儿,开口道:“拿下三城。”“两国之战乃是大事,这般忽然开战,没有个缘由真的……”“没有缘由?”秦芝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天祈令牌,道:“天祈国派人刺杀我,这不是缘由?”“对啊!这还有物证!”青莲闻言眸光立即一亮,立马捡起地上的令牌,本是憋气,如今男儿的一腔热血倒是顿时沸腾了,朗声道:“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

    说完,便快步往屋外走,步子比来时不知精神了多少。秦芝的余光瞟到了那把小小的刺刀,抬眸对着青莲道:“慢着!”青莲闻言脚步一顿,慢吞吞地转过了身来看着秦芝。

    “明日你先去领了罚,还有……”伸手拿起了那柄刺刀,玉指抚了抚刺刀的刀柄,秦芝不动神色地问道:“他们是如何把云芊带走的?”

    青莲略一犹豫,然后吞吞吐吐道:“似乎,似乎是打晕了带走的……”

    闻言,秦芝眸光一冷,一瞬之后又恢复了淡淡的样子。他随手把那块祈天国的令牌往地上一扔,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青莲,道:“国宴前,西北五城都攻下。”青莲猛地抬起了头。末了,秦芝又神色淡淡地补充道:“攻下后我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封锁住消息,该让天祈国知情时,才让他们知道。”

    ”“若这次再办砸了,今后你也不必继续跟着我了。”

    本来接壤的那几个城池便都是关外可有可无的小城池,虽都驻扎了兵马也时常发生战乱,但各国都心照不宣地依旧一派和睦,谁也想不到圣雪会突然发难。

    从接壤城池传消息到皇城快马加鞭也需多日,而这一路上的拦截刺杀便够他们受得了,

    飞鸽传书若鸽无处可飞那消息便也传不到皇城,秦芝这个要求若是放在别的城池上或许是天方夜谭,而西北五城却另当别论。更何况,天祈的太子楚祈,还未真正做到大权独揽。而秦芝虽也只是圣雪的太子,圣雪的实权圣雪皇早已完全地放在了他手上了。表面上的盛世,内在早已被腐朽得一塌糊涂。圣雪、天祈、轩辕、月兰、云华五国称霸于世的局面已久矣,迷金醉纸的生活让太多人遗忘了战争的苦楚,不安分守己为了全一己私利而蠢蠢欲动。天下男儿有谁不想一统天下以全雄心壮志?而花天酒地之下,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读懂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意思……五这个数,本就不是什么平衡的数,五国之中却已有好几国已起了一统天下的野心,既有这个心思,就要看看是否都有这个能力了。战争既然是早晚的问题,那由谁引发,由什么原因引发,又有什么重要的呢?秦芝从来不是那种等到别蹬鼻子上眼才动手的人。况且只有开始了才会有结束,只有纷乱起,才能换得安定来。这乱世,终究是要开始乱起来了。从此便再无安定之日。

    “主子,您若得闲,可以去云姑娘的屋子里看看。”

    今日青莲与暗夜来汇报完情报后,暗夜在屋子里站了半响,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秦芝微微蹙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吩咐了他退下。

    待他也走了之后,看了眼夜色也生不出什么困意了,随手披了一件衣裳,便准备踩着月色去云芊的屋子里看一看。刚走到门口,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般突然停住了,他又折回塌前将那把刺刀放入了袖中。那把刺刀的柄上雕刻着一个娟秀至极的“简”字,正是云芊今日用来雕刻木人,最后射杀陌生人的那一把。深夜虽本该是漆黑一片,但今晚却是皎月当空,因而路上近旁的一景一物细看还是能瞧个分明。

    月光被微风吹地扬扬洒洒,这儿一簇那儿一次的落着,朦朦胧胧地好似一层层轻纱,笼住了胭脂色的落花。

    溪水也被渡了一层月光,恍然间似乎变成了九天银河。若是取这溪水酿酒一壶,不知可否尝到漫天星辰的滋味?

    他并未用轻功在瞬息之间穿过桃林,而是一步一步踏过胭脂色的桃花瓣,独自静静地向着云芊的屋子走去。也许是这夜太过静,又或许是因为这风太过凉,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这么一直走下去便能走出这红尘万丈。

    秦芝手中拎着一壶刚挖出来的酒,淡淡的酒香混着泥土的芬芳,醉了一方世间。

    灯火一点红,新酒一杯斟。挑灯人影薄,琼浆凉又温。

    秦芝突然想起这首诗来,似乎是云芊一年前醉酒后呢喃着念出来的,没料到自己竟然还记了下来。

    其实秦芝也不知道云芊这些年在这花谷之中究竟快乐与否,自己所瞧见的她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但她无意间吟诵出的诗却又是如此的孤寂苍凉。

    她看似洒脱,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却是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在意。没有记忆的一个人,饱受寒骨伤之毒非人的折磨,天真烂漫的年纪却被拘禁在这花谷之中,想来她也是在心中藏了万般的苦涩的。送她离了这花谷,她或许会快乐一些。

    夜风轻拂起简弥披散在肩头的松散如墨的发,发微微散开与月光交织在了一起,胜雪月牙衣如有仙气般随风轻动,绝美的玉容上隐有醉意,眸色却仍旧是一片清明。

    月色微敛,美人微醺,美的不大真实,带着世外的孤寂。四处桃树环绕,虽桃花大数已凋,但是香气如故。抬手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酒清而烈,入喉辛辣,待进了腹中时却又感到一阵温润柔绵,唇齿之间皆余下清幽的酒香。

    秦芝闭着眼睛感受口中余香,长如蝶翼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忽然叹道:“你果然要比我懂得享受。”

    没有觥筹交错,没有舞姬翩然,如此宁静的月夜里,桃花林中一壶浊酒,原来才是最醉人的。这般一步一步走着,秦芝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绕过了多少桃花树,只望着前方原本朦朦胧胧的竹雕小楼越发的清晰真实,再驻步时,已经站在了云芊的屋子外面。本是清雅的竹屋,周边却被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四季里都是花香缭绕,锦绣簇拥。他的影子被月光拉的清冷修长,四周百花虽是在夜里花瓣微拢,却依旧是繁华似锦。

    秦芝独身一人站在这百花之中,一袭白衣显得无比孤寂,有种遗世独立的滋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