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长夜难眠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十七章 长夜难眠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我是大反派[快穿]恶毒炮灰他弟[星际]本着良心活下去[综]坐等飞升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     这一夜,秦芝虽睡的早,却也是睡的极其的不安稳。依旧是深夜的时候,屋外隐有动静,他一双雪眸便立刻便睁开了,很是浅眠。

    “进来。”

    沉默了一会儿,秦芝用一支手撑起额头,朝着屋外开口唤道。

    声线清冷悦耳,犹如空谷之中的泠泠清泉,丝毫没有刚睡醒的朦胧沙哑。

    话罢他又闭上双眸,听着门被推开时的竹子之间磨成发出的“吱呀”声,之后一阵略显慌乱的脚步,以及两声下跪声。

    再睁眼时,面前已经跪了两人。一个是青莲,一个则是暗夜。

    月光透过窗户,轻柔地落在了秦芝倾城绝美的容颜之上,勾勒着他半张脸完美的轮廓,月光虽柔,去将他的容颜描绘地更显清冷。

    他望着跪在面前的两个深夜来访的人,面色清淡,这么晚了还来禀报,想来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都起来说吧,何事?”

    青莲立刻抬首道:“主子,我们发现了些东西,实在是……想着还是立刻呈上来给您看一看才妥帖!”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和一把刺刀,呈给秦芝的同时解释道:“今日我让暗夜他们收拾云姑娘的住处时,屋子有些东西,他们不知道是否要扔掉,所以并没有怎么动过。但是在屋子外面,他们在同一人身上发现了这个。”

    秦芝闻言坐起身来,一袭月牙色单衣衬的他略显单薄,一头墨发随之一泻而下,披散在单衣之上,风情到了极致,让人呼吸一窒。

    这种不经意间露出来的人间绝色……

    青莲一阵失神,回神后连忙将脸转向一旁。

    暗夜的眸光微微闪了下。

    知道自家公子容颜冠绝天下,这么多年了也没了当初的惊艳,但是这种无意间流露出来的风情……

    不得不说做公子的属下还真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

    秦芝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目光四处躲闪的青莲一眼,面色一冷,却未多言,伸手接过了刺刀和令牌。

    接过后,他第一眼便看向刺刀,当看到刀柄时眸光顿了一下,便把令牌放在了一旁。

    白皙如玉的手轻握住了刺刀,轻轻摩挲于刀柄之上。

    刀上有着已然干涸的血迹,秦芝瞧了一眼后,直接用指腹凝了内力将刀柄上凝结的血迹擦去,污迹渐褪,一个细若蚊足的“简”字也随之清晰。

    字迹秀美,清新脱俗。

    再熟悉不过的字迹,一眼便知道出自谁人之手。

    似乎可以想到那个小丫头,小心翼翼刻下这个字时候的认真样子。

    秦芝的眸光顷刻见便柔软了下来。

    青莲本有几分不自在,但是瞧见秦芝只顾看着那把刺刀,却不去看那块令牌,忙道:“主子,你快看看那块令牌!那块令牌上面刻着的是祈字,似像是天祈国影卫随身所带的令牌,而并非轩辕皇室影卫的!”

    主子啊,事有轻重缓急啊……虽然心下着急,但是青莲还是不住地在心中嘀咕道,自个儿是不该在主子面前失神,但那等漂亮的样貌又哪是那么容易叫人忽视的?这平日里端得一副冰冷的样子叫人存了几分畏惧倒是能忽视上几分,但如今面色一柔,可不比女子还绝色几分!哪能不叫人心中云海奔波。

    天祈国的影卫?

    秦芝闻言眼中的温情顿消,眸光一紧,迅速拿起被放在一旁的令牌,上面果真是一个“祈”字。

    银为底,龙盘飞,当真是天祈国皇室影卫的令牌。

    为什么天祈国的皇室影卫会出现在花谷里,而且还在那群黑衣人身上?

    他的眸光直接越过青莲,沉声对着暗夜问道:“怎么回事?来的人是天祈的?”

    心中已飞速闪过几个猜测,面色一寒,声音字字凝玉碎雪,冷似二月冰霜。

    暗夜低首答道:“属下奉命收拾云姑娘住处,为不坏了云姑娘的花,先吩咐人处理了血迹和尸体。清除干净后,才开始搜查那些影卫。开始时,除了些刀剑毒药并没有任何发现,这令牌也是最后在一个被此刺刀伤了的影卫身上寻来的,那刺刀也并非属下们所刺,想来是云姑娘的。”

    秦芝面色越来越沉,听完后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看向青莲。

    青莲立即道:“属下奉公子之命,一直守在云芊姑娘屋子外不远处,那刺刀是云芊姑娘刺出去的。”

    闻言,秦芝眸光微闪,面色依旧是不好看,“你不会告诉我影卫只有一批人?”

    青莲咬了咬牙,继续道:“主子英明,那些影卫实是分为两批,第一批是用来劫走云姑娘,第二批却是一直藏在了云芊姑娘的屋子四周,直到云芊姑娘被劫走半柱香后都一直没有离去。”

    “属下猜测他们是奉命来摸清我们究竟是哪方之人的,便让影卫把他们全杀了,每个人都有仔细搜过身,什么发现都没有。”

    “而那位有块令牌的影卫,也就是云芊姑娘重伤的,大抵是第一批影卫中人了。也正是因为这块令牌,我们才知晓对方乃是天祈国中之人。”

    “今年夏末便又是四年一次的诸国宴,而这次国宴恰好是在轩辕国,天祈和轩辕是多年的友邦,自是早早地去了轩辕……”秦芝瞌上了眼睛,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倚着枕头问道:“你们是将金叶送到了哪儿?”

    青莲在主子说道诸国宴时,面上便血色顿失,他猛地跪倒在地,张了张口,只觉干哑难言。

    秦芝睁眸淡淡地看向他,眼神正好与他撞在了一块,青莲立即低下头去,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他面上看不出喜怒,虽是疑问的话语,却是用肯定的语气替青莲说道:“只是送进了轩辕殿是么?并不能确定最后是谁拿到了金叶对么?”

    一句淡淡的问话,字字寒如碎玉,青莲心中更是一颤。

    “主子!”青莲猛地低下了头,满脸苍白。

    “这就是你办事的方式?”

    声如冷玉,凝冰碎雪,一字一字虽未明说却都带有森然的寒意。

    暗夜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地站在了那儿,静静看着跪地的青莲。

    “主子……”青莲低头颤声道:“属下愿领责罚……”

    秦芝未置可否,眸中一片寒意,却不是在看他,而是望着窗外漆黑的夜。

    手中紧握住那令牌,骨节分明的手关节处微微泛白,似是要将它捏碎。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