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舍不舍得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十五章 舍不舍得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简弥,为什么我一哭你就不走了?”

    “……”

    “那是不是以后只要我一哭,你就一定会在我身边啊?”

    “你又打什么主意?”

    “你快说是不是嘛!”

    “不是,你以后再哭我就把你扔出去!”

    他长眉微挑,语气里满满是威胁,如莲似雪的眸中却是无奈与头疼。

    云芊禁不住笑了起来,眉眼都如弯月,心中不知被何情绪装的满满的,暖暖的,好似要溢出来。

    手下的动作不免快了几分,但也更仔细了几分。

    唔,这边应该刻的再长一点,他的眉,一直是长如远山的,淡如云雾的。

    想来这么多年也不曾送过简弥什么,这个木雕也不知是否能在他生辰前做完。云芊微低着头坐在桌子旁,桌子上平摊着一幅画,白而薄的宣纸上寥寥几笔勾勒出的是倾城之姿。

    云芊右手中握着的是个小小的木人,左手中则是迅速地驾驭着一把小刀。

    一双黛眉时而紧锁,时而满意地舒展,秀丽的容颜始终是平和专注,认真地在手中的木人上雕刻着每一笔,正如在作一幅挚爱的画,倒是很少抬头去看那摊在桌上的那副真正的画。

    桌子的另外一边,已有一堆似是人形的桃木,有的样子奇形怪状,有的却是栩栩如生极其接近人形,但都因为少了那一股神韵而被云芊忍痛放弃了。

    而云芊的脚下,则是一堆堆细碎的木屑。第一次送礼,当然是要做到最好的。

    “若是能一下子雕刻出心中的样子该有多好啊,总是觉得差了几分,却又实在不知道问题出哪了……”

    “真是不想再雕下去了!这是个什么啊!全然没有他的一分神韵!”

    喃喃自语着,云芊却并没有如她所言的那般放弃,反而手中原本没有什么形状的桃木,却是在她纤细的指,锋利的刀下,一寸一寸迅速且神奇地变成一个眉眼如画,衣衫飘袂的人。

    “桃木怎么就这么硬啊!”云芊禁不住又抱怨了一句,却也只能认命继续雕。

    选择桃木这点,实在是个乌龙。

    云芊一直隐约觉得桃木代表了些什么,但总是想不起来,她也不好意思去问别人,毕竟桃园里就这么几个人,传来传去万一露馅了不就不是什么惊喜了嘛。

    不过桃花那么漂亮绚烂,桃木所代表的肯定也是个好寓意,说不定是什么相思之木呢……这简直是正和云芊之意啊!

    于是,云芊就兴致盎然地拿桃木来雕刻了。

    她绝对没有料到的是,桃木的确是有特殊的寓意,但寓意却是赈灾辟邪……她用桃木雕了个赈灾辟邪的简弥……若是简弥收下后是不是要放床头辟邪……桃木可不是什么相思之木,是神木啊姑娘!

    画面太……不敢想,秦芝收到这份礼物后的脸色应该是会十分精彩了,就是不知道是否是如云芊所预想的那般精彩……

    当她手中的小刻刀尖端指向手中小木人的脸时,她心里总是会疙瘩一下,然后不由自主地慢下速度来,细细雕刻。这刀剑不长眼的,万一手一抖,“简弥”毁容了怎么办……

    虽说有的女子认为男子汉脸色多条刀疤别有一番英雄气概,但云芊却觉得这万万使不得。

    开玩笑!这般绝色如玉的一张脸色兀自多出个伤痕来多惹人疼惜啊,喜欢刀疤男,何不嫁个山贼去做压寨夫人去?

    瞧着熟悉的那个人如画的容颜渐渐盛开在指下,云芊的眉目也越来越舒展,隐约带有笑意。

    不知道他看到后会不会很欢喜?虽然雕的还是有几分不像,但是手中这个神韵还是好不容易足了些的。

    “简弥大美人啊,若是太过于动容,倒不如以身相许了小爷……”

    云芊一本正经地对着手中的桃木调戏了一番,禁不住又笑了。

    看着手中的木雕,云芊心满意足地将刺刀在指尖转了一圈,暗自得意道,真佩服自己啊,能雕的这般好看!别看雕的是这般小小的一个木人,她可是花了大功夫的,细小的桃木屑在地上都堆成了一个小丘,这儿一座高高的立着,那儿一坐散散的躺着,足见不易。

    屋外的朝霞化作夕阳,不知何时又再次披上晨妆,如此朝暮变化,云芊皆呆在屋内,一心雕刻着手中的木像,只为了能赶在他生辰时拿出雕的最完美的那个。竟不知自己已经呆在屋内多长时日了。忽有急风吹过,将脚下的许多木屑吹得在屋子中漫天飞舞,有的细小的木屑甚至差点飞到了眼睛里,云芊连忙挥手扇开吹向自己的木屑。

    “啊嘁!啊嘁!”

    连打了两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皱眉道:“好好的怎么刮起大风来了?这老天爷吹口气还真是有的人受的!”

    忽然,云芊手下动作一顿,脸上笑意也是顿收,她抬起头来凝神看向窗外,刚刚有那么一瞬,她似乎察觉到一丝陌生的气息。有生人在周围。看来不是天公不作美,而是有暗客来访。心中惊疑,她立即打起一百个精神。

    窗旁的那盆花草微动,叶尖向着逆风的方向微颤,身后有股莫名的寒意在逼近。

    云芊立刻回头,喝道:“谁?!”瞬息之间,风云变幻。

    云芊猛地站起来,又迅速地转头看向窗外,一把拿起桌上的刺刀,并迅速地刺向窗外某处。

    闷哼之声顿时从窗外传来,她立即快步向声音传来之处跑去。多年来桃林之中都未曾出现半个陌生面孔,谷内虽没有多少人,但谷外一周一直被里里外外的多层护卫暗中守卫着,简弥的防卫一直做得滴水不漏,更何况如今简弥还在谷里,怎么会有人闯进来!但刚刚的那一丝阴冷而陌生的气息明显便是来自外人!

    云芊眯了眯明眸,究竟是什么人,竟然闯来了这里?忽然,她步子停住,忧心想道,简弥他有没有出事?若简弥好好的,也不会让人闯到她这儿来,如果是有误入花谷的小贼,应该早早的就被拦截住了,难道他出了什么事不成?!

    心慌则乱,隐有破风之声划过耳侧,反应过来云芊已是来不及回头。脑后蓦地一痛,眼前一黑,云芊顿时如脱力般软软地倒了下来。

    心中刹那间的惊恐过后,便是一片长久的黑暗。

    云芊如何也不会料到,自己会有朝一日这般容易就被放倒了,这些年来为了身子骨像样些,秦芝一直逼迫着她学些武艺,每招每式又是亲手教导,因而她虽算不上武功盖世,却也不是一般人能为难的了。来人显是用了声东击西之策,云芊却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便被打晕了过去。这般的不济事,除却因为平日里习武时云芊便爱偷懒,主要还是因为凡是与简弥扯上关系的事情就会让她方寸大乱。

    一足失成千古恨。

    手一松,手中的小木人也跌落在地上,发出“嘣”的一声。

    转眼之间她便不省人事。

    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蒙面之人,在云芊将要摔倒之际,迅速地扶住了她。

    那人警惕地打量了一番房内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朝着窗外比划了个手势,顷刻间,便带着云芊破窗而出,小屋的四周立即有数道黑影随之而去。

    一切,不过在瞬息之间。

    这样训练有素的一堆人自然不会是什么误入花谷的小贼,来头约莫也小不到哪里去,可天知道四年里连外人都不曾见过一二的云芊,什么时候招惹了这样一群人。风吹过屋子前凋零的桃花般,隐有冷意弥漫。

    不见光的较量,即使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是悄无声息的。

    直到最后一个黑衣人离开后,一道青影才落在了屋子前的树后面,整个人都掩盖在树荫之下,看不清面容。

    只见他四处打量了一番后,招了招手,立刻有几道身如鬼魅的人从暗处出现,飞速闪向各个隐蔽处。

    那各个隐蔽之处立刻传来一阵打斗声与刀剑砍如肉中的声声闷哼声,血腥味弥漫在花香中扑面而来,显得无比刺鼻,也有几个黑影在逃窜,但是瞬间就倒在了血光之中。

    又是瞬息之间。

    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影卫便被尽数解决。

    见状,那道青影才渐渐从树荫中走出,阳光洋洋洒洒的落下来,照在了他的面容上,方看清楚此人不是他人,正是青莲。被青莲唤出的黑衣人又秩序井然地从各个地方飞身到他的面前,衣服上都带着血腥之味,他们皆一动不动地站着。

    这些人面上一律带着一副银制的面具,显得冰冷而萧杀。

    “不错。”青莲扫视了他们一眼,满意地朝着他们点了点头后道:“处理的很干净。”这便是世代守卫着圣雪嫡系一脉的影卫中的一支,虽只有百人,但各个以一人之力可敌百夫之勇,被称之为雪影。他们一直被皇室养在了暗处,年年都经历多次厮杀考验才能留到了现在,站在这里的他们都是舔着刀尖的血活下来的。

    他们是上位者暗处最锋利的一把刀剑。

    事情解决了,青莲本打算回去复命,但刚走了一步便又若有所思地转过身来,对着那些人道:“把这里打扫一番,尸体处理掉,血迹擦净,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主子如此看重云姑娘,定不想这些血腥气污了云姑娘的花。

    领头之人低头应了声遵命。青莲这才足尖轻点,运着轻功迅速向秦芝的屋子处飞去。

    最近雨多少晴,因而空气沉闷地压的人喘不过气,又带着一股难耐的潮湿,夹杂着泥土淡淡的味道。连绵多日的烟雨在桃花淡粉的花瓣上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路边的杂草上也有点点滴滴的泥水,并没有绿出底层的色彩。想是昨夜的大雨过后,还未真正的放晴。

    还有一场不知多大的风雨,正带着一切未知,在风云翻涌中慢慢酝酿。

    屋子内,一道修长的身影面窗而站,黑如墨般的长发未束一泻而下,更衬的白衣胜雪,清冷如仙。

    “她被带走了吗?”听到青莲入屋的声音,秦芝背着身子问道,听不出语气深浅。

    “是的。”青莲应声道。

    秦芝望着窗外的天色望了许久,又平视着打量了一番屋外的桃花。

    桃花缤纷的时节已然过去,原来如今已是春末,近来又多阴雨,如此看来桃花的时节却也是不多了。

    “退下吧。” 青莲却没有应声离去,他站在了那里踌躇了好半响,才犹豫地问道:“主子,为什么要让轩辕的人把云姑娘接走?”秦芝恍若未闻,不做半句言语,玉颜淡如二月霜雪。

    因秦芝背对着青莲,所以青莲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蒙头继续道:“云姑娘这么喜欢这里,况且……”说到这里青莲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秦芝背影一眼。

    犹豫颇久青莲还是掂量着说道:“况且……虽说云姑娘的寒毒医好了,但这些年都这么过来了,主子你何不一直这样下去呢?”况且后面那一句话青莲终究没有说出来。

    主子一向待人冷淡,唯独对云姑娘处处特别,若说没有情谊在青莲是断断不会相信的。

    何不一直这样子呢?秦芝闻言沉默,不置可否。

    青莲忙道:“主子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云姑娘她……”

    “青莲,你何时变得如红莲一般啰嗦?”秦芝打断他,转过身来看着青莲问道:“还称呼她为云姑娘作甚?她的名字该是安清浅,轩辕国的安清浅。”

    青莲被秦芝冷淡的眸光吓了一跳,顿时住了嘴。

    秦芝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道:“轩辕与圣雪终有一战。”

    “这……”闻言,青莲一双剑眉紧锁在了一起。

    秦芝又背过了身去,走到窗旁,白衣翩翩,他看着窗外一地落英,一双眸里不知蕴含着什么情绪。

    “主子,这一战必无可避?”沉默许久,他才听到秦芝冷声说道:“青莲,你该认清自己的位置。”

    薄唇紧抿,语气冷而不寒,秦芝看着屋外的桃花,虽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短短几句话却已经道明了一切。

    闻言,青莲脸色一白,唇微微张开,似是想说些什么,却只觉得喉咙口干哑的吐不出半个字,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这些年来的相处,早已让青莲忘记了云芊是轩辕公主的那一层身份,秦芝也从不曾提及。

    花谷里无忧无虑的生活,使他们不知不觉中就把云芊当个普通的小姑娘来相处,云芊却也真真地像个俏皮而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但她的真正身份却是不可躲避的事实。

    但是……青莲抬头看了秦芝的一眼,主子的性子冷清孤傲,满是不近人情的淡漠,不知者皆以为主子是无情之人,而自己常年伴在主子身后,如何能不知道主子真正的性情。

    这些年来,凡是与云芊姑娘有关的事情主子无不是亲自为之,有时为了给伤骨寒的解药寻一味要紧的药材,甚至多日不眠奔波各地……不动情则以,一旦主子认定了什么,便就是一生的事情了。

    主子对云姑娘难道就没有半丝……不对!主子对清浅公主,就当真下得了手吗……?对云姑娘或许是下不了手,但是对于安清浅……或许就难说了。

    青莲叹息一声,想着自己的剑有一天可能会指向轩辕,更甚至主子与云姑娘或许有刀剑相向的那一天,只觉得心中压抑地难受。

    “属下……”青莲俯下身子道:“属下告退了!”话罢便匆匆走出了屋子。秦芝望着窗外的桃花,恍惚间似乎看到了那人的音容笑貌,无忧无虑,清丽无双。

    浅淡的眸光都不知不觉的变得温暖柔和。

    “连旁人都能看出我的舍不得。”

    可是舍得又如何?舍不得又如何?

    不变的是生在骨子里的坚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