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心上之人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六章 心上之人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坐等飞升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山村名医     云芊正在揉脸的手一僵,顿时目瞪口呆:“哈?你……”

    这世间如何有这般的人!脸也给你捏了,人也给你欺负了,就当做流年不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姑娘就不和你算账了!毕竟喝了你这么多酒嘛,但一个月不准沾酒?云芊这就大大的不依了!

    “等我想到了还得罚你别的!这次非叫你长记性不可!”

    简弥瞟了她一眼,绝情地补充道,“这事没这么简单,你偷喝了多少好酒,都给我一坛一坛地酿回来!”

    美人一挑眉,心中依旧是恨的嘎嘣响,还是不解气,一字一句的补充道:“别说一个月了,这酒你若是酿不回来,从今往后你休想沾一滴酒!”

    见他这般,云芊也不顾着揉脸了,她一个炸毛地跳了起来,怒道:“简弥!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也是个有骨气的人,哪能这样任由你摆布!”

    这一声吼的可谓是中气十足,气吞山河。

    那架势,云芊自诩绝对是雄赳赳气昂昂。

    让一个嗜酒如命的人一个月内滴酒不沾,就好比阉了一个血气方刚,如狼似虎的少年郎!

    诚然,一个姑娘家整日里不离酒似乎有那么点不像话,但云芊除了这个也没什么其他的爱好了。

    这漫漫花林之中,不理会凡尘俗世,的确是逍遥自在了。

    但紧随着逍遥自在的另一个词是闲得发慌,若没坛酒来一醉方休,打发时间,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美人冷冷地挑眉,不予理睬。

    云芊眯起了眼,\“呵,简弥,你这是在逼我!你别以为我不敢把剩下的……。\”

    简弥毫不在意地打断她,冷漠道:“你把剩下的酒都倒进小溪里吧,我也想看看还剩下多少,能醉死半条锦鲤不。”

    云芊闻言心狠狠一抽,垂死挣扎,“……你一定要这么狠心?”

    简弥不理睬她,反皱眉看着她嫌弃道:“去后谷的温泉池里洗一洗,一身的汗臭味。”

    云芊顿时更怒了:“洗什么洗!你才是一身汗臭!”

    简弥轻轻地摇了下勾勒着清雅花纹的精致杯子,摆明了不打算搭理她的。

    既然不被搭理,作为一个非常有骨气的人,云芊冷哼一声,也不求饶了,咬牙忿忿道:“简弥!你且等着!”

    而美人看着杯中的茶水随之晃动,突然思量了一番,这君山银针里被云芊撒了几把杂草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越想,眸色越深,这似乎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云芊……”

    简弥冷静地唤了一声。

    “哼,做什么?”

    云芊本想有骨气地不理他,思忖片刻还是瞪了他一眼应声了。

    “来喝点茶水润润嗓。”

    简弥坦然地推了推茶杯。

    云芊一脸的生无可恋,把茶杯推了回去,不搭理人。

    简弥好心地开解她,“你一个月内都不想蹭着我不注意偷点酒喝了吗?”

    明眸一亮,云芊难以置信地瞧着简弥。

    “嗯?”

    这这这,世间还有这样的人?方才明明还……

    “简弥,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

    云芊顿时精神了,笑的像是一朵花儿似的,但是回过神来细想了一番,天下哪有这般好的事情,事出无常必有诈,方才那热气鼓鼓的白雾着实吓着了她,小脸顿时又皱了起来,云芊不满地嘟囔道:“可烫了!”

    “我这杯正好。”

    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简弥,“……哦。”

    云芊看向放在桌子上如凝脂般将青翠固化的茶杯,其实有些心有余悸。简弥端上来的牛肉汤里放了那么多辣,谁又知道这看似纯净如玉的杯中又装了一些什么呢?

    但再想想是否喝这杯茶是与接下来一个月里是否能喝上酒是紧密相关的,云芊便抱着壮士一去兮不复的壮烈,豁出去般伸手便端起茶一饮而尽!

    看着云芊乖乖地接过茶杯,丝毫没有什么端庄地一口喝了下去,简弥紧皱的眉眼才舒缓开来。

    不过……

    他仔细地端详了一番云芊,看着云芊喝完茶后粉雕玉琢的小脸上的那抹红晕以及猛然瞪大的双眸,又皱起了好看的眉目。

    从简弥怀中挣脱后,云芊便一直浑浑噩噩,神游天外。

    直到茶香在唇齿间渐渐弥漫开来,分外苦涩的茶咽入喉中,云芊才猛然反应过来,不对!应该是从唇瓣贴上那略带湿润的杯口那一刹拉,被苦的一下子灵台清明了起来,她一张小脸登时就红了个彻底。

    啊你大爷的,简弥你你你……一而再再而三坏姑娘清白啊!

    这茶……这茶……。简弥刚刚喝过了啊……

    云芊盯着握在手中的茶杯,又偷偷瞧了一眼简弥颜色偏淡的薄唇,灵动的水眸一时间瞪的极大,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

    这这这算不算是肌肤之亲?

    而这幅样子落入了简弥眼里,则就成了云芊颤抖地握着茶杯,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

    简弥看了茶杯一眼,蹙了蹙眉,难道是茶叶里还是夹杂了杂草,喝下这茶是这小丫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心中又思绪了良多,简弥却也懒得深究,放下了茶杯,再没了喝的心思。他还是回到了酒这个问题上,“你若下次还敢这般任性贪杯,我便不酿酒了。”

    声音是好听,人却不是好人。

    不,人压根就不是人!

    云芊还陷在方才“清白被毁”的苦恼之中,转瞬又听到他这般说,当即愤的又羞又怒。

    方才还暗示自己可以偷酒喝,如今就撒手不酿了!当真是少年心,海底针,善变啊善变!

    云芊怒道:“简弥,你可知何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不酿便不酿!”

    “你不讲道理!”云芊闻言恨得咬牙切齿,愤愤地跺了一脚,骂道:“卑鄙小人!”

    简弥奇道:“你是想要我跟你讲道理?”

    云芊道:“……”

    思量了一会儿,云芊还是软声妥协道:“你绝对不能不酿酒啊,医者仁慈心,万不要和我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计较,我一个月不喝就是了嘛……”

    酒,开坛飘香,入齿醇香,口有留香,只有懂它的人才能明白它的好处。

    云芊一向自诩能屈能伸,常年在简弥的压迫下依旧能混得如鱼得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她一向都颇懂进退,真惹毛了简弥绝对是没什么好处的。

    酿不酿酒这事关系到未来无数个日月,一个月算什么,可马虎不得,更何况……

    云芊心中自有一番小九九。

    简弥看着茶杯,显然是在琢磨着别的事情,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后道:“你若懂事,我自是会酿的。”

    云芊委屈道:“我如何不听话了,我自是乖巧懂事的好姑娘。”

    不知是否是因为就连红莲和青莲都退了下去,除了他们二人就再无他人的缘故,简弥周身的冷漠都散了不少,似乎比平日里更容易接近的样子,说的话都比往日多了许多。

    美人扯了下嘴角,撇了她一眼:“偷酒这事是乖巧懂事的好姑娘会做的吗?”

    云芊不服气道:“其实开始就错了,简弥酿的酒,我喝哪里能算是偷!”

    “那算什么?”

    云芊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道:“算是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美人闻言抬起头来瞧着她,雪眸中的清冷都淡了许些,漾出的清浅柔和,却让天地失色。

    他轻轻重复了一遍后,摇了摇头,隐隐带了几分笑意,“竟这般无赖。”

    云芊不满地哼了一声。

    他见她没了话语,便道:“你怎么还不去沐浴?”

    好好的大白天,沐什么浴!

    云芊也不理会他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只在心中掐算着半柱香的时间似是要到了,但却仍不觉辣意。可能是算错了时辰,但估摸着也差不了多少。

    脸都被这般捏了,若是再被辣上一番实在是太不划算!

    刚要开口说话,简弥就像看穿她心思一般,端起方才被她喝完的茶杯朝她道:“这茶是由圣灵泉所泡,你方才已喝了一杯了。”

    “哈?”

    圣灵泉,世间一宝,极为稀有,其味清甜,可调百味。

    除了圣雪国,其他国都都千金难求一壶圣灵泉,而传言说圣雪国太子府内有一处圣灵泉水,除此以外,其他地方再难相寻。

    轩辕国与圣雪国相隔甚远,因而除了轩辕皇室,放眼整个轩辕国,怕是连一滴圣灵泉也难找。

    而这些云芊都不知道。

    她仅有的记忆只源于多年前睁开眼的那一刻,混沌的感知,剧痛的肢体,狼狈的姿态,刺骨的寒毒,额头上一道狰狞醒目的疤痕,以及眼前这个如莲似雪的少年。

    想来,自己从前定是活得极其不好了。

    云芊也曾幻想过,或许自己是平民百姓家的小姑娘,但家中约莫是过得比较清苦,所以要让她一个小丫头上山采药草什么的,之后夜黑风高的,小姑娘没看清路不幸坠了崖,然后又有幸被路过的简弥救了一命,再上演段才子佳人的故事,人生也就圆满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