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偷酒小贼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四章 偷酒小贼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本着良心活下去[综]坐等飞升带着空间闯六零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我是大反派[快穿]     辣意一解,说话就是万分的利索,云芊眼睛都不眨的噼里啪啦瞬间就说了一大堆,还说的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红莲在树上摇着腿,朝着云芊大声笑道:“笨云芊,有句话叫做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呀!吃点肉没什么,只要心志坚定,就不算是愧对佛门!”

    云芊闻言一愣,万分感激地瞧着红莲嚷了一声:“小红花,谢谢啊!”

    嚷完才发现不对劲,又立马恶狠狠地吼了一句:“胆忒肥,你说谁笨呢!”

    红莲仿佛没听到后面那句般自顾自的乐和道:“不要谢,不用谢哈!”

    美人将茶杯放下,瞟了红莲一眼,“挺自在的。”

    这一句话轻的宛若一阵风,不过这风似乎是从雪山上吹下来,硬是吹的红莲头皮一麻。

    红莲霎时间差点从树上掉下去,一旁的青莲立即扶了她一把,堪堪扶住了她。红莲立刻腰板挺地笔直的端坐在了树上,背后一阵寒意升起,直让人汗毛竖起,她努力做出了一副专心致志思考着事情的表情,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听上去怎么就这么凉意森森呢?死同道不死贫道,姑娘你就自求多福吧!

    简弥这才转过头来,看向云芊,笑意清凉地问道:“的确是胆忒肥,我看你还挺得意的?”

    这背后的凉意果然不是错觉,这三字方才云芊才拿来说红莲,眨眼间就被回敬回来了,当真是风水轮流转,一瞬间河东,一瞬间便河西……

    “……当然不得意啊!”云芊只得干干笑道:“哈哈,哪的话呢!这不是……”

    简弥淡淡道:“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你还干了哪些好事?”

    仔细看看,那如兰似雪的眸子乍一看虽冷若冰霜,但冰雪深处却是微化的暖意,更甚至还隐了一分捉弄的笑意。

    云芊装傻讶然道:“还有什么?”

    美人挑了一挑眉,只是托腮望着她,不语。

    被这么一双极美的眼眸认真的望着,忽略掉他身上冷漠琉璃的气质,还是让她的心跳莫名地快了几拍。

    看来修炼还不到家啊……

    想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掩饰掉一时的心慌,云芊沉痛道:“你是说我宰的那两只翠玉鸡吗?我竟然是比不过两只鸡!你要为了两只鸡罚我!”

    云芊这会儿说话是鼓足了劲说出来的,树上的两位影卫自也是听的一清二楚。

    红莲闻言猛地睁大了双眼,轻声嘀咕道:“竟然是两只……昨日里瞧见一堆鸡毛,还以为是一只肥硕的鸡,却不想云芊这么能吃,一下就吃掉两只,怎么没有胖死她!”

    身旁的青莲闻言拍了她一下,嘲笑道:“你平日里吃的还比谁少了去不成?”

    红莲立即闭嘴,一瞬间便恢复思考事情的严肃样子。

    原来先前说的一到两命竟是指的这个!

    美人换了个手撑着下巴,声音依旧清冷如玉:“翠玉鸡,生于雪山之地,极其稀有,不易家养,不易驯服。若养于他处,需以雪灵芝喂养方可续命,可入药……”

    言下之意耐人回味啊。

    “你你…简弥你说这些,你是暗示我不如它们吗?!”

    简弥话还没说完,云芊便痛心疾首地打断了他。

    虽然心里一阵阵发虚,但云芊仍旧一脸不敢相信的瞧着简弥,将怨妇之样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翠玉鸡,虽是带了个“鸡”字,却是万分的轻践不得,与家养的鸡更是云泥之别,生于雪山之地就足见其的特殊之处。家养的鸡若是去了那等严寒之地,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两腿一直了,而翠玉鸡却几乎是只生活在那种地方。

    然而云芊觉得,带了个“鸡”字,那任它有再多的功效,也只是鸡。鸡就是用来炖亦或者用来烤的,不然鸡就没有真正完成自己的使命,这对鸡的一生也是一种侮辱啊。

    这一番言论也同样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他美如水墨的眸中都带了嘲讽,看着云芊道:“你现在可比它们稀罕多了。翠玉鸡再难寻,世上也总能寻来。以翠玉鸡饱腹的,翻遍全天下怕是也只有你一个,你怎会不如它们?”

    这一玉雕似的人儿,连这般冷漠的样子都可堪入画,当真是倾国倾城的妖孽,上苍可真是厚待他。

    长得好看的人说什么都有理……

    云芊闻言顿时没了底气,乐呵呵地含糊道:“哎,这不是雪灵芝堂不够了嘛,也养不活了,饿瘦了多不好,倒不如……”

    “倒不如吃了?”美人冷淡地替她说完了未说的话,命令道:“继续讲!”

    云芊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唔,似乎有那么一丝丝不妙啊。

    美人于“医”之一字上极为上心,他养在这林子里的鸡也本是打算拿来用在药上的,酿的有些酒也多少带了药性,如今却都被自己胡乱糟蹋掉了,怕是他会生气。

    但转念又一想,她心中又拿定了简弥不会拿她怎么样,这些年来她胡闹的日子可不在少数,不也这般蒙混过来了嘛!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就是所谓的有恃无恐。

    虽说简弥今日有点像要算总账的样子,一脸冷漠地不近人情,不过……

    他换了一杯茶水,极为优雅地轻抿了一口之后,道:“讲讲还有什么惨遭毒手的。”

    不过既然他还有闲心喝茶,怕是也没怎么气到心里去。

    云芊见他的动作,禁不住嘴角抽了一抽,心中分外不满惨遭毒手这个词,方才的不妙之感顿时被她抛于脑后。

    姑娘的芊芊玉指,白的跟个玉雕似的,怎么能够比作毒手呢?士可杀不可辱,你可以辣死我,但是你不可以侮辱姑娘我的芊芊玉指!

    简弥你丫才是毒手,做的汤可真是比毒药还毒!啊,你就是浑身带毒的黑心肠!简弥大王八,我要把你也炖汤喝!

    云芊表面上却依旧笑眯眯的道了一声“好”,然后顺从地张嘴说起讨打的话:“那壶四年前初雪时分你埋下的桃花酿也被我挖了,味儿真好!”

    美人闻言手下动作一顿,打量了云芊一眼,见她一副与方才大不相同的笑意盎然的样子,危险地眯了眯好看的眸。

    这一脸如花的笑颜可半点也瞧不见悔改的样子!

    “哎,不是这件事情吗?你不会是发现后院里的灵芝醉也被我挖了吧?这你都能发现!我以为你埋了之后都不管的,咦,不对啊!我年前搬走的酒你都没有发现……”

    灵芝醉……如若不提起,他倒真不记得后山还埋了几壶灵芝醉!不过如今看来,记不记得真是没甚分别!

    云芊继续说着,打量着简弥越发沉的脸色,笑意也是越发灿烂,自顾自地将山中埋着的酒都一一在心里细数一遍,然后报出名来,似乎是想看看面前的玉人眉究竟能皱多深。

    毒手是吧?姑娘我这双毒手,挖光了你所有的好酒!

    杯子中的水洒出来几滴,他如今方才想起那坛灵芝醉是雪山上的千年灵芝所酿,为采那灵芝,当初生生在雪山寻了三日,酿出来的却是极好的药酒,竟也被她当寻常酒那般给喝了。

    打量了半天简弥的脸色,云芊突然更乐呵了,不怕死道:“你别不说话啊!你或者说你指的难道是百年醉生梦死吗?我还是留了一坛的!”

    云芊此刻倒是也不在乎待会儿自己会被罚成什么样子了!

    总算知道简弥为什么总是喜欢欺负自己了,原来欺负一个人可以如此的愉悦身心!

    美人这才幽幽开口:“就一坛吗?”

    如果他记得不错,原本是有十坛的吧?

    算算时日,月前清露初降时挖出来酒最为清冽香醇,怪不得当时整个花林里都似是飘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酒香,当时并没有深究,毕竟这花林里的酒香就没有怎么散过,原是这丫头压着的时日比自个儿还准!

    云芊似乎极其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而后认真地看着简弥道:“准确地来说是半坛吧,不过好像比半坛还多了那么一点点?所以可以勉强地看作一坛!”

    明眸亮晶晶的,似是隐了千万分的笑意。

    “多了一点点是多少?”

    “多了…嗯…差不多一口两口的样子。啊!对了,还有后山的……”

    “好了,你别说了。”美人终是忍不住打住了她。

    他揉了揉额头,方才一直冷着的玉容似乎露出了些许类似无奈的情绪来,眉目之间还带着一股恼意。

    “你算得倒是细致的很!”

    别的不说,醉生梦死这酒本就难得,更何况是百年的醉生梦死!说每坛价比千金都尚不为过,泡了几株灵芝后更是上好的药酒,竟被她一股脑喝的只剩下半坛!还有不少有其他用处的酒也早就被她挖了个精光,自己本要配的几种药如今却也无从下手,这可不就是在家中养了个小贼!

    云芊却更乐呵了,丝毫没有赧然地笑吟吟道:“你让我说呀!其实还有哩……”

    话落,竟是还打算说下去的架势。

    “云芊!”茶杯猛地放在了桌上,简弥冷冷地抬头看她。

    云芊被吓了一跳,一时呆愣在了那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