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世有美人

【书名: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 第一章 世有美人 作者:荷叶糯米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山村名医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本着女子的情怀,云芊静时常暗自琢磨着离别是一番何等滋味。

    原亲近着举杯谈笑的两个人,忽而将隔个跑死三匹马都不能触摸到彼此的距离。那人的音容笑貌只存在在脑海里,或许有时候还会浮在半空中。那些本是属于两个人的记忆只在自己心底一遍遍暗暗想着,一个不留神就感觉会忘记了什么事情,有时候又会忽然记起些什么。

    明明此刻还能瞧着你,明日恐怕就不知道去哪儿寻你了。

    这般想着,云芊的心也经不住咯噔了一下,离别还真是一件伤心事,难怪世人为别离所苦。

    但或许世间别并不离都是苦的,云芊有时候就挺想絮月那小丫头立刻滚到天边去再也不回来。这丫头委实是太烦人了,若是能将别离这两字用在自己与她身上,自己怕是能高兴地烧高香。

    当然,这些也只能自己暗暗想想,绝对不能让絮月晓得,不然怕是又是一场人灾。

    话都说到这了,便不得不提一提刚与林絮月相识那会儿的一起乌龙。

    那日里云芊刚沐浴完,衣服都尚未穿好……不对,应该是还未来得及穿上身时,一小姑娘便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虽说云芊平日里瞧着戏本子中浪荡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分外的神往,也想逮到个机会能过把衣冠禽兽的瘾,但正所谓衣冠禽兽,衣冠楚楚之时她才能有化身为禽兽的从容,而当她自个儿未着寸缕的时候,碰上一个忽然闯进来的人,自是兵荒马乱溃不成军。

    姑娘家终归面皮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林絮月,云芊一把拿过衣服捂住自己,瞪大眼睛道:“你你你!你哪冒出来的!”

    “云姑娘,原来你在沐浴啊!”

    来者明显不甚自知,明显不怀好意,明显要搞事情,瞧见云芊眼睛便是一亮,雀跃道:“赶巧了,我正好来服饰姑娘你穿衣服啊!”

    说罢,林絮月便当真加快了步子奔向云芊,边走边抛媚眼道:“云姑娘你别着急,奴家这就过来伺候您……”

    最后一个“您”字拉的极长,语调一波三折,云芊一颗心也被弄得七上八下,这莫名的热情来的太过突然,她表示有些难以接受。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她连往后退都来不及,慌乱地摆着手,硬撑了一张笑脸装从容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你快些出去吧!”

    “这哪行啊!公子都吩咐了让奴家好生照看您了!”

    林絮月又朝云芊抛了个媚眼,娇声道:“咱们都是姑娘家,云姑娘莫不是害羞了?不要急,往后习惯了便是了!”

    云芊明明拿着衣物遮挡着自己,却莫名觉得林絮月能将自己瞧了个精光,闻言只觉得心中如黄河波涛奔腾不止。她她……她是在说往后?还有什么习惯?!莫不是今后自个儿洗澡洗到一半都要从水池里钻出个娇滴滴的小娘子来?!

    因刚沐浴完还来不及收拾,地上湿处颇多,云芊往后退的步子一滑,她堪堪抓住旁边的木柱稳住身子,原本抓在手上的衣裙一滑落另一只手又迅速抓起,这才没有走光了。

    而今不是感叹自己身手敏捷的时候,云芊稳住心神瞪着前方虎视眈眈的小娘子,只觉得胆战心惊。

    此等艳福,为世人所喜,而她却委实难以消受,瞧着那娇滴滴的小娘子,她语气几乎是恳求道:“这些年来我都习惯了一切自个儿收拾,实在不用再劳烦你了!”

    “这哪是劳烦?服侍姑娘,即是奴家本分也是奴家的幸事。”

    “啧啧,姑娘这身子一眼望过去便知是肤若凝脂,不知摸上去是何感受啊!姑娘你别躲啊!就让奴家摸一把!”

    然而那娇滴滴的小娘子今日里仿被迷了心智,化作了风月楼里的多年老手,还执着的很。

    见林絮月依旧是边搓手边笑着一步一步逼近自己,而且仅剩几步之遥了,眼瞧着贞洁不保,云芊尖叫道:“啊啊啊,止住止住!千万不要过来了!”

    “你你为什么还往我这走!你还走!我真的用不着人服侍!你别过来了!”

    这每走近的一步,都让云芊格外的胆战心惊,环顾四周却不知何处可躲,此情此景,颇有一番逼良为娼的感觉。

    “姑娘,来呀,来呀!”

    林絮月那故意拉长了的媚调,也像极了青楼里头上插着大红花朵的妈妈,那一脸挤出来的奸笑,更是学了个十打十的相似,她欢笑着迈开步子迎上云芊道:“哎呀,都这么熟了,不要害羞嘛!你喊呀,就算你喊破喉咙也……”

    那一刻云芊便醒悟了,简弥哪里是好心寻了个丫鬟来伺候自己,明明是看不下去自己白吃白喝了这么多年,寻了个祖宗来折腾自己了。

    云芊痛心疾首,只叹红颜薄命,姑娘苦苦守了十多年的清白之身,今日便要平白遭了这登徒子的玷污!恨不能悬梁自尽,以留清白在人间!

    她仍坚持做着最后薄弱的反抗,闪身躲在帷幕后,脸涨地通红,吼道:“有多熟啊!三天前你才来的啊!我们才认识三天!你快出去快出去快出去!不要闹了!”

    “我们只认识了三天吗?”闻言林絮月竟步子一止,真掰着手指数了起来,边数边道道:“一二……三,果然是三天,才认识三天?可我觉得我认识了姑娘三年啊!”

    话后,她又自顾自地感动道:“不过姑娘能把与奴家相识的时日记得这般清楚,奴家也是此生无憾了!”

    躲在帷幕后的云芊抖了一抖,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牙齿嘎嘣道:“你也晓得你在我身边,我只觉得度日如年了!”

    “姑娘竟曲解成这般意思。”林絮月捂胸作痛心状,一往情深道:“姑娘,我的意思分明是我们一见如故……”

    转瞬间,她便又展颜笑道:“度日如年也好呀,这可不比常人要平白多活了许多年!”

    “呀!姑娘你挡自己的衣物掉了!”

    云芊卒,清白毁。

    絮月闹腾自己的程度,可丝毫不下于自己闹腾简弥。

    唔,简弥……

    “这桃花树上也没长出梨子来啊,不都说君子远疱房吗?虽然你一向的作为也不像一个君子,但你下厨也着实让我难以置信。难为你亲自给我做了碗牛肉汤,我倒是不知道你在厨艺上也有所造诣。”

    嘀咕了好多句,云芊拿起勺子往嘴里灌了一口羊肉汤,含着,却未咽下去。要不是怕汤汁溢出来,云芊还真想咧嘴笑了,一心情意绵绵倒是也不在意嘴里汤的味道如何了。

    嘴上虽不饶人,心中是一阵又一阵的暖意。嗯,这会不会是简弥第一次下厨啊。云芊暗自瞟了一眼简弥修长白皙的手,一看就是从不进厨房那种地方的,简弥这第一次下厨还是为了自己下厨呀!

    重要的是心意嘛!简弥这番心意,云芊非常受用,非常非常受用。

    虽然……。这香菜放得委实多了些,望过去一片绿绿的,让人委实没食欲了些。

    云芊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无论这汤做的味道如何,光看着简弥这份心意,就该喝上整整一大碗,不对!撑死也要喝个两碗!

    残余的香菜映在白玉勺子上更显得碧绿,幽幽如翠林。她将勺子放回汤里避开香菜转了转,勺子又恢复了原有的干净,是上好的白玉。

    哎,其实还挺好看的。

    这世上有什么,能比得上心上人亲手做的一碗汤更叫人幸福呢?不过简弥这般为自己下厨,不会是也将自己放在了心上吧?

    书上才子佳人之间总是有太多的错过,而这些错过无不是因为太过于拘谨了,因而云芊觉得情话就该说出来让对方知晓才好,奈何口中有汤,不能言。

    她忙将口中的汤咽了下去,静了一会儿,砸吧了几下嘴,一张好看的脸顿时变的诡异又扭曲。

    好…辣啊……

    她强忍住喉咙口直往上冒的辛辣,连忙拿起勺子往汤里又搅鼓了几下,碧绿的香菜缓慢地往周边浮开,一整个红如火的辣椒慢悠悠地飘了上来。

    云芊见状惊的手一抖,整一个白玉勺子落入汤里,似乎又有几个红的的尖尖角冒了出来。

    爷爷的,这是放了多少红山椒?!

    咽了口口水,又瞟了一眼那堆若隐若现的辣椒,再也忍不住喉咙口的呛意,弯了腰猛烈地咳嗽起来,一张小脸憋的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咳了好一会儿,云芊才缓住了气,抬头怒视对面悠然而坐的男子,怒吼道:“简弥!红山椒你…你当萝卜青菜放了吗?你!辣死我你有什么好处!”

    爷爷的,奶奶的,他大爷的!就知道这丫的不安好心,怎么会好好的熬一碗汤来,真真是居心叵测,丧心病狂,云芊被辣的痛心疾首,追悔莫及。

    色字头上一把刀,美色误人啊,美色真真是误人!

    那儿悠然地坐在玉凳上仙人般的美人闻言清浅一笑,美到了极致,令人望到的那一刹禁不住呼吸一窒。

    “是没什么好处。”

    笑意转瞬即逝,声亦如冷玉,带着淡淡的清冷,却十分的悦耳动听。

    只见那人姿态闲雅,如墨的发随意地披散着,一泻而下,直至腰间。

    眉如画勾勒般的清雅出尘,长而稠密的睫毛下,清澈的眸子如雪如莲,似是盛了天山池水般让人沉溺,却也淡雅如雾,令人捉摸不透难以窥探。

    高挺而精致的鼻子下,是轻抿着的薄唇,此刻正微弯着,泛着迷人的四月里的桃花色,扰人心魂。

    世有佳人,羞不比公子倾城。

    世有妖孽,愧不如公子绝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子绝色:美人可撩相邻的书:综漫世界之火影传奇三条辉夜姬[综]巫师生存手册末世之穿书女配要逆袭和妹妹一起绝地求生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