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穿喵记-终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98章 穿喵记-终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郁暖也不晓得, 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好像一眨眼的时间, 便过了很久。

    她陪在少年皇帝身边,看着他的身量拔高,像是一株青柏修竹,而眉目也愈发冷锐寂寂。

    他时常不在宫中, 特别是最初那几年,但皇帝从来不带她出去, 因为外头不干净, 他怕自己的小狸奴得病, 也怕自己顾不着她。

    郁暖知道,他一定是去了周家,这时候缃平长公主的丈夫简渡和崇北侯斗法,分庭抗礼之下, 身为年少而毫无根基的皇帝……郁暖认为, 他会培养自己的势力。

    或许周家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 家主周茂先在郁暖生活的那个时代, 在朝堂之上没有太多存在感, 但周家却是个百年世家,无论是交际范围, 还是地位都不低。只是不那么显赫,与权贵相比有些没落。

    但却奇异的稳固在中流, 不出头, 也没有持续衰弱的意思。

    大皇子的名字里有个涵, 而周涵的名字里也有个涵,难道大皇子是周家人?但周家大夫人郑氏和姜太后还是亲眷关系,听上去就更奇怪了。

    郁暖趴在绣榻上打个哈欠,可是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她知道,他一定会乘风破浪,披荆斩棘,那就够了。

    她一日比一日疲倦,还是走得动路的,就是愈发懒得动弹。

    而郁暖在他登基后前几年,都没有见过姜太后,直到过了很久,太后才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此时的太后已很像郁暖印象中的那一位了,保养得宜,却掩饰不住一些憔悴的痕迹,说话做事都舒缓而柔和叫人心情明朗。

    虽然郁暖现下只是一只狸奴,还不是她的儿媳妇,但却也得到了太后的抚摸和夸赞。

    少年皇帝却对太后较为疏离,当然,他对谁都算不得热络。

    他已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而郁暖也是一只妥妥的废喵了,每天只爱趴在榻上晒太阳,一下下转着眼珠,数着外头飘零的落叶。

    她就在想,或许等这具身子死了,自己就能回去了。

    她真的很想回到她的戚皇身边,但不知道做狸奴的日子到底何时才是个头。

    而也不知为何,少年陛下便把那一只橘色皮毛的小畜生看进了心里去。

    每日哄着它用膳,抱着它晒太阳,就连夜里歇息也要抱着,甚至有人瞧见陛下低下头亲吻那只粉嫩的爪爪,宠溺的抵着它的额头。

    接着小畜生便懒懒的,用肉垫拍一下少年高挺的鼻梁,翻个身继续瘫着,像一块没有灵魂的橘色大饼。

    它真的——见了甚么都要吃。

    能吃的不能吃的,都要往嘴里扒拉,就像是天性一般,小狸奴回过神的时候,东西便已在嘴里了,于是呆呆的瞧着皇帝不敢动。

    陛下这般沉稳冷静的人,偶尔也会从它嘴里用力抠东西,边抚着它脖颈上柔软的皮毛,便低声哄着:“乖宝不吃,明日再用——”

    少年的声音带着独特的沙哑和磁性,狸奴便会很听话的松口,接着舌尖乖乖舔着他修长的指节。

    其实,陛下这个年纪已应知人事,即便娶妻生子都十分恰到好处。

    姜太后虽从不刻意催促,但也有意无意的把她娘家的小外甥女召到宫中,偶尔与陛下一道共进晚膳。

    即便姜瞳现下还没有长成窈窕淑女,甚至还有点不懂事,但并不妨碍姜太后对她愧疚,并多加照拂。然而陛下每趟来,都要带着那只狸奴,姜太后莫名喜欢它,而郁暖被老太太抚着脑袋也很舒适。

    只每趟姜瞳要喂它,它总是懒懒散散的不搭理,小姑娘伸手摸它,它便起身避开,拿尾巴打她一记。

    面对姜瞳满眼无措含泪的模样,姜太后便有些啼笑皆非。

    皇帝不言,把郁暖抱起来捏捏她软乎乎的脸,知道她又小脾气犯了,也不舍得弄她,便要告辞,却听姜太后道:“阿瞳也喜欢这小狸奴,皇帝,你不若也给她寻摸一只来,与你这只凑作一对。”

    陛下一时不知说甚么:“…………”

    郁暖见他沉默,脊背上的毛都炸了起来,凶得要命喵了一声,转头立时对着少年的虎口咬下去。

    他不舍硬拘她,便微卸了力道,于是便给郁暖挣脱开来,滋溜跳下他怀里便跑得没影了。

    她平时一向懒懒散散的,一日下来都未必肯挪两步,少年皇帝此时也有些微微的愕然,望着空空如也的手臂失笑。

    他在灯火通明的大殿外走了两步,回头对太后道:“儿臣得去寻她,先告辞了。”

    姜太后抚着额有些无言,看着抽抽噎噎的姜瞳叹息道:“这都甚么事儿啊?你说说,这一只狸奴脾性这么大,这陛下竟还乌漆墨黑的追出去……那些传言难不成还能是真的?”

    姜瞳唬了一跳,连忙低头道:“这怎么可能?”

    姜太后有些憔悴的叹息:“自然不可能。”

    只是陛下,对这么一只软乎乎的小东西太宠了些。

    这头郁暖也没走远,只是躲在一处花丛里,歪着脖子给自己舔毛,又顺便舔了舔粉嫩的肉垫,小小摇晃着橘色的长尾巴懒得动弹。

    她也不晓得,自己身为一只狸奴的发|情|期何时会到,但仿佛有些不太正常,连着好几年都没有半点征兆,可身体却已经错过成熟期了呀。

    然她最近却有些暴躁,特谓爱吃水,有时被皇帝摸两下便生气,要收了肚皮不给碰。

    先头她听太后说要给她配偶,也是实打实给吓得不成了,又见他沉默起来,便有些不乐意。

    但郁暖认为,无论是哪个时期的陛下,都会很快找到她。

    尽管……她现在只是一只狸奴。

    但她是不是,躲得有些太隐蔽了喵?

    不管了好困,嗯……先歇一觉吧阿暖。

    这也有许多宫人分作几股,提着灯笼满宫寻找陛下那只丢失的小狸奴,而陛下也亲披着外袍寻它。

    郁暖睡得香甜,后头天上不知为何,却淅淅沥沥下起的小雨,很快便转成了大雨,把她从睡梦中给打醒了,原本软和覆盖通体的皮毛却褪下不见了。

    然而这一醒却不得了,郁暖迷迷糊糊撑起身子,却发现自己白腻的手臂都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顿时吓得睁大眼,盯着身上四处猛一瞧,才发现她恢复了人形,可……此时浑身上下除了一件被雨水打湿的肚兜甚么都没穿。

    她有些反应不过来,也一时间无措极了,不晓得该怎么办。

    这副模样怎么去找陛下,找到他又能怎么说啊……

    我是您的喵啊陛下!

    打死喵,除非你希望自己永远都没有喵!

    听上去就非常不可信。

    她抱着膝盖躲在花丛里头,被淋湿的肩胛有些泛潮,有些打寒颤,又有点无助的看着外头,期待有什么人能发现她,这样她就不用穿成这样爬出去了。

    因为她连膝盖都是软绵绵的,使不出力道,浑身都跟没骨头似的,疲倦至极,脆弱得要命。

    郁暖眯着眼睛,在头都要掉在地上之前,她终于看见视线的边缘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靴子,郁暖勉强抬起头看着少年,偏头软和生涩道:“你……您来啦?”

    她却没有挪动,只是不太敢出来。

    戚寒时撑着油纸伞,偏移开为她挡雨,而自己的半边身子却淋湿了。

    年轻的皇帝俯身,清冷冰寒的雪松香让她有些依赖,他很轻松的便把郁暖打横抱在了怀里,并且顺手把她垂落的尾巴收了起来。

    郁暖红着脸睁大眼睛,弱声道:“我、我怎么长尾巴啦?”

    她不安分的低头,纤细白皙的手指摆弄着长尾巴,还抬头迷茫的瞧他,噘嘴不乐。

    她又迷迷糊糊松了一口气,靠在少年怀里软软道:“那就不用费力解释了。”

    少年此时虽还没那么高大挺拔,身高却已然高过了郁暖大半,手臂力道结实,抱着她时轻松稳妥。皇帝为她盖着袍子在雨中走着,偶尔听见郁暖嘟囔两句话,嘴里声声念叨着陛下……又是夫君的。

    皇帝皱了眉,虽然她只有他一个,但他仍感知出,她口中的那个“夫君”,那个“陛下”根本不是他。

    她口齿间软绵的语气,还有叫夫君时上扬的尾调,都那样陌生,激起了皇帝骨子里的戾气。

    若真有这么一个男人,一定要藏好。

    千万,不要叫他看见。

    陛下出去找狸奴,却抱着一个身量柔软纤细的女孩回来,没人看见那个女孩长得甚么姿容,但陛下用伞护着她,自己淋湿了,但那小姑娘却被遮掩的妥帖。

    她把郁暖放在床榻上,自去绞了热乎乎的帕子,给她一点点擦拭着身体。郁暖害怕这么炽热的温度,于是他每擦一下,便抖着身子不开心,又团起来要躲,被他捏着尾巴抱回来。

    少年未经人事,郁暖却浑身泛了粉,又开始扭着身子挣扎,弄到后头她浑身都是汗,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是眸色变得有些暗沉,终于垂下眼眸,轻吻了郁暖的面颊。

    她的面颊白皙嫩生,就像是水豆腐似的,唇上柔软温热的触感传递到心里,叫少年皇帝有些难以冷静。

    郁暖被折腾到这样的程度,终于受不住了,连忙软软的撑了身子,撑到一半却酸疼疲惫着没有力道,一下又无力软倒在锦被里头,半眯着眼道:“我……你……”

    少年笑了笑,揉了揉郁暖头顶的毛茸茸的耳朵,揉得她眸色泛水,有些脸红的巴巴看他。

    戚寒时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沙哑道:“你从不知晓自己……会这般?嗯?”

    郁暖有些呆呆的摇头,琥珀色的眼睛瞧着他,瑟瑟不敢说话。

    她想要告诉他一些事实,但却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又开始发呆。

    过了很久,她才弱声说:“我姓郁,我叫郁暖。”

    她湿漉漉的耳朵动了动,又耷拉下来,长发粘在雪白瘦弱的肩胛上,有些奇异的楚楚婉转。

    皇帝有些心热,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接近一个异性,她身上带着暖和的清香,又这么精致脆弱,软和的瞧着他,逾越了时光,就仿佛是为他而生的女人,一切都恰恰好好符合他的心思。

    他低头想要碰郁暖苍白的唇瓣,却被她急急忙忙的避过了。

    郁暖没有力道,但却逃得很准确,因为她知道,以他年少时的清冷傲气,一定不会像那个成熟男人那般霸道强迫她。

    少年眉心拧出一个小结,捏着她的下颌道:“你不想嫁给朕?”

    郁暖不知说什么,点点头,又连忙摇摇头,语无伦次的解释道:“但我……现在不能嫁给您。您也不能随意亲我,或是弄我做旁的事体,我会不开心的。”

    少年眼中有些阴霾戾气,却勉强在她勉强掩饰住了,只是微微笑了笑,强迫性的亲吻了她软白的面颊,把她惊得想往被子里钻,而他修长的指节摩挲着郁暖的下颌,一字一顿冰冷道:“你只能是朕的。”

    郁暖苍白着脸推他:“是是我是您的……您能不能起、起开?”

    她没有和这个年纪的少年人相处的经验,而他的身份对于她而言很复杂。

    至亲至疏,似是而非。

    她能依赖少年皇帝,也能陪他玩与他排忧解难……却不愿意与他亲吻,或是做一些更紧密的事情。

    郁暖现下看着,仍是八年前少年见到的模样,十五六岁的少女,青春正好,又有些娇憨动人。

    她并不是每一次入睡都会变成少女的模样,虽然只是偶尔——却也足以迫使他日日看紧。

    随着年纪的增长,每次见到她白腻光滑的身子,少年皇帝都会有奇异的感觉,一点点刮搔着心底隐秘难言的心思,他的注意点从她精致娇弱的面容,缓慢的转移到成年男人才会注意的地方。

    他一直很清醒,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明白自己对这只妖精有什么样的欲望。

    皇帝认定,她就是天生属于他的女人。

    可仿佛,她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在她心底住着另一个男人。

    只是他舍不得逼她,因为即便她还是少女模样,但皇帝却能觉察出,郁暖的身子一年不如一年。

    从最初的白皙健康,到现在的苍白羸弱,力不从心,睡着的时候比醒来与他玩耍的时候多许多,可他也请了专才来瞧,却只得一些温养的法子,终究是一无所获。

    狸奴就是这样,寿命等不到主人一生那么长。

    那日之后不知为何,她却没有再恢复成狸奴的模样,于是终于穿上了他为她准备的裙子,正红色的襦裙,能挤出一些细腻婉约的沟壑,只穿给他一个人看。

    郁暖便有些怀疑,他的审美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真是天生的吧?

    ……

    她每日都很开心,撑下颌在窗前看着天气转暖,又由暖而阴,日月高悬于尘世,避纷扰交替轮转,她裹着兔毛的斗篷,眼见着外头的落雪,由内而外的期待和喜悦,琥珀色杏眼含蓄的发亮。

    皇帝却并不那么愉悦,他慢慢变得成熟而内敛,看着她一日日衰落苍白。

    每次带着占有欲握着她的手,却都能体会到,郁暖并不那么乐意被他牵着,却也没有拒绝。

    某次他喝醉了,把她强压在榻上强吻,她太柔弱了,根本就无力抵抗,即便那腿踢打他,却似蚍蜉撼树,被桎梏得彻底无奈,只能用泪水来宣泄自己的不情愿。

    唇瓣纠缠间,皇帝又用力捏着她脆弱的肩胛,冷定的质问她:“你心里,还藏着谁?”

    醉意涌上,他冷笑起来,不顾她衣衫不整,下榻拔出**剑,寒锋凛冽闪过,眉宇间戾气翻涌而上,皇帝漠然道:“朕要杀了他。”

    郁暖觉得他无时无刻都有毒,一边抽噎着咳嗽,一边道:“你杀不了他。”

    他沉默半晌,身影在深夜中无限拉长,慢慢道:“为何?”

    他的嗓音更像戚皇了。

    她看着皇帝一点点变成了,她最爱的人。

    郁暖恍惚间咳出一口血,抖着手擦着唇角,垂眸轻声道:“因为他就是你,你……就是他。”

    他有些难以置信,却来不及细想,把郁暖安置在榻上对她道:“你不要动,朕唤太医来。”

    郁暖摸着自己脑袋上的耳朵,才摇摇头道:“我知道的,狸奴的寿命不长,我很快就要死了。”

    她说:“迟暮老矣,没有法子的,陛下。”

    郁暖叹息道:“我该感激,我还是年轻的样子,没让您看见迟暮老去。”

    “您一直都知道罢,我最害怕看见白头发和苍老的容颜。”

    在郁暖的泪水痴缠下,皇帝拧眉答应她,只今晚不看太医,明天仍是要接受医治,她再是任性也没有用处。

    当日夜里下了一场大雪,鹅毛似的雪洋洋洒洒漂浮下来,在天地间悠悠摇摆,似带着无尽缠绵依恋。

    屋内熄了灯,却隐隐温暖如春。

    郁暖终于在黑暗中对他说道:“陛下,我也是爱你的。”

    他沉默着轻抚了她的长发,却并不开口。

    郁暖笑了笑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现实,但若这是,你会等到我。”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日,然后,我与你经历许多事,也终于成为现在的我。”

    他紧了紧环抱着少女的手,慢慢道:“朕只要眼下,不问将来。”

    郁暖恍惚着,只是继续道:“您也说过,我是个小骗子。”

    “所以不要信我,因为我自己也不懂得......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想说,或许你等不到我。

    或许,我们终将再次相见。

    可是她终究没有开口了。

    郁暖慢慢闭上眼,唇边却带着一点安详愉悦的笑容。

    也许再次睁眼时……她便能见到她的陛下了。

    ……

    皇帝猛然睁开眼,却看见龙床帐顶上的繁复绣纹,他缓缓起身,撑开寝殿的一角长窗,望见了外头春日的悠悠碧水,颤抖着被柳枝轻点,带着眷恋舔舐着虚无一片。

    他皱了皱眉,梦中的姑娘又出现了。

    她的面容模糊,声音却那么清丽动人。

    阿暖告诉他,或许某一日,他们有机会相见。

    又或许此生,再也不见。

    那都是机缘,她也不懂得这许多。

    宫人为他整理衣冠,男人合眸静思,听见外头高德海的声音:“陛下,今日是去周家的日子,侯爷托奴才与您说,秦家设了一场宴,您不若去瞧瞧新鲜,也好会会那崇北侯。”

    皇帝听见自己的嗓音,不紧不慢,低沉优雅道:“走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