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番外-穿喵记3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97章 番外-穿喵记3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郁暖相信, 戚寒时真能打断她的腿。

    一只猫咪而已,对于他可能不算甚么,想要整她实在太容易了。

    如此她便瑟瑟发抖起来,萎靡耷拉着耳朵, 团在他怀里不敢动弹了。

    戚寒时感受到怀中小橘猫的僵硬, 笑意渐深,柔缓的轻抚着猫咪的脊背。

    他们坐在里头说着话, 其实和朝政没有什么关系, 戚寒时说话时不紧不慢,仿佛只是闲聊,带着点悠然的意味, 但大皇子却愈发难以为继,直到后头,终于忍不住咳出了一口血沫,却不动声色的把帕子藏在袖管里。

    郁暖终于听见戚寒时用冷漠的嗓音道:“为何不肯接受医治?”

    大皇子笑了笑道:“你就是逼我说话,看我出洋相。”

    他缓缓起身, 对戚寒时怀中的郁暖笑一下, 惹得郁暖有些呆呆的, 才温和道:“我本就不该活在世间, 或许我死了,对你和母后都好。”

    郁暖摸不着头脑,动了动软绒绒的三角耳。

    戚寒时却好整以暇, 似乎带着一点恶意的微笑, 嘲弄道:“你现在死了, 岂不更好?”

    他把郁暖放在榻上,慢慢拔出配剑,看着剑刃映照出年轻的眉眼,随手掷于地面,发出哐啷的脆响,把大皇子吓得面色发白。

    “不怕死,就立时结果了自己。”

    少年的声音冷定,还没有成熟男人的低沉,但此刻冷然带讽的神情,却不似一个这般年纪的孩子,犀利刻薄的不像话。

    大皇子怔了怔,终于苦笑低头道:“我、我没有那个勇气。”

    即便做了那样的事,真正要一刀结果自己,却还有一些眷恋的事情,阻碍他离开这个世界。

    比起他的皇弟,他更加仁懦,也没有那般天生的气场。

    戚寒时慢慢审视兄长,一字一顿道:“害怕,就好好活着。”

    郁暖喵喵绕着他的黑靴转圈,跳起来开始咬他的衣角。

    大皇子叹口气:“是我对不起你们,也拖累了姜家。”

    戚寒时抱起郁暖,平淡说道:“宿命定因果,何必庸人自扰。”

    他没有再说更多的话,无论是闲聊还是安慰,亦或是激励,他都没有兴趣。

    郁暖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甚么,却也懂得,以他的性格,能说到这个份上,或是做到这种程度,已然是不容易了。

    郁暖回头看着大皇子,却发现他站在床边,面向外头的白日瞧不清神情,可轻薄的春衫上却慢洇出一些淡淡的血痕,似是一道道崩裂开来。

    她有些愕然,仰着头看戚寒时,僵着脑袋不敢动弹。

    少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轻声对她说:“不要怕。”

    郁暖不觉得害怕,她只是有些无措。看样子,这个少年人受到的伤害并不轻,也不知到底发生了甚么。

    回宫的路上,马车摇摇晃晃的颠簸,郁暖趴在少年的怀中睡着了。

    少年太子的目光寒凉,只是轻轻替她梳理着皮毛,有些漫不经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便到了这年的秋日。

    不知为何,自从某日他抱着她把玩,后来事无巨细,大多时候戚寒时都会亲自照料她,只要有时间,也会陪她一道玩耍。

    虽然郁暖本性并不怎么喜欢玩那些玩具,但只要他捏着逗弄她,郁暖总是忍不住仰着头喵喵上当。

    直到某日,外头有人匆匆而入,对少年说了句甚么。

    他慢慢放下了玩具,起身淡淡道:“走罢,跟孤见父皇。”

    那下属愣了愣,连忙跪下道:“此事,若是被陛下知晓,也不知他会如何想……到底大皇子的身份有碍,即便是临终或许陛下也不会……”

    太子打断道:“他会去的。”

    他俯身摸了摸郁暖的脑袋,温柔道:“乖一些,等孤回来。”

    秋风萧索起,少年离去的身影有些匆忙,带着些难掩的寂寥和孤独。

    郁暖立起短腿,喵喵叫了两声,扒着他的腿,却想要跟着他一道。

    于是他走到门外,顿了顿,便弯腰把小猫抱在了怀里。

    一路上乘着马车,他们又到了那座瑞安庄,但郁暖却看见前头有更大的车架,从上面,下来了一个身着玄衣的男人,却听见戚寒时慢慢唤了一声:“父皇。”

    那个男人嗯一声,看了小橘猫一眼,眼中有些冷意,却没有说甚么。

    郁暖知道,那是原著中没有出场过的先帝。

    他们进了大皇子居住的地方,而郁暖也见到了在病中的大皇子,却有些愕然和恐惧。

    大皇子的身上,是密密麻麻的刀痕,有结痂的,还有崩裂开来露出血肉的,而他的脸上毫无血色,趴在那儿露出的脖颈上,布满了汗珠。

    他惨然一笑,垂眸道:“陛下,您来了。”

    四周奴仆已散,只余三人。

    先帝沉默不言,对他道:“朕叫你好生养伤,为何不听话?”

    大皇子哀伤道:“我不配活着,却也不敢死去,于是只能这么耗着。”

    “我想,若是您知道我会这么凄惨的死去,或许还会来瞧我一眼。”

    先帝冷哼一声,合眼道:“你母后做的那些腌臜的事体,她已为此付出代价。”

    大皇子的泪水滴落下来,骨瘦如柴的身子一点点抽搐着,他哽咽道:“我还能叫您父皇么?我还配么?”

    先帝却道:“你不能,孩子。”

    他的语气中,不无厌恶,却有些无奈的不得已。

    大皇子有些颓然,趴在榻上沙涩道:“我曾将您当作生生父亲,可我的一生,又是多么荒唐可笑!”

    他和太子是同胞兄弟,但出生时便不怎么相似,父皇却并没有因为他长相稍显平庸,资质不佳而嫌弃他。

    反而,因为一些陈年往事,内疚于母后,故而对长子充满期望。

    所以当贵妃把一切揭开,大皇子面对那一张张带着讽刺裂到耳根的血盆大口,便尤其难以接受,如鲠在喉,世间的一切之于他,都仿佛失去了意义。

    因为他整个人的存在,便是毫无意义的。

    父皇震怒,在贵妃的陪同下,沉寂了一整日,再次出现时,却要将母后和他赐死。

    他记得那时,父皇的眼睛,冰冷带着厌恶的,连带着看弟弟都分毫不差,犹如看着腐烂的淤泥中扭曲挣扎的臭虫。

    他终于不再犹豫,跪在大殿冰冷的大理石砖上,拔出了锋利的匕首。

    正当所有人忙乱着护驾时,他却一刀将匕首刺在自己手臂上,顿时血花飞溅开来,使众人皆愕然起来,

    没有犹豫,大皇子又狠狠刺了另外一只手臂,刀刃在皮肉中转了一圈,发出撕裂声,而他抬头看着父亲时,蹙眉却带笑:“都是儿臣的错……儿臣的血肉都是脏污的,儿臣不配活着。”

    “儿臣,这就把血肉全割下来——这样的话,父皇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姜皇后褪尽钗环和绣履,原本昂着的芙蓉面上,却带着深深的痛苦尖叫,鬓发像是枯草一般散乱:“不——涵儿……你不要!你不要——”

    上首的先帝看着面容扭曲的姜皇后,却眼中泛出血色,缓缓恶毒笑起来:“继续啊,孩子。”

    他的声音带着快活,像是地狱中伸出的鬼手,一点点扯着那孩子的心,落入烈火烹煮,撕扯成碎块。

    大皇子麻木呆怔着,继续一刀刀刺进自己的皮肉,手腕打着颤,却被蛊惑般果断。

    他把自己的肉一块块割了下来,而鲜血渐渐糊满了地砖,一点点诡异的蜿蜒扭曲,融进了不远处少年纯白的靴底。

    少年看着自己的兄长,一刀刀凌迟着自己,而兄长却神经质一刀一抬头,痴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似乎在问:够不够?

    不够儿臣再割下一些!

    直到剔出满身的白骨,直到奄奄一息——若您还觉不够,儿臣可以、可以再把骨头卸下。

    站在一旁的少年,只是沉默看着这些,眼眸幽暗而沉冷,带着一丝诡谲的神光,修长的手指缓缓握紧。

    时间粘稠流过,直到先帝在上首,佝偻着腰,扶着椅子沙哑道:“停下。”

    “朕,叫你停下!”

    到底,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能这样死去。

    大皇子却还在割自己手指上的肉,歪着头,手指咯吱咯吱发抖,已经听不见人声,血腥味弥漫了整座大殿。

    他终于听见少年冷漠的嗓音:“兄长,父皇叫你停下。”

    匕首掉在地上,大皇子抖抖索索的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像是木偶一般,勉强着自己给先帝行礼,身上的皮肉倾轧于地面,看着便刺骨的疼。

    可他却似乎没有了感知。

    大皇子面上的表情似哭似笑,十分滑稽诡谲:“皇上,求您——求您绕了皇后殿下罢,还有二皇子殿下,他也是无辜的,他是您的亲生子嗣,他……和您那样的相似。”

    “只有我是肮脏低贱的,我不配说话……不配跪在您面前。”

    姜皇后被按在地上,尖厉的叫出了声:“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姓戚的——你娶我之前,你娶我之前答应过,只有我,一辈子只有我!但你后来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和那些肮脏的母i狗在一起!你真是无比腌臜恶心,呸!”

    她疯疯癫癫,呢喃道:“……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是无辜的,他没有错……”

    先帝看着地上的女人,捏紧了手上的白玉扳指,终究像是苍老了十余岁:“罢了……你的错,会有姜氏满门,为你赔罪。”

    他高高在上的冷漠嘲弄道:“朕是天子,富有四海,一个女人又如何?你不该有妄想啊,姜氏。”

    他说着,踏过大皇子流了满地的鲜血,只是淡淡看了立于一旁的二子一眼,冷笑一声大步离去。

    姜皇后在他身后,像是甚么也没听到,膝行着朝着自己的儿子爬去,泪水滴落在地上,她含含糊糊,迷茫道:“老天爷都看不过去……像你这样薄幸的男人。所以……所以才让我诞下了涵儿啊……”

    她开始发笑,止不住的笑,浑身都颤抖着,仿佛看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

    大皇子终究还是死去了。

    直到死去,他都没能被允许,再叫一声父皇。

    先帝冷哼一声,转身离去,戚寒时留了下来,为他的兄长合上死不瞑目的眼睛。

    戚寒时没有说话,甚至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出去时,郁暖才发现先帝还立在外头。

    他侧眸审视着自己的小儿子,拨弄着扳指道:“孩子,你恨父皇么?”

    戚寒时道:“我为甚要恨您?”

    他似乎有些疑惑,少年黑沉的眼里并无恨意,似乎只是有点疲倦。

    先帝看了他一会儿,有些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道:“朕与你母亲之间的事,与你无关,只有你是干净的。”

    他又像是恩赐一般开口道:“为他处理后事罢。”

    戚寒时颔首,看着先帝离去,却慢慢露出一个温和微笑,眼底幽暗泛冷。

    郁暖趴在他怀里,有些不寒而栗的打个哆嗦。

    她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和戚寒时有没有关系,但先帝回宫后没几月,便开始痴迷佛道,似乎每日都痴傻的跪在佛前,嘴里念着永远也念不完的佛经。

    郁暖被他带着在外头瞧过一眼,觉得场面有些过分古怪,扑鼻皆是浓到透不过气的檀香和**味。

    由于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抄写过一些经书,郁暖听得出,先帝嘴里念的是《地藏经》,那是超度亡灵时才会念的经文。

    他就这么佝偻着腰,枯坐在那里,像是丢失了神智一般絮絮念叨着,念叨着,念叨着。

    念叨着。

    郁暖不认为,先帝是会为亡子的死这般自责的人,但她其实没有什么看法。

    戚寒时只是一下下轻抚着她的皮毛,唇角勾起一点散漫冰冷的笑意,回身走出了宫殿。

    很快,在另一个秋日的傍晚,郁暖听见外头的丧钟声。

    她知道,苦苦念足了将近一年的超度经文后,先帝终于驾崩了。

    戚寒时登基那日,外头还下了一场秋雨。

    雨丝敲在青石板上,淅淅沥沥的打在郁暖心头。

    少年捏着她的爪子,在小猫耳边温柔道:“乖一些,等孤回来。”

    口吻这样柔和宠溺,但捏着她后颈的力道却很重,重到叫她抬不起头。

    郁暖有些萎靡的喵了一声,最近她有些精神不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