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番外-穿喵记2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96章 番外-穿喵记2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郁暖听了一肚子模棱两可的话, 便趴在戚寒时膝上呼哧睡着了,软白的小肚皮微微起伏着, 小胡须一抖一抖的,极是香甜。

    她实在也听不懂他说的什么,更加没有多少想要知道的欲望,于是也便放弃了。

    床榻上的另一个少年倒是笑了起来:“你何时有兴致, 倒是养起了狸奴来,听小林子说, 这玩意儿可不好伺候。”

    戚寒时笑了笑,漫不经心拨弄着猫咪柔软的尾巴:“只看它与我投缘罢了。”

    郁暖再次醒来时,便发现自己正陷在一个软和的小窝里头, 她抖了抖皮毛, 小心翼翼的探出爪子, 深棕色的猫眼睛好奇的瞧着四周。

    外头专门请来伺候狸奴的两个小太监也进来, 一个把郁暖抱起来。

    殿下专门命人为这只小猫准备了猫食,将将做好时搅拌起来,那味儿闻着都叫人都食指大动, 太监也不禁感叹, 得了主子宠爱的狸奴都活得这般体面。

    猫饭现下温着,给猫儿用着整好。

    郁暖也不晓得这猫饭是怎么做的,但她觉得很好吃, 埋头呼噜呼噜吃着, 拖着尾巴用得极是香甜。

    她边用着, 边听两个小太监说话:“我瞧殿下可喜欢这小东西, 若咱们把它照料好咯,说不准便有的是赏赐。”

    另一个白面小太监却拍拍袖子,顺着郁暖额头的纹路给她顺毛,娘唧唧哼一声道:“现下你还有心思论道这些?大皇子去世了,殿下忙着丧事,想起这小东西也不晓得是多久以后。”

    郁暖忽仰了头,有些意外的喵一声,喉咙里尚有些未进下的猫饭,卡得很不好受。

    白面的小太监捏捏她的三角耳“嘿”一声,对同伴儿说:“这小狸奴倒像是听得懂人话似的。”

    同伴打他一下,哼了声,翘着兰花指阴阳怪气道:“小畜生罢了,听得懂个屁。”

    郁暖非常不赞同,对他软软喵呜一声,又转身拿屁股对着他。

    她也不晓得自己这是不是身在梦里,只前后两三个月的时间,对于一只猫咪而言却是疯长的时候,但她却没能见到戚寒时。

    或是说,太子。

    在大皇子死后没多久,戚寒时便被封为太子,而就郁暖的记忆而言,他被封为太子没多久,当今圣上便回驾鹤西去,而他也将登基成为本朝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皇帝。

    郁暖也不晓得,这前前后后所有的是非,到底和他有几分关系。

    大皇子那日分明还能说话,两人又提起了周家,而郁暖隐约听得出,对于大皇子而言,周家是个很复杂的地方。

    但她也知道,他和陛下第一次相遇时,他用的是周涵的身份。

    可是……这前前后后的事情太复杂了,于是郁暖决定不去想了嘻嘻。

    又过了些时日,她趴在更大的猫窝里头睡午觉,便被人单手挖出来,抱在了胸前慢慢掂量。

    郁暖有些不乐的迷迷茫茫睁开眼,毛茸茸的耳朵耷拉着十分没精神的样子,看到是太子,便勉强喵了一声。

    他把郁暖抱在怀里,捏着她粉嫩的肉垫一颗颗把玩着,郁暖觉得不太舒服,便要把爪爪抽出来,却被少年强硬捏在手心,继续慢慢捏着。

    她动了动耳朵,谨慎的抬头看看他,才发现他正在思索一些事情。

    郁暖便又懒懒的窝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露着毛茸茸的雪白肚皮不动弹了。

    她这一觉睡得可香甜,太子也没去管一只猫咪到底是睡是醒。

    这只猫与他投缘,头一次见它便难得觉得亲近。

    而他天生冷情,更小的时候,甚至都难以对父皇和母后产生甚么依赖的情绪,更遑论是对旁人。

    只这只猫仿佛是有些不同的,然反复瞧它,都似乎是一只短腿橘色皮毛的小狸奴罢了。

    几个月不见,它倒是长得快,比将将见它时胖了一整圈,身上暖绒绒的。

    太子也并不如何在意,偶尔抱一回玩物倒是无妨。

    他讲郁暖放在临近的绣榻上,自己执了书卷在灯下看书,却不妨外头日月挪转,绣榻上的猫咪也愈发沉重起来。

    戚寒时再转过视线时,小橘猫的身体却在他的目光下慢慢延长,猫耳朵和尾巴还在,但却生出了修长雪白的脖颈,和优美的肩胛,而脖颈后绑着橘色的丝缎,身上裹了一件薄薄的肚兜。

    很快,便长成了十五六岁少女的模样,而少女的三角耳抖了抖,毫不知情的团着身子,继续香甜的睡着,尾巴弯曲着遮住了关键部位,深棕色的发丝凌乱的铺散在绣榻上。

    ……

    郁暖再次醒来时已是隔天早晨。

    在这个不晓得是不是梦境的地方,她当了猫咪之后甚少有睡得这样饱足的时候。她延展了一下身子,翻过肚皮摇着橘色的尾巴起身,却觉得自己仿佛又长大了些。

    郁暖懒懒散散的舔着爪爪,翻着肚皮默默觉得这大约是她的错觉。

    但她惊讶的发现,发现自己换了住处。

    这个地方明显不是这几个月她一直居住之处,而她竟然躺在一窝锦被里,睡得香甜极了。

    很快,郁暖便见到太子进屋,外头下了一场大雪,他披着漆黑的大氅,里头却穿着白色的薄衫,尽管年少,却隐有剑眉星目,眼如寒星的模样,而他的唇角也似从前那样,天生便带着一点笑意。

    所以无论是怎样的心情,在旁人看来都有些似笑的模样。

    郁暖乖乖从床上跳下来,但由于品种关系,她的腿特别短一些,于是便非常生疏的团成了一团,打个滚从床铺上掉了下去。

    戚寒时把她从地上捞起来,捏了捏软乎乎的猫脸,微微挑眉道:“你是谁?”

    郁暖:“喵呜呜!”

    戚寒时捏着她软乎乎的面颊,而猫咪的胡须一点点颤抖着。

    他的手劲却微微收拢,把她捏得有点疼。

    郁暖软软的喵呜一声,白色的爪子抵在少年胸膛上,眼泪又沾湿了眼下的绒毛。

    少年终于松了手,握着她的两只白爪子,看着猫咪圆溜溜眼睛,皱眉道:“没见过这么娇气爱哭的猫。”

    郁暖有些惊讶的竖起三角耳,抖了抖,长尾巴在他膝上无意识的扭了扭。

    她认得的那个戚皇陛下,还不会对着一只小猫咪这么说话,看来他小时候心思更敞亮些,长大了便愈发深沉阴郁。

    不知发生了什么,自从那日太子回来抱了她一下,后头她便再也没有回去过他专门用来养宠物的宫室,而是住在的他自己的寝宫里。

    不过他也没有与她一道睡,不然郁暖可能就要怀疑他被人穿了。戚寒时只是命人把她放在寝宫的一角,一般他每日清晨起身时,郁暖还团着身子睡得香甜。

    日子一天天的过,郁暖觉得这些时间,在她的面前仿佛失去了最基本的张力,而变得面目模糊,延伸得极为迅速。

    再回头时,她却觉得这些日子自己甚么也没做,又或者仿佛做了些甚么,却被轻易的忘却了。

    郁暖不知道,也不想弄清这些,她只是非常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里去。

    亦或是说,她也不明白哪个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说,这个世界只是一场漫长难醒的梦,心态是如此矛盾又彷徨。

    只是对于一只猫咪来说,她长得非常快,现在已经是一只年轻又成熟的猫儿了,可戚寒时却还是小少年的模样。

    某日,他把她抱在怀里,带她去了一个庄子。

    郁暖白色的爪子扒着马车的锦帘,深棕色的杏核眼好奇的看着窗外,喵喵的叫两声,又回头看着合眼漠然的少年,软软喵一声。

    这个地方她认得!仿佛是后来的瑞安庄。

    但只是稍有瑞安庄的样子,四周仿佛还未曾扩建,故而只能算是一处精致大气的私人庄园。

    面对她喵个不停的声音,软软的绕在耳边,少年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慢慢握紧,又松了开来,只合眸不理她。

    直到马车停下,他才单手把郁暖从窗棱上扒拉下来,抱在怀里。

    他带着郁暖,去见了一个病人。

    而这次,那个病人并没有躺在病榻上,而是立于花圃之中。

    郁暖认出,他站的地方是后来的那栋湖心小楼,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姜太后的地方。

    那一头,瘦弱的少年穿着淡色的春衫,在寒冬腊月里头非但没有裹紧衣裳,反倒大方的敞着广袖,他正在为自己的花草清理昨夜的积雪。

    听到声音,他才回过头,郁暖趴在戚寒时怀里,微微睁大眼。

    这个少年和戚皇有三四分相似,但却不完全相类。

    他对戚寒时点头,温和笑了笑道:“难得有空见你,也不知你这太子当得如何。”语气中全是闲云野鹤的潇洒淡泊。

    他又见到戚寒时怀中的郁暖,便近身顺了顺她脑袋上橘色的纹路,含笑道:“你是个长情的人,就连一只小狸奴都跟了你这许久。”

    他记得,自己还在宫中时,弟弟来见他,怀中抱的也是这么一只橘色皮毛的小奶猫。

    只是现下小猫咪已经长大了,更加圆润可爱些,棕色的眼睛滴溜溜瞧着他,还软乎乎喵了一声。

    郁暖有些好奇起来,因为戚皇的兄长在原著中,也不过是几句带过,不是她后来细细思虑,根本也不记得了。

    而这个一笔带过的少年,现在便出现在她面前。

    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但想想,她自己其实也只是前期的一个小配角啊,大家都是炮灰鸭。

    想到这里,小橘猫又摇着尾巴,小声对着大皇子喵了一声。

    太子却微拧眉,把她强硬的团在怀里,猫脸埋在胸膛上,不准许她再看旁人。

    郁暖便有些不乐的用白色的爪子拍拍他的胸膛,四只肉垫齐齐抵抗,在他身上踢来踢去,只是猫咪力道不大,顶多像是给他挠痒痒,故而戚寒时面色冷淡,并无多少反应。

    他兄长倒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你这脾性太偏执。”

    “即便是畜生,这么禁锢着也有脾气,当心它将来偷偷溜了。”

    戚寒时走在前头,难得温和微笑起来道:“敢跑,孤打断她的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