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番外:一家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94章 番外:一家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我叫阿顺, 如今已七岁了。

    我的父亲是整个皇朝最尊贵的帝王,而我的母亲则是最美的仙子。

    所以才能生出我这样英俊睿智的小皇子。

    对于这点, 皇姐深表赞同,甚至吧唧亲了我好几口, 捏捏我的脸颊道:“我们阿顺最有福气了。”

    有福气是甚?

    男子汉大丈夫, 怎么能用有没有福气来定论呢?

    但所有人都这样说, 因为母后生我时并没有经历太多的痛苦, 后来也没落下甚么病根,反倒因为我的到来, 每日都很欢欣喜悦。

    故而,太子哥哥和皇姐都将我捧在掌心呵护着, 生怕我吃了丁点苦楚。

    但我也不太明白,为何兄长和姊姊总是不太对盘,仿佛看着彼此都要眼红的滴血了, 非常不和谐。

    自然, 最亢奋的永远是我姊姊, 她和兄长抬起扛来总是没完没了,只是父皇和母后也从来不管他们,只任由他们俩吵吵闹闹。

    那时我傻傻的,甚至认为他们并不会有更和睦的时候了,虽说是同胞兄妹但瞧着甚至不若同窗。

    可某次我却瞧见, 姊姊拿了鞭子鞭笞兄长的孺子, 只劈头盖脸骂她不要面孔, 竟在背地里吹枕边风, 就她嘴巴叽里呱啦能讲,把旁人都当作傻子来瞧。

    说着皇姐又一鞭甩过去,丝毫不吝啬手劲,空气都被甩得鼓胀而起,烈烈发声。那九节鞭是外祖母送的,本就坚硬刁钻至极,皇姐舞的熟稔,一般男人都难以抵御。

    那孺子生的纤细柔弱的,被仆从慌忙挡在身后,却也被鞭尾的劲风给扫到了面颊,左脸顿时划出一道血痕,顿时捂着芙蓉面呜呜的哭泣起来。

    可太子哥哥知道了,却沉默不语。

    他反倒把这孺子给冷落下来,过了一些日子,那个孺子死在自己院里,也无人问津了。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即便再受宠的妾室,其实在太子哥哥的心里,也抵不过皇姐半分重要,虽然他们总是吵架,偶尔横眉冷眼,但应当也是在乎彼此的。

    皇姐一直到十七岁,都还未曾出嫁,母后和父皇都不急,倒是太子哥哥特别急,时不时就冷嘲说她是老姑娘,把皇姐弄得面色通红,差些能哭出来,实在气愤不已。

    母后只作没听到,吃一口酒,慢慢擦拭一下唇角,牵着父皇的手一道出去散步了,留下皇姐和太子哥哥两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待父皇和母后的背影走远了,皇姐才冷笑道:“你要我早早出嫁,不就是怕我夺你的权么?”

    太子哥哥抚额:“阿花,你怎么就不懂……父皇当初把周家交给我,也是……”

    皇姐一下起身,嗓音冷艳带嘲:“我是个女子,所以无法保护好母后么?不,只是你们不给我那样的机会罢了。周家这般精密运作的庞然大物,分我一些又何妨?凭什么只由你来掌控!”

    我在一边吃着辣条,睁大眼睛看着皇姐高傲的身影。

    辣条真好吃,母后虽然不会做菜,但那些个想头皆是绝妙。

    皇姐冷冷瞥我一眼,一把扯过我手里的半根辣条,放在一边,又拿涂了丹蔻的雪白手指点我的脑门,狠狠道:“吃吃吃,就知道吃。”

    她的长相和母后很像,但浓妆艳抹之下,更锐利威严,颇有皇朝大公主的气势。

    说着她转身走了。

    皇姐走后,母后却回来了。

    母后生的很柔弱,面色总有些苍白不胜,眼角眉梢皆是羸弱的意味,但却给她带来了许多女人都不能及的韵味。

    而似乎自我有记忆以来,母后一直是这副模样,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憔悴苍老过,笑起来总是柔和又有些纯粹的,叫人觉得如沐春风,又很舒缓。

    太子哥哥怔了怔,慢慢道:“您怎么回来了?”

    她笑了笑,坐在一边对我眨眼,才道:“我方才听见,你和阿花又吵起来了?”

    太子哥哥苦笑道:“是我没当好这个兄长,总是叫她生气。”

    母后摇摇头道:“不是你的错,但母后很高兴,你一直护着她。”

    我在一旁,又开始吃辣条,被母后瞪了一眼,立马又把辣条放下。

    母后警告过我,每天只能吃两根,很明显我满手都是油,连母后都骗不过。

    太子哥哥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看着母后娴静柔弱的样子,仍是没有说出口。

    母后却对他道:“哥哥长大了,愈发像你父皇青年时了。”

    太子哥哥似乎有些喜悦,却忍住不形于色,只是淡淡嗯一声,起身拱手道:“儿子尚有政务不曾处理,明日再来瞧母后。”

    他又小心翼翼的问母后:“母后,心口这两日还疼不疼?”

    母后摇摇头,慢慢道:“多亏了你前两日请来的大夫,舒畅多了。”

    太子哥哥便心满意足,脚下生风的走了。

    留下我和虎视眈眈的母后面面相觑,我顿时觉得背后生寒,哭丧着脸不知说甚么。

    我想了想才道:“母后,您为何都不问兄长和姊姊,他们总是吵架,我脑壳都疼了。”

    母后端了茶,慢慢饮了一口,靠在窗边道:“因为他们不想母后问。”

    她看着我,悠悠然道:“那我问了,岂不讨人嫌?”

    我认为这真是非常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母后的侧颜在阳光下,鼻梁的弧度优美而精致,弯起的唇角却显得有些狡黠。

    其实我认为,母后不是甚么都不知道。

    只是姊姊和兄长都爱护她,想要护着她一辈子,故而母后接受了他们的好意,很多时候便不忍心拆穿。

    而我的母后可是仙子,即便没有人保护,应当还是能活得很有滋味。

    我擦擦手起身,对母后扁扁嘴道:“我去习字儿了,您有甚么要对您的宝贝儿子说的么?”

    母后托着腮,对我微笑:“多写点,送给你父皇看。”

    从前都是母后检查的,但由于我渐渐大了,故而她认为应该交给更专长的父皇来瞧。

    可我有些怕父皇,虽然他也不时常板着脸,但我曾见到有大臣瘫软着从书房里被抬出来,而父皇却在里头继续和其他人,不紧不慢的缓声议着事,抬眸透过轩窗看我一眼,似乎有点笑意,却又漫不经心继续政务。

    我总是觉得,父皇是个很深沉睿智的男人,可我也是个男人,却分毫比不过他,虽然我只有十岁不到,却仍觉得有些丧。

    故而我有时还是缠着母后,要她帮我核查。

    然而今天,却不得不抱着纸笔去了父皇那头。

    父皇知晓我来是为了字帖,也不过是点头,以朱笔为我圈出几处写的不够好的地方,再把字帖还给我,使我改。期间一句话也没说。

    我爹不多话,大多时候只是慢慢审视别人,或许是因为他每日要打交道的人太多了,故而没人都多说几句,也不晓得废多少精力。

    我提着笔杆,一丝不苟的写的十分认真,直到稍晚时,真正写完了,才发现外头天色夜了。

    我忐忑着拿了字儿再与父皇看。

    我的字儿是母后教出来的,她为了我还专门学了柳体字儿。

    但太子哥哥也说,我的字儿虽不阴柔,却有点母后的字儿独有的舒缓意味,旁人也模仿不出来。

    父皇此时在灯下看我写的字儿,眉目是深邃沉冷的,但唇边的笑意却真实许多。

    他温热的大手摸摸我的额头,缓缓赞许道:“字很好,明日再来。”

    我有些高兴的点点头,觉得自己和父皇亲近很多。

    又一年,姊姊终还是出嫁了。

    她的丈夫是承恩侯的嫡子,听闻这人为了姊姊多年未娶,只是并无多少雄才大略,只爱书画文墨,长得也俊俏,姊姊随他住在长安城里,随时都能进宫见父皇和母后。

    她出嫁那日,长安城内外灯火通明,红烛从宫墙内一路燃至彼端。

    母后站在高处,歪头靠在父皇肩膀上,在他耳边微笑着说话。

    那样的神情,仿佛在怀念甚么很早之前的事。

    我默默猜测,她或许在说很多年前,他们成婚的那日……或许也是这般光景。

    她于纷纷扰扰的喜乐声中,捏着父皇的手,一点点轻抚他掌心的纹路。

    我不知她为何这么做,但她却以至柔,亲吻了男人的手掌。

    我看不清父皇的神情,但他却收拢了掌心,最后,与她十指相扣。

    另一头,太子哥哥把她一路从宫门口送到了承恩侯府,黄昏的时候夕阳总是有些泛红,落在兄长的脸上,总叫我觉得他的眼圈是红的。

    姊姊盖着红盖头,我却看不清她的神色。

    三日的时间,我过得煞是煎熬,倒不是因为想我姊姊。

    只由于姊姊不在了,母后便撵着我,叫我做这做那的,还让我给她读那些奇葩古怪的话本子。而这原先都是姊姊的事体,她甘之如饴。

    三朝回门时,姊姊也仿佛忘了小时候的不愉快,并没有再对兄长横眉冷眼。

    虽然也没有亲密到哪里去便是了。

    父皇单独把皇姐叫进御书房,与她说了一番话。

    出来时,皇姐的眼眶有些泛红,但看得出心情不错,正午的阳光洒在她的面容上,恍若镀上了一层茸茸的金光,她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滑落下来。

    一旁的姐夫为她拂去眼角的泪水,却被她偏头避开了,似乎有些尴尬的脸红着。

    我于是跑去同皇姐说,若姐夫待您不好,我找人打她。

    然后我便被皇姐提着鞭子打了一顿,她还发出可怕的冷笑。

    我有些委屈,拧着眉坐一边去。

    皇姐却悄悄凑上来对我说:“姐姐不常在宫里,你不准惹母后生气。”

    我扭头不理她。

    皇姐却拧着我的耳朵,嘱咐道:“听见没!”

    母后的声音从珠帘中传来,隐隐绰绰,很柔和:“阿花。”

    皇姐哼一声,不甘心的拍拍我的脑袋,眼神隐隐非常吓人。

    她的眼睛特别像父皇,是深黑锐利的,于是我觉得后背出了白毛汗。

    然而她挽着姐夫,走进大殿时的脚步却轻快的很,声音又甜又脆:“母后母后!三日不见,阿花就想死您啦!”

    接着,我便听见太子哥哥的冷笑声。

    母后老神在在道:“母后啊,不想你。成婚了甭总往宫里跑,听见没呀?”尾调柔柔的。

    我躺在草丛中,眯眼直视明亮的天光,也笑起来。

    这就是我的一家人,我太喜欢这样的日子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