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番外:桂馥兰馨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92章 番外:桂馥兰馨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我是大反派[快穿]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汉侯不死佣兵     郁暖刚接受完祀术, 并不能很快下地。

    她原以为颚族所谓的祀术和她原本世界的手术差不多,可却发现似乎也并不相同。

    最不相同的是, 她的身上并没有留下太明显的缝合痕迹,除了几道粉色的伤痕外,几乎瞧不出她之前承受过的痛苦。

    但那并不代表郁暖就不难过,相反, 她认为自己心口疼痛的程度比受术前还要高些, 像是被甚么尖锐的事物硌于血肉间, 无时不刻不在奋力翻搅。

    而且那位颚族的大祭司还说, 她需要服用药物,用以清除圣术残余的毒素和污染,而且这种药物会加重痛感, 每喝一口便回带来灼烧一般的痛感,且一直到完全康复才能停止服用。

    可郁暖是个很能吃苦的人(…),至少她不会哭着哀叫喊疼的, 因为她认为这种时候最是能显示一个人的韧性,也最是能叫陛下欣赏她的脾性。

    戚皇总是说她太娇气,太爱哭爱撒娇, 不像个当母亲的人, 而尽管男人说话时尾音自带宠溺, 但郁暖很明白一个道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特别是陛下这样的男人,一般对人说话分为三种态度。

    第一种人, 懒得理睬, 直接把人晾一边, 眼皮都不掀一下。

    第二种人,他说话比较直接,该说甚么说甚么,刻板而公正,并不迂回。

    郁暖便是第三个分类里的唯一一人。

    陛下若说:“阿暖近来尤爱书籍,甚好。”

    那就代表他嫌弃她话本看多了,当晚一定会把着她的手,一遍遍教她抄佛经道德经各种经洗洗脑。

    郁暖问他:“陛下,您是嫌弃我瞧话本瞧多了?”

    陛下便温柔吻她,把她亲得满面红晕:“怎么会,阿暖做甚都好的。”然后在她耳畔低沉哄着,继续把着娇妻的小手抄第二十二遍。

    其实,这个世界的话本子也并不太符合她的口味。

    都是姐妹共侍一夫,或者被婆婆刁难到没脾气,再做牛做马感动婆婆,正妻没死老公找小三,结果正妻感激涕零将所有积蓄交给小三后安详去世……这一类的,听起来就让人非常暴躁想打人。

    所以郁暖现在看的话本子,大多都是她自己写了大致剧情,叫人填充完全的。那真是非常带感,充满了邪魅一笑的霸道王爷,和倔强的灰姑娘小娇妻,带感到她可以废寝忘食三天三夜,就连老公来了都扭头无视之。

    所导致的结果便是,郁暖抄经书抄到手都快累端了,皇帝还亲吻着她的耳珠,温和含笑夸奖道:“我们阿暖真懂事。”

    她原是恼他,放了笔却没力道,被他压在床笫间折腾半宿,那便更是浑身疲软,抬腿都费劲。

    但第二日姜太后连连赏了一堆礼儿下来,来道贺的嬷嬷只说太后听闻皇后娘娘连夜为她抄写经文,几乎热泪盈眶,亦跪于佛前为皇后祈福,只求佛祖保佑皇后能再怀上一胎。

    郁暖一脸懵:“……??怀甚么?”

    她觉得这不可以。

    慈寿宫里,太后摸着誊抄过经文上的字迹,露出了老母亲般慈祥的微笑。

    这字体遒劲中带着几分纤瘦婉洁,有几笔还有些打颤,纸张也并不如何整齐。

    啊,即便看几张佛经,那都是一出好戏呢。

    太后大脑飞速运转着,已经开始想象自己第三个孙儿小名叫什么。

    叫翠翠罢,听上去绿意盎然的,多美啊。或者男丁便叫阿壮,长大了身子健朗比甚么都好。

    然而没等她起完名,一个多月后,皇后便已接受了颚族圣术,正在康复期。

    姜太后也有听闻,颚族圣术多有些血腥,那大祭司给皇后施法时,可是一盆盆血端出去,比生孩子不少,站在外头的陛下面色很是阴沉可怖,但却并不曾有动作。

    好在,皇后活了过来,也在一日日康复。

    于是太后便接手了孙子孙女儿,把孩子们接去了慈寿宫里照料。这两个孩子从前都在皇后和陛下那头养着,可皇后大病初愈,陛下便不容许有人叨扰,于是两只小团子便很自然的被丢去了祖母那头。

    郁暖问了陛下一些关于孩子的事体,得知他们被放在慈寿宫养着,便也平心下来,准备安心养病。

    大祭司每日都会来为郁皇后诊断,但却很少能见到皇帝,近乎十趟也不过能见一两次罢了。

    她每趟来都是郁皇后一个人,盘着腿坐在榻上看书,巴掌大的小脸低着,深棕的发丝垂落下,那副样子认真而津津有味,瞧着像是年纪还小,烂漫又不知世故。

    她身边围绕着几个侍婢,而皇后仿佛也很习惯这样独自一人的日常。

    郁暖时常见大祭司的目光微凝,又淡淡滞起,似是带了些难以言明的情思,便有些好奇的看着她,目不转睛又微微眯起杏眼,随后把书放下。

    大祭司觉得,自己那点微妙的感情,仿佛被放在了台面上,却并不觉得多羞耻。

    女人只是勾唇一笑,大大方方回视,又继续清脆问郁暖:“您这些日子来,胸口的疼痛比之将将完术时如何?”

    郁暖柔柔道:“还好啊。”

    大祭司认真询问道:“还好是如何,你须告诉我具体感受,不然我亦无法控制药量。”

    郁暖微笑道:“就是还好嘛。”

    大祭司道:“娘娘,请您配合。”

    然后郁暖就看见陛下来了,于是她眼泪汪汪捂着胸口,声音细弱道:“夫君,她怎么一直逼问我啊,可我胸口疼得紧,都没法好生回答了。”

    皇帝刚下朝,身上带了些冰寒的雪松香,郁暖熟悉这样的熏香味,便格外依赖些,黏在他怀里哼哼两声,知道自己故意捣乱,故而也不肯抬头看面色尴尬的大祭司。

    皇帝只是平淡道:“你下去罢。”

    大祭司皱眉道:“陛下,不论皇后娘娘对我是否有误解,但治病之事不可荒废,我想,娘娘也应当知晓轻重才是。”

    他的语气平淡而冷漠,慢条斯理道:“下去。”

    大祭司面色难看,却只得从命。

    大祭司一走,郁暖便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她喜欢您啊。她是坏女人,对不对?”

    他把郁暖从怀里扒拉下来,让她坐正,严肃与她分析道:“我们暖宝宝要听话,为了身子着想,即便她是个坏女人。”

    郁暖道:“可是我不喜欢她,看到她就心情不好。”

    郁暖道:“我看过那本书里,虽然晚了七八年,但您还娶了她当小老婆,您是不是混蛋?”

    陛下沉默了。

    他冷静按住她,一点点顺着脊背轻抚:“嗯,是混蛋。”

    郁暖掐他:“您怎么这样人尽可妻啊!没有我您打算娶几个小老婆?你说!”

    皇帝一时无言:“…………”

    他捉住郁暖的手腕,合眸给她细细把脉。

    郁暖噎了一下,皱着软白的脸,软软问他:“干嘛啦你……”

    男人峻挺的鼻梁抵着她的,低沉微笑道:“诊断一下,我们阿暖是否又有了身孕。”

    郁暖都要被气哭了,红着眼角又踢他一下道:“你怎么这么混蛋啊!除了变着法子调戏我,您还会干甚!”

    这两个月,他们不是甚么都没做过,但她会不会怀孕皇帝最清楚了。

    所以,他只是含蓄的吐槽她脾气暴而已。

    开玩笑只是开玩笑,但皇帝也把娇妻抱在怀里,掰着她细白的手指,平和道:“还剩一个月,我们阿暖懂事些。”

    “待康复,你再见不着她。”

    郁暖盯着他幽暗平和的眼眸,便觉清醒不少,背后却起了鸡皮疙瘩,有些胆战心惊。

    她软和的小手捧着他的面颊,轻声交代道:“那您也不能杀了她……她到底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虽说是皇帝逼大祭司救的,算不得有分毫自愿,但到底是大祭司救了她。

    郁暖虽不喜她,却也没想过要对她做甚么,那也太不讲道理了。

    人人都有活着的权利,爱慕一个男人却算不得是原罪。

    她琥珀色的眼仁里尽是认真,之前凶得要命,要把根本不存在的女人都生吞活剥似的,现下却怂怂又软绵起来,边蹭蹭撒娇边替那个女人求情。

    皇帝温柔浅笑,亲吻了她苍白的面颊,漫不经心道:“怎么会呢?阿暖放心。”

    郁暖知道,虽然她老公是有点点变态,但言行必果。

    经过一夜的撸毛温存,郁暖懒洋洋的却很乖顺,对着大祭司也没有什么脾气了。

    柔弱苍白的小美人在跟前任她摆弄,时不时抿出一对浅浅的梨涡,琥珀色的杏眼,就那么软软看着她。

    大祭司虽不想承认,但却打心底里对郁皇后产生了……奇异的怜惜之情。

    而很快,治疗期满,郁暖也不再需要被看护,大祭司被非常恰当有礼的请出宫闱。

    而此期间,她再也没有见到那个高居上首,遥遥将她的手腕一箭击穿,沉稳放下弓箭时,面容冷肃,却很俊美的男人。

    那是中原的帝王,却也是个深情的男人,一生只会爱一个女人。

    那日她轰然倒在黄土间,睁大眼睛最后看着湛蓝的天空,而随着鲜血的流逝,渐渐听不到任何,却奇异的放松起来。

    她是有些不甘,但却更渴望自由,颚族已亡,她不必再背着束缚走一生。

    女人看着天边的晚霞,缓缓舒了一口气。

    她双手作出一个古怪的手势,慢慢翻转过来,暗黄的珠子垂落指尖,纤长的手掌仰对天空,心中默念祈愿。

    她想,郁皇后是她救下的,那么,她必定要祈愿那个可爱的女人,一生平安顺遂,与那个男人的爱情桂馥兰馨,恩爱永隽。

    直至彼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