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番外:三婚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91章 番外:三婚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我是大反派[快穿]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不死佣兵     阳春三月, 绵绵春雨润如酥, 清风似薄透细软的绢帕, 点点舐着美人面。

    郁暖支着绣榻,慢慢起了身,清泉上前扶着她。

    清泉告诉她,等会子颚族的大祭司会来给她诊断,若是实际得当,将会在夏季之前进行祀术, 确保伤处不会发炎。

    郁暖有些担忧, 她只知道, 这位大祭司和颚族圣药能救自己, 却不知该怎样救。在曾经的世界,应当也有和心脏有关的手术,可那却需要很精确卫生的医术和环境。

    但她很相信陛下, 所以并没有一丝的反抗。

    早就接受死去的结局, 如今也没有太多的恐惧。

    五月前, 皇帝出征极北凯旋而归, 带回了颚族的大祭司以及至宝圣药,大祭司初时不肯服, 皇帝未曾威胁,但却早知大祭司出生背景,乃是边境岑阴县人, 却阴差阳错在幼童时为上代祭祀所救, 因其慧极故而当亲传养。

    因着这重身份, 皇帝甚至放任,颚族残余的皇室成员和她一道同行,只国已破,剩余没死的即便有颚人皇室血脉,却都是些吃里扒外的墙头草,更不信大祭司的忠心,故而信了离间之计,认为大祭司因着中原的血脉,早有通过出卖他们而得到自由的想法。

    在眼睁睁看着自己效忠的颚族皇室利用她,来换取苟活的机会之后,大祭司断然放弃了继续愚忠于这些人,而效忠戚皇。

    但皇帝并不需要她的效忠,只要她救郁皇后,仅此而已。

    郁暖见到这位传闻中的颚族大祭司,是在服用了几月的方子之后。这幅方子中的药材皆采自极北,且配方奇特微香,没有太多的作用,只能调和身体,清理毒素。

    大祭司穿着中原女人的衣裳,面容清秀而健康,个子高而纤细,能看得出,长袍下的腿很长。

    见到病重的郁皇后时,她也难得有些惊艳。

    病态袅袅,眉含秋水,带着丝羸弱的善意,美人多见,但这样气质的女人却很少见。

    皇帝此时陪在郁氏身旁,正在哄她用药。

    郁皇后的唇瓣色泽很淡,沾上点点药汁后,被皇帝耐心的擦拭。她用的很乖,靠在他怀里像只精致的玩偶,时不时好奇的大量大祭司,浓密的睫像是小扇子,在苍白的面容上留下小片阴影,却只是对她微笑了一下,便别过头去,软白的面颊贴在皇帝的坚实的胸膛上。

    大祭司眉目无波,只是淡淡的看着皇帝和她,心中略带诧异。

    她被俘虏的时候,差些便要服药自尽,却被乾宁帝遥遥一箭锋利钉住手腕,斜插于地面,血流如注,全然动然不得。他于马上的神情冰冷漠然,只是命人把她带下去医治。

    若非后来她被离间之后,才知自己的价值有几何,不然以当日的情形,却根本不知自己那一手医术,可以救活他心爱的女人。

    她也无法想象,那个男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经过一番诊断,大祭司道:“您的妻子虽身体羸弱,却已到了能够接受圣术的时候。”

    郁暖粘在他怀里昏昏欲睡,没有更多的反应,皇帝的声音威严低沉,问道:“何时能医治?”

    大祭司抬头,眼中有一些妖异的野性,慢慢笑了笑道:“如您喜欢,明日便成。”

    她又说:“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皇帝微颔首,示意她说。

    大祭司偏头道:“听说,中原的棋术很有趣,您能教我吗?这是我唯一的条件。”她卷翘的眼睫下仿佛有小勾子,虽则长得不算多美,却意在气质。

    皇后却在昏沉中发声,软软拒绝道:“不能。”

    大祭司却定定看着皇帝,勾唇不言。

    陛下没开口,原本快睡着的皇后却仿佛很快便有了精神,带着歉意柔柔道:“很抱歉啊,陛下只会下五子棋,可能教不了你。”

    大祭司:“……”

    皇帝笑了笑,顺着郁皇后纤细的脊背,慢悠悠道:“朕的确不会,大祭司若想学,朕可请国手教你。”

    大祭司是个骄傲的女人,尽管野性难驯,却不想再说更多,于是淡淡应了。

    她想,皇帝有这样的态度,也是因为把她看得很准。

    她很惜福惜命,没有郁皇后这样的好命,从小为家人丢弃,遇到上一代祭祀,抓到一切机会往上爬,即便付出身体,付出灵魂,也在所不惜。

    她的善心和忠诚都不多,有的只有活下去的无限动力。所以,她不但不会在皇后的事上不尽心,反而要不惜一切代价,让这位郁皇后长命百岁。

    而对于她这样的女人而言,谈甚么情爱和欲望,都比不过好好活着重要。

    等大祭司走了,郁暖才掐了一下陛下的手臂,用力捏着坚硬的皮肉,翻转了大半圈。

    他亲亲郁暖的下巴,低沉逗她道:“只会下五子棋,唔……不是阿暖么?嗯?”说着以修长的手指搔搔她细嫩的下巴,惹得郁暖扭着脖子哼哼。

    皇帝却并没有恼怒的意思。

    郁暖有点理亏。

    这话和说人家是文盲差不多,一国之君竟只会下五子棋,岂不笑掉旁人大牙?

    而且,其实只会下五子棋的是她自己鸭……

    可是陛下却没有反驳她,他真是个好人。

    郁暖想了想,抵开他的下巴,先发制人轻声幽怨道:“您跑到甚么地方,都能沾上狂蜂浪蝶,我早晚要被您气病了,气死我了哼。”

    没等他再说甚么,郁暖一下换了话头,心情转化极为飞速,羞涩粘着他道:“我们,成了几次亲来着?”

    皇帝看着她挑眉,冷静安抚道:“没几次。”

    郁暖推推他,暗示他继续说下去,眼里亮晶晶的。

    事实上,他们一共,也就成了两次亲(…)。

    而其实这些事体,她大可不在意的,对于郁暖而言亦算不得甚么抱憾终身的事体。

    只是,他们都知道,郁暖很快便要接受救治,而颚族祭祀救治的手段,叫她害怕也是情理之中。

    但这种事情,由女人说出来就不是很好,所以郁暖在暗示陛下。

    “陛下,您觉得有什么遗憾?”

    “无。”

    “嗯……您没有觉得,有什么没完成的事体么?”

    “巩固繁荣,侵略远洋。”

    郁暖觉得头都要裂了,一抬头却见他如寒星的眼眸隐隐含笑,便知自己被耍了。

    她从他怀里慢吞吞爬出来,背过身去,却听他在自己耳畔酥麻低沉道:“那么,郁姑娘,愿不愿意嫁给朕?”

    郁暖顿了顿,不理睬他,却忍不住听见自己的声音道:“那我勉为其难答应你了。”

    第一次成亲,面和心不和,她对他只有恐惧和抵触,只想着偏安一隅,安心等死。

    第二次成亲,她离开了他,从此不知所踪。他独自一人看着烛泪流干,夜半无言至天明。

    第三次成亲,他们却并没有请人,也没有繁重的礼仪和饰品,也不曾昭告天下。天地寂静昏暗,只有他们二人相守相伴,便很好了。

    她穿着红色的嫁衣,被皇帝牵着手,走到了空寂无人的月下。

    明朗的月色洒在她苍白的面容上,郁暖对他弯弯眉眼,笑得像个小仙子。这是她最本来的模样,柔和绵软,却也带着些许的棱角和俏皮。

    他们寂静无声的对拜,抬起头时,郁暖的眼里有些泪水,凝而未坠。

    皇帝知晓她身子羸弱,把她打横抱起,郁暖却轻声告诉他:“陛下,其实在您出征归来那日,我便仿佛甚么都想起来了。”

    他微微一笑:“朕知晓。”

    郁暖睁大眼睛,柔声道:“您……知道么?我没有告诉您啊。”

    皇帝并没有说话。

    郁暖不明白他说的是甚么。

    他们一步步走回寝宫,却因着皇帝的吩咐,就连回廊处都无人,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余他们二人而已。

    郁暖道:“可是,我也不晓得,我为什么会突然记起这些。这也太玄了些,我自己都弄不懂。”

    她觉得,自己虽脱离了剧情的掌控,却仍旧像是没有逃脱摆布。

    可这或许,只是错觉罢?

    郁暖想了想,认同了这只是错觉的想法,毕竟剧情都走完了,她也没有被摆布的价值了。她的身上,也并没有更珍贵的东西了。

    她伸出手,轻轻触碰了男人夜色中的面颊。

    虽只能看见一点轮廓,却能感觉出,那是挺拔而优雅的,很少有男人能这样俊美,恰恰好好符合她的心意,勾得她心底痒痒。

    其实,第一次见面时,她便有些渴望的。只是那种感觉很隐秘,郁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从何而来。

    皇帝弧度优美的下颌,在月色下有些神秘莫测,而男人似笑的唇角,却让郁暖有些茫然起来。

    她很认真的解释道:“那日,有个声音,像是从远方的天际传来似的,他告诉我一切都结束了,又带我看了很多很多个类似的世界。”

    “我祈求那位仙人,让他使我留在这里,他很快便答应了。只是告诉我,不能叫我再妨碍您,有些事物,我亦不能再留着。”

    但……

    若那个声音,真的是个仙人,真的是甚么高人大能,为何算不出,她会被米琪娅公主救下呢?

    毕竟她被放下的时机,实在太巧妙了些,而她的喉咙甚至莫名痊愈到能说话的程度,只是伤痕却还是崭新的。

    她相信,这和陛下没有关系罢,因为他找了自己那么久……

    他沉默着,不曾再说话。

    皇帝将她放在龙床上,任由郁暖的长发铺散开来,俯视着她,慢慢道:“今夜好生歇息,要乖一些,不要让夫君担忧,好么?”

    他微凉修长的手指,慢慢为她笼住耳边的发丝,动作慢条斯理,温柔至极,却并没有再就原先的话题探讨下去的意思。

    而郁暖亦没有更多求知的欲望。

    若是陛下不说,她便也并不想问了,无所谓的罢。

    三日后,郁暖脱去了身上最后一件衣裳,被他抓着手腕细细亲吻,男人只是温柔的告知她:“你不会有事。”

    这本只是安慰她的话,但被他说出来,却像是在肯定一样事实。

    身后的大祭司面色复杂,看着郁暖露在外头优美脆弱的肩胛,咬着下唇道:“皇帝陛下,请您出去罢。”

    郁暖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日月转移挪腾,她在昏迷中仿佛看见一个人,这时周围是片死寂的枯海,放眼望去,仿佛看不见人烟和大陆,似乎连更远处的天际和瀚海都粘合在一起,还不曾分离。

    男人站在遥远的山巅,手持一柄长剑,慢悠悠刺中了自己的肋下。很快,泛金的鲜血晕染在朴素的长袍上,烈烈晚风使衣袂飘浮。

    他从身上,取下一截骨头。

    再醒来时,她只觉胸口剧痛难忍,但这样的痛苦的感觉,却很清晰的传递进脑中。她知道,那只是皮肉的苦楚而已,并不至于危及性命。

    郁暖没有起身的力道,几乎头昏眼花,却有一人在光影中握住她的手腕,清冷的雪松香传来,安抚了她脆弱纤敏的神经,男人对她低沉道:“不要动。”

    郁暖感受到了血肉崩裂的疼痛,她的面色苍白得恍若透明,却笑得很烂漫:“臣妾觉得,仿佛有一块骨头,从身体里被取出来了,好疼呐。”

    说到最后,却仿佛在喃喃呓语。

    他的神色晦暗不明,却在她的额头轻吻,温柔道:“所有的疼痛,都是值得的。”

    “而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郁暖也笑起来,有些困倦的揉揉眼睛,与他十指相扣道:“当然啦,我们最是天生一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