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终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90章 终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我是大反派[快穿]幼崽护养协会不死佣兵     郁暖终于还是跟着陛下回了宫里, 但这次她是心甘情愿的。

    既已许了诺,那她便信陛下。若是梦里那样的结局,便无可怨怼。

    那是她自己求来的因果, 她情愿受之。

    而人的一生有太多突然和茫然的事情, 却总是……要选择坚定的相信一次。

    阿花妹妹终于和同胞哥哥相逢了。

    奶娃娃滴溜溜看着哥哥,窝在母亲怀里伸出小胖手要抓。

    哥哥学得聪明些,被抱着教着,很快便叫了声“妹妹”,阿花公主嘟着粉嫩嫩的小嘴,不肯说话,郁暖不得不拎着围兜兜给她擦擦口水, 妹妹又睁大眼睛嘟嘴。

    郁暖觉得这不可以,于是抱着妹妹离得近了些。

    哥哥又很认真的脆脆叫道:“母后!娘亲!”

    郁暖忍不住微笑起来, 面色苍白柔弱,却对陛下炸了眨眼。

    正当她惊讶于哥哥的聪慧, 阿狗却伸出胖嘟嘟的手臂,捏着妹妹晃荡的手指抓进嘴里吃,哈喇子流了一围兜。

    郁暖:“…………”

    郁暖要阻止, 却被陛下握住了手。他们这个月份才将将长出奶牙来,痒痒是正常的,也没多大力道,故而硬扯反而容易叫婴儿误解。

    于是哥哥睁大眼睛, 吃着妹妹的手手, 奶牙一点点磨着, 咬合的力道很小,但阿花妹妹的小手嫩得像豆腐,被哥哥一磨就有点疼,一抽抽呜呜的哭起来,包子脸皱巴巴的委屈极了,嘴里一声声含糊念叨着凉亲。

    郁暖瞪了皇帝一眼,把妹妹的手给拔i出擦擦,又抱回怀里哄。

    妹妹这会儿不肯亲近哥哥了,趴在娘亲的怀里团着一抽一抽,不想郁暖又把她交给父皇抱着,自个儿倒是俯身把哥哥抱在怀里掂量。

    哥哥比妹妹要重些许,出生时也康健壮实些,在母亲怀里一点儿也不生分,捏着郁暖的头发就要往嘴里塞。郁暖怕他真儿个吃进去,连忙要拽出来,他琥珀色的眼珠子盯着母亲,无辜软软的叫郁暖心头都陷下去。

    她一连亲了哥哥好几口,嘴里又念叨着娘亲的乖宝宝,还埋头吸哥哥的奶香味,又连着亲几口,把哥哥吸得一愣一愣的。

    那头阿花妹妹却不开心,扁了下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肉乎乎的小拳头抵着父皇,不肯和爹爹亲近。

    尽管郁暖时常逗弄,但阿花妹妹的性子比起哥哥来,颇有些娇怯,更何况她爹爹威严甚重,使孩子亲近不起来。

    郁暖只得把孩子换回去,又握着阿花妹妹乱动的手腕,教她叫父皇。

    阿花妹妹含着一包泪,蹬蹬小短腿,鼻头红红的:“户王……扑、扑皇!”

    陛下笑了笑,竟有些隐约的慈和,这是他看哥哥的时候所不明显的。

    郁暖有些微讶,但却并不曾说甚么,只是又把儿子抱到了自己怀里。

    她回了宫,自然要去见太后,现下她才晓得,姜太后竟已然病重,甚至连起身都不容易,而因着身子有碍,故而不敢使人抱了公主太子予她瞧,只怕过了病气给孩子。

    郁暖才从周来运家的那头听闻,太后是给她的侄女气病的,甚至大发雷霆打发了身边那位常年侍奉的严嬷嬷。

    究竟何事,周来运家的不欲详述,只评论一句“欲壑难填,终无善果”。

    郁暖知道,太后的外甥女姜瞳姑娘,一直是原著里太后斗秦氏的一项原因,因为她认为秦氏女无德,不堪侍候御前。

    而她的外甥女姜瞳,是太后最爱的幺弟所养的遗腹子,故而疼得跟眼珠子似的,甚么好的都紧着。

    但现在,怎么又被姜瞳气病了,甚至还严厉处置了自己身边忠心侍候的嬷嬷?

    郁暖弄不清,但也知道肯定是些糟心事,故而懒得问清爽。

    陛下不允许她见太后,因着太后得了寒热症,虽他自己每日去问安,但郁暖身子弱些,故而得避开。于是郁暖想了想,便认真抄了一卷佛经,使丫鬟送去太后的慈寿宫。

    姜太后缠绵病态数月,甚至感染了风寒,轮谁瞧着都命不久矣。

    侍候的宫婢小心给她擦身,又轻声禀报道:“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那头,命婢子送来了一卷佛经。”

    太后微微抬起头,原本合上的眼睑也睁开些许,沙哑道:“拿来……哀家看看。”

    澄纸上是纤瘦婉洁的字体,干净而整齐的排列着,像是过往很多个夜晚一样,她会在灯下翻看郁氏呈上的佛经,仔细瞧她笔触的变化。

    姜太后注意到,她的一撇一捺更为利落无拘束,整体舒朗而大方,那是没有沾染上分毫戾气和俗性的开阔。

    姜氏轻轻笑了起来,眼角有一点晶莹的痕迹,沙哑感叹道:“回来了,回来就好。这孩子,这些日子跑哪儿去了。”

    “陛下有了她,哀家便放心了。”

    其实,郁暖的心疾,现下也不曾到达病入膏肓的程度,但的的确确是一日譬如一日弱些,原本或许还事体不大,但生完孩子症状便愈发强烈。

    偶尔半夜时分,也能疼得惊醒过来,揪着被角,额头尽是冷汗。

    那时陛下便也会醒来,把她抱在怀里,喂她用药,哄着她吃两口蜜饯,低沉的叫她乖囡。

    那药一开始她吃了,反应还挺大,可却能轻松好几日,只后头反应便没有那么明显,可收效亦甚微末。

    郁暖知道,自己想要活着,靠那些药还不成。

    她有些叹息起来,捏捏陛下高挺的鼻梁,软和温柔道:“陛下,您说,还有甚么法子不成?”

    郁暖纤细的手指抵在他的唇角,向上拉一拉,偏头道:“您笑一笑嘛。”

    于是他笑了笑,眼底是疲惫与沉冷,却仍是低柔道:“睡罢,阿暖。”

    男人修长微凉的指尖,慢慢摸索着她纤细的脖颈。

    他的手很大,比她的大了一整圈,骨节分明好看,却也极有劲道,似乎捏着她脆弱的脖子,一把便能拧断,可触摸的姿态却是温柔小心的。

    郁暖脖颈上的伤痕,已经痊愈到几乎瞧不见了,而嗓音也恢复了大半,只是当初自刎给她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却不会彻底消除。

    这使得她说话的声音,清丽婉转中,带了一丝很淡的喑哑,像是琵琶扫弦时掺杂的四弦调,让她的嗓音听起来更像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成年女性,而不是当初那个怀着身孕,终日惶惶不安的少女。

    而随着那日他们一起起誓,郁暖每一日,都会记起一些朦胧的事情。

    她不明白,这和当日的誓言有什么关系,但却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开始被慢慢填充起来。

    那样的感觉,仿佛是过了许多年,再走到一片荒芜而老旧的地方,却发现那片残垣断壁之上,记叙一切的袅袅壁画还是那样秾艳而动人心弦。

    她在昏暗的帐子里,难得轻声问道:“我被发现时,已是乾宁十九年,但失踪了两年……却怀着身孕。除了双胎的原因,您难得不奇怪不恼怒,为何我……”

    听兄长说,她脖子上的伤疤也很奇怪。

    郁暖团在他怀里,被他伺候得昏昏欲睡,却听他沉缓微笑道:“朕只会庆幸,你完好无损回到朕身边,仅此而已。”

    虽然他的回答,似乎绕过了一些关键的话题,但却仍令她有些动容心颤。

    她忽然想要告诉皇帝一个秘密,那是她拥有的最大秘密了。

    因为之前对他许诺的永不欺瞒,她想要努力做到。可她不晓得这件事,对于陛下而言会有怎样的冲击。

    郁暖凑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很简短的话。

    皇帝听完,只是把她揽在怀里,嗯了一声,漫不经心抚着娇妻纤细的背脊,平和低沉道:“朕很欣慰,你主动告知朕这些。”

    郁暖睁大眼睛,粘在他怀里,轻声道:“您不震惊吗,这样的事情,寻常人难以接受。”

    他领口有冰寒的冷香,而男人的嗓音也很平缓低沉:“并不如何。”

    皇帝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软白的面颊,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你所以为的事实,未必是真,但是阿暖,你不需要知晓这许多。”

    “只要安心在朕身边,便够了。”

    郁暖很奇怪,为何他是这样的态度。

    她告诉了陛下《为皇》的事体,若是寻常人,即便不震惊,也会稍稍问询一些细节对比,或是大致的走向。

    可是他……却并不如何惊讶,甚至不好奇。

    其实郁暖也不是个爱好奇的人,即便是这本书里,也有一些秘密是她所不知道的。

    但陛下把她保护的很好,再腌臜的东西她也接触不到,身边所有的人和事都单纯舒朗,而她自己对于那些,也毫无好奇窥探之心。

    或许将来某一天,她的孩子们会知道那些秘密,再兴冲冲跑来问询她,粘着她希望与她分享。

    而郁暖只会告诉他们——母后年纪大了,不想知道那么多,还是算了罢。

    这是她一直秉承的态度。

    她会把大多数事情,都轻轻放下,而掌心永远只捧着有限的人和事,日子过得简单而悠闲,既不漠然也不热络。

    而或许她窥不见所有,但又有什么要紧?

    因为所有人都只活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可整片空宙却茫茫无边际。

    故而只要过得随意舒坦,就是很好的一生了。

    ……

    这些日子来,陛下的政务繁忙驳杂,每日歇息的时间都不会很长,这让郁暖多少有些寂寥。

    但她也明白,戚皇就是戚皇,会钟爱一个女人,却不会因女人而荒废天下。

    他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在她身边。

    于是陛下便为郁暖举办了一场宫宴,让她不用那么寂寞。

    这是郁皇后坐上后位以后,头一次出现,来的贵妇人亦有很多,从殿中绵延至宫苑里,少有数百人。

    郁暖坐在上首,俯瞰着每个人的姿态,皆带着恭敬的笑意,亦或是不屑却维持着表面的仪态,而每个人都像是戴了一层面具,令她毫无胃口。

    她远远的看到了原静,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但那个女人却有些淡淡的对她微笑,像是对着一个熟悉的老友,又像是陌生人。

    她想起,因为自己的失踪,兄长一直不肯与原静成婚,叫她空等了好多年。

    郁成朗说,不找到妹妹,他无脸面成家立业。原静和兄长的昏礼,她亦并没有去,因为那儿太过吵闹,陛下怕她心口受不住。

    郁暖顿了顿,也对原静微笑起来,却有些无话可说。

    时移世易,很多感情深埋在心底,却被一重重隔阂压过,但会在未来的某一日,相见时又滋生感慨,热泪盈眶。

    人类便是这样复杂而矫情。

    传闻中,郁氏体弱多病,看来确确实实是真的。

    这位宠冠后宫的长安第一美人,面容羸弱苍白,只一张脸却精致有韵味,一颦一笑皆有叫人学不去的软和和大方。

    只是她看上去病恹恹的,对于任何话题都不太有兴趣。

    很快,郁皇后的长裙逶迤在明镜样的地上,一步一步袅娜离去了。

    她背影却像是个怀春的少女,长发高高绾起,簪以玉钗步摇,随着她快速的走动而细微的摇动。

    趁着外头天气稍暖,郁暖拒绝了轿撵,自己走回了紫宸宫。

    她忽然迫切的想见他,似乎每有感触,都是又一场热恋的起始。

    虽然身为皇后,但郁暖从来没有自己的寝宫,陛下就连修葺一类的借口也没有找,只是每日与皇后同吃同住。

    甚至在内侍候的宫人,还会看见陛下抱着纤瘦娇小的皇后,在花园晒太阳,而年少的皇后则在皇帝的耳边叽叽喳喳说了一通话,陛下打横抱着她,时不时从容亲吻她的面颊,表示自己一直在听她讲话。

    然后皇后便生气掐他一下,搂住他的脖颈摇一摇撒娇,让他给个评价呗。

    陛下便低笑起来,堵住了她说话时的软绵嗓音。

    不管旁人是否觉得,这样的日子没羞没臊的,作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她又是否有尊贵的姿态,但郁暖却很喜欢。

    很喜欢,并永远怀念。

    她提着裙摆,进了御书房,隔着外间便听到他们在里头议事的声音。

    由于皇帝的命令,那些太监和宫人从来不敢拦她分毫,只是郁暖很懂事,从来不会听壁脚。

    “陛下——臣以为,待平喀舍尔之后,应当借此东风,休养生息,再转而打压西南。至于颚族,去长安甚远,想要一举打压非是无法,却不若先前的方案稳定。”

    “陛下,臣附议。”

    顿了顿,郁暖听见他的声音缓慢优雅道:“郁成朗,你认为呢?”

    郁暖听见兄长的声音响起:“虽则冒险,并非不成。且颚人近些年太过猖狂,虽远长安,却是个心腹大患,即便不能一举歼灭,却也必煞煞他们士气。臣听闻距颚人最近的岑阴县不堪受扰,为蛮夷烧杀抢掠无数……”

    接着这些人便争辩起来。

    于是很快,皇帝便把争论的最欢,并且固执认为颚族不能动的几位都请了出去,并平淡却不容置疑的告诉他们,没有选择,只能商议对策。

    郁暖本想要转身离,却顿了顿,轻轻叹了气。

    她的戚皇陛下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除了陪她的时候,大多时间都在议事。

    现下恰逢武威大将军率兵攻打喀舍尔草原,前线捷报连连,她听不懂那么多军政之事,却也知晓一路进展的较为顺利。郁暖对于原著的军事线记忆很模糊,但她也记得,仿佛不该是这么早的。

    内忧外患之下,要平喀舍尔却不理西南,并不是多么明智的决定,因为西南与喀舍尔版图相接,一旦处理不好,便会有大碍。而喀舍尔和极被颚族有盟约,非友非敌,互相心照不宣掣肘中原。

    而原著中,戚皇攻陷喀舍尔,至少比现在晚了七八年。

    郁暖踏着绵软的长毯,看见那些人出来。为首的几个老官员皆一愣,立即要跪下行礼,她只是摇摇头,作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快些离开。

    很快,书房内又有郁成朗说话的声音:“陛下,阿暖的病,难道只有颚人供奉的巫族大祭祀能救?听闻他们诊治的法子很是血腥,每代只传一人,她未必受得起……况西南王虽与咱们达成同盟,但以臣之见,仍是不能轻信。”

    皇帝似乎微笑了一下,缓缓道:“朕不做无把握之事。”更多的却没有再解释。

    郁成朗道:“是臣愚钝狭隘了。”

    不说外公是否收了那份心,但西南王所求,不过是不愿被朝廷压榨憋屈的死去,但若将来的皇朝的继承人也拥有西南血脉,或许尚有转机。

    因为郁成朗很明白,西南王爱护自己的子民,若非万不得已,定不会枉然一战,他没有后嗣,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西南。

    不论将来如何,至少燕宿云很爱惜自己的外孙女,他把所有的愧疚和疼惜,都倾注在了郁暖身上,故而这次的盟约十有**,并不会被毁去,而朝廷与西南达成共识,更多了休养生息的机会。

    在两三年前,陛下便一直在研究颚族,无论是生活习性,还有各方宗教礼仪,亦或是历史架构,陛下看的都是颚语籍,也不曾避讳任何人。

    所有人都以为,陛下是博闻广识,对颚语感兴趣,但事实上陛下是含着耐性和冷酷,一点点了解自己的敌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身为帝王的职责,不容许他劳民伤财,只为一个女人出兵攻颚,或是绕过为心腹大患的喀舍尔,先就极北颚族。

    这些想法,从未出现在乾宁帝的想法里。

    皇帝不仅有心爱的女人,还有无边无际的广袤疆土和无数子民。

    为皇者,固有天下,却亦须承担责任。

    为了得到一个平衡点,这些年来,乾宁帝从未有半日的歇息,即便郁暖失踪了,也没有放弃为她寻找真正康复的途径。

    金色的夕阳洒落在绒毯上,也点在郁暖鞋尖的明珠上,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她站在外头,眼睫微颤,却只是笑了笑,一步步很轻很慢的从书房外,又一次绕回了寝殿。

    郁暖没有走进去,只是坐在回廊的朱色矮墙上,慢慢看着天际的云卷云舒,还有那抹开阔的碧蓝。

    她是个有些爱哭的女人,但现在却不了。

    因为陛下为了她,正在负隅独行,为了她不眠不休。

    所以,她一定要坚强而乐观,要像他期望的那样,每日都很快活才是。

    她恍惚间似乎记起,自己从前似乎也见过他的颚语书籍,现在正摆放在紫宸宫的红木架上。她上回看见,便觉得眼熟。

    或许,陛下在很久以前,便开始为她考虑良多。

    久远到,在朦胧记忆中他们头一次成婚时,她便能看见一些隐约迹象。

    只是她亦从来,都把善恶和喜恶想的太简单,所有的事情都看见表象,嫌弃他无趣,认为他是故意吓唬她,认定了他是无情冷漠的男人,满心调侃旁观着。

    但却一直不愿意去看,那一层情深脉脉的内里。

    即便是戚皇,也会有爱人的心,虽然偏执可怖,但也竭尽全力呵护她,使她开心。

    郁暖慢慢笑了笑,对着远空闭上眼。

    幸好,还不算太晚。

    ……

    乾宁二十三年,郁暖的身体便已不太好了。

    她每日都要服许多药,而听闻这些都是以皇家收藏的古籍里的配方做成的,虽能治标,却无法治本。

    而经历了一年多的整治和梳理后,皇帝陛下会亲征极北颚族,这样的事瞒不了郁暖。

    她明白,当自己听到确切的消息时,便是他真正要出征的时候,也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谁。

    郁暖躺在病床上,摸了摸太子的脑袋,温柔的笑着问他:“我们哥哥今天学了甚么?”

    于是太子回答了她,只是说话的时候,却板着脸,像是不太开心的样子。

    陛下把他当作真正的储君教养,无论是学识还是武功,都从这样小便严厉要求,会说话会走路时,便要先于别的孩子学会跑,学会背书写字。

    太子没有享受过太轻松的日子,仿佛和戚寒时年幼时一模一样。

    于是太子像他父皇一般,说话简略扼要,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却那样像郁暖,使他看起来不太严肃,反而是认真更多些。

    此时他看着母后,难得有些一顿一顿,抑制住些许喉口微末的哽咽:“母后,今日学课时,先生教了儿臣曾母啮指痛心之典故。”

    “先生说,母子连心,母亲有了痛楚,即便隔得再远,儿子也能觉。”

    “您近几月一直躺在病榻上,您心口老是疼……儿子也心口疼得紧。”

    他到底还小,宫人口严,但太子聪慧,如何不觉郁暖的身体危在旦夕。

    但父皇说,男人可以有眼泪,却必须在他的女人瞧不见的地方。

    所以太子认为,自己不能在母后面前哭。

    郁暖捏捏他的面颊,唇色淡而苍白,却笑得很温柔,声音很轻缓,像是天边虚无缥缈的云絮:“傻孩子……”

    她却不知怎么安慰她的儿子。

    他还这样小。

    陛下出征那日,尚在清晨。

    整座长安城肃穆不已,家家户户得令闭门不出,而远方的天空渐渐艳阳高照,郁暖却躺在床上,因着重病沉沉的睡着。

    有人来到她身边,以至诚亲吻她的眼眉,他褪下手腕上的佛珠,一圈圈为她缠绕在纤细苍白的手腕上。

    仿佛有了此物,她便能在夫君不在时,得到一些庇佑。

    而当郁暖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却是外头沉沉的黄昏。

    她有些懊恼的皱着眉,终于很少有的捂着眼睛,泪水一点点从指缝流下,她的身影却安静而纤细,并且在仆从来之前,很快止住了眼泪。

    清泉带着阿花妹妹来了,只说阿花妹妹硬是要见母后,连她最爱的糕点也不肯吃,呜呜哭个不停。

    比起太子,阿花妹妹更像是郁暖一些,被娇纵得有些任性和天真,因着身体底子不好,时不时也要生病,最爱钻在母后的被子里,听母后念话本子。

    她的父皇最不喜这些三流书籍,却从不说她。

    阿花妹妹见了母亲,连忙颠颠的跑上来,拉着郁暖的手哽咽委屈道:“他们都不让我进来,怎么能这样!”

    郁暖叹气,柔声告诉她:“因为母后在歇息,旁人歇息的时候,我们阿花不能叨扰的。”

    阿花妹妹抽噎道:“可是父皇走了,阿花想父皇了……”

    “想父皇带阿花去花园看牡丹,想父皇教阿花画画。”

    “阿花已经会画小猫了,昨夜刚作好的,只想拿给父皇看……可是他不在了。”

    郁暖把她抱在怀里,有泪水垂在阿花红色的襦裙上,洇成了殷红,她却笑着说道:“父皇很快就能归来了呀。”

    阿花妹妹有些高兴,掰着手指数着日子,又偏头问道:“很快是两日吗?”在她看来,两日已经是很久很久了。

    郁暖笑了笑道:“不是两日,也不是三日。”

    “很快……是在母后的心里,他每天都很快回来了。”

    阿花若有所思,慢慢止住了泪水,郁暖却看着她漆黑的眼眸,眼尾微红。

    乾宁二十四年冬,极北大捷,乾宁帝班师回朝。

    郁暖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带着阿花妹妹赏花。她笑了起来,对阿花妹妹道:“很快,父皇就真的回来啦。”

    说着,郁暖也有些支持不住,唇角苍白而干涩,唯有清泉扶了她一把,才令她没有立时倒下。

    陛下回朝那日,下了一场大雨,郁暖硬生生从床上起身,没有听清泉的劝说,只说要去宫外迎接他,就像是姜太后,和所有臣子那样,可她却没有力道。

    即便在雨中,也是一场盛大的迎接,所有带品级的妇人和臣子,皆在皇城外跪候,久病缠绵于榻的皇后却未至。

    申时不到,外头钟声顿起,由远及近,敲打着所有人的心尖。他们也听见,皇帝的铁骑正越来越近,而胜利属于整片中原。大雨中所有人都以臣服的姿态,迎接凯旋而来的乾宁帝。

    可是陛下没有多少喜悦,眉宇间却有岁月带来的痕迹,那使他看起来更威严儒雅。皇帝留下武威大将军和几名忠臣设宴,而自己却很快飞驰如宫门。

    郁暖穿着很久以前,他赐予自己的红色襦裙,一步步从寝宫的回廊处往外走。

    她的力道很小,撑着一把油纸伞在雨中,走过冰冷的宫墙拐角,裙角在风雨中翻飞,污水沾湿了绣鞋。她觉得自己的心口很疼,但这却不及喜悦来的深浓,自肺腑深处滚烫着心火。

    终于,雨幕中远方出现了一道身影,颀长而身着玄色轻甲,带着未曾褪尽的血意,可随着一步步的走进,他的面容却变得沉稳而温柔,像是卸下了浓烈的戾气和深重的城府,留给她最软和的一面。

    油纸伞落在地上,伞柄的白玉缀染上淤泥,穗子被雨水淋湿逶顿。

    郁暖提着裙摆,扑进他的怀里,轻甲隔不住两颗跳动的心,而雨水混着泪水一同落下:“我……就知道……”

    “——您是,战无不胜的戚皇陛下。”

    他把郁暖打横抱起,在雨中抵住她的额头,雨水顺着高挺的鼻梁落下。

    春雨落在天地间,润泽万物,一片祥和朦胧中,男人低沉的嗓音只有她能听见。

    “因为暖宝儿,故而战无不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