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我是大反派[快穿]幼崽护养协会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郁暖还没上马车,后头便有小丫鬟快步抱来一个小巧的锦盒。

    周来运家的捧了盒子, 才微微笑道:“夫人, 您或许不记得了,但瑞安庄不是那么好入的, 更遑论是湖心小楼了。您带着锦盒里的物件,咱们自然能一路通行无阻。”

    郁暖慢慢打开了盒盖,里头躺着的是一枚盾形玉佩, 雕锋古朴大气,刻着铭文的一端浑厚雅重, 另一端却薄而润泽。

    她坐在马车上, 让周来运家的抱了阿花妹妹, 捏着玉佩静静思索。

    郁暖终于问道:“这块玉佩,是为何物……?”

    周来运家的笑着道:“陛下曾常将此玉佩于身侧, 但您头一回与陛下成亲时,便赐给您了。只是您当年不晓陛下身份, 故而从不屑佩戴此物, 甚至还把它埋在土里……”

    她说着, 端视郁暖的面容。

    郁暖面容还是苍白又漂亮的, 玉佩被她捏在指间, 在光晕下衬得纤指如玉。

    她声音很轻软, 柔声道:“这样啊……”可是眸光却有些恍惚而涣散。

    捏过玉佩的时候,她仿佛想起了一些事情。

    但都是很简略的片段, 甚至没有出现任何人的面孔。

    大脑混乱中, 千丝万缕的红线结成喜房的样子, 嵌着大块宝石的匕首掉落在地上,鲜血滴答落下,也绽在她心头。

    她被人抱在怀里,下颌苍白而柔弱,因哭泣而皱起,而那人似乎漫不经心的低笑着,冷眼逗弄她,使她愈发崩溃的流泪,却以至柔亲吻她。

    接着又是新婚的清晨,她看见桌案上的玉佩,静静安放着,心中是难以置信的愕然。

    仿佛它不该出现在那里。

    画面消散,露出更深的昏黄,她撕开信封上的火漆,捏出信中附的玉佩,心中早已麻木不觉惊。

    纤手端着酒樽,将酒液一饮而尽,琥珀色的美酒顺着完好优美的天鹅颈蜿蜒而下,落入素色领口里,她慢慢擦拭着唇角,对着铜镜梳妆,眉宇间韵味忧愁,却仿佛要与甚么人幽会。

    周来运家的有些被她吓到了,只是轻声道:“夫人……”

    她怀中的阿花妹妹奶声奶气:“娘……”

    郁暖笑了笑,只道:“无事,我只是觉得,这枚玉佩很好看。”

    原著中,这枚玉佩是瑞安庄的令钥,凭着它不仅仅能畅通无阻,即便一把火将这座名满天下,且权贵皆艳羡攀附的庄子烧了,也无人敢置喙。

    有谁能想到,瑞安庄的主人,或许在很多年前就换了。

    她有些想吐槽陛下。

    做好事不留名算什么?

    如果她是男人,送女人东西时,一定写的明明白白,让她感激涕零臣服在帝王衮服之下。

    “呵!整座瑞安庄都是你的!喜不喜欢,嗯?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然后邪魅一笑。

    脑补一下又觉得很尴尬。

    她从没见陛下那样笑过,说这种话就更不可能了。嗯……或许下次能逼他在床笫间说?还是算了……

    郁暖拿着玉佩,慢慢道:“来福。”

    周来运家的:“……??”来福哪位?

    郁暖道:“我要把瑞安庄烧了,是不是很有趣?”她偏过头,柔顺的发丝垂落,杏眼干净而纯真。

    周来运家的颇为无言:“这…………”

    她露出很有耐心的微笑:“您欢喜就好。”

    郁暖百无聊赖,柔柔委屈道:“算了,你的反应一点都没意思。”

    她烂漫的没有一点恶意,真的只是随口乱讲,周来运家的只能无奈一瞬。

    周来运家的发现一件事。

    从前罢,即便心里再有古怪的想头,姑娘嘴上从来不肯承认,她夫君看破她无厘头,但也自来不说甚么,只任由她把自个儿憋的优雅端庄。

    而越是憋着,他们夫妻相处时,便越叫外人瞧着暧昧奇怪。

    仿佛一直隔着层纱,从没被捅破。

    想来,陛下应该喜欢……姑娘从前清冷端庄的样子罢?

    于是好心的仆从,便认真提醒自家姑娘:“姑娘,奴婢听闻,陛下更欣赏端庄少言的女子,自然您这样也好,但咱们得稍稍收敛些……”

    这样的话尚且轮不到一个奴婢来说,但周来运家的话痨的毛病又犯了。她的主上一直都是陛下没错,但就连陛下都为着姑娘后头老妈子似的操心,她多舌几句也是本能。

    郁暖皱眉,道:“真的吗?”

    周来运家的严肃道:“奴婢诚不欺您。”

    郁暖托腮,慢悠悠和软道:“哦……我更欢喜开朗爱笑的男人,到时你替我同他说说,叫他改正,不成那般我再不喜欢他,立即和离改嫁可好?”

    周来运家的:“…………”

    哎哟喂小祖宗这话不敢说阿弥陀佛!

    她觉得,自己主子自从归来,恍若被下了降头。

    虽说罢,实则大体上不过分,礼仪各项皆行云流水的标准,但现下就……说话时温和软绵得紧,听得人心都要酥了,只与从前的忧愁清冷不同,藏了点小棱角,对着陛下也很少胆怯娇弱,反倒像只爬在老虎头上捋胡须的小猫。

    一路通行到了京郊的瑞安庄,她甚至不曾出面多言甚么,凭着那块玉佩一下马车,便有管事的来接待她。

    那管事的见了郁暖,便恭敬得很,给她引路还笑着道:“娘娘上趟来,已是两年多前了,小心台阶……您这今儿个可是兴起,可是想去小院里抄佛经呐?”

    郁暖隔着岸边,看见了对面的小院,在小楼林立的瑞安庄里,这座小院显眼,却独得了一份宁静与悠然,院前种着些素雅的花草,轩窗半开着,隐隐能见里头的布置。

    鸟雀叽喳的在枝头,小湖泊的溪水潺潺而流,郁暖却微笑道:“我想去湖心小楼。”

    郁暖没有收回目光,只是道:“那座小院倒是别致。”

    她想多听听那些事。

    周来运家的道:“从前您时常去那头,给太后抄经文。”

    郁暖点头。

    管事的没有再多话,但他知道的更多些。

    从前皇后未嫁时来抄经文,陛下偶尔会在斜对面的小楼里饮茶下棋,两人遥遥相隔,却从不曾说过话。

    一开始也无人认为和皇后有关,但后头有个侍从进去整理打扫时,却发现陛下时常在的地方,恰恰好对着郁姑娘抄经文的那扇窗。

    这事儿在那时说了,实则也无人相信,皇帝和一个未嫁的少女能有甚么瓜葛?

    后头郁姑娘嫁人了,那便更无人在意这件事。

    然而,许久之后,郁姑娘的丈夫死于意外,她进了庵堂潜心修佛近两年。可当所有人都淡忘了她,她亦再不曾来过瑞安庄,陛下却不容置疑地将她立为皇后。

    瑞安庄里的老仆们,便顺其自然想起当年陛下爱临窗饮茶下棋的事,便多了几分了然。

    只不知,既他这般心悦郁姑娘,如何能容她嫁给旁人?

    于是有些年轻些的侍婢,便觉里头一定有一段恩怨痴缠和暧昧纠葛。

    甚至或许陛下用了权利,才把那位柔弱的郁姑娘强娶进宫里……也不晓得郁姑娘又是如何想皇帝的。

    对于年轻帝王的情爱之事,她们私下里总是隐秘的肖想着。

    这郁姑娘身为再嫁妇人,二嫁却比头婚强许多,一跃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当时长安城中议论纷纷,女人们既羡慕又酸涩得紧,不就是长得美,身娇体弱会捧心么?

    那副爱装的样,背地里不知多少恶毒心机,也只男人们一叶障目,把她奉若神女。

    就连之前看似毫无干系,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都对郁氏动了情。

    可一报还一报,这样不安分的女人,早晚要吃亏。

    可是这位娘娘并未不安分,反倒沉寂下来,连拜的帖子和信件,一样都不回,竟低调得有些过分。

    有人说是姜太后不喜她,有人说她病得快要死了。更有人说,她是羞耻于自己二嫁的身份,故而不敢见人。

    人人都说她红颜薄命,起的名字这样暖和厚重,到底抵不过八字弱,风一吹便能倒下,能成甚个事体?

    为了这些流言蜚语,郁皇后的生母南华郡主没少怼人。

    长安城罗御史家风刻板沉肃,无论是媳妇还是女儿都不容许二嫁,若否便是有辱门风,是要一根白绫吊死的。

    而若非是陛下禁立贞洁牌坊,或许罗家家门前的贞节牌坊都有几十重,但因此也名声端正,俨然是严于律己的模样。

    一场桃花宴上,罗夫人站在制高点,说西南人天生无德,淫i乱不思礼教,娶之祸及全家几代。

    话说的悠悠然高高在上,似乎只是在评价什么低等的牲畜。

    她不敢说皇后,便挑拣起西南人的过错,只说民风开放茹毛饮血的蛮夷,实不配有中原人的身份,带着西南血脉的女人,或许也得靠边择娶,竟也引来一些附和。

    瞧不起西南这种偏远地方的民风,是很早就有的,况且权贵人家哪能没有轧过苗头,陛下要动西南是迟早的事体,可西南还是皇后外家,故而娶她,说不得还是为了安抚西南王。

    南华郡主于席间却冷笑一声:“那就让你见识见识,甚个叫民风彪悍,茹毛饮血!”

    说罢,也不知她这纤弱的身板怎么做到的,忽然单手便掀翻了整张桌案,杯盏酒菜哗啦啦缀地,凌乱得一塌糊涂。

    在一群贵妇慌乱的惊呼中,南华郡主拔了金簪便抵住罗夫人的脖子,冷冷道:“少在这儿指桑骂槐恶心人!你再说一句西南的不是,我燕明珠便是个蛮夷,不懂规矩,今日便带你一起去西天请佛祖圣断!你敢说——我敢做!”

    离得近的贵妇人,甚至能看见一向华贵端方的南华郡主眼中的冷漠狠厉,全然不像是她从前悠闲优雅,侃侃而谈的模样,倒像足了一头舔舐鲜血的孤狼,更不像是个女人家。

    仿佛这样带着煞气杀意的眼神,才是南华郡主金装玉砌下,最最本真的模样。

    谁能想到有人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长安城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这么荒唐的女人!

    罗御史为了此事,甚至参了忠国公一本,指责他不修德,不会教妻。

    只无人敢提宫中那位久病的皇后。

    再是闹,也心照不宣的避开郁氏,那可是陛下心爱的女人。

    陛下只不咸不淡回了个“阅”。当日又赐了两位夫人各一本《楞严经》,并命他们抄写百遍。

    话这么多,想必是太无聊所致,多抄抄佛经便没空讲话了。

    而若非罗御史闹上御前,陛下甚至不会理会这样的事情,可见他作茧自缚了。

    罗御史深觉丢脸,反倒回去令他夫人再多抄两百遍,这样才能记在心里,又以藤条笞之,只说是叫她加深影响,笞她亦是爱护她,这般才能不走歪路。

    他天生要强刚正刻板,即便听陛下的指点,也要自己的妻子比忠国公府的女人更经心。

    于是罗夫人便倒霉了,听闻她被丈夫逼着抄经文,头昏脑胀发热倒下,嘴里还呼噜噜颠三倒四念着佛经内容,只怕念的不好,不诚心,没规矩,便要被罗御史拿着藤条笞打。

    然而过一段时间,长安城里的话头又变了。

    皆说南华郡主极有文人风骨,意气凛然,乃是女子之楷模。那指桑骂槐的罗夫人,却渐渐被人瞧不起。

    侮辱他人家乡,是缺德没有涵养的小人才会做的事体。

    无论是直言不讳,还是含沙射影,都令人不齿。

    大家都道:看来,罗御史也不怎么会教妻。

    一时间,就连罗家的女儿都要滞销,没定亲的少人问询,定了的倒罢了,只婆家多少也有些后悔,打定了注意等罗家姑娘进门,便要好生立规矩。

    罗夫人更是后悔不已,当初这话她就该憋在心里。

    她认为,若等皇后死透了,或是被陛下厌弃了,再说起来,风向自然会变!

    她怎么就沉不住气,还连累了女儿。

    就在长安城中的权贵都悄悄等待着,这位皇后何时薨逝,或是何时被陛下厌弃价值尽失的时候,郁皇后不声不响便在江南休养着,为陛下诞下了一对龙凤胎。

    一时间,就连原本不喜她的三朝老臣,都无话可说,只欣喜的两手战战,喜极含泪,差些昏厥过去。

    陛下回长安后,便册封了长子为太子,并大赦天下,从此本朝后继有人,臣心民心亦大定。

    郁氏的皇后之位,便坐得更牢。

    即便将来西南王被处置,亦动摇不了她分毫。

    在这个时代,女人有没有地位,一看娘家,二看夫家,三见肚子争不争气。

    她甚么都有了,除了太过体弱多病,仿佛是所有女人都极为羡慕的楷模,过去的一切不堪,在光环下也显得微不足道。

    更何况,皇后虽从不出面,但陛下时常以皇后的名义布施百姓,令她在老百姓中也多了几分贤德温厚的说法。

    郁暖也知道几分自己传闻中被树立的道德标兵形象,也不晓得自己能坐上这个位置,能坐稳这个位置,到底有多少波折,到底离开的几年里,她甚么也没参与。

    两人说着,郁暖便慢慢上了楼,虽是一身不合时宜的朴素衣裳,姿态却娴雅端庄,背影雍容而纤敏。

    然而另一名侍女小步上前,对管事的耳语一番,郁暖却听管事转头歉意道:“娘娘,实不相瞒,陛下现下已开始宴客,大约要到极晚,你不若在庄上歇上一夜,明日再说也好。”

    郁暖只想着南华郡主的病情,心态难免有些焦躁。

    她连日来也没歇息好,便有些疲倦,心口隐隐作疼,面色也苍白着,实在支撑不了更久。

    郁暖想了想,便轻声道:“罢了。”

    她说着却道:“你带我去见陛下,我只与他说一声便好。”

    郁暖还没来得及梳妆打扮,如今却是一副未嫁奴仆的模样,若非管事的从前侍候过,也不晓得她是谁,只这位娘娘如此坦然的模样,却叫人拿她没法子,又觉她实在大方不拘一格。

    管事的思索一下,才缓缓道:“若您只是想和陛下说一声,那奴才便安排您进去给陛下斟酒,这般说了话便出来,也不碍事。”

    郁暖点点头,其实她有些忐忑的。

    这事儿是她做的不够好。

    虽是出于夫妻感情和信任的问题,她才在江南躲了这么久,可是长安城里的事,却是她推脱不得的。

    尽管不记得许多,但南华郡主的病,还有郁成朗的婚事,极有可能是皆因她而起。

    不知无罪,但知晓了,她得有所担当。

    可是……她先头伤他的心不与他一道归来,现下巴巴儿的为家人赶回来,见不着他又这样任性瞎作,耽搁他宴请属下。

    这事体实是做的一团乱又没条理。

    她打定主意,说完话便走,绝不给陛下添麻烦,也不能让旁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皇后头一次出现在群臣视野中,竟是这幅模样,那得多给陛下丢人?

    郁暖把让周来运家的抱着阿花妹妹在隔壁,自己稍稍整理散乱的长发,便端了酒壶垂眸进去。

    里头丝竹声袅袅漂浮,舞姬着水袖翩翩起舞,绿腰如柳,肤白若凝脂,眸光百转千回欲语还休。

    只有男人们的地方,众人皆坦诚大方,而在郁暖的角度,有几个吃酒吃得满面通红,眼神含着酒色,都盯着舞女的纤腰和鼓囊囊前胸,和曼妙旋转的罗裙。

    她顿了顿,其实也不觉得有什么。

    歌舞表演而已,没什么好生气的。

    她慢慢走向首位,看着脚尖一点点莲步轻移,皇帝的背影宽阔,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点着桌案,竟没发现她来了。

    郁暖一点也不生气。

    于是她温和微笑着,把酒壶“砰”的往他案上一放。

    这声音不很响,但这个阶层的权贵却很少见到这么不稳重的婢女,而且还是对着皇帝陛下,这显然是脑子有问题。

    于是临近的几位大臣,都恭敬的往陛下那头小心看去。

    只等着陛下不说话,他们便能代皇帝呵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