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八十六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林珍的综穿人生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郁暖脖颈上尽是细密的汗水, 面颊晕红, 在凌乱的床铺上抱着他的脖颈, 眼眸润泽含着水汽,支起身子对他说:“陛下,您回了长安不准找野女人。”

    陛下:“…………”

    临别前夜, 本有意温存,郁暖一夜都没来得及说几句正经话, 现下一开口便非常搅兴。

    陛下冷静道:“嗯。”

    郁暖信他, 但其实碍于原著里的戚皇这么多后宫, 其实想想还是有点迷离的。

    其实本质上都是同一个人吧?没道理他就完全没有收后宫的心想。

    郁暖眯起眼,戳戳他的面颊, 两根手指戳出一对酒窝,偏偏他这般无甚表情, 看着她,便显得非常可怕。

    于是郁暖立即松了手, 抱着被子起身撇撇嘴道:“甚么姐妹花小公主美貌清冷小道姑忠心耿耿小女仆……您最好不要想, 不然我一辈子都不回去了。”

    陛下:“…………”

    他难得面色有些复杂, 摸摸她深棕的长发,把郁暖拉回怀里, 慢慢教育道:“你也该长大了。”

    郁暖一把拍开他的手,凑近盯着他的眼睛,眯起漂亮的杏眼道:“您是不是还喜欢大胸长腿的女人?或是野性难驯的?还是脸蛋清纯身材热辣的?”

    他闭眼面色平淡, 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

    郁暖才哼一声, 从他怀里滚出来, 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道:“臭男人,讨厌你。”说着又闭眼不理他。

    皇帝自然知道,郁暖并不是真的生气,她失了记忆后与从前并不全然相似,大多时候更不着调了,说话做事既软又温柔,礼仪各样都是闺秀中的标杆,也比原先还要惹人怜爱,只一颗心却跳脱得不成,全然不像是个正常女人。

    叽叽喳喳能吵得他头疼。

    有时明明像是在开玩笑,小姑娘的神情烂漫柔和得紧,看着他时却像是带了点考量认真,转眼又似天边的云絮,轻薄而捉摸不定,再抬眸时又是懒懒散散的软和模样,一身骨头都要酥掉了。

    于是他也并不多搭理郁暖,若要哄她,其实皇帝也并非没有耐性,但他都能想象哄了几句之后,郁暖可能又要抓着他问甚么。

    譬如这样:

    如果是美貌的小道姑,您喜欢甚样的?姐妹花呢?喜欢长腿的多些,还是细腰的多些,姊妹两个长得一样,一个明艳一个清纯是不是更好?你欢喜肤白的多些,还是小麦肤色的多些呢?您觉得若是没有我在,后宫要收满多少个才算圆满?如果您有嫔妃,她们偶尔闹起来会不会有一点点烦心?

    每个问题都像是在闲聊,语气软绵绵的带着散漫的笑意,话又特别多,但皇帝很清楚,每个问题都别有深意。

    一旦回答错,她能十天半个月不搭理他。

    上趟郁暖问他,自己有无变化,他没能夸在点上,也一日没被搭理。

    她就是剔手指也懒得与他说话,没有摆脸色,也没有闹腾,就是不说话而已。

    可见美丽的女人总有玲珑七窍心,即便这个小姑娘没有那么聪明,但考验她的男人时,仍能作天作地变化万千。

    娶个年少天真的妻子,便只有这点不好。

    她太鲜活了,年长的男人很难彻底理解她的喜好和小心思。

    就好比她爱的那些话本子,没有逻辑也毫不动人,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比破铜烂铁还不如,但小姑娘就是能看得眼泪水滴滴答答流,这大概也是话本唯一的价值了。

    成熟久经世事的男人,和涉世未深一派天真的小姑娘,有时总难以互相理解。

    郁暖也不搭理他了,她一个人蜷着闭眼睡觉,忽而想起他明日就要走,她怎么也困不起。

    她现下的心情很复杂,也觉得自己无理取闹罢,老公都要走了,她居然说话还这么无厘头。

    你怎么这么话痨又这么傻啊阿暖!

    她脑中乱糟糟的,但想了半天,却想起自己有事儿没做,于是腾一下起身扯着他,颠三倒四说道:“我、我要喝避子汤,您快叫人去准备,我都给忘了……”

    今晚只一回,郁暖便不肯了,也累得有点糊涂,但想起几月前生产的痛苦,也一点都不想再怀孕。

    况且她现在的身体,也不适宜孕育子嗣。

    他只是合着眸,温和道:“不必特谓用,你暂时不会有孕。”

    他说着便又不理她,像是睡着了。老东西装得可真像。

    郁暖自然信他的话,但心中的惊讶也止不住。

    她不知道是自己生活中的哪一个环节,决定了自己不会怀孕,但细细想来,还是有些骇人的。

    郁暖出了冷汗,却也不晓得在害怕甚么。

    事实上她喜欢上他开始,难道没这样的成算吗,若说她不晓得戚皇是怎样可怕的男人,怎么也说不过去,这理由听上去就很傻。

    于是郁暖想通了,便不肯细思,只抛在脑后,自己蜷成一小团睡着了。

    当晚,她仍是做了一个梦。似乎和以前梦见的没什么不同,仍叫她揪心昏沉,醒来却忘得一干二净。

    身边冰冷而空荡,他亦不在身边了。

    问了周来运家的,郁暖方知他在今日寅时便已离开山庄。余姚山上虽有守军驻扎,却非是整个军队的本营,而他是个向来极端守时刻板的男人。

    她坐在床边,有些发怔,长发披散在床铺间,衬得面色更是苍白。

    郁暖本想着,早起还要问他一些事,可现在这样的事体却变得无限小,全然占领不住丁点心地儿。

    她一下坐起来,对周来运家的轻声道:“他现下到了哪里?”

    周来运家的道:“这个时候,您再梳洗也赶不上了,不若用了早膳再歇息一会子,等晌午的时候……”

    郁暖却道:“我......只远远的瞧一眼。”

    周来运家的明白过来,于是点头,给她很简略的梳了妆,便带着郁暖去了山顶的无像寺,那儿有一处高塔,虽不能俯瞰丰都,却能隐约见到城门。

    或许缘分足够,她的姑娘还能瞧见队伍的末尾。

    郁暖没什么难过的,但只是有些惆怅。

    她提着素色的裙摆上塔顶时,恰好又开始落绵绵细雨,郁暖只得撑着伞在塔上瞧,素色的衣袂在雨中微拂。

    其实她甚么也看不见,能见到的只是隐约的一道,但也止不住心头的痒意,又鼻头酸酸的要落泪。

    皇帝下巡离开时是不容许百姓围看的,故而那条大道四周萧条而整肃,只有附近住着的百姓能悄悄把窗棱开条缝隙,一睹皇帝下巡的长队,后面黑甲的兵士一直绵延至丰都长街的尾端,却从头到尾军纪端整分毫不乱。

    郁暖裹着厚厚的斗篷,抱着暖炉垂下眼眸,看着远方新月湖中因为落雨而四起的烟波。

    陛下离去前那几日,也不曾责怪她不懂事。

    男人只是把她抱在腿上,一句句温声叮嘱她要好生用药,不能睡得太夜,捏着她的手腕碰碰胸口,抵着她的额头问我们阿暖还疼不疼。

    接着他哄她睡下,才复起身批折子,皇帝每日都没有空闲和歇息,却并不露出多少疲惫。

    但郁暖却知道,他这样的一国之君,日子过得丁点都不轻松。和心爱的女人谈情说爱的时间都要硬挤,根本不像话本子里说的那样有空闲。

    待到全然瞧不见了,已是半个时辰以后,郁暖一直站在那儿,直到整座丰都都漾起浩渺的烟波,远方白蒙蒙的云雾缭绕起来,她才收了伞,一步步向高塔下走。

    离去前又见到那位老僧,郁暖只是远远的双手合十,却没有再上前说甚么的心情。

    只感业大师却走上前,对她合十道:“女施主又至无像寺,老衲见您神色忧虑彷徨,不知能否为您一解其惑?”

    郁暖看着他,微笑着轻声道:“方丈是尘世外之人,我身处红尘之中,我的困惑,您无法解答。”

    方丈却捋着花白的胡须,缓缓摇头道:“此言差矣,佛法能通融万物,能解万惑,这也是我佛缘何精奥之处。”

    郁暖想了想,只是挑出一样烦恼,说道:“如果因为一件虚无缥缈的事情,而耗费心力,让它成为我的心结,并且疏远了本该极重要的人,又要怎么办?”

    方丈叹一声,缓缓道:“佛法有云,诸法因缘生。一切是非纠葛皆因彼端缘起,故而老衲认为,虚无缥缈的只是您眼见,实则根实而凝。老衲无可解,一切也只看缘法尔。”

    郁暖莞尔一笑,对老和尚俯身礼过,转身离去。

    方丈说的话,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参考性,太玄的解释往往没什么代入感。但细细思索来,却觉得也没错。

    她内心的恐惧,定然有所依据,即便梦境不是真的,她也需要厘清干系。

    不然很有可能,只会给旁人和自己,都带来痛楚罢了。

    她蜷着腿躺在帐内,闭着眼却不曾真儿个睡着,心头一点点煎熬着,血肉被勺子刮走了,只余下最本真的那颗心在脉脉跳动。

    她真的做对了么?

    很多事,陛下都不会说,故而她也不懂得,皇帝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件事。

    他年少时便孤傲不可一世,而所有的一切都不值得他停顿,故而他只会向前走,即便心口鲜血淋漓千疮百孔,也只会迎着朔风向前,面色平淡的负隅独行。

    这是为皇者的宿命,所为所行,皆不与心相衬。

    即便是最心爱的女人,也不能使他哪怕有一日,放弃朝政和国事。

    但郁暖偶尔,也只想让他轻松一些,不必总是操心那么多。她也想哄他开心,为他解乏。

    而不是,一味的烦扰他。

    但梦境却那么真实,还有很多疑惑的地方,实在无法解释。

    她更不甘愿被他彻底禁锢掌控,而他对于很多事的表现,也太过平淡,或许内心是有看法的,却让郁暖觉得大多数事情对他而言,都无足轻重。

    她也隐秘的想要……让戚皇低头,让他认输。

    所有的事情都那么矛盾,可她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并不多聪明,也并不果决,更算不得善良美好。

    她只想过平淡悠闲的日子,撂开所有的烦恼,一切悲伤都不用经心,和自己爱的人饮月对酌,闲聊家事。

    但却没有任何法子。

    身边只剩下阿花妹妹,小小的一团窝在襁褓里头睡得香甜,颊边是一团淡淡的红晕。

    郁暖亲吻了女儿的小脸,对着雨中的黑夜慢慢独酌,静静的厘清思绪。

    她越吃酒,便越发清明起来。

    郁暖一边想着,边有些醉醺醺的打开长窗,外头的寒雨下得很大,有风混乱的挂过她的长发,而她的衣袖在风中鼓鼓飘起,些微的雨露撒上她的鼻尖和眼睫,郁暖清醒了很多,慢慢睁开眼。

    心中一片了然。

    她或许做不到抵抗他。

    但她却能缩进自己的蜗牛壳里,哪儿也不去呀。

    无论是征服他的欲望,还是摆脱噩梦的决心。

    这些都使得她必须沉稳下来,在这个地方稍稍休憩一番。看清他,也看清自己。

    隔日郁暖从床上起身,边梳洗边叫来奶母,对着铜镜看自己的长发慢慢堆叠,柔声问着有关阿花妹妹的事体,譬如睡得香不香甜,昨夜醒了几趟,进了多少奶。

    更多的她也没问。

    这样的人家,就连公主排泄的东西都要保存好,再一趟趟交给大夫分辨情况,郁暖全然无须担忧,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有人操心,可她却忍不住要亲自问过一些的。

    用了早膳,郁暖没去阿花妹妹的屋子逗她,只是找来了周来运,吩咐他把没整理的物件皆规整好。

    其余的早就整理好了,只那些古董名画,还有各色金银珠宝,皆是江南官员和富户孝敬陛下的,倒不存旁的想头,有些甚至只是认为,能把礼送到皇帝手头,也是件荣幸的事体。

    除了些书籍和值得参考的古卷,皇帝全都给了郁暖,眼皮都没掀一下,不说看不上,瞧都没瞧。

    倒是郁暖还拿着一长串单子,坐在他书房的榻上,跪着爬在窗棱上一页页好奇的翻看。

    翻了半页她没怎么看懂,一样东西的名称都有十几个字儿。她有点懵,接着也丢在一旁了。

    如果非要给她,就拿去给阿花妹妹当嫁妆好啦,故而原先也不曾动过分毫。

    可是现下不同,她忽然想在江南住的久一些。

    周来运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长相干净普通些,也并不常路面,但的的确确是余姚山庄的管事,一应的会客和每日采买以及奴仆的择选,还有更多主子不关心的事体,皆是他作的分辨。

    郁暖也很少听周来运家的提起过她丈夫,偶尔两人见面,也只是点头对目,并不多言。

    周来运非常习惯这位女主子的脾性了,事实上从前在长安的时候,他虽一眼没见,但也晓得这位是个脑筋古怪的主儿,虽则看似恪守礼仪,但事实上就论她给每只猫咪都添屋子,再有几十号专门的奴仆侍候猫咪的想头,却实在不太寻常。

    故而郁暖忽然又叫把原先懒得瞧的物件都整理了,他也并不觉得分毫奇怪。

    郁暖又添上一句:“舍出小半来,拿去布施罢。”

    有了孩子,她也想要积些德,虽说这事儿虚无缥缈的,但总是安心甚好。

    周来运家的行礼念是。

    但其实女主子对金银没有概念,那些金银古董,舍一小半去布施,也是件大事儿了,整个江南近年也没灾没害,这些钱都做薄粥搭长棚,却不知要布施到哪一年去。

    周来运的动作很麻溜,主子说的甚,他一字不落的稳妥办圆,花费了些人手,连半日都不用便成了,也不过是花了一些银子,便在余姚山下搭了长棚,穷人们领白面还能得些铜钱,即便丰都富庶,但郁暖的手笔仍很阔绰了。

    长棚搭在那里,为的便是女主子在山上便能瞧见。

    于是郁暖给阿花妹妹戴了兜帽,抱着她在楼阁上往下瞧。余姚山不在丰都中心,也不近贫民窟,她不晓得周来运使了甚么法子,才把事办得这样妥当,来领钱财布施的人这样多,却叫郁暖有些微讶。

    事实上,她来到《为皇》的世界,其实对于很多事都没有概念。

    因为被人保护的很好,所以也不懂得柴米油盐绫罗绸缎的贵重,多数时候只有皇帝捧出很多新奇的玩意儿讨好郁暖,他不拿那些当回事,郁暖也便不太有感觉。

    又如何知晓,自己到底花了多少钱布施,那么些前均摊下来,不是个小数目。

    妹妹刚出生没几月,在郁暖怀里包的像只小粽子,一双黑曜似的眼睛骨碌碌转着,好奇瞧着外头的景致,小肉手扭来扭去,奶声奶气要从襁褓里挣出来,一心只想吃手手。

    然而发现她娘裹太紧,于是就眨巴着眼睛放弃了。

    郁暖亲吻妹妹的小脸,又引得妹妹一眨不眨的瞧着她。

    小母亲笑着在阿花脸上连亲几下,新生儿的肌肤太娇嫩,于是惹得小宝宝扁扁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郁暖又拿出金铃铛来逗她,阿花妹妹又滴溜溜瞧着铃铛去了,张着嫩嫩的小口,啊啊几声表示满意,哈喇子流在围兜兜上也不害臊。

    小宝宝不能经常受风,于是她便使人把孩子抱下去。

    郁暖看着下面人头攒动的景象,虽则不甚清晰,却还是有些安慰。

    她从前不知如何才能使心情宁静,现下却觉得,或许做些善事,也能令自己开心一些,不必总想着男女之情。

    这样的日子,一连便是小半年。

    她和陛下时常通信,但有时他处理国事繁忙,也时常小半月没有回信。

    郁暖也不急,只是一个人在江南养着孩子,偶尔去无像寺听人解佛经,半听不懂,但偶尔也能听懂一些。

    即便是皮毛一般的佛理,也能让她思索良久。

    到了春日里,郁暖便抱着阿花妹妹去新月湖游船。

    陛下不在的时候,新月湖郁暖从不拘束旁人泛舟,虽则每趟她出游时,周来运家的都会问她,要不要封了整片湖泊,郁暖却摇一摇头。

    她不是戚皇,倒不是觉得多么过分,只是不认为有什么必要。

    这般做有些太霸道了,不是她习惯的准则。

    阿花妹妹现下会奶声奶气的叫娘了,郁暖又教她说父皇,可是妹妹不太会说这样复杂的,于是便只教了怎么叫爹爹。

    远处有一条画舫经过,那是江南丰都的贵女,有几个在二楼探头,好奇的瞧着郁暖这头。郁暖听见那头传来清凌凌的笑声,便也露出一些笑意。

    余姚山边的新月湖虽没有封锁,但寻常人家却很少来,因为在这块区域特谓山清水秀,权贵人家来的多些,未免得罪,便少有普通人家来这儿泛舟的。

    忽然,远方有“扑通”一声,溅起一朵水花,周来运家的在前头皱眉,走进里头对郁暖轻声道:“有人落水了。”

    郁暖正在画舫里认真的教妹妹学父皇,可是怎么叫,妹妹都只会道:“户昂……喝户……”

    郁暖:“…………”

    她道:“撑进些瞧瞧,若他们不能救,免不了咱们的人要施援的。”

    忽然有人落水,若是她们没有配备合适的人手,在湖心水深处或许不得救,那便是一条性命。

    船向那处靠拢,郁暖画舫上懂武的婢子也跳下河。她只能听到那处一片慌乱,在惊呼声中,郁暖的婢女仰托着落水女孩的脖颈,把她救上了画舫。

    那女孩倒也顽强,并未昏迷不醒,喂了几颗药,又清了胸腹的水后便悠悠转醒。

    画舫不大,郁暖让周来运家的抱着阿花,又命令道:“让她们的船停一停,把这位姑娘送回去罢。”

    那姑娘面色忧虑苍白,抬起的杏眼柔弱可怜,披着毛毯打寒颤,却只是勉强的笑了笑。

    郁暖看得出,应当发生了甚么事体。但她实在没法管这些,便没有理会。

    等两艘船都靠岸了,郁暖才叫人把那女子给抬回去,并未出面。

    那艘船上的贵女却下来几个,言道是那姑娘的家人,特来感谢郁暖。

    听着像是来感谢,却更像是在打探她,毕竟方才郁暖手下的人把他们的船叫停,语气并没有多恭敬。

    由于郁暖碍着她们的事体,又多了几分不爽快。

    郁暖太懒散,只是在画舫里撩开一道帘子,缓慢悠静道:“举手之劳,不必言谢,几位姑娘请回罢。”

    其中一个姑娘清声道:“你救了我妹妹,钟家自有厚赏,还请你告诉我,你家住在哪儿,也好让我备些礼儿去。”

    郁暖听到钟家,便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旧的江南总督被砍头,家人流放西南,而钟氏一族仿佛有位继任的总督。

    她不想理会这些,便使周来运家的出去处理。

    于是周来运家的便下了画舫,对几位贵女一礼,微笑道:“我家夫人住在余姚山上,您若想送礼,通报一声便成。”

    其中一位年纪轻些的,还待再皱眉分说,领头的贵女却蹙眉发怔道:“就是河岸边的余姚山?”

    周来运家的点头道:“是。”语声分明含笑。

    领头的钟姑娘一怔,思索几遍,又看周来运家的气度持重,心中更定。

    她咬牙带头跪了下来,低着头颤着声恭敬道:“是臣女不识夫人,叨扰了夫人清闲,谢礼隔日定会由臣女的母亲亲自送来。”

    周来运家的明白主子心性,更遑论主子是甚么身份,更不是她们能搭上线的。送个谢礼也不晓得谁沾光了。

    于是她只道:“不必了,姑娘有这份心便好,我们主子爱清闲,也望您理解。”

    她话中有话,更是意指她们方才行为有失礼节,扰了主人的清净。

    那位钟姑娘一并受了,凡事皆恭敬应着。

    想她父亲继任来,丰都一向是她这位嫡长女横着走的地儿,哪会有这般情形呢?

    待她们被劝离了,一旁的两个女孩才轻声道:“钟大姐姐,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那贵妇人是谁?”

    方才那贵妇人并未出面,纤白的手撩了帘子,嗓音清丽端庄,其余可都是仆从来接待。

    除了钟姑娘外的两位,可都不晓得什么人这么大派头,连总督的嫡长女都能这般不在意。

    钟姑娘哪能说这个?

    也只是她身份特殊些,才从爹爹那头听闻了些,皇后殿下住在余姚山的事体,旁人不知,但总督却晓得。

    这般,为的便是能叫皇后殿下清净些,不受叨扰,能时刻照应着,外人不知为何无像寺现下都不开山门,可钟大姑娘却有些清楚。

    是以,钟姑娘只是苍白着脸,轻声道:“是位咱们都惹不起的贵人。”

    另一位粉裙的贵女不解道:“钟大姐姐是丰都头一份尊贵,谁能教您惹不起呀?这女子难不成还能是......”

    话没说完,却被钟大姑娘打断:“即便是她未嫁时的身份,也不是我们能攀上的。”

    语中的意思便是,嫁人了更高攀不上。

    她这么一说,其余两人皆面色一白。

    那可是甚么身份啊,难不成是长安那头的人?听着便高高在上的骇人。

    先头还以为是哪家的外室,一艘画舫不算气派,有些古朴普通的样子,在湖泊上毫不起眼,却不曾想是个这般大人物。

    连钟大姑娘都这么说,可见小画舫上的那位夫人身份太过贵重,起码要比江南总督夫人厉害许多。

    但钟二姑娘掉下水,却是她们……

    其中一位咬唇,慢慢道:“那这位贵人,应当不会过问那事儿罢?”

    钟大姑娘摇头道:“我也不知,但这位夫人应当不喜张扬,甚至对这件事没有看法。”不然也不会救了人,便将人立即送回,一句话也没有问询。

    郁暖是不晓得她们的看法,只是有些倦怠起来。

    那家人姓钟,那落水的姑娘便是钟家的庶女。原著里她还记得,这位庶出姑娘后头还入了宫,但阴差阳错的,时间线或许紊乱了,故而陛下没有遇见这个女人。

    郁暖想了想,便意兴阑珊的下了船,回到庄子里后,便给皇帝写信去了。

    她也没提到这日遇见的钟家姑娘,只是告诉他,阿花会叫爹爹了,又叙述了一些她的日常。用词清浅而婉约,仿佛自己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每趟陛下回信,总是很简略,郁暖也估计他的日常没什么好看的,但总是忍不住想象一下,心痒得很了,便有些恼他。

    再思索一下,左不过就是那些,她更关心儿子些。

    信刚送出,郁暖便收到了一则消息,是周来运家的在她用点心时告诉她的。

    陛下对喀舍尔用兵了。

    郁暖有些惊讶,比原著里的时间线更早,却不知她不记得的这些时日,那位缃平公主有无下降喀舍尔草原。

    攻打喀舍尔,实则也是为了能巩固整张版图,内忧外患早晚要解除,但不成想却在西南封地之前。郁暖不晓得,这样的顺序变化,和她有什么关系。

    又或是说,陛下这么做是为了甚么。

    仿佛无论怎么做,最后去除的都是极北颚族,如果他先取喀舍尔,那么目的又在于哪里?

    郁暖认为,必须有一个原因,是她并不知晓的。

    想了想,她觉得和自己大概没关系,于是便也不曾烦扰。

    她知道,如果是戚皇陛下,做甚么事体都是有条不紊,极有理性和逻辑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她没什么好担忧的。

    郁暖偶尔听闻这些政事,也会心生一些仰慕之情,他比原著里隔着纸张看见的更动人心弦。

    这样的男人,更叫一个女人心痒而欲要征服。

    她不知道自己所谓的征服是什么意思,或许只是想让他在某一日能够对她真正敞开心扉,而不是凡事都神秘莫测,让她只知果而不晓因。

    郁暖妄图用距离和时间的渺远差距,让他们都想明白自己的心。

    但她却发觉,陛下仿佛并不心急。

    这个男人,就连回信都是冷静而慢条斯理的,就像是打报告一样,一条一条对仗工整,对儿子的描述也是那样,不知背后存着甚么感情。

    便让郁暖觉得,时间和距离的差距,只是给她带来了煎熬,却并非是皇帝。

    她觉得这样回去,是一件非常丢面子的事体。

    然而并不等郁暖再思索她下一步该怎么办,又有一道信件传入余姚山庄。

    她的母亲南华郡主得了重病,需要郁暖归去侍疾病,信中说,郡主身子一向不算好,思女成疾,春寒料峭时最易得病,前些日子染了风寒,一直不见好,如今都烧起来了,整个人都糊涂得不成了。眼角皱纹憔悴深刻,她昏迷中却还念着女儿的名字。

    郁暖看着信纸久久不言。

    她知道自己不记得了。

    但听到这里,却仍有些难过。

    说不清是为了甚,但听到南华郡主病成这般,郁暖仍是有些想要……回去看看她。

    在这个时代,一场风寒或许便能要了人的命。

    她做不到无动于衷,隐有哀愁蒙上心口。

    而她从来没有过母亲,自小便是孤儿,若有一个女人以母亲的身份诚心待她,那她一定也会孺慕至诚。

    她想,或许之前,自己与南华郡主很好很好。

    郁暖没有过多的纠结,还是准备回长安了。

    可是当她说与周来运家的听,忠心的仆从却皱了眉,轻声道:“夫人,这可不成,您踏入长安城陛下怎会发现不了啊……”

    郁暖思索一下,便笑了笑道:“那你代我去罢。”

    她没想好怎么面对皇帝,见到他一时想起噩梦,一时又觉得他高深难测,自己也要被他玩弄于鼓掌。

    这个当口,见面不好。

    于是隔日,周来运家的便轻装上阵,乘着马车远赴长安了。

    她一行总共带了三两马车,其中两辆都是江南特产,而郁暖和阿花妹妹便坐在第二辆,穿着朴素的衣裳扮作奴仆。

    郁暖仍有些忐忑。

    她赌的便是一件事情。

    那就是陛下即便知道她回来,也不会强迫她。

    所以只要她作出不想见他的模样,他那样绅士温柔的男人,一定不会勉强。

    他在郁暖心中的形象很矛盾,但至少在她上余姚山后遇见他,他就是这样温和着纵容她的,更像个长辈般行事克制,极有原则。

    周来运家的也只是叹气,依着郁暖的想法去做。

    事实上,她和郁暖都明白,只要她从余姚山下来,她的动向都会被禀报给陛下。

    但自家姑娘这般,也不知是有恃无恐,吃定陛下宠她,肯陪她游戏,还是真的不懂得了。

    因着南华郡主的病,郁暖中途都不曾停歇多少时候,她只想快些归长安去,看看南华郡主是否有事,或是……即便是最坏的打算,她也得回去。

    城门口不曾遇到几何盘查,郁暖的路引很硬,盘查的人甚至不敢详查,便放了行。

    忠国公府距离皇城很近,从城门口归去还要一段时日,郁暖便抱着阿花妹妹,自己也苍白着脸打瞌睡。

    这几日来的颠簸,都叫她疲惫不已,虽还是按时吃药,但郁暖自己也知晓,心口的疾病一直困扰着她,从未消散过。

    她睡了一会儿,才到忠国公府门口。

    周来运家的下了马车,亲自去与守门者分说,由于她的身份是家仆,便从侧门进入。

    郁暖一下车,便跟着周来运家的,抱着阿花妹妹去南华郡主的正院。

    她抱着个孩子,又没有修饰容颜,遇见她的仆从皆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恭敬行礼。

    偏郁暖并没有感觉似的,着一身奴仆衣裳垂着眸。

    当郁暖问起南华郡主身边的丫鬟,有关她娘亲身子的事体,那丫鬟却叹着气道:“大小姐,夫人不好了,身子一日譬如一日沉些,药也用不进,饭也吃不牢,心心念念着您呐!那可真是盼得海枯石烂……那可可真是……”

    这丫鬟边说着,还挤出泪花儿来,那袖管擦着眼角,胸口起起伏伏,看着快要歇气儿了,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郁暖认真觉得,有些浮夸,很迷离。

    但她认为这也很正常,毕竟主子病了,侍候的丫鬟难过也算是忠心。

    郁暖跟着周来运家的进了主屋,刚一踏入,便见朦胧的纱帐间,有一道人影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