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林珍的综穿人生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郁暖垂眸, 轻声问道:“那……孩子们呢?”

    她旁的都能舍下, 只是两个孩子却不能。

    他们是她怀胎受苦掉下的肉, 是她的至亲小宝宝, 若要分离,却是十分不舍的。

    皇帝顺着她的长发,把她的坐姿摆正了些,能仰头就对上他的眼眸。

    男人微微一笑,平缓解释道:“他们是皇朝的公主和太子,无法流落于外。朕允诺, 大臣们也不会答应。”

    “阿暖应当理解。”

    郁暖的眼睑微颤, 只是与他道:“可他们也是我的孩子, 您不能这样。我不过只是想多留几日,马上就会归去的……”

    话是这般说, 事实上郁暖也不晓得自己何时才能回去。

    这些日子来,她的心口时不时都会疼,听御医说生产完总会有这样的事体, 更何况她原本身子就不好,听说那里还有她的家人,她也不想总是让人担心。

    但她知道, 自己一定会陪在他身旁的,她觉得自己不会舍得离开他很久。

    不用他逼迫着,她都会与他在一起。

    皇帝也没有勉强她, 只是沉吟道:“如此, 朕便只带太子归去。”

    郁暖想也没想, 反驳道:“……不行。”

    但她有些气弱。

    因为哥哥妹妹是她的孩子,但也是皇帝的孩子。

    郁暖苍白着脸垂下眼睫,轻声道:“就不能不带走吗?”

    皇帝抵着她的额头,沉缓微笑道:“那......就把阿暖带走?”

    他的眼里隐含温情,深邃而勾人心痒。

    郁暖有些愣愣的看着他,才低头弱声道:“让我再想想……罢?”

    他把郁暖抱在怀里,而她靠在男人的宽阔的肩膀上出神,却听他用温柔的语调道:“只要朕的阿暖欢喜,多久都可以。”

    郁暖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啊,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同意留她在江南,而在她的央求下,甚至答应把一个孩子留给她照顾。

    可是郁暖也舍不得哥哥,他还这么小,怎么都牵着她的心思,叫她舍不得离他太久。

    而这个男人也温柔体贴到不可思议,叫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无理取闹?

    是不是太不懂事,而给他造成困扰了?

    郁暖便这样想着,迟疑不定。

    夜里入眠时,她的梦境里又出现了那座富丽的宫殿,一路上的长窗有几百扇,在地上投落长缓的阴影,而回廊觑着绕远,朱红的长柱在光影下泛着诡异的殷红。

    她看见自己赤着脚踮起,像猫儿一般走进去,踏过绵密柔软的雪白地毯,拉着掐金纹的华丽牡丹裙在地面上转了半个圈,额间的赤金流苏微颤着,足尖轻盈点地,纤臂勾住帝王的肩膀,偏头烂漫的笑起来,软白的面颊蹭着他的胸膛,依赖而孺慕。

    他们身后是两个孩子睡觉的地方,一家人既温馨又惹人艳羡。

    可是画面一转,到了更深的夜里,她便时时刻刻不能安眠,因为梦里的自己仿佛也在做梦。

    她于漆黑的深夜睁大眼睛,胸口剧烈起伏着,她颤抖着眼睫毛对上身边男人清明的黑眸。

    她的脊背绷紧,咬唇不语。因为她甚至不晓得,自己的夫君是否一直这般瞧着她。

    她流着泪在说甚么惊恐不已的事情,靠在男人怀里捂着眼睛,泪水从指缝间流下,浑身都止不住浑身的战栗起来。

    他笑得温柔又平和,把她揽在怀里,在她耳畔说了甚么。

    于是梦里的她睁大眼睛,呼吸平缓下来,又小心翼翼的对他说了几个字,被他抓住手腕轻吻,冷静的安抚着她似小动物般纤敏脆弱的心态。

    于是她便安然入眠。

    深夜里帷幔中只余昏黄诡谲的灯光,而皇帝的眼眸漆黑的不余一丝光芒。

    似是红日终于沉落地平线下,天地落入寂寂黑暗中。

    在女人甘美熟睡后,他不紧不慢的起身,拿出深黑的玄铁链,动作轻缓而无声。

    男人俯身慢慢亲吻着她光洁细白的脚踝,一边把铁链慢悠悠铐在她脚腕上。

    玄铁链沉重并无比坚硬,非烈火灼烧百日难以熔,此外别无它法。

    郁暖看见自己在梦中,由于枷锁的缠绕而不适意的蹙眉,却被他搂入怀中,慢慢安抚入眠。

    男人披着朴素的长袍下地,宽阔的脊背隐没于黑暗中,修长的指尖竖起的玄铁匙,他把唯一的解脱,扔入北面长窗外的小镜湖里。

    水波漾起,溅出一朵小小的花朵,在蝉鸣的夜里几无动静。

    月色婉转阴凉,在湖泊中倒映出万物隐约的模样,而他站在窗边默然不言。

    接着,男人很快便隐约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他的唇角甚至没有动,但沉黑的眼里透着幽凉的笑意,似乎在微笑,又仿佛只是冷漠寂寂。

    画面微微偏移,郁暖自己梦中的眼睛也对上他的。

    皇帝深邃的黑眸在夜月下,充满难言的阴沉和幽暗,似是渴极了终于得到甘霖的魔鬼。

    郁暖吓得汗毛竖起,捂着胸口咳嗽起来,霎时间耳边风声簌簌,她睁开眼时眼前已是熟悉的帷帐,而她自己正靠在皇帝的怀里,面色煞白而冰冷。

    她不晓得到底发生了甚么,梦境里的事体格外真实,仿佛是预言,又似乎并非如此。

    他拍着郁暖的脊背,柔声问道:“阿暖怎么了,嗯?”

    郁暖糯糯道:“……我,没怎么,只是做了个噩梦。”

    她纤白的手指绷紧泛白,拽着他的衣襟怔然不言。

    他缓缓道:“我们阿暖梦里的长安,是甚么样的?”

    郁暖在他耳边,顿了顿,才轻声道:“很好很好。”

    “有你,也有我们的孩子。而我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从未再离开。”

    她说着,把脑袋埋在男人怀里,露出一个柔柔的笑:“你很欢喜,我也很欢喜呢。”

    郁暖又轻声和他说道:“只是长安没有江南气候好,我身子又不适意,故而一辈子都没能再长途跋涉去江南瞧一瞧了,是有些遗憾。”

    郁暖轻柔叹惋起来:“梦里的事体,也做不得真,或许梦境和现实相反呢。我下半生未必那么愉悦,可能还能归来江南罢。”

    她甚少说那么多话。

    皇帝慢慢笑了笑。

    他顺着她的话语道:“不急,朕的阿暖喜欢这儿,便多呆一会儿。”

    他说完,便抱着郁暖合眸,像是很快入眠了。

    而她睁着眼胸口略微起伏,眼睫在面容上打下一点阴影,始终难以再安眠。

    最终,郁暖仍是决定,要过一段时日再回长安。因为她从本心都开始排斥回长安这件事,一想到要归去,便总是睡不着,也难以安心,早上起来容颜憔悴,眼底带了些青黑。

    她同他说起自己打算的时候,皇帝正在擦拭**,他修长干净的指节握着布料,一下下极有规律,没有分毫偏差。

    他把剑熔了,又重新铸了把全然一样的,也不知是甚么意思。但他现下每日晨起练剑时,都会将**带在身边。

    郁暖今日起得很早,裹着兔毛兜帽站在树下,又戴着兔毛手套捧着暖和的手炉,刚到秋日,她便这样受不住。

    郁暖轻声对他说道:“我想着,还是在丰都多呆一会子,过些日子便回长安去。”

    他把剑势收回,面色温凉淡静,缓缓以布巾擦拭剑刃,慢慢道:“衬凭你。”

    郁暖抬头看他,通过**剑刃的倒影,寒芒冷冽刺眼,而她似乎隐约看到男人眼中隐晦的幽暗,带着慢条斯理的意味。

    可是,和他少年时的锐利和目空一切不同,他面上却有些微淡静和缓的笑意。

    郁暖顿时觉得自己精神有问题了,于是耷拉着尾巴坐在一边,有些好奇的看着**剑。

    她一时兴起,对他托腮道:“这把剑看上去好不一样,剑柄比我见过的都要长,您能借我瞧瞧么?”

    他看了她一眼,温和道:“女人不该触碰这些。”

    拒绝的温柔,却果断到不留余地。

    郁暖想起他之前说的话,仿佛她从前便是拿着**自刎的,于是也有些悻悻然。

    她又在心里添上一句:不否认他是个直男癌的可能性。

    当然,再是直男癌,也是个有涵养高智商的绅士直男癌,那可难对付多了。

    郁暖撇撇嘴,又慢吞吞抱着手炉走了,她想看看儿子去。

    从前觉得闺女好,可临了了,又舍不得儿子。

    她认为自己的梦境是忧思过甚的缘故,但有时近乡情怯,精神状态最近也不好,还是一个人思索调整一下再回长安。

    为了儿子,她也不能耽搁太久。

    郁暖走后,她身后的树旁起了寒风。

    红黄相间的树叶簌簌抖动,一点点交织着垂落,剑刃被强韧可怖的力道直接嵌入青砖间,裂缝丝丝皲开,男人修长冰凉的手又将剑悠悠拔起,行云流水般套入剑鞘,看着她离去的方向温柔笑了笑。

    郁暖去了屋里,两个孩子正熟睡着。她看了看女儿,又给儿子掖了掖被角,轻吻了小孩柔嫩洁白的面颊。

    儿子似乎醒了,喉咙里哼哧哼哧像只小猪,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懵懂而纯洁,好奇的滴溜溜瞧她,又伸手去啊啊够郁暖垂落的发丝,奶音稚嫩。

    由于没有长奶牙,哈喇子都流下来,小宝宝不哭不闹,就是瞧着母亲咯咯笑。

    郁暖怕他吵醒阿花妹妹,于是抱着哥哥出门,在外间娴熟的把他抱在怀里,慢慢柔缓的拍着背,轻轻叹气。

    郁暖掂着哥哥在怀里,他咯咯直笑,哈喇子流在围兜兜上,而他娘亲则小声道:“娘亲很快便来寻你的。你不要难过,你和阿花妹妹娘亲都喜欢。”

    她垂眸拧眉,不情不愿添了一句:“还要听父皇的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