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林珍的综穿人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农家乐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虽然羊水破了, 到开始用力生产, 当中的时间并不短,但也足以让郁暖觉得慌张。

    她真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

    先头刚说到生产时猝死,立即这边就破羊水早产了。

    她怀疑自己是个乌鸦嘴。

    郁暖被他抱在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捏着男人袖口的衣料道:“怎么办啊, 我没生过孩子,我好怕……我怕疼,我也没力气, 我会不会……”

    皇帝安慰她:“不会, 我们阿暖不会有事。”

    双生子本就容易早产, 而她的月份也不小了, 就在最近这十多日, 只是稍稍来的有些早。

    郁暖却想不到这许多, 她只是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准备, 怎么就能一下生了呢?这并不符合常理啊。

    产房是很久之前便布置好的, 比她想象的还有早——在郁暖刚来庄子的时候就已经收拾妥当了,这段日子更是每日都要换洗薰烤,只为了她的不时之需。而这头郁暖还没进产房,那头产婆和大夫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她看这阵仗就更害怕了,心里空空落落的没底, 于是把脑袋埋在他怀里不说话了。

    皇帝温柔的抚摸她在阳光下显出深棕的发丝, 想要把她放下来,奈何郁暖一直把脑袋埋着, 稍稍一用力她就柔柔呜一声,像是掩耳盗铃的某种小动物,有了危险就把脑袋埋起来,全作不晓得。

    这头光是产婆就有四五个,看起来每个负责的事体还不一样,井然有序身着一般颜色的衣裳,面色非常冷静庄重,见了他们还行礼问安,领头的一个赔笑道:“娘娘便交予我们,保证能让陛下抱上一对儿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

    皇帝抱着郁暖,却淡淡道:“无论如何,皇后都不能有事。”

    他说的简略,但接生婆和跪了一地的大夫皆面色微变。

    这话传出去,是谁都不能信的。

    首先保证皇后的安危,之后才是极有可能的小太子,那几乎等于明摆着说,储君在陛下心中,甚至不若一个女人重要。

    即便这个女人是皇后,是陛下的结发妻子,可是谁也不是没听说过,有关皇后先头的传闻……虽说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以陛下的手段,那些过往早就淡到被人忽略,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全然不知晓,谁的脑袋也不是一张白纸。

    皇帝怀里抱的女人,身量纤细娇小,一张脸埋在皇帝怀里,无人能见到面目,只有裙带和裙角逶落一些在半空,却显得她更神秘莫测。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身份庄重到能够母仪天下的女人,即便没有露出脸蛋,只瞧身段,都叫人觉得她太年轻又娇气。

    况且,这位皇后,从封后大典到现在,几乎没人见过。

    只听闻她是长安第一美人,体质从小便弱,弱柳扶风一步三喘,未出阁时便有无数贵公子争相求娶,而第一美人后来却……况且这个月份仿佛和封后的时间也对不上,看来她和陛下私下的暧昧纠缠应当更为久远。

    具体是什么时候,多少年前,却也无人知道。或许从未嫁时便和天子纠缠在一起了,皇家的事谁说得准呢?

    但这些话注定只能放在内心最深处,再加上重重铁锁才行。

    到了临产时分,郁暖却再也没法与他板着脸。

    她觉得自己仍有一些事情没有交代,不然她没法安心。

    郁暖捂着眼睛对他闷闷交代:“如果我没了,陛下也不要难过,但千万别给孩子找后娘,不然我死也不放过你们,我晚上来找您算账。”

    她又软绵的亲吻他分明的指节,推推他道:“您记住没啦?”

    一屋子的人:“…………”

    这是皇后说出来的话吗?

    ……又不吉利还非常善妒刁蛮,传闻里即便再祸水那还是个知书达理的清冷美人,正常女人难道不该说甚么:陛下我去了您就忘了臣妾罢,找个更贤惠的女人,之类的话吗!

    陛下却温和凝视她,慢慢道:“朕不能保证。”

    他亲吻了她的唇瓣,把她放在产床上:“是以,即便为了孩子,皇后一定要陪朕至终老。”

    郁暖看着他,视线一点点互相触碰胶着,他们都没有再挪开,那样的情绪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亦无人开口,但彼此都明晰和了然。

    她忽然便有些想流泪,却在泪眼朦胧中微笑起来。

    似乎这样的情景,非是生死离别,却带着莫大的不舍和哀愁,她也曾在记忆深处经历过。

    即便她甚么都不记得了,甚至不知道那样的事情是否发生过。

    郁暖想,或许从前她不是这样说的,但现在却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她想看着孩子们长大,陪着他老去。

    仿佛一个没有记忆的女人,是不该有这样浓厚的情绪的。

    可记忆却不是一切,它只是一个收纳感情的载体。直到某日某时,那些感情凝结于胸,慢慢融化开。

    那深情再次流淌于血液里,四肢百骸。

    郁暖拉住他的手,长发铺散在床上,笑的很柔软:“您说,我是您的皇后,对么?”

    他的回答是,吻了她的唇角。

    其实她对于自己是皇后这个事实,仍旧不太能接受,毕竟她又没受过封,甚至不记得长安城是什么样的。

    但如果是他给予的名分,至少,她愿意接受。

    郁暖不很想说更多了,只是扯着他的袖口,不让他走。

    皇帝把她放在床上,只是看着那些人进进出出,握着她的手问她要不要用些甚么,或是现下甚么感觉,抵着她的额头,高挺的鼻梁抵着她的鼻尖,低柔安抚她放松。

    可那实在没什么用处,他越是哄,越是宠溺,她便越是紧张。

    郁暖觉得自己或许有些病态,他若是不关心,她也能那样过,甚至更淡然坦荡些。但他若是着紧哄她,温柔的仿佛她最要紧的心头肉,她便特别想作他。

    于是她就哭起来,与皇帝说自己疼的要命,是不是快生了,生产会不会更疼十倍,那她该怎么办呀?郁暖还说:“你们这些臭男人真讨厌,为甚不换您来生孩子?你使我怀了孕,却还让我这么疼,我都快难受死了。”

    皇帝也不是不明白,她这个时候应当离疼很远,甚至有力气吵他,以她的娇气程度,足以说明并没有那么难过。

    他还是顺着她,郁暖说他不好,也听着,让她继续骂个痛快,一边温柔顺着她头顶翘起的发丝,像个没事人一样。

    于是郁暖就骂累了。

    其实过了一些时候,所谓的宫缩还并不如何紧密,对于郁暖来说,她甚至可以坐在看一会儿话本子。

    于是她推推男人的手臂,对他道:“我要听您念话本子,您给我念念呗?”她又撒娇的眨眨眼。

    一旁陪产的产婆又笑着道:“娘娘,产房阴气重,陛下……”

    陛下却亲了亲皇后的手,笑笑道:“这次想听甚么?”

    郁暖感到下头缩了缩,并不是很疼,只是仍没甚么规律,她有些呼吸紧张,却努力微笑道:“想听《霸道县太爷的娇媚老婆子》。”

    产婆:“…………”

    大夫:“…………”

    陛下神色如常,淡淡道:“好。”

    陛下平缓低沉道:“雨夜,老婆子刚刷完恭桶,转眼满墙堆起的夜香桶便‘哗啦啦’倒下,她的眼前一暗,再醒来时已经成了江安村一户农家的三女,名唤狗翠……”

    郁暖好紧张,扯着他的手臂道:“然后呢?”

    他微笑一下,缓缓念下去。

    听了半天,郁暖终于找到了华点。

    陛下您为什么这么熟练啊?读这种话本子竟然面色不改,淡定自若。

    生活对您做了什么?应该不关臣妾的事罢?

    皇帝继续道:“县太爷勾起狗翠的下巴,低笑道:‘女人,可叫本老爷寻到你了,你逃不过的,上辈子没刷完的恭桶——这辈子仍要刷完,而本老爷和隔壁的张婶,会幸福美满下去。’”

    郁暖泪眼朦胧,评价道:“县太爷真是太过分了!明明就喜欢狗翠的,怎么能口是心非呢!您一定不能学他!”

    皇帝:“嗯。”

    郁暖刚想说什么,便觉得收缩的短促而有律,叫产婆看了,却还是摇头,说没到时候。

    她忐忑的要命,都这么疼了,竟然还不能发动,她都快憋坏了。

    于是郁暖在忐忑中,被喂了几块红豆糕,说实话她仿佛不怎么喜欢红豆类的吃食,但在男人温柔的目光下,仍把红豆糕就这他修长的手,一点点吃完了,吃到最后甚至舌尖也抿上他的指尖。

    待终于能发动了,却已到了夜里。

    郁暖疼得要避过气去了,这时才知晓先头那点实在算不得甚么。

    她满头都是汗,只觉得心口疼的要裂开了,唇瓣都是煞白的,睁大眼睛推他,一边道:“您出去……出去!出去啊……”

    她的声音疼的不成调了,却还惦记着推他,皇帝眸色暗沉,却冷静的握着她的手道:“莫要想太多,乖一些。”

    一盆盆染了血的热水被送出去,郁暖也没力气推他了。

    她身量和骨架都太小,任谁看了都觉得不适合生养,现下由于身体状况,却只能一心抓着锦被,颤抖喘息着用力,疼得满目晕眩,想到男人这样冷静的在一旁哄着自己,便多出几分难堪来。

    郁暖不想叫他瞧见这么狼狈的模样,她在男人眼里,一辈子都得像个小仙子,怎么能是这样的?

    她只是一边哭一边摇头,到处都是血,她在使劲的生孩子,有喜欢的男人注视着,她更不好意思用劲儿了。

    皇帝没法子,他不能理解郁暖的少女情怀,却依着她离开。

    外头夜凉如水,月光隐没在云层里,他慢慢捻着佛珠,听着产房内的动静。

    他一离去,郁暖便像是换了个人,也不哭不娇了。

    年轻的皇后面容煞白,一下下听着产婆的话用力,纤细的脖颈和锁骨上布满了汗水,她不喜欢叫,却会带出一声声用尽余力的呜咽,身体是疲惫的,可脑子却很清醒,她现在只要想着怎么把孩子生下便好。

    一定,用尽全力。

    就连接生婆都十分诧异,皇后殿下看着十分娇弱,年纪又并不大,却十分坚韧,即便每一下都像是快要脱力了,却始终能再次用劲。

    为母则强,这话说的没有一点错。

    皇帝在外面无心赏月,甚至连属下送来的一沓折子都没有动。

    他耳力很好,能听见她呜咽和喘息的声音,但却看不到心头的小姑娘,这对于他像是一种折磨,一点点撕扯着心扉。

    似乎孩童时看着亲兄弟那样痛苦,一刀刀扎在自己手臂上,在先帝面前流了一地的鲜血,儿时的他也是这样无能为力。

    屋内的郁暖终于有些没了力道,却麻木的用着力。

    似有所感,她在软枕上艰难侧头,却看见窗口的某个背影,在天光下显得修长萧索,带着淡淡的清寂,孤独而阴郁的立在那里。

    她的眼泪从眼角流下,心头的痛麻蔓延至周身。

    郁暖忽然抓紧了床沿,更用力的发动了浑身的劲道,就连脚尖都绷紧而蜷缩。

    夜色被慢慢稀释,天际渐渐泛出鱼肚白,一声微弱的啼哭响起。

    皇帝慢慢抬眸,却仍并无丝毫喜意。

    他继续闭眼捻着佛珠,面色沉静而漠然,那一颗颗在微凉的指尖轮转,心头女人的模样却更为清晰,无论是她柔和浅笑的时候,还是初见时玲珑纤敏的少女模样。

    他的耐心很充足,在她身上却很是不够用。

    很快,便又有了第二声啼哭,比上一次还要细弱一些,像是猫儿的叫声。

    双生子的第二个,总是来得快些,不比头一个那样叫母亲那样受尽了折磨。

    年轻的帝王那时想,不论第二个孩子是公主还是皇子,都会得到无上的宠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