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农家乐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林珍的综穿人生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天光和朗, 微风轻拂, 郁暖慢悠悠捧着肚子在院子里散步。

    她走的不急不缓,慢吞吞像是乌龟爬,身边的侍从们走的更慢,几乎她走三步, 别人才走一步, 即便是这样,郁暖还是悠哉悠哉,一会儿与身旁的周来运家的讲这个, 一会儿说那个, 手指点着各处, 苍白的面容漂亮的不像话。

    有时怀孕的确会使得女人变得更美, 由内而外的散发出贞静的韵味, 而每一寸肌肤都变得更晶莹饱满, 郁暖自己感触不深, 但周来运家的满面皆是欣慰。

    自家姑娘这些日子倒是变了许多, 从前总是爱蹙眉冷清,即便本身的性子难改,但面上作出的模样多少有些拒人千里,但现下不同了。

    郁暖总是爱笑,眉眼弯弯, 发丝柔顺细软, 总是给人一种无忧的娴静感,但其实本性没变太多——还是非常难搞的一个小姑娘。

    只是比起原先总爱一哭二闹三上吊, 现下更加柔和,更加叫人措手不及。

    周来运家的便想:到底发生了甚么,我家姑娘说话做事儿都温软的不像话?这该是吃了多少苦头才转了性儿?

    郁暖走到一半,便要慢吞吞爬上凉亭歇息会子。

    而那头一早便坐了位不请自来的男人。事实上从前些日子,她不肯搭理他一个人回庄子,他也没再来打扰,两个人进入了无形的冷战之中无法自拔。

    可是到了快生产的第九个月,他却直接搬了过来,连她的意见也没问过。

    每日睡她的床,用她的牡丹园招待下属,非常的烦人。

    可最让她郁闷的是,她甚至没法拒绝。

    只是最近这几日,郁暖也不想与他计较。

    这仿佛,是潜意识里便拥有的情绪,横竖都是要见他的,和他闹别扭实在没有意义,所以还是算了。

    ——尽管,她其实并没有非常明晰他们现在的关系,但忧心的感觉已然替代了那种不知名的,发散自潜意识的无端情绪。

    她也不是学医的,并不晓得到底怎么才是最好的,但她通过大夫得知,双胎的孩子最容易早产。并且以她微末的常识也隐约记得,怀孕的时候心脏负荷会更严重,仿佛是由于血液量的增多所导致的。

    更多的依据她也不记得了。

    郁暖对自己的身体太了解了,甚么事体也没有呢,偶尔便回心绞痛两下,她不晓得原先是如何的,但现在这病是根治不好的,现有的水平顶多就是温养着不让她死掉。

    若真到了生孩子的时候,说不准便一下复发,她便没命了。

    郁暖那时便想着叹息起来,托腮默然不语。

    男人却把她轻松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不要担忧,所有的烦恼都会过去。”

    郁暖不能认同。

    他在郁暖的面颊上印上一个浅吻:“那些事情,应当留给你的男人来解决。”

    郁暖软绵绵挣扎两下,把他的脸给抵开,托着腮帮子不开心。

    她皱着鼻子冷道:“那您替我生孩子呗,您这么能干?”

    他无奈微笑,一只手抚着她的肚子,温言软语安抚炸毛的孕妇。

    但郁暖并不是喜欢随便发脾气的人。她也知晓,他指代的肯定不是单纯生孩子这件事。

    她身上的疾病需要得到根治,郁暖也十分明白,自己的身体一直以来更是受到了细致的温养,其中所耗费的财力和精力,根本不是她坐在屋内就能明白的。

    郁暖不晓得他是否还有办法根治,或是需要什么先决条件。

    这些她都不知道,全都蒙在鼓里,就仿佛她自己的身体是属于别人的。

    而那个人现在特别温和,她想要什么都能有,却只是没有决定的权利。

    郁暖不知道很早以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脖子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

    但如果她只是最最初始,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自己,她一定怎样也不会选择轻易的背叛自己的意愿,好不挣扎的成为任他摆布的宠物猫。

    她不求平等,因为没有相匹配的身份和能力,求的再多也是矫情。但她至少能躲在蜗牛壳里,哪儿也不去呀。

    郁暖想的很透彻,琥珀色的眼睛在光晕下,衬得肤色更冷白。她还是那么软,他长臂一揽便能将她搂在怀里,只是与原先相比,无论是谁都更加温柔。

    郁暖剔着指甲,这是她前两日刚做好的样式,没有太多坠饰的肉粉色,衬得她双手更是莹润无暇。

    只是抱着她的男人偏不安分,他喜欢亲她的脖子,尤其是她伤口的地方。

    没有很重的力道,但那样的触感,却叫郁暖睁大了眼睛。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轻声问道:“这道伤痕,它是怎么来的?”

    皇帝修长的手指捏捏她的面颊,郁暖还是能感觉到,留存在脖颈上面的麻痒韵律。

    他清淡道:“你不会想知晓。”

    郁暖:“想嘛,干嘛不想?”

    他微笑着从善如流,温和叙述道:“那是,暖宝儿趁夫君不在,用朕的佩剑自刎留下的。”

    皇帝的嗓音温和而散漫:“当时,你的血洒了满地,斑斑驳驳沾染在雪白的毛毡上。朕抱着你,满手都是你的血,一直往下滴,怎样也止不住啊……”

    她听到暖宝儿这个称呼,不知为何心中一松,却想不起甚么。

    郁暖轻声道:“我听够了,不要说了。”

    她的面色有些苍白,就这么愣愣的靠在他怀里,被他轻抚着脊背,一下又一下,男人仿佛没什么情绪,之前叙述的时候也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但是,郁暖仍旧能体会到一瞬间紧绷凝滞的气氛。

    她知道,皇帝一定是在慢慢观察她的反应,再得出一个客观的结论,虽然郁暖不晓得那是什么样的心态,但细细想来还是有点可怕。

    但她又想起一个和原著不同的点,这似乎又一次,令她忧虑却丝丝放松的证明,她就是原身。

    那不仅仅是出于本性的习惯,还有灵魂深处的感情,更是出于对原剧情一些微不足道的了解。

    郁暖又问道:“那把剑在哪儿?”

    皇帝在她耳畔,淡然平和道:“熔了。”

    郁暖抓紧了他的衣袖,绷着肩胛道:“那、那不是从您年少时,就陪伴着您的剑么?为何熔了它?”

    这把剑代表他的意志和野心,怎么会轻易熔了呢?

    他只道:“不想要了。”

    那是许久之前的事了。

    他使剑刃和自己的心,同时在烈火中炙烤,看着它从坚硬冒着寒芒的样子,化为一团炽热流淌下,再重新打制磨砺,向死而生。

    皇帝想看看自己还会不会惦记她,能不能彻底把她当成一个失败的过往,或是毫无意义的陌路人。

    **是新的**,没有沾过她的颈血,也没尝过旁的味道。可他却没有那么不同,尝过她的滋味,便再不能忘怀。

    而郁暖却想到——她仿佛不应该知道关于**剑的任何事。

    除了有限的几趟,其实原著中他亦很少拔**出鞘,并且平时练剑,也只是使用最普通的宝剑而已。

    郁暖忽的对上他似笑温柔的模样,汗毛竖起,睫毛颤了颤有些被吓到了。她扒着他的手臂垂下眼睫,不敢说话,圆滚滚的肚皮还被他一下譬如一下柔和的抚着。

    郁暖想要尽快找些旁的话题,于是开始去摸他左手上戴的佛珠。

    她对老天说实话,其实这串佛珠她想摸很久了。

    百多颗佛珠,绕作几圈在骨节分明的手腕上,垂落下一串明黄的佛穗,像是在束缚原本的锐利寒芒和极端阴暗面,使他变得儒雅而温和。可谁都不知道,表象之下压抑着甚么。

    其实郁暖现在的心情是复杂的。

    可能由于怀孕荷尔蒙失调的原因,她真是……非常想蹭蹭他的手腕,那样骨节分明的,并带着点禁欲和佛性的意味。那种感觉从胸腔中便涌出暧昧的情绪来,使她的面颊都有点泛红。

    但郁暖知道,这种行为很奇怪了……其实在看原著的时候,这就是她为数不多会有些在意的一个点。

    她从来不知道,他甚么时候决定把这串佛珠戴上的,但作为一个肤浅又颜控的女读者,每次看到男主慢慢捻着佛珠,再不紧不慢含丝笑下达命令,就让她……有点羡慕他的小老婆们!!

    这么苏的话,就算只是睡过也很值得了。

    床笫之间还可以玩佛珠捆i绑play啊!

    戚皇您是想用佛珠,绑住臣妾的脚踝……还是这里……还是这里呢?嗯?

    自然,她不觉得他会这么做,但就是因为不可能,所以肖想一下才够刺激嘛,脑内小剧场也美滋滋呀。

    当然,这只是一个不足为道的小癖好,除此之外郁暖仍觉他注孤生。

    于是陛下便难得面无表情的,看着郁暖的面颊一点点泛红,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眼里盈着清凌凌的秋水,再像是只害羞的白兔子,一头埋进他怀里蹭蹭。

    他沉默了。

    男人温和叹息,用带着佛珠的手给她顺着脊背,郁暖把脑袋埋得更紧了。

    她的嗓音又软又闷:“我喜欢您的佛珠,等我生完孩子,您留下给我罢?”

    郁暖被他捏着脖子,抬起眼眸,满眼都含着柔媚,就连原本苍白的唇瓣都是水红软和的。

    他的嗓音喑哑了一些,抵着她的额头道:“要朕的佛珠作甚?”

    郁暖不答,只是就着力道,碰上他冷淡的薄唇。

    这是两年来,他们第一次这样纠缠,郁暖的两只手都握着他的左手,难得的用尽,又混着低低的喘息。

    她感受到了什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捧着他的脖颈唇上动作也不含糊,然而就在最动情的当口,郁暖却忽然捂着肚子,有些怔然的推开他。

    皇帝温柔亲着她的耳垂,低沉道:“怎么了?”

    郁暖迷惑的眨着眼,一手捂着肚子,面色苍白又有些无辜道:“羊水……好像破早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