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八十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80章 第八十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林珍的综穿人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郁暖坐在他面前哭着, 仍是满怀希望逃避道:“那一定是不准确的, 我怎么可能怀的是双胎呢?明明就是个女儿,她来梦里寻过我的,头上还簪了一朵浅紫的小花儿……”

    她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女孩,做梦都梦见给她做小衣裳, 梳头发, 带着孩子一道出去郊游,想想就很有童趣。那小女孩仰着头瞧她,扑闪着大眼睛软糯糯的叫娘亲, 那可真是心肝都能颤个不停。长大以后闺女亭亭玉立的, 相个俊俏探花郎归来, 和和美美的一辈子。

    反观男孩有什么好?

    到时候还带个儿媳妇归来气她, 她可要伤心死了。

    郁暖脑袋里想什么, 自然不可能说出来, 而她已经开始想象自己撸起袖管面目狰狞斤斤计较开启婆媳斗争, 正常人一定难以与她有共鸣。

    不但正常人不能想象, 就是陛下也一时没想到这茬。

    毕竟,身为一个担惊受怕的孕妇,郁暖的情绪偶尔也十分敏感多变。

    于是他温和抵着阿暖的额头,耐性诱导她:“男孩长大了能护着娘亲,不也很好么?嗯?”

    作为婆媳伦理剧常年受众, 郁暖抽噎着认真道:“长大了要护着他媳妇, 不要娘亲了,媳妇和娘亲争辩了, 他帮着媳妇私底下骂娘亲,他不想当双面胶,娘还不想粘着他呢,可我十月怀胎容易么我,生孩子多疼啊,疼死我算了……”说着悲从中来,竟然哭得快要避过气去。

    男人的眼睛暗了暗,捏着她的唇瓣道:“甚么死不死的,成日不懂事,从前教育你的又忘了。”

    他的手指微凉而修长,却把她的唇都捏的像鸭子嘴巴,郁暖睁大眼睛拍开他的手道:“您谁啊,我不记得您了,谁记得您从前唠叨甚么?”

    郁暖絮絮叨叨总结:“男孩都是来讨债的,不喜欢不喜欢。”

    纵使修养再好,陛下的面色也有点沉。无限好文尽在---风华居小说网

    谁同她灌输的这些想头?

    她自个儿只有那么小,倒是想好怎么讨厌儿媳妇了?这得多少年以后的事体?倒是异想天开起来,满脸凝重忧国忧民的样子,实则脑瓜子里头想的皆是叫人哭笑不得的事儿,偏她还这样认真。

    一旁的大夫:“…………”脖子往后缩,尽量让主子们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陛下不允许,他也不能争辩。

    可双胎之事的确非是极端精准,但医术到了一定境界,再加之观测判断,十有**绝错不了。

    而且,说实话双胎都是女儿的可能,并不比有个小太子要大。

    郁暖脑袋迟钝的转过弯来,才发现自己话太多了。

    从知晓封山开始,她便猜到一些了,但现下这般纵着性又坦然,仿佛涓涓细流在血管中舒缓流淌,那样日复一日的常态感,她自个儿也没预料到的。

    原本的满腔怯意和逃避,竟然哭两声便跑没了,现下只剩下一点羞耻和茫然。

    她坐在桌案上,两条腿晃荡着搁在男人膝上,穿着绣鞋的脚纤巧玲珑的,不安分的扭动着。

    她偏着头慢悠悠对他道:“我不认得您,真奇怪,为甚与你说那么多话?我得走了。”

    郁暖说着,眼睛里先头便含着的一包泪水,哗啦啦流下来,但杏眸中有些亮晶晶的。

    大夫在一旁垂手候着,那可真是煎熬啊。

    夫妻吵架,他这样的外人却受罪,从将来的婆媳伦理关系,扯到夫妻情谊,扯到重女轻男,甚至还包含幽怨的装作互不相识,那可真是有些复杂。

    说真的,他到现在还没听懂。

    终于陛下想起他,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可退下,大夫如释重负,赶紧行了礼儿,提着医药箱子往后退,却听陛下忙里抽闲吩咐道:“治喉咙的药换一套,朕看她恢复的不好。”

    郁暖睁大眼睛,觉得自己受到了置疑。

    恢复的不好,岂不是在说她公鸭嗓,特别难听?

    她说不上来自己甚个心情。

    其实他也没说甚么,但她却莫名一惊一乍的。

    这话绕来绕去也能戳中自己的七寸。她仿佛,前些日子便害怕自己的声音被某个人听见。

    虽然并不难听,却想把最美的一面都展示给他,最好最好。

    除了在原本世界的事情,她真甚么也不记得了,但以她对自己性情的了解,还有完全独立清醒的认知,郁暖这段时间一直在猜测,她或许忘了甚么。

    即便不记得了,但心怀的情感却仍旧存于心窍,毫不能忘,却仿佛没了实质的寄托,而变得自我怀疑与矛盾。

    郁暖想,她对自己的过往,或许又能有进一步的认知了。

    但忘记的东西,却让她望而却步,并不敢再多言甚么,即便心里纠结疑虑,也情愿憋着不讲的。

    她亦在思考,自己将来的路要怎么走。

    郁暖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感觉很复杂,但由于脑中空空一片,所以她更向往自由清净些的日子,即便没有他也好,而不是与他痴缠在一起。

    即便她仿佛潜意识里,都并不觉得他的到来很值得惊讶,仿佛他就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

    但毕竟是下意识的事情,在真正的思虑中并不占有主导地位。

    郁暖还想着,却已经被他打横抱起来。他把她抱得很紧,男人的力道既硬又刚强,叫她腿弯处的骨头都被勒的生疼。

    她蠕动了一下腿,暗示他力道太大了,嘴上却轻声道:“我得归去了,之前招待您的恩情,您不必记得这么牢,不如就此作别罢。”

    “叫我的夫君晓得了,那可不得了呀。”

    “他脾气很坏,而且下手又毒又不知轻重,并且不爱听劝,又非常独断专横,甚至非常霸道冷漠,并不是个好东西,年纪还一大把了,是个实打实的老顽固,故而一定要按着棺材板子抽您了。”

    挺好,九个缺点一次骂完,没想到他这般不是个东西。

    她甚至什么都不记得了,成天胡言乱语不识数脉,可闭着眼胡诌也能每样都能踩在点上。

    不得了,长进了。

    皇帝的平淡道:“应当再添一个,你夫君定是犯贱犯多,自己也便无知无觉了。”

    郁暖捏着他的衣领,认真道:“您说的对,那可真讨厌,像狗皮膏药似的,嗯……您说,我该不该跟他过下去呢?”

    男人唇角弯起:“既他那么讨厌,夫人不若与他和离,朕娶你可好?”

    郁暖道:“那可不成,他再讨厌,也卖棺材养我呢,棺材铺老板可不好当,个中艰辛您怎么懂得?做的不好了,得挨万人唾骂呢。”

    她哭完了,又不管之前在忧愁甚么了,骂他骂得眉眼弯弯中气十足,即便眼里干净烂漫,甚么也不记得。

    男人从她的语气里能断定,她不是什么也不晓得。

    只是,她自己也神智无知的,明晰些甚么,却也有大片空白茫然需要填补,即便如此尚且悠哉悠哉,懒得寻摸了。

    郁暖见他沉默,便抿了唇瓣道:“而且,讲道理说,我也不喜欢住在寺庙里,我可喜欢我的牡丹园了,庙里甚么也没有,檀香味我亦不喜欢。”

    他缓慢低沉道:“这庄子,本就是留给你待产的。”

    郁暖纠正他,笑眯眯道:“是我卖棺材的夫君准备的,和您甚么干系啦?”

    他嗯一声,并不再理会她的装傻,一提到这种无聊幼稚的事体,她便止不住的爱说,话匣子一打开就跟泄了洪似的,堵不如疏。

    就着卖棺材这回事,她能延伸一长串,闭着眼叽叽喳喳胡说。

    改天他在她口中,成了天街喷火杂耍的也不稀奇,听的人着实头疼的很。

    只郁暖身孕怀的辛苦,又是双胎,虽在男人看来仍是轻盈的,但她自己便觉得腰要被肚里的小破孩累断了,原本就脆弱的身子更是乏力,也只嘴巴能叽叽咕咕乱讲话解解乏了。

    好在他也并不当回事。

    郁暖见他温淡不语,便有些惊悚的捂住脸颊,默默闭上嘴。

    她认为,戚皇这脾气好的简直不正常。

    原著里,仿佛也只有到中年时期,他的性格才慢慢转化为温和儒雅型的,这个年纪不至于吧?提前更年期了?

    有点可怕。

    不在沉默中消亡,便在沉默中逐渐变态。

    ……她觉得抱着自己的男人属于后者。

    郁暖认真端详着他的神情,而他与她的杏眼对视,垂眸在她额前一吻,却被郁暖香软的手心抵着下颌,用力推开了。

    男人笑了笑,倒也不在意。

    她就像一只被娇惯的猫咪似的,成日要梳毛要喂食,要摸抱抱,要陪她玩要温柔,但不能随意亲她。

    一亲便拿肉垫抵着主人的下巴,威胁的喵喵叫,仿佛她当真特别凶似的。

    郁暖扭了扭身子,其实她觉得有人抱着走路也很好,因为怀着孩子走路太累了。

    可理智上她打定主意,不想走进他的圈套,即便再温柔那也不成的。

    然而她纠结着,思考着,他却一把将她放下了。

    郁暖懵懵捧着肚子,仰头看他,琥珀色的杏眼睁大了,却被男人揉了揉额头,他宽和微笑道:“不喜欢庙里,就归去罢。”

    郁暖瞪着他,又看着外头绵延的山路,弱弱道:“我走不动。”

    即便没几步路,她也不大想走,骨头懒酥了。

    她夫君替她把发丝挂在耳后,在她耳边淡静低沉道:“阿暖,走不动,你要怎么与朕说?”

    郁暖拍开他的手,绵软微笑道:“不说。”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了解他,但她就是知道——他说的每句话都不那么片面,都含着噬骨的深意。

    她记不起很多事情,但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或许以前也喜欢逼她服软。

    尽管每次开口,她或许都不那么真心,在颤栗无措中口是心非。

    但说的多了,求的多了,那也成了真的。说了一千次一万次,便真的成了任他摆布的傀儡。

    即便那是浓烈深邃的情感,也不可以这样。

    于是郁暖真的被周来运家的带回去了。

    往回走的山路都没有轿子,她只能捧着肚子,小心翼翼扶着周来运家的挪动。

    她走了半天,其实也只走了几十个台阶,即便往下走力道不那么费力,仍是忍不住喘息的。

    可她很有可能,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能连这几个台阶都走不下呢?往后她的宝宝要怎么看娘亲?

    雨后的山间有点泥土的腥味,鲜嫩的树叶泡过雨水,落在她脚边时浓绿滴翠,鸟儿颤颤巍巍站在枝头叽喳,微风慢拂过一切舒缓揉慢了时间的流速。郁暖很认真的皱着眉,小腿肚都颤着,只周来运家的稳稳扶着她,即便脚底踏过一片潮湿的青苔,她仍是稳当当的。

    她吸半口气,心里仍有半口悬着落不下。

    说不清甚么感觉,痒痒的,又恨又酥麻激动。

    于是郁暖还是顺从己心。

    发丝垂落于肩胛丝丝的痒,她洁白修长的脖颈微侧,小心翼翼,又悄咪咪往山的上头瞧着。

    清风拂过,万籁俱寂,山巅有一袭灰色广袖,修长儒雅的身影,似寒冬里的雪松久而默然的立着。俯视和仰望的距离,她瞧不清男人的模样,而男人指尖不紧不慢的捻着佛珠,明黄的穗子垂落下,于风中悬动。

    他一直在看着她。

    她记得,仿佛原著有个卑微的女人,曾以这样仰慕的口吻描述他:陛下是冰封万里的至高雪山,藏在寒凉霭霭的云雾里难以捉摸那座山峰,亦是,我心向的方向,却终年不可至。

    飘渺散漫,难以折服,却惹人心痒——仿佛永远不会有,为一人真正化为绕指柔的某日。

    郁暖鼓着雪白的腮帮子对他吐舌,又扶着肚子,善意的微笑起来。

    她慢慢转过头,唇角轻轻弯起,纤软的手掌抚着肚子,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与风儿缠绵游荡,跳跃而明快:“我都走累了,你们死鬼爹爹又哪儿去了?”

    “我都找不到他。”

    她看着碧蓝的远空,轻声自言:“那他是不是,也找了我很久呢?”

    郁暖扶着身旁仆从的手,不肯回头,语气却柔和软绵道:“没差几步了,我们赶紧的,今儿个我想亲手给我的牡丹松土修枝了。她们没了我可不成。”

    她扶着肚子,纤细的身影慢慢往下走,声音娴静随和,像是一泓温水漫漫流于心间,听上去使人舒服极了。

    山顶佛门前,男人看着她晃悠悠走远,直到隐没于视野的尽头。

    他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捻到最后一颗,深黑古朴的佛珠霎时寸寸断裂,一粒粒断线坠落于地,滚入草丛里。

    他抬眸,眼中是寂寂平淡的模样,唇角的笑意带了些幽暗的柔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