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林珍的综穿人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雨水顺着瑞兽口中成串滴落, 天上乌压压的一片沉黑, 满世界的萧索清寂中,郁暖有点晃神。

    也不知怎的,她心神不宁起来。

    郁暖有些歉意的对男人一笑,扶着手边的桌沿慢慢落座, 腰线处由于怀孕而紧绷, 纤细的手臂还支在腰后,动作慢吞吞的迟缓。

    他的眉目疏淡有礼,彼此目光相触, 郁暖却一下移开眼, 看着冒着细细白雾的壶孔, 默默出神。

    她怀孕八个多月的身子, 却还是很单薄, 除却圆滚滚的肚子, 无论是身段还是展露出的削薄肩胛, 都显得有些太羸弱, 只有下巴和面颊上尚且充盈雪白,使她笑起来温软而暖和。

    有了身孕,还像个烂漫的小姑娘,却不知她怎么能成日这般可乐。

    她捧着温热的茶杯,温柔却疏离道:“丰都的落雨日便是这样, 有时落了一整天, 也不觉倦的。您若便捷,在这儿待到天晴亦甚好。”

    女人的声音有点沙沙的, 像是拢住月光的薄纱,明润勾人却不丝滑。可以听得出,她原本的音色应当更动人些。

    郁暖说到这里,其实自觉差不多了,毕竟站着和客人说话不太礼貌,所以她先前才坐下的,但事实上并没有要久聊的意思。

    窗边的男人笑了笑,不急不缓道:“是么。”

    郁暖:“……??”

    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聊天能力了。

    是她说的话让人完全没有接下去的欲望嘛?

    真奇怪。

    孕妇的浮躁脾气有点上头,郁暖面色苍白的轻轻揉了揉太阳穴,不自觉深深吸气。在雨天里,有时会觉得一口气吸不够似的,心里毛毛的滞塞。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要圆满的结束这场对话,于是保持端庄的微笑示意他:“公子不妨尝尝我们庄上的糕点,若是觉着味道好,等雨停了,还可给您用油纸包归去享用。”

    郁暖又添了句:“不过,这些皆是照着我的口味改制的,或许不太合您的喜好。”

    她忽有些好奇,自己觉得味美的东西,在旁人看来是甚么反应?

    真的很难吃的话,这个男人也不至于发怒,其实无伤大雅的。

    他于是在她的邀请下,顺其自然用了一口,微顿了顿,把整块点心都慢慢用完,举手投足间带了些教养良好的雍容优雅,只是礼貌温和的评价:“不错。”

    郁暖睁大眼睛,也只是笑了笑,并不接话。

    说实话,她完全无法从他的神情和言语中,看出糕点到底好不好吃,反而愈发迷茫了。

    因为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态度。

    她还是顺势而为,对他浅浅微笑一下:“那我命仆从给您包一些归去。”

    郁暖单方面结束了对话,缓缓起身一礼,轻声道:“贵客且慢用,若有不便,使唤仆从伺候便是。”

    她刚起身,便听见男人的声音响起,低沉而平淡:“并无冒犯之意。”

    “在下只好奇,夫人的脖子,是如何伤的?”

    郁暖怔了怔,轻声答道:“我也不知……”话没说完。

    外头厚重的云雾被拨开一瞬,而男人的眼眸静如深潭,看着她的时候,令郁暖有心乱而杂。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孕期的躁动……只是对上这个男人,便让她想要搅乱他的平淡,让他也变得不自持些。

    郁暖猜测,或许是因为她的确不适应他这样古井不波的人。她觉得与他谈论什么,都很有压力。

    郁暖想着脖子的事,纤细的手指无意识擦过脖颈,落下后又把伤口的本来面貌曝露于他的视线。

    她脖子上的伤口,看上去是将将愈合没多久的样子,比郁成朗见到时边缘痊愈的更好,但瞧着仍像是新伤。

    她也有些苦恼。

    没有哪家的女人,出门都顶着个莫名其妙的颈伤的,这条痕迹看上去像是戴了劣质的颈链,也不知原先是如何伤到的,现下她虽则每日敷药,也尽量避免多开口,但仍有些忧愁想叹气,却不晓得猴年马月才能愈合至看不见。

    她把话说完:“我也不知道。”说完抿了唇,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郁暖认为,自己的声音应当能更好听才是。

    这段日子以来,她也很少对自己的声音抱甚么看法了,其实她不该在意的,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有点莫名的自卑和羞涩。

    而且这时候,她实则完全能直接不提了,但被他这么平淡的看着,郁暖却有点局促,又无处安放自己的手脚。

    郁暖面颊燥热,尴尬的胡乱解释道:“我自己也不记得了……或许是被歹人所伤的罢……”

    听上去,她就是个奇怪的女人。

    他没有什么语气,只是慢慢重复道:“歹人。”

    郁暖看不出这人是甚心情,或许没什么感觉,面对她,也只像是和陌生人闲聊。

    目光相触,男人的唇畔似笑温和,她的心口似流淌过清泉。

    她便也忽来了些兴致。

    有时和陌生人说上两句话,也能解解厌气,毕竟她在这里那么些时日,从来没有身份对等的人与她聊天。

    而且这人话很少,也不像是会到处乱讲的人……给她的感触却很复杂。

    见面的一瞬间,掺杂了古怪的情绪,不能分辨具体,却知道是正面的印象。

    于是她一下下抚着肚子,软和漫声道:“是啊,听我外祖父家的大夫说,这是剑伤。”

    “但或许是个不称职的剑客罢,这么锋利的剑呢,却不曾伤到要害呢。”

    西南王的大夫说,像是剑伤,而且伤她的剑必然是无比锋锐的,不然在这样稍弱的力道下,一定切割不出这样整齐利落的伤口。

    因为,伤她的人应当没有那么用劲,在最后一瞬甚至还有些心软不舍,却不知是什么原因。

    郁暖那时便想,那歹人真是十分不尽忠职守,如果再来一剑,或是割的深些,或许她都没办法怀着孩子坐在这儿了。

    男人在轩窗边,眼眸隐没于光影下,声音却很温和:“往后要当心。”

    郁暖觉得自己有点像是被训话,这种错觉很莫名,却无意识的绞着纤白的手指,很乖顺道:“好……”

    一说完,她就觉得自己条件反射的太奇怪了。

    时隔许久,郁暖终于有机会再同人村口闲聊了,尽管她的心情和丰都的烟雨一般多变驳杂,但并不妨碍她多说两句话。

    男人看着窗外的落雨天,又若有所思问道:“在下见夫人独居于此,夫家却不在么?”

    郁暖觉得他应该只是随口问的,这般看着外头的雨天,应当也非常想等雨停。

    他问她话的态度,应该是非常随意的。

    所以她也准备随便回答。

    于是郁暧脑中编了个情景,认真对他叙述道:“我的夫君是个卖寿材的……故而家人怕我怀着身孕不吉利,故而许我独居于此。”

    这个理由仿佛很合理贴切。

    男人顿了顿,看她一眼,礼貌的微笑道:“卖寿材啊。”

    郁暖很认真的点头,心下痒痒着,大脑飞速运转:“但不是在江南,是在西南卖寿材。”

    “他不识几个大字儿,无甚文化,但贵在憨厚老实,故而便有很多人向他买棺材。嗯……”

    说完她发现自己话太多了,于是选择立即闭嘴。

    男人这次沉默了。

    郁暖觉得,或许是她有些失礼了,不由尴尬起来。

    因为一般人家的妇人,都不会说那么多话给外客的,故而人家只是按着礼节回避,并未答复她而已。

    想想就要叹气,阿暖你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点?

    说那么多奇怪的话,有点像神经短路了。她觉得自己是太久没见到外人了,估计站起来走路都会同手同脚。

    过了一会儿,雨声渐渐歇止,外头的蝉鸣声渐渐此起彼伏,一切景致皆带了浓而滴翠的绿意。

    男人笑了笑,又不动声色把话圆回去,给她递了个台阶:“西南的寿材生意,应当很好做。”

    郁暖点头道:“是啊……嗯,那头乱着,发死人财的却多。”

    她绞尽脑汁的编故事:“但是,譬如我夫君,还是很善良的,每隔三日都要斋戒一番,来还些阴德。他虽憨直,却是我们十里八村的乘龙快婿。”说完又似乎非常自豪。

    男人又沉默了,这次抿了茶。

    他把茶盏置于案上的轻微声音,却叫郁暖听得有些莫名心惊肉跳。

    她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可能因为没用膳,饿得烧心了。

    郁暖和这个男人隔了一段距离,她没看着他,一直漫无目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直到雨幕全然终止,一滴滴残余的雨水从屋檐上低落,绽在回廊的朱红矮墙上,她才意识到已经有些晚了。

    但她并不方便留他用饭,只得歉意道:“您瞧,外头的雨也落完了,我还得去瞧瞧我的牡丹花。”

    他也放下茶盏,左腕上的朴素佛珠若隐若现,男人慢慢道:“那么,在下也是时候告辞了。”

    郁暖站起身想要送他,但奈何之前便有些不适意,如今未曾用膳,起身时身形有些不稳。

    她的惊呼卡在喉咙口,肩膀紧缩一下,一瞬间的呼吸停滞,却很快被不知何时近前的男人圈住手臂,而近处隐约禁欲的雪松冷香,让她忽的睁大眼,脑中有甚么迸现,却一下落幕,实在捉不住也触摸不着。

    眼睫细细颤抖着,而郁暖的另一只手也按在桌角上,使她并不曾斜倒下。

    男人的指骨修长而有力,只用单手便能握住她的上臂,却点到为止,很快便松手,明黄色的佛穗垂落在广袖里,她也再瞧不见了。

    郁暖扶着胸口细细喘息,她本就有心疾,现下也实顾不及与他道谢。

    在男人视线里,少妇的半张侧颜,都是苍白的,因着疼痛而覆着薄薄的汗水,是脆弱而娇气的旧模样,仿佛时光的流逝,并没有在她身上带走分毫痕迹。

    还是这样年少而青翠,带了些小矜持,实则却有些呆拙的美貌小姑娘。

    一瞬间的疼痛并未持续很久,很快便消散了,只余虚汗还在,她细细喘息着就近又坐下,对他道声抱歉,又说道:“我得在这儿坐一会儿,您且去门口寻我的婢女,她会带您出庄子。”

    他嗯一声,语气也比刚来时不同,似乎隐含笑意,飘渺而平和:“有缘再会。”

    郁暖并不在意,只是点点头,又大口的吃着温热的白水,平复自己的心跳。

    男人出了牡丹园,一旁等候的周来运家的便把伞递给他,对他恭敬道:“陛下,我们姑娘她……”

    话音刚落,天上又开始落雨,这阵子总是时断时续的叫人不安生。

    男人听完她的话,只是淡淡提醒道:“不要纵着她。”

    周来运家的叹息,小心翼翼的提出了问题所在:“可是姑娘有时就是不愿吃,今儿个脸膳食都不肯用,一开膳她就捂着心口难受,奴婢也……”

    姑娘即便不记得了,骨子里不爱吃药,自由散漫的天性还在,更遑论她有身孕,即便大夫尽力调配,姑娘似仍是怕吃药会影响到孩子。

    从前除非是姑娘心情好,不然也只有陛下,才能捉着脖子哄她吃药。

    而她夫君不在的这段日子,用药都断断续续,硬逼着也并非不成,但她吃了药就吐,不吐也能蔫一整天,苍白着脸捧着肚子,软绵又可怜,叫人心里头都在柔柔滴血。

    他将二十四骨的油纸伞撑开,低沉优雅的声音传来:“朕知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