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林珍的综穿人生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两人又一路南行, 到达清河畔时已然是第二日正午。

    郁暖的行头很多, 除却每日需用的东西,还有各色西南王给她捎带的回乡礼。后头整整有十几个马车皆用来置东西,不仅是绫罗绸缎,还有各色产自西南的玉器黄金, 并给未出世孩儿挑选的兵器, 再有就是两张房产地契。

    当时郁暖是拒绝的,西南王更没勉强,只是乐呵呵的顺着她:哦哦不要就不要, 乖暖甭生气。

    然而, 他只是坦然的使唤仆从把这些全俱收纳入随行物件儿里头, 却并未曾与郁暖再提起。

    直到他们出发时, 郁暖才晓得有这么一回事。

    她抚着隆起的肚子, 苍白的面容上有些忧愁的神色。

    其实这些东西, 她自己用着也没有几分用处, 钱财地契她无甚概念, 更遑论这都不是她的。

    但留给孩子……孩子真的需要么?

    不过是老人一份心意罢了。

    事实上她对江南之行充满忧虑……

    她害怕生孩子,妇人分娩,儿奔生娘奔死。更遑论是在古代,疼得发颤生下的孩子,还未必能长成, 想着这些, 即便是满目芳菲,也皆成虚无一片。

    其余的, 大约便没有了。

    她潜意识里,对这个世界有些熟稔。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倒映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而那个人就是冰山一角下,埋藏在深海中沉寂深睡的自我。

    这种感觉很奇妙,但使劲回想,却甚么也没有了。或许做梦的时候,才是最贴近她自己的,待梦醒时分,影影绰绰光怪陆离的碎片,却只会令她茫然至极。

    她觉得,或许自作多情,也或许真是那样,她的过去远没有那样简单。

    如果说一切实在的物质都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她和一桌一椅本质上也没什么不同,只有存在的方式不类,但精神上却是独立而清明的个体。

    她清醒并且分明的认知,自己就是本我,并没有被任何人所影响转化。

    所以当她发现自己的行为处事,还有一切的反响,都和记忆中的自己不同,那她真的是她自己吗?她所处的地方是现实,还是杜撰出的荒谬环境?因为即便梦境中,也会出现相同的一切痛觉和感情波动,只是更为古怪离奇,毫无逻辑。

    但若这是现实,那是否可以认为其中潜移默化的转变,是被她丢弃遗忘了的?

    出于对自我认知的清醒自信,和大胆的设想……原主会不会就是她自己?

    由于信息量太大,郁暖不敢肯定,却也并不急着否认。

    尽管正在怀疑自己的记忆,和精神是否出了问题,并且隐隐认为自己或许得了精神疾病,那却不代表郁暖的理智会任凭自己随波逐流。

    她还是有点自责的。

    就不能有点想法吗阿暖!怎么这么没出息呀阿暖!这么快接受这些奇怪的设定真的好吗!他们叫你去江南你就去了吗!脚长在谁身上谁还没个自主权了你不是仙女吗!

    尽管很矛盾,但她仍旧没有更多排斥的感觉。真是无奈啊。

    于是郁暖决定不再思考这些了,因为太纠结。

    乘着一艘双层的朱漆大客船,到达江南岸的时候,只用了一天都不到。由于清河流域与江南主干的水域相通,夏季顺风顺水时,到达的速度并不迟缓,虽则水路摇晃颠簸,但却比绕过远处的琼岭关去江南,却要快许多时日。

    她到达的时候已是盛夏的末尾,比起在更北的地方干燥的热意不同,南边的夏日总是闷热的,仿佛身处幽深湖底,胸口窒塞的,得要深的呼吸才能让她觉得爽快。

    然而,相对于西南的极端气候,江南丰都的气温没有那么高。

    加上时不时下一场雨,雨丝飘摇在天际,落在炽热干燥的青砖上,便让整座丰都变得柔婉而湿润,而那才是水乡给人的感觉。

    不过分热闹,疏淡而闲适,两三行人提着油纸包的热乎点心走过,小楼上传来女声袅袅的江南小曲,混着珠玉样圆润的琵琶调,而拱桥下是划开波澜,摇曳悠散而至的乌篷船。

    郁暖此次去的庄子,听闻是西南王名下的资产地儿之一。

    事实上她并不理解,为什么西南王在江南会有这样的一座庄子。

    因为据她这些日子,和郁成朗村口闲聊得出的常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朝代也是有类似限购的政策,而且是在戚皇即位之后颁发的。

    对于平民百姓和一切权贵阶级,若是在丰都或长安居住的,就算要多添置房产,也只能买毗邻的宅子。为了让寻常百姓能安家落户,不必太过拮据,防止富贵人家把穷人挤得没地儿可去,陛下其实还是很正确的,而除却几个人口大都,其余地方例如鲁安都可自由购置。

    如果非是居住民,便不能购置此地房产,打个括号(除非是天家赏赐),即便是同僚下属也不允许馈赠,这样也大大杜绝了背后搞小动作贪污的可能性,毕竟丰都和长安的房产还是很贵的。

    那么问题来了,郁暖看着传闻中这两年新建的,从前并无主人的豪华庄子默默沉思。

    没想通。

    而庄子里已经配了管事,郁暖乘着马车入内时,便受到了齐整的迎接,一切都安静而有序,带着些整肃的意味。

    领头的管事的媳妇看上去很年轻,刚过二十的样子,见到她时仿佛有些紧张,眼睛都微红了,利落行礼下跪,声音却有些不稳:“恭迎夫人。”

    郁暖捧着肚子挺着腰,隔着轻薄的衣料轻抚着,又一次陷入沉思,然后才慢慢柔和道:“起来罢,不必拘束。”

    年轻的管事媳妇起身,小心擦拭眼角,立即含笑柔缓道:“夫人叫我周来运家的便是,我男人是庄子的管事儿,您有什么令儿,都叫小丫鬟与他讲,自给您办得妥妥当当。”

    郁暖其实自觉无甚需求,活的比较随便,但还是微笑着点头道:“好。”

    近些日子江南这块儿落雨颇丰,大多数时候郁暖醒来,外头便绵绵不绝的落着雨,她也懒懒散散的。

    由于肚子更大了些,她有时甚至一整天都不想下榻,偶尔也会很疑惑,难道是她吃太多了嘛?为什么肚子这么大啊。

    又过了半月,每日悠闲到骨头酥麻的郁暖,终于慢了半拍,才听闻一件大事儿。

    乾宁帝下巡。

    从她尚在西南时,皇帝-

    ad4

    便已拔营向南,而但比起前朝的皇帝,乾宁帝巡游的目的更明了,至少在百姓看来是这样。

    除了随行浩浩荡荡的兵马之外,便无太多矫饰,也并无妃嫔女眷随行,不曾动过百姓献的女人,只下榻于先帝时便建的行宫里,多数时候都在和地方官员繁忙议事,笼络点拨些年轻文人,探察各地水域治理和练兵情况,也并不大肆办宴游河。

    可以说,皇帝下巡并没有更多花里胡哨的事体,除了民间的一些杜撰的花边传闻以外,他甚至没有兴趣,去打扰任何百姓的日常生活。

    然而这时,皇帝却还不曾到达丰都岸。

    由于连日来的大雨,丰都位于清河上游并无多少危险,但如发洪涝,下游各县城则会收到波及。郁暖迟钝接受到信息的时候,却听闻皇帝已经到了丰都下辖的云县,在那儿勘察各样水势治理情形。

    郁暖捏着手里的糕点,捧着肚皮,瞬间有点食之无味。

    事实上,她自己也不懂得自己这是什么心情,只是觉得忽然吃用不下了,仿佛有什么在心头梗住了,是还没有结束的重要事体,令她无心旁事。

    周来运家的见她这般,习惯性的为她端上一碗甜汤,哄着她吃用道:“夫人啊,不要担心,咱们管咱们的事儿,这陛下南巡,与咱们有何干系?您多用些,省的到时又饿的烧心。”

    郁暖想想也对,即便也不知道过往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的一件事实便是:对于戚皇来说,女人就和鲜花一般,不仅有有限的保质期,而且在姹紫嫣红,百态尽妍下,他算不得有任何钟爱和偏好。

    在这种情况下,人家皇帝陛下是来做正事儿的,她到底为什么自作多情到觉得他会上门找她?

    谁给她的勇气?

    郁暖顿时觉得,手上的糕点又变得色香味俱全了。

    她小口小口的吃着,温热的内陷流入舌尖,是带着点酸的甜味,隐隐有些辛咸,却叫她觉得很满足。

    是的,郁暖最近命厨房改良了糕点,又把各种奇怪的味道皆掺杂在一起,很是享受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味觉上的改变却令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很奇怪?

    但……真的很好吃嘛……嗯再来一口喵?

    只是,面对身边都是侍候的下人,她也不好意思拿一块叫人尝尝,再伸长脖子眼巴巴问人家:你觉得好吃不?是我口味有问题,还是你口味有问题?

    这就有点过分了。

    好在并未真的发洪涝,皇帝在位这些年,对于治河从未松懈,并把先帝时的治理方针都作出了一系列的调整,听闻今年的雨下的不算小,风也大,但由于整治恰当,猛涨的水位皆疏入北流,未出现难以控制的局面。

    郁暖听到此,便没有再关注下去了。

    因为月份有些大了,她每日沉睡的时候也在增多,大夫说是由于她本身便体弱,怀胎时精气神不足,除了睡觉以外也该下地多走走。

    郁暖深以为然,毕竟相比起其他的孕妇,身为心脏病、孕期高血压兼各种伤病于一体的她,并没有资格不动动啊。

    有道是,肥宅一时爽,生娃火葬场。

    于是在周来运家的极力劝说下,郁暖决定还是……要去院里走走。

    坐画舫她怕颠,逛街怕累,听戏嫌吵闹,江南也没什么认识的好友,也没兴趣花钱。

    总之不肯出门,半步都不肯,拨浪鼓摇头。

    周来运家的:“…………”

    某日中午,郁暖胃口缺缺的用了口汤,便准备去前院的牡丹园里头晃两圈。

    这算是她的必备功课了,也不知为甚,这个牡丹园就是很合她意向,三三两两的粉牡丹挨在一块儿,娇柔的颤着花瓣,随风摇曳,煞是动人。

    郁暖扶着腰,慢慢走动着,心情渐渐澄澈缓和。

    然而,当第一滴雨水落在她发髻上,郁暖怀孕时略有些暴躁的脾气又迅猛窜上头顶。

    她觉得肚里的宝宝都在踢自己,又有些不高兴,脸一下耷拉下来,蔫蔫的。

    等她逛完花园再下雨不好嘛!

    不好。

    于是身为主人的郁暖,只得匆匆像落汤鸡一般,跑去凉亭里头避雨。

    她看着外头大雨蒙蒙落下,心情像是被甚么黏着了,湿哒哒滴水泛潮。

    又过了一会儿,大雨还是没停,反愈下愈大。

    周来运家的从院外赶来,向她匆匆行礼道:“夫人,有外客来避雨,只说是附近余姚山上的香客,行至半山腰才发现落了大雨,借您屋檐一避。”

    郁暖一脸懵,仿佛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来这座庄子避雨啊,周来运家的提醒道:“仿佛还是权贵人家,咱们不能敷衍过去啊,夫人。”

    郁暖想想也是,于是问道:“安置在哪里?”

    周来运家的笑道:“奴婢来之前便利落安置完善了,就在这牡丹园中的小院里。乃是从外门抄游廊进内安置的,故而并未叨扰您,这才来与您请示。”

    郁暖觉得周来运家的,真是诡异的懂得她的习惯啊。

    她看了看自己被雨淋湿的袖口,轻声道:“既是权贵人家,我也不好冷落,如此便去吃杯茶,招待一番。”

    由于就在牡丹园,即便她再懒,也没道理绕过贵客直接走掉,于是便由周来运家的扶着,撑着油纸伞一点点往里头走。

    中上未用多少膳食,郁暖这时候才觉得饿,面色都有些苍白,于是心头便执着的想着,等会子她要立即招待了客人,再归去吃东西。

    踏过湿润的青砖,她从朱红的游廊往里头走,会客的正厅敞亮着,却寂静无声,郁暖只能听见外头豆大的雨珠坠落,拍打窗棱和蕉叶的声响,在游廊里闻声却零碎而静谧,抚平了她的一点燥意。

    里头的权贵公子坐在窗边吃茶,她只看见一角镂花的轩窗半开,外头是零落委顿的粉牡丹,被大雨零落的无比可怜。

    光影里,那个男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握着茶盏,左手上有明黄的佛穗垂落,他的声音平淡温和:“在下上香途中路过贵庄,无奈大雨忽至,故借夫人宝地一避。”

    郁暖慢慢垂眸,浓密的眼睫像小扇子,使她瞧着精致而柔弱。而少妇纤细的皓腕托着腰椎,承受着怀孕后期的酸痛难支,瞧着瘦伶伶的可怜。

    由于精神上的倦怠,她的声音微弱却温柔:“大雨留客,乐意之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