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农家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林珍的综穿人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郁暖对于那些一无所知, 而宴席结束后, 西南王撤去了之后所有的招待事宜,把所有的宾客皆好生送走了。

    郁暖在郁成朗安抚的目光下,被几个侍女带下去沐浴梳洗。

    第一步,那些侍女便把她身上外族人的长袍和面纱褪下, 换上中原女子的着装。

    郁暖轻轻问了两句话, 得到的回应模棱两可,她索性便不说话了。在这样陌生的环境,其实她也有些忐忑, 但如果不能逃走, 逃走也不知道去哪里, 那便走一步看一步罢。

    头饰是带了些西南特色的流苏头面, 而这里的钗环和长安的精致小巧不同, 比较偏好大件儿, 也会把整套的亭台楼阁样式戴在头上, 缀以流苏和宝石, 瞧着金玉样大气奢华。这整套头面看上去都有些半旧了,配上簇新的衣裳,在她身上却糅合的很好。

    一旁的侍女也小声惊叹起来,郁暖穿上中原女人的衣裳,像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现的柔婉精致, 仿佛剑客终于有了趁手的名剑, 剑刃在他手上前所未有的锋锐,并发出喜悦的轻i吟声。

    沐浴梳洗完, 她便被带去了花厅里。

    郁成朗和米琪娅公主相对而坐,郁暖隔了很远,都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要带走我的奴婢,王爷难道不需要付出些什么?不然喀舍尔之神都不会认同,尊敬的神明会给您带来厄运!”这是米琪娅公主的声音,有些不耐的高亢,很明显是被激怒了。

    西南王没说话,说话的是郁成朗:“公主殿下,首先,你救了舍妹,这点在下和外祖父皆很感激,你想要以此求些报酬,我们都会应允。但你不能带着阿暖,不然你走不出西南王城。”

    米琪娅公主起身,棕色的眼里皆是讽刺:“这就是你们中原人的待客之道么?抢走我的奴婢,还要挟本公主,不知若是中原皇帝知晓了,会不会大发雷霆?”

    郁成朗无语了一瞬,才慢慢道:“陛下并不会为这样的事大发雷霆。”

    “公主也应当庆幸,此刻站在您面前的并不是陛下。”

    “不然无论您是否交出阿暖,或许您都性命堪忧……”

    米琪娅公主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冒犯,中原的皇帝是不会这样对她的!不论她是不是友邦的公主,她都是个美丽的女性,而男人应当对所有长相漂亮的女人,都抱有怜惜之情。

    这时,西南王沙哑着开口,缓缓道:“公主,本王的外孙女年纪尚小……”

    话音刚落,他看见了从外头走来的郁暖。

    银色的流苏垂落在深棕的发丝间,深紫的襦裙上以银线绣着铃兰花,喇叭式样的淡紫色纱质袖口垂坠在指间,她的脖颈上有一道伤痕,也缀着一串深如星海的紫色水晶,衬得肌肤愈发冷白优雅。

    郁暖不忘了抚住腹部,非常恭敬乖顺的的行了个礼,默默退避在一旁。她的神情平和沉静,抿着唇瓣并无说话的意思,像是对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更多的情绪和看法。

    这个老人征伐多年,浴血厮杀而磨砺出的冷硬,在此刻柔和万千,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西南王看着郁暖的眼神,就仿佛掌心托着一只头顶碎壳,张开嫩红的喙嗷嗷待哺的鸟崽,无处安放,也不知如何妥帖对待。

    老人的眼尾有许多皱纹,那是岁月留给他的痕迹,却使他看上去老谋深算而狠戾,此刻却极力掩饰着自己面容的狰狞,他的声音柔和洪亮,隐隐有些难言怀念的情绪。

    “欢迎回到西南,我的孩子。”

    郁暖不知怎么说,只是静静看着迟暮的老人,有些陌生,却不全然抗拒。

    她终于开口道:“谢谢。”

    郁暖说着,露出一个平和的微笑,有些歉意道:“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抱歉。”

    西南王重重舒口气,身上的轻甲发出金属摩擦声,老头恢复了一些威严的样子,看郁暖时却还是很慈祥柔和:“没关系,孩子。你也是第一次见到外祖父……外祖父家里,有一座牡丹园,是你母亲儿时爱去的地方,她在那儿有一整片的粉牡丹,开花时大朵大朵极是壮丽……她一定与你说起过。”

    看着郁暖疑惑的神情,西南王才叹息道:“外公忘了,你不记得了……”

    仔细听时,却会发现这位凶名赫赫的杀神,在外孙女跟前有点手足无措,仿佛打内心担忧会把这么柔弱的小姑娘吓到。

    郁暖的性格和南华郡主南辕北辙,几乎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一个爽朗泼辣,另一个柔弱而宁静,但却很意外的长相相类。

    郁暖比起她的母亲,更多了几分苍白,瞳孔的颜色也更浅一些。

    这点却和西南王很类似。

    常年曝晒在西南的烈阳下,老人的眼睛是一种很淡的琥珀色,比起年轻的小姑娘,多了些冷厉和睿智,却不妨碍他们对视时,互相都觉得很奇异。

    郁暖也不知道,怎么又突然冒出个外祖父,但她却没有更多惊讶的感触,除了些微的疑惑,表现的很平静。

    看见郁暖的模样,米琪娅公主也觉得有些惊讶。她原以为,这个姑娘穿着喀舍尔的袍子,已是很美,却不想她更适合中原的衣裳。

    骨子里的宁和高贵,和精致婉约的样貌,让她看上去并不比任何一个公主差。

    米琪娅公主抱着袖,站在一边用生涩古怪的官话道:“西南王,本公主不管你编造出什么样的话来欺骗我,但暖暖不能给你,她是本公主的婢女,得服侍我一辈子。况且她肚里的孩子属于我们草原上的一员猛将,你带走她……”

    公主冷笑起来:“……让本公主怎么与她的丈夫交代?”

    郁暖的面色有了波动,她的语气拔高,有些微的冷凝:“公主,您不要乱说话。我们在路途上相识,您救我一命,不问自取带走了我的约指,让我扮作婢女在您身旁,我都可以认。”

    “——但是,您不能污蔑我的孩子。”

    话说到这里,西南王轻咳了一声,神情有些古怪,却没有多说什么。

    郁暖有点怀疑,郁成朗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郁暖继续说着,语气却又变得平和淡静:“公主,我的确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也受过您的恩惠,但如果可以-->>的话,您能把我的约指还给我吗?”

    “它……对于我很重要。”

    她觉得,这是原身的东西,如果在她这里丢了,总是有些对不起人家。

    米琪娅不欲再谈,只是起身冷笑道:“中原人都是惯骗,本公主早该认清。你们中原人,品性败坏。”

    郁成朗忽然起身,看着米琪娅公主,伸手道:“拿来。”

    他的眼中凌厉之色尽显,又重复了一遍:“拿、来。”

    米琪娅冷笑起来,不说话了,只是起身准备离去。

    西南王忽然开口道:“公主,你若是听话,本王看在你救了阿暖的份上,许你八万两白银,并千头牛羊。这些资产都归你,足以抵消你救她的恩情。若你执意不肯,怕是由不得你!我想,喀舍尔王应当不会为一个女儿的死,而大动干戈。”

    西南王坐在那儿,眉宇间精光顿现,杀意弥漫。

    米琪娅能感觉到,西南王不是在开玩笑。这已不是口舌能解决的问题,对方根本不打算给她任何机会。

    米琪娅公主顿住。

    都说财帛动人心,对于权贵来说也如此,如此庞大的钱财,对于她而言或许也是很多年内都得不到的。如果放了一个侍婢,却得了一笔不小的财产,却很是划算。

    公主抚过纱帽上的金线,靡丽的嗓音缓慢道:“让本公主再考虑一晚。”

    话音刚落,郁成朗抽出佩剑,撕裂风声迅速横于她的脖颈前,冷漠道:“把我妹妹的约指还出来,不然本世子便让你一文钱也拿不到,并立即去见你的喀舍尔之神。”

    米琪娅公主棕色的眼眸睁大,看着郁成朗俊挺冷冽的眉目,难以置信道:“这便是你们中原人的待客之道?”

    郁暖袖手一旁,终于柔和出声道:“公主,我的东西,你何必留着,它在你身边也并无用处。”

    如果原身的家人帮她拿回来,自己也没有资格阻止。

    况且……郁暖也觉得,仿佛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对于她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米琪娅公主进西南王的花厅,并没有带人,因为西南王不允许,她便也无所谓。毕竟,她很笃定,西南王不敢拿她怎样,但却忽略了还有个郁成朗。

    西南王爷并未阻止外孙的行径,这让公主非常恼怒,甚至放话要让她父王带兵攻打西南。然而并没有人相信她。

    只有郁暖开口道:“兄长,请不要为难公主,我们好好说话。”

    郁暖看着郁成朗的眼神还是有些生疏,但却愿意叫兄长了。这让他有些微的喜悦,不由松了手,示意几个婢女把米琪娅按回位置上,倒茶“好生”侍候。

    米琪娅自然愤怒不已。

    话题进行到最后,米琪娅公主终于松口,答应把约指还给郁暖,只是郁成朗不允许她离开,于是便派侍女去府中,把约指快马加鞭带回王府。

    锦盒中躺着一枚小巧的羊脂白玉雕凤约指,套在郁暖的手指上,是恰恰好好润泽细腻的触感。她触摸着失而复得的约指,心中有些难言的感慨。

    她套上了约指,通身的气场有些微妙不同,眉目间多了些宽和,露出了一个连她自己也没发觉的笑容。

    郁暖对着米琪娅公主一礼,轻声道:“谢公主这几日的招待之谊,阿暖不会忘怀。”

    米琪娅公主得了西南王的谢礼,面色才缓和起来。

    公主对郁暖的感觉有些复杂,此刻只是冷淡道:“你真该看看你背后黥了什么,是它救了你。并不是,本公主。”

    说罢,米琪娅公主转身离去,把面纱缓缓覆上面颊,对西南王一礼,又沉默看了郁成朗一眼,干脆离去。

    待公主的身影不见,郁暖才扶着肚子,慢慢被人侍候着落座,此时已面色苍白,抚着心口,脑中还盘旋着米琪娅的话,连思索都有些费力。西南的气候有些干燥,一天中最热的时,能令郁暖觉得呼吸一口,喉咙都会蒸熟。她非常不适应。

    却听西南王对她道:“等阿暖生了孩子,便留在西南罢。”

    郁暖的手缓缓扣紧袖口,却不曾出声。

    郁成朗立即起身,回应道:“外祖父!阿暖的身份……到底不适宜留在西南,望您三思。”

    西南王轻叹一声,又道:“是这个理。”

    其实他早就想到了,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都不能把外孙女扣留下。他不能这么昏聩,只是想要亲耳听见,才会死心罢了。这样的做法,不仅对西南百姓无益,对于外孙女也没有任何好处。

    郁暖只是垂眸坐在一旁,扶着额头有些困倦,显而易见的脆弱。

    南王有些紧张起来,他不知道,原来外孙女与传闻中一样,是真的体弱多病到谁见了都害怕,这幅样子,简直让老人的心都要被生生剜了去,于是立即召了苏家人来为她诊断。

    郁暖却勉强安抚一笑,露出一对小梨涡来,睫毛浓密垂落。不知为何,尽管这种感觉很不爽利,她却已经习惯了。

    而她总觉得,往常在这样的时候,便回有人把她抱在怀里,轻抚着她的脊背,给她按揉疼痛的地方,低柔轻哄她吃药,又要说有趣的话来叫她开心。

    然后,她便能笑倒在那人的怀里,抱怨他怎么一本正经说这样的话。

    她恍惚间,看见诊脉的大夫已然摇头拱手。

    苏大夫得出的结论却是,郁暖不适合西南的风土,本就羸弱的身子在这样的气候下,或许生产时都有心脉停滞的可能。

    这并不是在瞎说,而患心疾的人,本就生产有风险。

    西南王看着外孙女,终究是叹息道:“那该如何是好?”

    苏大夫捋着胡须,淡淡含笑道:“依老夫看,若将郁姑娘挪去江南待产,会是个很好的选择。”

    江南是个好地方,空气湿润新鲜,气候暖和宜人,又是鱼米之乡,能吃用的也比西南要多。

    最重要的是,江南离西南不会很远,不至于让阿暖怀着身孕在路途上颠簸太久,是个待产的好地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