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七十三章(修bug)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修bug)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农家乐带着空间闯六零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林珍的综穿人生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米琪娅公主整整哭着絮叨了一整天。

    没错就是一整天。

    郁暖不得不捧着怀孕不知道几个月的肚子, 坐在那儿听她唠叨。

    满怀心事的倾诉完毕, 米琪娅公主鬓发散乱, 眼神呆滞,嘴里念叨着几个奇怪模糊的词,之后终于良心发现, 忽的站起身,佩戴的大块宝石金链发出悦耳的声音, 她决定带郁暖上街买东西。

    郁暖:“……??”

    她这肚子, 少说也有五六个月了, 您拉着一个孕妇上街真的好吗?

    而且郁暖怀着身孕, 由于本就体虚,故而还有点轻微的浮肿,让她非常不想出门。

    然而她认为还是不要忤逆公主比较好。

    这种心情可以理解的, 失恋之后只要有钱,总归想要挥霍一下发泄发泄。

    米琪娅公主自然不可能去大街上逛摊, 于是她就跑去了鲁宁的康恩街。康恩街甚么旁的都没有,只有各样奢侈的银楼和酒楼, 以及各式各样的成衣店。

    公主是喀舍尔外宾, 又长得美艳妖娆, 还非常有金银,买东西几乎不眨眼,想买甚么就买甚么, 甚至还给郁暖肚子里不知道是男是女, 也不知生父的孩子, 买了许多项圈和金老虎。

    一掷千金已经不能用来形容她。

    公主殿下后头带的五辆马车,在归去时都已被塞满了。

    顺便,她们住的地方是瑞安庄的分庄,并已入住了整整五日。

    郁暖也从各式各样的待客方式和华美的桌椅橱案上,感受到了皇庄的不同。

    这个地方虽和长安的瑞安庄没法比,但制度还是一样的严格,毕竟是当年眼高于顶的少年皇帝定下的制度,所以现任皇帝不去改的话,也并没有人敢僭越。

    郁暖严重怀疑,十几年前戚皇决定开放这座皇庄的时候,还是个严重沙文主义中二少年。

    非达官显贵有钱也没法住,就算是达官显贵,也得看各样消费的金银,以及官位品级,由于瑞安庄的盛名,来往宾客仍络绎不绝,而与长安那家不同,西南的这家平民百姓亦可进来用膳,只是无法住而已,所以导致鲁宁的这家唯二的分号,甚至比长安的还要热闹许多。

    长安的瑞安庄,就有些太过冷清优雅,多了几分孤芳自赏的意味。

    虽说,孕妇多走走路也挺好,但逛街逛到这个程度,郁暖也非常心累,甚至出现了面色苍白,头脑晕眩的症状。

    其实那几日的行程中,车队里也有喀舍尔的大夫,只是郁暖吃不惯喀舍尔的安胎药,黏糊糊带着奇怪的颗粒,有点苦涩滞口,她吃了第一口便条件反射的想吐,整个胃都在痉挛。

    公主当时便摇摇头,修长漂亮的小腿交叠着,眉间的黄金首饰嵌着拇指大小的蓝宝石,映衬出棕色的眼眸,让她看上去闲适优雅极了。

    米琪娅叹息道:“暖暖,你这样可不行,不知道你的丈夫从前是怎么保护你的,可在喀舍尔,怀了孕的女人可不这样娇气。”

    郁暖想说我真的不记得了,但也只是沉默的擦擦唇角。

    于是在疯狂购物之后,公主终于良心发现,吩咐她的侍女,去找当地最好的大夫来给郁暖诊断。

    郁暖这一路上,算是很有些艰辛了,不仅食欲不振,月份大了还孕吐,深夏里空气闷热,偶尔更是喘不过气。

    好在这家庄子里头的冰山放的很足,隔着帘子便有些幽幽的冷气,虽郁暖仍是觉得不足够,但庄子并不过多供应了,故而倒也知足。

    请来的是鲁安城中颇有盛名的大夫,是个年逾花甲的老头,听闻还是医药世家的掌舵人,时常出入西南王府给王爷看病,而西南王府的制药配药,都是由他们家提供的,如此相安无事数十载。

    老大夫目不斜视的把脉,又开了药方子,说了好些需得注意的事体,却无人说话,郁暖只是对他恭敬一礼。

    她一抬头,光影交错间,苏老大夫的面色微变,却还是捋着胡须和蔼点头。

    郁暖的面容原本隐没在光晕下,并没有出声,只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她穿着喀舍尔女性的长袍,只露出半截雪白的脖颈,但也隐隐能看见,那里有一道明显的伤痕。

    苏老大夫很尽职,甚至一脸慈祥的问郁暖一些有关于脖子上伤口的事体,又问她心口疼不疼,会不会突突乱跳?

    郁暖的心口确实有些毛病,但并不明显,也不曾造成很大的妨碍,只是偶尔会闷,忽然疼跳也是有的,只正常的时候还是居多。

    苏老大夫又给郁暖开了治心疾的药方,还有养护喉咙的,只粗略一看就是一笔奢费。

    但郁暖没有钱,也并不想事事依靠她的塑料姐妹。

    她承认自己非常没用,似乎没有人把她放在掌心呵护,在这个地方就寸步难行,这个血淋淋的事实让她无措又难过。

    竭尽全力思虑,可记忆里并没有那样一个男人,会把她捧在掌心娇宠,但郁暖却很矛盾的,怀念那样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可能太缺爱了,内心一凛。

    于是思考了一下,郁暖便想让苏大夫换些便宜的药材。

    苏老头只是轻轻叹息,看她一眼,沧桑道:“姑娘,您若用那些便宜的,岂不砸了我们苏家招牌?”

    然而郁暖一脸懵,苏老大夫叹息一声,把腰间的一块玉牌取下来,放在一旁的案上:“郁姑娘,您凭这块令牌,你能在苏记随意取药,不收分文。”

    老大夫接着低头,对郁暖恭敬一礼,提着药箱转身离去。

    怪异的感觉在心底蔓开来,郁暖却不知为什么。

    这种带着围兜被喂饭的错觉,仿佛非常熟悉。

    她拿着令牌久久不语,捧着肚子,和未出世的宝宝面面相觑。

    明日便是西南王的寿辰,可是米琪娅公主已然心如死灰,想要直接回草原了。

    她同样也准备,把郁暖带回去。

    因为郁暖身上有一些谜团,让她非常感兴趣。

    这个中原女性的一切,都很神秘,包括她身上佩戴的饰品,还有发现她时,女人背后所黥的字,都让米琪娅有一种,她绝对不能错过的直觉。

    她是迷恋过中原的皇帝,但并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从她记事起,父王便派过很多刺客去刺杀乾宁帝,但从来没有得逞过。

    就米琪娅的印象里,从她豆蔻初开时,到如今丰韵已熟,父王便派过三趟刺客。

    有身段妖娆的草原之花,也有从出生起便被训练为杀人利器的修多什,甚至许以重金和各样夸张的条件,不惜扣押其族人,说服了那位陛下年少时的师父杨春,但这些人甚至连中原皇帝的衣角,都没能触碰到。

    中原的帝王,暗哨遍布整个长安,甚至整片中原大陆都密布着他的细作和忠仆,他们即便日常休憩,即便饮酒作乐,也在眉宇间隐藏了一双清明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编织一张庞大的消息网,让这位帝王的耳目遍布**。

    对于父王的刺杀,中原的皇帝并没有暴怒,甚至仿佛没有丝毫看法,最多就是把刺客腐烂的人头,于不知不觉中呈上父王的餐桌,把父王吓得整整半月卧病在床。

    可他并没有要杀死父王的意思,只是漫不经心的玩弄着,却让喀舍尔维持着最初的权利体系。

    米琪娅觉得他很厉害,又觉得如果自己能当他的王后,说不定父王和陛下就能和解,这样她什么都得到了,所有的人也得享太平。

    可是她成不了王后了。

    米琪娅皱眉抱怨:“听说,你们中原的皇后病的连封后大典都去不了,他怎么会娶这样不健康的女人。”

    “她甚至或许连孩子都怀不上。”

    郁暖摸着自己的肚子,微笑着点点头。

    这种无关的事情,就听一耳朵放一耳朵,不要在意了。

    然而,这种村口闲聊式的愉悦,并没有持续很久。

    郁暖和米琪娅都知道,她们没有把对方当成什么很好的朋友,顶多只是各有心思。

    却没想到,分别的那一天来的很快。

    到了西南王寿宴这一天,长安来了一位贵宾。

    米琪娅公主带着裹了纱巾的郁暖,从另外一侧起身,照着郁暖的提示,与那一位贵宾点头微笑,并行了一个标准的中原礼。

    郁暖看得出,米妮公主并没有死心。

    诚如她所言,皇后久病连起身都困难,说不定哪天就薨逝了,想要嫁给戚皇的女人排着队数不清,皇后估计成日遭人扎小人了,也实是倒霉。

    那位公子是西南王的外孙,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派来西南,皇帝的所为,可谓是意味深长。

    郁公子年纪轻轻,身量如修竹,穿着一件红色官服,在大殿前端着酒筹,脸上挂着平淡的笑容,对米琪娅公主点头,说上两句话以示友好后,便温文有礼,擦身而过。

    早知道这位郁公子也定了亲事,米琪娅公主就抱怨:“怎么好的中原男人,都这么早定下了。”

    郁暖的长袍至脚踝,面部被纱覆住,由于身量纤细,故而怀孕的身子在宽松的袍下,不仔细看是很容易被忽略的。

    她跟随米琪娅公主离开,与那位公子擦肩时,却感到气氛变得有些凝实。

    霎时间,远处的谈话声和礼乐模糊而朦胧起来,郁公子的身形僵直,近乎惊愕难以置信的转身。

    而那位长安来的郁公子,几乎不用一眨眼的时间,便折返回来,对米琪娅公主皱眉拱手,多了几分不同的态度,道道:“公主殿下,能否借你身后的那位婢女一观?”

    米琪娅公主含笑道:“当然不行,中原的塔拉姆,我不得不提醒你,她已经有了夫家,所以如果您要享用她,那是不被喀舍尔之神允准的。”

    郁公子皱眉,语气有点生硬道:“公主慎言。”说罢看了郁暖一眼,舒一口气,还是转身离去。

    而在酒桌用菜的时候,郁暖才见到了大名鼎鼎的西南王。

    老人高高在上于上首,即便是寿宴,仍穿着一身轻甲,在阳光下透着寒芒,仿佛他一辈子都是这样与兵器和警惕为伍。

    这趟寿宴上,米琪娅公主是贵宾,坐在很靠前的位置,但由于贵宾太多,所以西南王并没有特意与米琪娅多说话,只是爽朗邀请她在西南多住些时日,寥寥几句而已。

    这老头蓄着浓密的胡须,发丝尾端有些卷曲,说起话来声音很雄浑,待人意外的很亲和,就是看着面色不太好,全程都没有和外孙郁成朗说过话。

    郁暖看着他,便觉得有些熟悉,带着一点亲近,又很生疏害怕。

    西南王在死人堆里行兵多年,直觉很敏锐,寥寥一眼瞥过来,立即对上了郁暖睁大的杏眼。

    西南王:“…………”

    老头瞥过去时面无表情,转过头去却神色莫名起来,啜了一口美酒,皱起了眉头。

    他觉得自己或许是醉了,竟然会觉得女儿明珠回了西南。

    可是他的女儿,或许一辈子都见不了了。

    他看着米琪娅公主大胆爽快的吃酒,还有明艳动人的模样,以及满身的华贵衣着,便想起女儿来。

    若明珠还在西南,她比这个公主,也不差什么,甚至更尊贵,日子更悠闲舒雅。

    可惜......

    到底......是他对不起女儿啊。

    可却,终究无力补偿她。

    想起朝廷和他万分宠爱的外孙,西南王又紧紧皱起眉心,仰头灌了满口烈酒,随意以袖擦拭,重重舒气。

    丝竹礼乐声起,各方人士其乐融融,只有西南王皱着眉。

    由于怀着孕,郁暖去更衣的次数较为频繁,于是宴过稍半,她又提着裙角默默退下。

    这真是非常尴尬。

    走到回廊拐角处时,后头阴影处,忽然出现了两个侍女,她们每人伸出一只手,压在郁暖的肩胛上,力道沉重,防止她反抗。

    其中一个冷冷道:“请随我们来一趟。”

    郁暖甚至没有挣扎,只是有些皱眉茫然,但非常聪明和顺从,使得两个侍女相视一怔。

    他们来到一棵大树下,接着所有人都退避,只余郁暖和那位长安来的郁公子两人。

    郁公子快步上前,把她的纱布取下,瞳孔便紧紧收缩,额上的冷汗滴滴坠下,他一把拉住郁暖的手道:“阿暖……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郁暖有些懵,怔然道:“你是……”

    郁成朗近乎失了神志,只是迫着她道:“是长兄啊!你看看哥!你仔细看看哥!阿暖?阿暖!!”

    郁成朗眼里布满了红血丝,握着她的肩胛使劲控制着力道:“乖暖!你、你告诉哥,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年多,你......你究竟吃了多少苦!”

    郁暖眨了眨眼,才慢吞吞道:“……什么?”

    她微笑起来,柔和道:“抱歉,我并不认得您。”

    郁成朗像是一只困兽,在树下反复走着,一拳打在树上,红着眼抬头道:“阿暖!你不知道,这一年多,陛下为了寻你,几乎把整片疆土都翻了个遍......为你动用了不知多少密令,那天晚上,成个长安城都戒严了,所有的人家都被搜查过,陛下亲自寻遍了长安。甚至在一年前,有人说在极北见过与你相似的女人,陛下怕你在那头害怕,怕你被欺负,不顾朝臣反对,御驾亲去了那里。”

    “可却!始终一无所获!陛下甚至还大赦天下,只为你求些善报,他从来不信这些虚无飘渺的事,可这次却......”

    “这段日子......我们乖暖……到底,到底过的好不好?”

    他几乎语无伦次,语气里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对妹妹深浓的忧虑,还有万千酸涩的感慨。

    这个小姑娘根本不知道,这近两年里,她的夫君和家人都是怎样走过来的。

    郁暖却有些无言。

    什么一年多?

    于是她只是转身,轻声道:“郁公子慎言,我还要服侍我的主人。”

    郁成朗在她身后嘶哑着嗓音道:“乾宁十七年秋日,你到底去了哪里——”

    郁暖知道,今年是乾宁十九年。

    微风刮过她的裙角,郁暖茫然道:“我不知道,我一醒来,就是七日前......”

    郁暖有些踟蹰,但对郁成朗有些天然的好感,于是轻声澄清道:“我醒来便发现怀了孕,应当有五六个月了,而对于你说的那些,我也不记得,你会不会认错人了?”

    ......

    大殿里,男人取下鸳鸟红腿上的信筒,修长的手指细细展开。

    乾宁帝的面容比起许久之前,更为平和儒雅,手腕上的明黄佛珠穗微摆,而男人静默无声的把纸上的女子肖像握在掌心,目光一寸寸抚过她的面颊,脖上的伤口,奇怪的衣裳样式,以及她懵懂弯弯的眼睛。

    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天然的明媚和快活啊……

    手心摊开时,纸张由于受力的缘故,碎成细小的纸片。

    他在烛火下,慢慢浅笑起来,却只是轻描淡写把碎纸压在一边,又拿了一张澄纸来,沾墨的笔锋有遒劲苍凉之势,隐隐峰回路转,强势而不容置疑。

    他只写了三个字。

    他将纸放在鸳鸟脚边的信筒,慢慢抚着鸟儿的颈毛喂食过后,缓缓打开镂雕的长窗放行,沉灰的外袍搭在宽肩,他立于窗边慢慢捻过手边朴素的佛珠,合眸细思量。

    一切都如行云流水的日常,平和而淡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