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七十一章(修+捉虫)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修+捉虫)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农家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林珍的综穿人生     清晨, 竹林中飘散着薄薄的雾气,穿着素色衣裳的少女, 裙摆逶迤在地, 身段纤细而娇弱, 她一点点从白雾中走来, 悠悠然抬头,美眸含着楚楚凄切。

    她渐渐含了泪, 细弱道:“陛下,我真的……好怕……这里的人都对我不好, 我每天吃着糠菜,每日都被毒打, 他们还要找牙婆发卖了我,要把我们的孩子送人作仆从……”

    “您为甚, 还是寻不到我?”

    “您说过, 整片疆土都是您所有, 那为何——为何却寻不到我的踪迹——夫君。”

    她眸光颤抖着,脸盘愈发瘦削, 肚子却鼓鼓的, 似乎把全身的养分,都用以供养他们的孩子, 而她自己已难以维系脆弱的生命。

    她实在太柔弱了,甚么都不懂得, 更不会保护自己, 纤细的手腕连匕首都握得颤颤巍巍。

    没有了他的庇护, 在这个世道,他的小姑娘或许很早就成了枯骨碎肉。

    少女的眼里,忽然流下血泪,声音有些沙哑,惶恐中带着哭腔道:“陛下……我看不见东西了,我的眼睛也瞎了,为什么啊……我好痛——”

    他伸手,想把心爱的女人抱在怀里,可少女却随风飘散,溶入了飘渺的浓雾里,再也寻摸不到了。

    皇帝缓缓睁开眼眸,大殿内空寂无人,弯月被黑云笼罩,烛火缓慢泣着粘稠的红泪,远方稀薄的点点月色,落在他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上,无端显得有些漠然寂寥。

    皇帝起身,披上一件沉灰的长袍,而不知何时起,他的右手多了一串佛珠,留着明黄的穗子,垂落在广袖里。他的面容更趋近于平和,似是任何事体都能从容以待。

    男人对身后出现的高德海,淡淡吩咐:“召六部尚书。”

    高德海恭敬应诺。

    最近陛下一直忙于新政,反比好些年前刚登基,尚在少年时那会都忙些。陛下几乎几日几夜不合眼,寡言少语的同时,愈发不近人情,但与从前的冷锐不同,现下陛下的确不大讽人,从前却时不时能听他把某些蠢钝不自知的人,语气寥寥讽刺到恨不得不曾出生。

    现下也没有了。

    若有臣子愚钝顽固,陛下也不过置之一笑,慢慢捻着佛珠,轻描淡写把人干晾在一旁罢了。

    而现下不过寅时未至,说不得人都在睡梦中。

    这已是常态,陛下认为,这是大臣们该做的事。

    那就是,无可反驳的为臣本分了。

    …………

    郁暖睁开眼,恍惚间,觉得大脑有些迟钝。

    梦中光怪陆离,她醒来后便甚么都不记得了。

    她扶着腰起身,便颤颤巍巍下地,正沉默着拿了白瓷水壶给自己倒茶,却听见外头有人声。

    那是两个异族打扮的侍女,头顶围着一圈金银丝编织的长纱,浅绿色的裙角颇有垂坠感,带着些漂亮的褶皱。这两人欢欢喜喜进了屋里,仍用外族俚语说着话,郁暖听不大懂她们在讲甚么,于是便自顾自吃着水。

    两个侍女说完了话,其中一个转过脸来,眼窝有些深,看着郁暖用尚且生涩的中原话道:“暖,方才公主还问起你,你今日觉得如何了?”

    郁暖捧着茶杯,对她弯弯眼角,轻轻点头。

    但她的喉咙要温养,故而并不常说话,于是另两个侍女便又开始说笑起来,顺便把郁暖的早食带给她。

    她在几日前,于一片暗色的原野上醒来,一眼望去世点点星火,这片草原看上去大到没有边界。

    她的记忆尚且停留在现代,她与一个高中友人通宵逛街回家,脱了脚上的裸色红底鞋随手放置,便按着太阳穴昏昏沉沉上楼洗漱,接着倒头便睡下。睡前还瞪着眼睛在备忘录里标注,提醒自己明天要去专柜问自己的柜姐拿包,那是她喜欢很久的黑金配色,错过就没有了。

    然而一觉醒来,她便来了这个地方。

    草原上的夜晚,温差不小,她当时不知为何,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衣,在火光下更看不清衣裳上头的纹路,但并不是她的衣服。从质地面料来看,更像是一件……睡衣。

    郁暖当时便有些茫然起来,这时一阵寒风刮来,她抱着手臂不知所措,只觉得浑身又麻又冷,脑袋几乎不能转了。

    更可怕的是,在黑暗中,她摸到了自己的肚子。

    于是……整个大脑便愈发迟钝,心情甚至难以描述。

    她什么时候,肚子里揣上了一个孩子?

    还是说,她没怀孕只是年纪轻轻啤酒肚了?这么尴尬的吗?

    然而,肚里孩子的奋力一蹬足,鲜明而柔软的感觉,却让郁暖回归现实。

    她抱着肚子瑟瑟发抖,这里真的有个孩子。

    土拨鼠疯狂尖叫!

    郁暖在寒风中受到惊吓,一时间鼻子都红了,眼泪在眼眶中涩涩打转。

    她想找人,却不晓得该找什么人,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

    这个地方她不认识,更加不熟悉,靠着手动从头到尾抚摸,她也觉得连身体或许都不是她的。

    毕竟她没怀过孕,也没有留过这么长的头发,长到脚踝是怎么回事,不剪头发的吗?

    她一个人茫然站在晚风中跟只女鬼似的,甚至在一团混乱中,对人生产生了怀疑,觉得自己是不是甚么科幻产物,又开始觉得她不是她自己,那到底甚么才是她自己?所以她是谁?发生了什么?

    若不是环境太苍凉可怕,郁暖可以懵逼三天三夜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听不懂人话,然而现下——郁暖却没办法放任自己糟糕的心情。

    她已经感受到身体的薄弱,只能在好不容易寻到的一棵树下,抱成一团避风。

    她能看见更远处的星火,但她不晓得那是甚么,走了很久的路,却不见更近,仍旧是那么远。她就像是个望梅止渴的旅人,最后或许不得不干渴而死,耗尽自己的体力。

    于是郁暖放弃了,甚至有些悲观的想,说不准在闭眼睡一觉,她又能回到家里。

    夜里风更冷了,她几乎团成了球,抱着自己取暖,躲在分岔的树下不敢探头,心情滞涩而紧张,却因着怀孕而睡得昏沉。

    再次睁眼时,周身都有些细微的颠簸,郁暖捂着头起身,却发觉自己正躺在有些硬的平板上,她被换上了一件半旧的淡粉色的异族衣裳,想要开口,却发现嗓子沙沙的疼。

    她伸手抚过脖颈,摸到上头微凸的痕迹,仿佛已然痊愈多时,却还是很疼的。

    这是一辆正缓慢驰行的马车,她身边的女人方才在打盹,此时也醒了过来,对她叽里咕噜说了一些话,还伸出有些粗糙的手指,摩挲两下她脖子上的伤处。

    郁暖听不懂,也不能说话,便有些愣神。

    那女人察觉到语言问题,绞尽脑汁开口,说了几句断断续续的中原话。

    郁暖:“…………”

    郁暖还是听不懂啊。

    只听懂了甚么,公主,甚么中原的王……甚么甚么大油饼甚么马,甚么树的……

    郁暖更懵了,苍白着脸与她面面相觑。

    一时间,尴尬的氛围发酵起来。

    于是两人相顾无言,尴尬无比,直到车队再次停下,郁暖便被这个异族女人扶下了车。女人对她费劲说了些话,郁暖仍旧只听懂“公主”两个字,其余的都没听懂。

    她在懵逼完之后,脑中完全寻摸不到任何线索,仿佛她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莫名其妙的怀孕了。

    最可怕的是,她怀孕了,连孩子他爹是谁都不知道。

    难道孩他爹是草原人民?赤着胳膊脖子围着狼牙转圈圈那种?

    郁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痕,有些无言。

    郁暖被带着走了许久,这条车队几乎一望不见尽头,非常尴尬的是,她所在的马车在最末尾,也是最普通破旧的。

    在最先头,停靠着一辆缀着黄金和紫粉色水晶,顶部高高隆起呈伞状的马车,下头仿佛足足嵌了八个半人高的轮子,可见车内空间甚是宽广。车顶在烈烈光晕下,散发着金橘色的光芒,而最顶部缀了一枚硕大的鸽血红宝石,微掀的层层纱帐刺着金色的大朵牡丹花,而愈是往内层,纱帐的颜色便愈是鲜红,郁暖从外看,便只能见到一个隐隐绰绰的倩影。

    她有点好奇,刮风下雨怎么办,这些纱帘能挡雨嘛?

    那个女人似乎看懂她的疑惑,悄悄朝着顶上呶呶嘴。

    郁暖才发觉,仿佛上头的金橘色顶棚上有点细微的缝隙,应该还能放下来固定当车壁。

    敞篷车吗?这么拉风的吗?

    郁暖有些心不在焉,被女人按着跪下,其实也没什么所谓,只是这具身体的膝盖有些过于柔嫩,故而导致她跪一下就酸疼到受不了,却也只是捂着肚子,默默忍耐着。

    而女人也旋即跪了下来,对着里头的女人叽叽咕咕语速飞快,郁暖至少听得出她很兴奋,这种兴奋源于对车内女人的尊敬。

    她甚至赤着手足,手舞足蹈的亲吻着地面,表达自己的崇敬之情。

    微风拂面,车角的四个铃铛轻轻响动,郁暖方抬起头,那个女人轻笑一声,缓缓用中原话道:“我看你像是中原人,又为何躺在草原的大树下?”

    她的咬字有点生涩,却由于嗓音的糜丽娇媚,而带了点独属于女人的韵味。

    郁暖顿了顿,选择实话实说:“回……贵人的话,我也不晓得。我醒来便在这儿了,许多事情都忘了。”

    虽然喉咙仍旧疼着,但她却不敢慢待,于是勉力沙哑的说着话。

    那女人顿了顿,仿佛在沉吟,却又醇厚笑起来:“你是本公主救的,这样说来,你往后就是我的婢女了。”

    郁暖一脸懵逼,只是跪在地上不语。

    莫名其妙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的莫名其妙的地方,莫名其妙怀了孕,莫名其妙的被成为不知道什么人的莫名其妙的婢女。

    她除了脑中一团乱,耳边嗡嗡乱响,只能被按头答应。

    郁暖觉得,自己心态莫名变得很好啊,为什么下意识的就接受了呢。

    忽然觉得自己也很莫名其妙。

    而且,本应该理智退缩的时候,她却意外的挺大胆。

    郁暖又沙哑着轻声道:“尊敬的公主,我尚有二事不明。”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公主,但公主就公主吧,叫爸爸都无所谓。

    公主很大方的让她尽管问,甚至让婢女把纱帘挂在金钩上。

    于是郁暖看到了一个……打扮奢华的大胸御姐,头上的长纱缀了紫红双色的宝石,额间是一串雕刻精细的的赤金花朵,缀下点点泛着金光的流苏,而她的穿着有些大胆,一件米色的坦胸长裙,边缘以金线掐出朵朵兰花,而胸前是一道小麦色的沟壑,露出的两条腿修长而丰满,泛着健康的光泽,随意性感的弯曲着,隐隐坦露出更底的风光。

    郁暖登时顿了顿,却还是从容道:“我……不知,您的车队要去往哪里?”

    公主托着腮,深陷的眼窝里有一对深棕色的眼睛,她勾起红唇回答漫不经心道:“我们要去西南,去西南王燕宿云的领土。”

    好吧,所以西南王……是哪位?

    公主见她茫然,笑得有些满意,解释道:“西南王大寿,本公主代父汗赴宴,顺道见见你们中原的友人,打听一些事情。”

    郁暖抿了下干涩的唇瓣,又接着喑哑问第二个问题:“公主殿下……我发现,我手上戴的一枚戒环不见了,不知您发现我的时候,它在不在呢?”

    她不晓得这种戒指在古代应该怎么称呼,昨日在黑夜中匍匐跋涉,郁暖也没看清那枚戒指。但她能触摸到,似乎是玉样的质感,上头的雕刻繁琐而细腻。

    她不知道那是原身的甚么物件,但却知道,这一定很重要,而且并不容易丢失。

    所以她没找到的话,或许被甚么人顺手牵羊了,她得借公主的权利,把戒指拿回来,或许到时还能知晓原主的身份。

    因为,即便她不曾有机会照镜子,也知道原主的皮肤细腻雪白,而她刚在原野上醒来,穿着上虽因着太暗无法看清,却能感触到,无论是材质还是绣纹,都很不错,触感连原本世界的某些高定款都有所不如。

    那么,戒指一定也是很重要的东西。

    却不想公主随意的说道:“你不要急呢,你的约指归本公主了。”

    “就当是这一路的救命钱和路费,怎么样?”

    这位小麦色皮肤的公主,看上去有些意兴阑珊,似乎是在询问,但也只是霸道告知的语气。

    郁暖能怎么样?

    于是她只能道:“好的,那么它现在属于您了,尊敬的公主。”

    公主很满意她的态度,于是妩媚的轻笑一声,剔着长长嵌金的手指甲道:“不必言谢。还有,我是米琪娅,喀舍尔之王的明珠。”

    郁暖觉得很离奇,试探着小声道:“您……是米琪娅公主?”

    公主觉得这个中原姑娘仿佛并不聪明,但有些可爱。

    而由于得了那枚戒指,于是公主很耐心的学着郁暖的口音,和慢吞吞的腔调道:“是的,我是米琪娅、公主。”

    郁暖有点懵的被带走了,不过这次她没有回到后面的车子,而是去了公主马车的后方第三辆车。

    但她没有什么感觉了。

    米琪娅公主什么的……

    有点耳熟。

    尽管很离奇,但她觉得昨日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非常离奇了,并不差这么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她怀疑,自己穿进了《为皇》的世界,米琪娅公主……似乎是戚皇的后宫佳丽之一。

    戚皇是读者给的称呼,男主并不叫戚皇,似乎是叫……戚……寒时?

    郁暖不得不承认,她智商可能只有五十了。

    前些日子刚看完的小说,虽然一心三用很不走心,但为什么会连男主的名字都有点模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