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昏睡中,她梦见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事物。

    斗转星移, 脚下的土地似蛛网龟裂, 视线一转,她立于轩窗外, 看见一个素衣的女人跪在地上,握着一把漆黑朴素的剑,闭上双眼, 手腕决心一沉,血液忽的溅在茜色纱窗上, 斑驳而诡异。

    接着, 那个死去的女人,从地上缓缓爬起,一双血红的眼睛突对上她的, 瞳孔剧烈收缩,郁暖的尖叫卡在喉咙口, 小腿肚发颤酸软, 面目苍白连连后退, 对着她轻轻摇头。

    郁暖捂住心口, 只觉得那里忽然疼痛难忍, 忍不住颤抖着唇瓣呻i吟起来,生理泪遏制不住的从眸中浮起, 已然自顾不暇。

    而窗内的女人浑身都是血, 也同样抚着腐烂的心口, 指尖白骨扎入皮肉, 一点点慢悠悠撕扯搅动,绽开的笑容缓缓裂至耳根,与她相似的面容上挂着诡秘的笑容。

    郁暖想要告诉她不要这么笑了,但她却说不出话。

    指尖骨骼发出脆弱的呻i吟,白骨硬生穿透纱窗,掐在她单薄的肩胛上,一边笑,左侧的眼球流下血泪,而由于利剑的刺透,她的喉咙已残破不全,发出沙涩尖厉的声音:“为什么……!”

    “为何他如此冷漠,任凭我去死?”

    “我的命于他而言算什么!算什么!!”

    “啊——!!!”

    她说着捂着头颅尖叫出声,那声音高亢刺耳,让郁暖面色惨白。

    女人仰着头,像是在问自己:“你说啊——你说啊......为何……为何他却拦下了你?”

    郁暖窒息到说不出话,胸口疼的像是要碎裂成小块,女人化骨的手指,一点点刺进她肩膀的皮肉里,带着满腔怨妒和不甘,似是从地狱里伸出的鬼手,想要把她一道生生拽进淤泥里,共同沉沦。

    然而……女人看见她这么痛楚的模样,却一点点松开了手。

    女人食指的节节白骨,茫然的轻抚郁暖的面颊,触感冰冷而生涩,动作轻柔的,却像是在细抚上好的绸缎。

    她听素衣女人喑哑怔然道:“我们都是郁暖啊……又有何不同?”

    郁暖久久不语,默然凝视着她,不想开口。

    女人收了手,缓缓捂住自己腐烂的脸。

    仿佛知道郁暖也一样害怕看见这些腌臜的事物,她于是背过身去,留给郁暖的,只有满头长至脚踝的青丝,在底部微微卷曲,极有韵味。

    外头秋日的夕阳,又重复的落下,而郁暖的耳畔,响起她的轻叹:“我嫉妒你啊,却......终究无法恨你。”

    ……

    郁大小姐背对着她,缓缓露出一个微笑,在腐烂的面容上,有些奇异的宁静平和:“我在这里无数年,重复着同样的事,不管朝夕迟暮,永远执念于死去的那一刻……却终于见到你。”

    “那么,我如愿了。”

    …………

    郁暖再次醒来时,脑内常伴经年的痛楚已经消失了。

    但仿佛枷锁还不曾完全卸下,她仍旧觉得隐隐有什么桎梏着她,犹自不肯离去。

    相对于从前,却有了微妙的不同。

    她下意识的抚上小腹,微松了一口气。

    淡薄的舒缓之感,似是涓涓细流,一点点充盈在身体里。

    之前仿佛,做了一个噩梦。

    没有那么可怕,但她不太记得了。

    莫名的,仿佛是天生就应该懂得的事理,她自然而然的知晓了,自己脑内的痛感消失,或许是因为……

    原著中郁大小姐拔剑自刎,与她的作为实则是一样的。

    自刎的话,就连孩子也会流掉,而剧情发展到这一步,更注重因果,而非整个过程,从之前的那些事体走向便能看出,只要她去做了,便相当于走过了剧情点。

    所以如果她拔剑自刎,那么阴差阳错间,两项结果都会达成。

    然而,她却被当场救下,故而那段因果,便在她身上了结。

    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终结了属于郁大小姐的剧情。

    只是……她觉得仍不是这样简单。

    仿佛还有最重要的最后一步,最后一步没有达成。

    可是她不晓得,到底还有什么没做完。

    她觉得喉间疼痛难忍,像是火烧般的剧痛,使她即便多说一个字,都难以做到。

    郁暖轻轻碰在裹着纱布的喉间,只觉疼麻无比。

    她试着开口说话,喉口却立时漫上浓烈的血腥味,发出的声线细弱而沙哑,并且她一开声,便觉自己的声带像是被粗粝的钝刀来回搓磨,割不断,但很痛苦。

    让她完全不想开口说话了。

    她轻轻一动,却发现脚踝处有些沉重无力,伴随着琐碎的金属响声。

    郁暖倒吸一口凉气,努力支持着身子扶着床沿迟缓爬起,便见锦被下的脚踝处,被铐上了一圈沉黑的锁链。

    郁暖想要叫人,但由于被自己割开了喉咙,她已说不出话,只能轻轻敲打床沿。

    她力道不足,便跪伏在床榻上,绑着厚厚纱布的脖颈低垂着,疼的几乎闭过气去,用足了力道,却无人响应。

    看这天色,仿佛还很早,殿内不知何时起,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长窗外的天色瞧着将要滴雨,暗沉而低压。

    郁暖莫名觉得有些害怕。

    不多时,郁暖便听见有衣料摩擦的声音,沉静而有律,那是她很熟悉的脚步声。

    属于某个让她难以面对的人。

    寝宫有几道门,郁暖分不清到底是哪个方向。

    她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惧。

    雷声忽然从天际霹下,外头一下坠落万千雨点斜斜敲打着窗棱和屋檐,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皆变得模糊起来。

    左侧的边门被缓缓打开,郁暖颤抖着眼睫看着门外的男人,一条腿还踏在外头。此刻她轻轻垂下眼睫,不声不响。

    与她预料的肃穆苛责截然不同。

    皇帝看上去甚至心情很不错,唇边带着柔缓的笑意,没有一点要大发雷霆的意味。

    郁暖捂着喉咙,却一点点把脚往回收。

    郁暖蠕动的时候,床上的锁链恰如其分的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把她惊的后背都涌出丝丝冷汗。

    她只能对男人轻轻摇头,雪白的手指握在沉黑的镣铐上,娇美的杏眼含着点点晶莹,有点乞求的模样,却一点点往后含怯退缩,似乎退到最深处时,便无人奈何的了她。

    郁暖很有自知之明。

    她自刎被拦下来,那一瞬间他的模样,让她觉得自己活着,或许还不如死掉。

    他悠然伸手进锦被里,捉住她纤细的脚踝,稍用力便一把揪了出来,郁暖像是一只被倒提的兔子,呜呜叫着,却毫无力道。

    皇帝微凉的手指轻轻摩挲她的唇瓣,很快便磨出点点嫣红,拉出一点水光,正当郁暖想要拉他的袖口,他忽的掐住她的后脖颈,逼迫她抬头,动作很粗硬生冷,可他的眼眸里却漾出柔情。

    郁暖觉得,她的喉咙疼的要裂开了,连忙含泪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口细若蚊呢哼哼两声。

    皇帝悠凉问道:“疼么?”

    郁暖点头,扯了扯他的袖口。

    他漫不经心微笑,残酷道:“忍着。”

    郁暖呜呜两声,并未得到理睬。

    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脚踝,摸着自己的小腹,意思大约是说,她怀了身孕,不能一直躺着,想要走两步,能不能把镣铐卸下?

    皇帝吻在她面颊上,于她耳边苦恼呢喃道:“你不听话,让朕很苦恼。”

    郁暖有些发颤,感觉到他的大手,在为她梳理长发,像是在爱护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偶,叫她丝毫不敢动弹。

    只怕她再挣扎,便真的要被制成玩偶了。

    他低低笑着,亲吻她消瘦的面颊:“你自刎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朕?嗯?”

    “小骗子。”

    他掐着郁暖的脖颈,丝毫不顾及她的伤处。虽则郁暖第一剑刺的不深,甚至没伤到最重要的地方,却仍旧疼的要命,抬到这样的高度,她觉得伤口都要崩裂了。

    然他眼中的幽暗阴郁,却让郁暖不敢反抗。

    她捂着肚子,一边细细抽泣,推推他的胸膛,含泪的柔软眼眸哀哀望着他。

    皇帝低低轻笑,很温柔的抚着她的脚踝,上面扣着沉黑的玄铁锁,衬的她脚踝处的肌肤更是苍白。

    以她羸弱的力道,即便稍稍挪动都极为费力。玄铁漆黑冰冷,里头包裹了一圈薄薄的兔毛,防止她的脚踝被硌伤,可却紧缩到极致,除非她的腿断了,不然如何都挣脱不出。

    有宫人送来粥药,他冷冷觑着,袖手旁观,并不准备动手,而被人伺候宠溺惯的郁暖,只好自己捧着碗。

    她默默乖顺的吃了一口。

    由于喉咙的关系,这粥异常稀薄,而且还是温凉的,即便这样,郁暖仍觉得疼,一边吃一边掉眼泪,手腕微微发颤,却很乖的没有停下。

    她吃的很努力,全然没有之前轻生的样子。

    皇帝沉沉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置一词。

    只待她用了膳,又给看着宫人给她洗漱擦身,压迫性的目光从她的身上滑过,叫郁暖身上泛出红晕,有些尴尬而羞耻。

    可是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坐在一旁交叠长腿啜茶,只是慢悠悠看着她露出的身段,和隆起的小腹,再抿一口茶水,冒尖的喉结滚动着,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待宫人走了,他便开始单手慢慢解衣裳,露出结实修韧的男性体魄,还有令女人眼红心跳的地方。

    郁暖看着外头的天色,惊恐的感觉缓缓爬上脊背,心肺都变得冰凉起来。

    他疯了。

    他把衣裳随手置于一边,不容置疑的一把,将她按在榻上,让郁暖看上去,就像是案板上扑腾的鱼儿。

    男人轻吻她苍白的面容,而郁暖一边哽咽一边流泪,手指无力的推推他,却换来愈发深重的低喘。

    她面色白的透明,眼里满含的泪水,让他眸中暗沉的嗜血之色更浓郁,像是噬咬一般,让她又麻又疼。她感受到男人的地方,坚硬而炽热。

    郁暖的手盖着着小腹,疯了一般挣扎起来。

    她才不要,她的孩子会受伤的。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可以保下的孩子,怎么能因为这种事情……

    然而她的挣扎却并没有用处,他像是抓一只小猫一般把她捞回去,于是郁暖的脖颈上,爬上冰凉湿润的吻,似是毒蛇的信子,嘶鸣着咬住她的七寸。

    时间异常缓慢的流淌,直到长窗外的雨露歇止,他只是靠着她的根部,低喘着解决了问题。

    郁暖觉得自己那处的皮肉都要被磨破了,床榻颤抖时,他眯着眼注视她的模样,和天生似笑的唇畔,就像是孤狼在审视猎物的肥瘦,漫不经心又暗含深欲。

    当粘稠的液体在腿上流淌下,郁暖终于忍不住崩溃哭了出来。

    这算什么?

    她又算什么?

    她只是个孕妇啊。

    她没做错什么,只是......只是他不晓得到底发生了甚么,才会怪罪她不懂事。

    郁暖忽然冒出希冀来,汗湿的手心抓着他坚实的手臂,给他用力比着手势。

    她想让男人找些纸笔来。

    只要一个机会就好了。

    她可以试着解释的,她并不是……并不是真的宁可自刎,也不想留在这里。

    她比谁,都想要好好活着。

    少妇被折腾的浑身皆是凌乱的痕迹,委屈咬着柔软的唇边,梨涡深深,向他比着手势,仿佛是在祈求他,能够施舍一个机会。

    皇帝却似是没看懂,温柔优雅的吻着她的唇角,对她随意道:“好生休息。”

    “明日再做。”

    郁暖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湿润的杏眼轻轻颤抖着,像是在问他要去哪里。

    他一点点卸下她软绵绵的力道,薄唇似笑非笑冷嘲道:“郁氏,你当朕非你不可么?”

    他的上半身线条分明又精实,男人给自己系上衣带,并没有看她一眼,拂袖离开。

    郁暖瞪着他的背影,简直难以置信。

    她只觉头子发痛,不得不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郁暖感受到,自己身体里的禁锢已然消失了大半,但是她并不懂得,到底是为什么,她仍是有一种被压迫着的感觉。

    接下来的很多时日,他们重复着这样的日常,他不再照料她,可郁暖的身子却一日比一日好。

    虽则她还是能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薄弱,但事实上由于大脑的康复,她吃得下粥菜,也能接受更多的诊治,所以身体也不至于像之前那样糟糕。

    只有一个不会说话的宫人,沉默无声的照顾她,除了固定的事体以外,其余任何要求都不曾应,也装作看不见。

    郁暖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身为一个孕妇,她不仅有脾气,也有正常的欲望。

    事实上陛下每天都不睡在她这儿,但她不觉得他睡在哪个野女人那头。

    每天都要在她身上来几发甚么的,即便他是钢铁做的,也没有精力去睡别人。

    所以最近他爱在她耳边说的那些骚话,其实也只是解气......吧。

    那么问题来了,孕妇在某些时候,欲望比正常时候还深浓些。

    他不来引她,郁暖也就那样,可以说无欲无求,不想那事便没有感觉。

    但是每天都在擦i枪i点i火,沦为充i气i娃娃的日常,实在太难熬了。

    有时他甚至伸出修长的手指揉捏,于她耳边微笑着道:“阿暖的这里,也湿了啊。”

    接着他便拔吊无情,起身穿衣直接离开,留下一个懵逼的孕妇瑟瑟发抖。

    郁暖非常想打人。

    也许是她表现的很听话,于是在两个月后,郁暖的肚子已有些浑圆,身子也丰润了一圈,除了依旧不能说话以外,已然奇异的恢复了七八成。

    某日,她又一次向他伸出白皙的手掌,比了一张纸,和笔杆的形状,又哗啦啦抬起自己被禁锢的脚踝,对他皱鼻子。

    他不语,只是阴郁觑她,握着她的手腕凑近,一点点舔舐洁白的手心,弄得她酥痒又受不住,眼眸含着点点不胜的泪意,蜷缩着,又被强硬绽开,供他索取。

    郁暖一手指捏着他高挺的鼻梁,向他哼哼两声撒娇,揪着他的衣襟求饶,一副故态复萌又开始皮痒的模样。

    他慢慢审视她,这次没有装作看不懂。

    隔日再来时,便已带上纸笔。

    郁暖看着他,笑眯眯的。

    尽管觉得自己很无耻,但没办法。

    老公就是这么宠她。

    郁暖久旱逢甘霖,终于能表达通畅,抓着毛笔便在纸上,先写上几个大字——您是魔鬼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