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六十六章(捉)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捉)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郁暖不喜欢皇宫, 但也无可奈何,反抗不得。

    其实她挺随遇而安的, 如果自己的意见得不到认同,那便罢。

    她没什么资本与他抗争,多说无益,又何必叨扰了自己的宁静。

    时间久了,仿佛过多的争吵和怒火, 都是很不成熟的表现。

    因为这个男人就是这般,与他争辩或是哭闹, 结果还是得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即便与他翻脸吵架,但最后仍要对着这张死人脸一起过日子。仿佛胸口的郁气不解, 也忽然蒸发了。

    没有意义的。

    郁暖觉得, 自己仿佛已经开始适应他了。

    这可真不好, 老夫老妻的心态什么的,不太适合他们俩。毕竟以性格和脑回路来看,他们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人。

    命运却很奇妙啊,兜兜转转,一开始只把他当成暗黑系蛇精病主角人设的npc来看待。她对自我的理解和认知, 在那时还固执的停留在原本的世界,清晰的把自己与这儿的人分离出一条楚河汉界。

    但不知不觉,竟连男主的孩子都怀上了。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到最后的时刻,她实在已经没有精力去与他胡闹了, 只还是想保存自己的力道, 最后再与剧情抗争一回。

    郁暖有身孕的事体, 很快姜太后也知晓了。

    她盼这一天已经许久了,先头一直怕郁氏身子羸弱,难以承嗣,却不知这小姑娘已悄无声息的怀上了一胎。

    姜太后甚至,亲自去紫宸殿探望郁暖。

    郁暖现下并无旁的身份,只能留在紫宸殿里,来来往往的宫人皆要尊称她一句娘娘。只觑她万分娇纵荣宠,便知前途无限,位分的事体早晚也要手到擒来。

    就是不知,这位小娘娘往后,到底是哪宫的主位了。

    郁暖的面色算不得很好,总是显得有些疲惫苍白,见了太后来,才起身迎她,却被太后娘娘按了回去,温和关切道:“你现下已是双身子,是皇家的功臣,往后见哀家,也不必下拜。”

    太后本是满含欣喜的,然而见郁暖垂着的眼眸,和平淡的神色,便有些叹气。

    姜氏觉得,她应当是知晓,这姑娘在想甚么。

    本是明媒正娶,现下却成了无名无分,有了身孕,却不晓得生产后何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名分大过天。

    但许多话,却不能由太后说出口。

    这样可不成。

    姜太后只是轻缓拍了郁暖的手腕,温和道:“好孩子,不要着急。该是你的,无人能摘走。到底,有些事体不是一朝一夕,便能促成的。咱们……皆需要一个契机。”

    这相当于一颗定心丸了,即便不明面担保,太后却也稳稳站在她那一边。这话应当是指她肚里的孩子。

    毕竟,想当妃子很容易,但是想坐上和陛下比肩的女人,才能拥有的位置,还得名正言顺,不受诟病,却需要一些得当的安排。

    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郁暖肚里的孩子。

    郁暖满脸写着问号,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太后在暗示她甚么,但还是很听话的点点头,温顺又依赖的模样,叫太后心里头很是受用,摸了摸郁暖的头顶。

    其实郁暖不是没有好奇过,陛下到底准备如何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

    是打算让她一直没名没分,或是要借何种理由,让她正式进宫。但这些对于她无甚意义,所以她便不曾有问询的意思。

    她不肯问,亦不愿低头,皇帝便不与她分说。

    这个时代大多数女人向往的男人、权财,还有高贵的身份,她仿佛都已经不在意,每日所求的便是吃好喝好,再捧着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晒太阳,懒洋洋像只吃饱喝足舔爪爪的小猫咪,努力延伸着身子,一副惬意悠闲的小模样。

    皇帝任由她在皇宫里撒欢,冷眼旁观。

    小姑娘很有意思。

    她不会为前途未来担忧,也没有执拗抗争的意思,所有的时间流淌在她身上,都恍若放慢了好些,一举一动皆是慢吞吞文火慢炖。

    但同时,郁暖也很温柔,面对他的时候,会殷勤端茶递水,偶尔也会撒撒娇,同他耍赖皮,眉眼弯弯,梨涡甜蜜醉人。

    但郁暖还是有些太嫩了。

    她向陛下撒娇献媚,其实只是因为人设如此。

    尽管她觉得,事到如今,人设已经没有那么苛刻,毕竟剧情紊乱之下,郁大小姐的态度都发生了改变,不可能照着原剧情走,所以谁也不会真正知道她会怎么做了,但仍旧不敢轻易疏忽。

    毕竟她怀着身孕,受不起那种突如其来的痛楚,故而为了肚里的孩子,也要再认真维持一下人设。

    若是郁大小姐到了这个境地,定然会更加谨慎,只怕惹了当权者不乐。

    聪明的女人都知道,男人,尤其是位高权重自骨子里冷淡嚣张的男人,最最不喜被人逼着做某样事。

    即便是他心爱的女人,恐怕也只会无功而返罢了。

    郁大小姐志在诗与远方,郁暖却志不在此。

    她只想好好生个孩子。

    所以她的行为,便有一定程度上的矛盾。

    做甚么事体都漫不经心,懒散不情愿,每日只捧着金贵的小肚皮将养,给他端茶递水,粘在刚下朝的帝王怀里撒娇时,眸底深处都有点涣散,虽然表演的很得当,却没有多少用尽心机讨好的意味。

    郁暖不在意,皇帝便从来不把自己的任何打算与她说。

    因为若郁暖毫不关心,拿出这些事物来取悦这个女人,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她会认为陛下其实一点也不懂她,并且有些不解风情,故而就算是感动,也达不到心坎眼底。

    这就是女人,很容易动容的生物,同时却也冷感无情。

    即便立即把皇后之位捧给她,小姑娘或许会笑眯眯的亲吻男人的面颊,与他说些甜甜的蜜语,在他怀里撒娇,但眼底却还是散漫无聊的样子。

    她只在乎肚里的孩子。

    即便这个孩子,她一个人也怀不上。

    郁暖几乎是用了全副的心思去休养,似乎遗憾于自己身子太虚弱,无法在先天上给孩子最好的条件,于是便加倍的在后天做出努力。

    至于旁的事体,她已经不想去关心。

    不生气不发怒不打人不在意,心如止水立地成佛。

    这是即便郁暖用了一切心机去掩饰,皇帝仍是看透的事实。

    而这个事实,对于男人来说,并不算好兆头。

    他习惯于推算因果,由因及果,方至必然。由最初的点开始蔓延扩散,世间一切皆是宿命的中点,而万物互相维系,变化万千,永远没有尽头彼端,但是,只要足够精密,去判断看似渺远,实则必然相近的未来,也并非难事。

    郁暖的态度很积极,却也很消极。

    由果推及因。她的无欲无求,盖因不可欲,亦不可求。

    日子一天天过,某日晌午十分,本应起身的郁暖,却仍不曾从床榻上醒转。

    她似乎累极了,在柔软宽大的龙床深处蜷缩着身子,长发凌乱铺散在锦被上,只有细微起伏的胸口,昭示着主人尚留人间。

    昏睡中的郁暖,仿佛耗尽了精力。

    太医院几乎被整个儿颠倒,圣手名医们一个个提着药箱切脉诊断,但每一个沉吟过后,都回的模棱两可,只敢开出温养的方子来吊着生息。

    没有人能真正诊出郁暖的病症,若非是皇帝阴郁可怕的神情,他们都会觉得,床榻上的小娘娘是在与众人开玩笑。

    毕竟,只要榻上的小祖宗喜欢,又有什么是当不起的?

    郁暖再次醒来时,却已是月朗星稀,大殿内的燃着鱼油灯火,近乎如白昼通明。

    她艰难的睁了睁眼,仍是困顿至极,把手背按在眉目上沉了沉,又很是想睡觉了。

    就在被陛下带回宫中后的小半个月,郁暖其实,便已感受到脑内的胀痛不适意。

    她几乎没有任何法子。

    各式各样的按摩和温和药材她也用尽了,但从来都不曾得到任何疗效。

    微微的饱胀感伴随着她,像是一记记愈来愈邻近的尖锐警钟。

    可是她的肚子,到现下为止,才只有三个月不到。

    她一心企盼这样的事情,能晚些来到,不成想却还是这般,近乎让她措手不及。

    直到最近两日,郁暖几乎没有更多的力道,每日照着太医的嘱咐,去晒太阳时,都能昏昏沉沉睡过去,再醒来时,便已被陛下抱进了龙床。

    她从来不过问自己的身子,他甚至也从不提起。

    但郁暖并不是不知道,他每日翻看医书古籍到底是为了甚,而当她沉睡时,应当还有更多的事情发生。

    只是她不曾听闻。

    他们每日的相处都很平缓,无论是说话,还是下棋,亦或是皇帝偶尔会抱着她去花房赏花,与她微笑着低沉窃窃私语,叫郁暖忍不住笑倒在他怀里。

    他那样风趣懂她,彼此像是在一起很多年。

    但事实上,郁暖知道他并不是这样淡静温柔的人,男人温和的表象之下,那每一个拥抱和对视,都似暗河在阴翳流淌,让她忍不住别开眼睛。

    他眼中的偏执和占有欲,一日譬如一日露骨。

    但他一点也没有忧愁的情绪,仿佛这样的情绪和这个男人天生绝缘。

    戚寒时总能想到解决的方法,无论在世俗之人看来,是对是错。

    郁暖也发觉,自己变得很了解他。

    说不上哪里了解,毕竟他读的那些厚厚的书籍,她仍是不喜,他的一切谋略,都让她头疼烦躁。他们本是完全不同,也不相融的两个人。

    但这种懂得,只因陛下是她的男人。

    所以郁暖理所应当的知晓,若她表现出一丝一毫想要离开他,或是想要接受死亡的意思,他便会变得极可怕。

    而若她真的死了,他或许能做出更可怖的事体。

    不是陛下变得阴暗诡谲,那只是因为,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但身为一个睿智的帝王,他更懂得掩饰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正常人,或许有那么一点不同,却也能让人接受,并觉得他无伤大雅的一点特殊,仿佛只是糕点上的梅花红印,画龙点睛,又极是有趣。

    但红印的底下,用手指一点点剥离开来,露出的却是浓黑枯燥的内陷,比那点红更夺目阴鸷,比表皮更晦涩苦咸,却实实在在是他的本质。

    夜里她才将将睁眼,年轻的帝王便已然坐在床边。

    不知多久,男人只是平静看着她,伸手摩挲着娇妻的下颌,很轻缓的,带着些奇异的情绪。

    小姑娘愈发苍白瘦削,刚长出点肉的下巴,又迅速消瘦回去,一双杏眼似是占了小半张脸,显得愈发可怜娇弱。

    病弱漂亮的小姑娘,在醒来后,却弯了弯杏眼,与他轻轻道:“陛下,您不要生气呀,我只是多睡了一会子。”

    她说着,握住他轻抚自己面颊的大手,放在冰冷的颊边蹭了蹭,乖巧又讨喜,像是在讨好主人的猫咪,露出自己热乎乎的肚皮。

    戚寒时由着她,低低唤道:“阿暖。”

    郁暖抬眸看他,想要努力坐起身,却没什么力道,只得由男人把她抱在怀里。

    即便在初夏时节,她却浑身泛冷,牙关紧紧咬着,裹上了一件外袍,让自己不要哆嗦,不然会惹他生气。

    她一旦表现出虚弱的模样,他便会有些阴翳可怕,握着她的力道也会加重,或许皇帝背地里,更不知折腾了多少大夫。

    那些人并非医术不精,实在无辜至极。

    她依偎在皇帝怀里,轻声安慰道:“陛下,您不要难过,也不要去为难旁人。”

    郁暖很难得的说了些真心话,很平和的靠在他胸膛上,近乎虔诚低叹道:“我啊,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能走到这一步的话,已是上苍的恩赐。”

    他轻吻上小姑娘柔弱的眉眼,平静低沉道:“太医瞧过你,只说你是体虚,不必想太多。”

    郁暖轻轻摇头,在他的怀抱中含笑,淡色的唇瓣轻启:“陛下。我自己的身子,怎么会不明白。”

    她接着说道:“我的日子,很快就要走完。但是,您的一生还很长。”

    “很多事体,都不足以延续一辈子那样长,即便是悲伤,也终归会被稀释。而您会有很多的妃子,许多优秀的子嗣,所以我……”

    他只是淡漠打断道:“不会了。”

    他握住少女冰凉的手腕,低缓含笑道:“等你生下孩子,朕便封你为后。”

    “我们的孩子,会是太子,若是个公主,便是朕的掌上明珠。”

    郁暖琥珀色的眼睛,在灯光下有些迷茫,伸手轻轻抚摸小腹,怔然道:“……那么,我替他感谢陛下。”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撑到孩子出生了。

    还有整整七个月的时间,可是疼痛来的这样早,短短几日时间,她便已然快要枯竭。

    郁暖根本吃不下甚么东西,但仍旧强撑着洗漱完,喝了一些粥药,还想去花园里走一会子,但她实在太羸弱,就连皇帝的寝殿都步不出去。

    走了几步,便软了膝头,在她快要倒下的时候,便被皇帝拦腰抱起,抱在怀里。

    她在男人的怀里,侧眸看着外头的清风明月,有那么一点微小的失落。

    他修长微凉的手指,一点点抚过她泛凉的额头,还有娇气的眉眼。

    郁暖在他的怀里,细细喘息,一点发丝贴在颊边,被汗水濡湿,显得有些狼狈。

    她努力过了,但真的不成。

    她走不动路了。

    感受到他坚实的臂膀,还有无声压抑的思绪,郁暖忽然眼眶有些润泽起来。

    在最后的一段时间,她也变得很感性,仿佛心扉很容易便能被撬动开,露出里头软嫩鲜红的血肉,依依不舍的颤抖着。

    她静静仰头看着他,有些低喘着,微笑抚上皇帝俊挺的侧颜,却闭上眼缓缓道:“我……其实梦见过您的一生。”

    乾宁帝把她抱得更紧,并不好奇。他只是抱着心爱的女人,一步步往回走。

    “那是,波澜壮阔,辉煌灿烂的一生。”

    “所以,请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改变任何。”

    “请继续,完成您伟大的夙愿。”

    她闭着眼,唇角浅笑着,泪水从面颊滑落,滴在帝王怀抱她的玄色衣袂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