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农家乐     忠国公这么果断跪下, 自然不是由于他完全肯定, 毕竟这样惊悚的事体, 想来他一辈子也没经历过,不断犹疑否定找缘由,是很正常的, 而郁成朗即便知晓, 没有陛下的允准, 也不会告诉父亲任何, 顶多便是使了几个眼色罢了。

    然而,忠国公先头吃酒太多, 以至于脑袋昏昏沉沉,始终想不通。用了些醒酒茶, 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子, 才慢慢清醒过来。

    他想起女婿手上那个扳指。

    若他的记忆不曾有问题, 那是本朝每任皇帝传下来的, 从圣祖宗到先帝,皆有佩戴, 就连先帝时编纂的《异珍籍》里头也有收录。

    雕刻者乃是前朝名匠陆芥,此人最擅琢微小之物,从一花一叶,到一粒石子,一颗果仁, 皆能雕制得精细如生, 宛若一小世界。苍龙盘踞于社稷江山图上, 交融于万物之间,龙眼微末细致隐含威严,寓意先祖之护佑,铭记为皇者戒骄戒奢,为皇者亦是芸芸众生渺渺蝼蚁,故不得因私欲弄权,犯前朝亡国之大忌。

    虽说是这样,但真正铭记遵守的皇帝,也并不是很多,先帝就是很好的例子,但扳指所代表的意义,只要是为臣者皆知晓。

    女婿从前自来不曾佩戴,只今日阿暖有孕,他登门来,却戴着这样一个扳指。先头自己问他来历年岁,也不曾避讳,面色平静的像是在闲聊。

    虽然这个猜测十分荒唐,但忠国公仍是止不住汗流浃背。

    更何况,他细细想过,其实女婿对他的态度也并没有那么恭敬。虽则礼貌得体,但却少了身为晚辈的孺慕,只那几趟一道吃茶,皆是他滔滔不绝,周涵只是寡言。并非周涵不懂,相反,只通过寥寥几句,便能踏上七寸,让忠国公对他刮目相看。

    这样的态度,回想着,的确有些不一般。

    南华郡主与他共处一室,还正絮絮叨叨说着阿暖的事体,却见老头子这幅愣神的样,忍不住道:“这是怎了?你这心神不宁的……”

    忠国公尽管再嘴碎,这种事儿还是不会乱说,额头冒着冷汗,对南华郡主道:“明珠儿,你赶紧把那幅《秋山细雨图》拿来掌灯我看!”

    南华郡主简直莫名其妙。

    先头她正说着阿暖的孩子,整好说到要给阿暖和这孩子备些地契银钱,虽则阿暖的陪嫁在长安城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厚,但她总也觉不够。只想把忠国公府都搬空了予了女儿才好。

    刚说到叫忠国公明日把他手头的地契整合一趟,这老头便开始说起旁的。

    她坐在床上,扯着忠国公的耳垂,冷冷的道:“甚么意思?阿暖的事不算事儿么?成日看你那破画烂卷,没见你学出个样儿来……”

    忠国公委屈得要命,赶紧自己匆匆下了床,趿着鞋子便开始到处翻找库房钥匙。南华郡主也跟着披了袍子下来,见他这般着急,虽还没好气瞪他,却仍是从妆奁里拿出一个木盒子,再从木盒里拿出一把钥匙,正当忠国公眼前一亮准备摊手……

    南华郡主又用这把钥匙,打开了妆奁里的另一个盒子,从里头剥出一个小小的锦盒,再从锦盒的底层细细摸索出一把陈年的铜钥。

    忠国公的神情很是复杂:“…………”

    府中库房大大小小,总归得有十多个,媳妇太能藏东西也极是可怕了。

    那幅《秋山细雨图》是前朝大书画家李弗所作,因着色大胆,色彩繁复却暗含雅意,由斜雨朦胧的秋山图中,发散出许多难言意味,各人看皆有不同的想头,而其中刻画的树木花草,兼生灵百态,多达数百种,每样皆彼此相辅相成,糅合至臻,由于此画用色繁多,但却笔触不重,又年代久远,故而即便是赝品也极难仿,真迹便更是不知所踪。

    只听闻,本朝皇室曾有收藏,又有人说几代前魏宁公主出嫁,便已作了压箱,又有传闻道被先帝送去了皇觉寺珍藏,但这不过都是传闻,故而说来说去,也无人敢确定了。

    南华郡主给忠国公执着烛火,一点点为他照亮画卷,陈旧微黄的古画,下头一方墨印略有斑驳脱色,但看得出著者的姓名。雨夜的秋山,丝丝天水滴落人间,那是历经世事的沧桑平和,透着一点浅淡的寂寥平和之意。

    南华郡主想起来,披着寝衣道:“这幅画,你当初不是说,乃是模仿极佳的赝品,还夸女婿有心,连这李大家的赝品都能寻来这般的,乃是志趣相投的同道中人……”

    忠国公一寸寸看着古卷,眼尾的皱纹崩紧,胸口起起伏伏。“啪”一声,灯芯迸出火花,颤抖着摇曳起来,照在画卷上显得万分陡峭诡谲,忠国公舒了一口气,缓缓沙哑道:“这是真迹。”

    南华郡主不解,忠国公像是脱力一般,扶着案边道:“这是真迹……但先头我并没有把这当真品看,因为《秋山细雨图》是皇室的收藏,更是万金难求的宝藏。”

    谁会认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庶子,会有这样的手笔?

    正当南华郡主还待说甚么,忠国公却猛然起身,重新穿戴整理起来。

    南华郡主要被烦死了,莫名其妙,于是便皱眉道:“又怎么了?”

    忠国公袍角翻飞快步出门,无暇解释,只扔下四字道:“叩见贵人。”

    郁暖的院落里有个单独的小花园,虽比不得御花园,但郁暖来到这个世界后,便没少侍弄过。

    郁大小姐喜欢花花草草,郁暖也很喜欢。

    加上她身体羸弱,其实很少有精力到处动弹,故而除却剧情的需要,大部分时间还是过着清闲的日常,侍弄花草,偶尔空闲时修剪花枝,一点点把自己的小花园打理得有模有样,一丛丛牡丹花和几株爬藤,现下绽的葱郁,小亭子里的石凳上,还有她命人刻的狸奴简笔画。

    她的地盘,没有一点侵略性,实在太过平和惬意。

    郁暖出嫁后,南华郡主仍命人原样把花园保留了下来。

    男人看着夜色下的满园芳菲,静漠不言。

    忠国公还在见他这般气势,心中的一两分犹疑,也烟消云散。

    他不由心中大震,叩首道:“先头是罪臣失礼,请陛下降罪!”

    皇帝没有折辱他的意思,然而此时却垂眸,淡淡道:“忠国公。”他的本音低沉而雍容,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

    “臣在。”

    皇帝平静道:“你压着她的牡丹了。”

    忠国公立即爬起身,才发现之前自己匆匆走来没注意,把路边的粉牡丹折坏了。那是新长出的枝丫,还不经修剪,于晚风中向外探着头,现下却零落在青砖地上,枝干被斜着折断,花瓣也掉了两三。

    忠国公立即道:“臣罪该万死!”

    皇帝只是袖手,随意低叹道:“你没有罪该万死。”

    忠国公道:“臣明日就寻人给阿暖补上。”

    皇帝只是平淡道:“你回去罢。”

    忠国公觉得陛下今天特别好说话。

    但想想,其实陛下现下的身份,还算他半个女婿,不由心脏突突跳起来,竟是劫后余生多了几分得意。

    皇帝看出忠国公的不着调,但却没有多言,拂袖示意他离开。

    忠国公走后,皇帝俯身,修长的手指拾起地上委顿的粉牡丹,展开于掌内。

    骨子里的天真烂漫,使它向未知的远空好奇探出枝丫,遇上居心叵测的晚风,也能诚心柔动花瓣打招呼,纯然不晓事故。

    只可惜,牡丹不若月季带刺含芳,也不似路边的野花自由无人撷。

    它是花中皇后,花瓣层叠雍容,处处皆透着娇滴滴的贵重,被人捧在手心呵护,也觉自来应当。

    却也不懂得保护自己,最是愚顽无知。

    牡丹未必不通事故,但却错误的认为,一切的宠爱,都毫无条件。

    却不知,许多代价都是无形的。

    淡粉色的汁液混着绿色,沾在男人修长的指间,染上了古朴雍容的龙纹扳指。

    他优雅垂着眉目,缓缓冷淡的笑了。

    再露出掌心时,花瓣已被蹂i躏得糜i烂,浸透着汁液被揉成残碎,却也被紧紧握在掌心,一丝一毫也没有遗漏。

    月色下的男人的眼眸冷冽阴郁,夜风拂动袍角,他孑然独立于牡丹丛边,再次睁眼时,已然又是稳重平和的模样。

    男人转身离去,檀色的背影融进漆黑的夜色里,这次却与无边的昏暗融为一体。

    地上是碎落的残瓣,不多时会被晚风卷起,飘零于天际。

    郁暖这一觉睡得很香甜,乖乖在被窝里侧着娇小的身子,长发凌乱铺散开,像是上好的丝缎。

    戚寒时归来的时候,她还是那个姿势,没有动过分毫,瞧着便是累极了,就连原先爱蹬被子的小习惯,都没有再犯。

    知道有人回来了,她吸吸鼻子,即便在酣睡中也很心平气和,被打扰也没有很生气,却非常不懂事地摊开手脚。

    她身材纤细,身量也不高,却立志要占满整个床铺,由此可见,是个坏心眼又娇纵的小姑娘。

    郁暖大约潜意识觉得,自己这样做,就没人舍得把她拨弄开了,这般她就能清净一人。

    然而过了半个时辰,郁暖便被大手握住脚踝,轻松给翻了个身,顺势安顿在床内侧。

    她不喜欢这样狭小的空间,于是过了一会儿又翻身蹭出去,这趟却靠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她毫无知觉,以非常依赖孺慕的姿态,伸手抱住了他的胸膛。

    惹得男人呼吸更沉。

    这样乖顺驯服的姿态,像只被拎着脖子毛茸茸的小动物。她软绵绵的肚皮贴在硬邦邦结实的腰侧,热乎乎的。

    或许是刚刚当上母亲,她的肚子上比起单薄的肩胛,更多了些软肉。

    他伸手,慢条斯理轻抚着怀孕娇妻的肚子,那手感实在很不错。

    男人的动作很柔和,大手温热恰好,但郁暖却忽变得警惕,不像从前一般,喜欢摊了白肚皮给他揉,只是轻轻蜷缩了身子,不像是反抗,似是含怯的退避。

    她在睡梦中呢喃起来,眼角一下沁出晶亮的泪水,带着怯意道:“我的孩子……你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对他……”

    郁暖像是被魇着了,从被他抚摸肚子开始,便一直沉浸在噩梦里哭个不停。

    小姑娘的眼泪洇湿了他的胸口,精致浓密的睫毛都挂了泪珠,除了那句话,便不再开口了,蜷在他怀里,止不住的发抖。

    他细细吻着她柔嫩的面颊,梳着细软的长发,于她耳边低沉哄诱安抚。

    疼宠的好话说尽了,她一概也不识数。

    郁暖继续抽噎着,恍惚又朦胧,却并没有醒过来。

    她细细喘息着,手上使了力道,紧紧抓着男人结实的手臂,泪水把细嫩的面颊刮得通红:“你要,让他幸福啊。即便我……也一定……一定要让他……”

    她的话没说完,又流着泪,恍惚间苍白着面容,浸入了黑甜。

    她靠在男性坚实的臂弯里入眠,眼眉尚残了点点泪痕,有些柔弱懵懂的样子。

    男人的眼眸在黑暗处,透着嗜血的阴郁,一点点漫出冰寒刺骨的冷意,只是,寸寸安抚她脊背的姿态,却轻柔缠绵到了极致,似是五月的春风,含了最温和的宠溺,与他阴冷暗沉的眼眸,全然不符。

    不知过了多久,就连远空也透出鱼肚白,他才在沉睡的少妇耳边,似是警告,又像是承诺,凉薄的唇低柔呢喃道:“若你在,他便能得到一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