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汉侯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农家乐     郁暖有了身孕, 几乎是被众星拱月般小心翼翼对待了, 就连前头还在招待男宾们吃酒闲聊的忠国公, 亦放下手中的社交事体来正院看女儿。

    忠国公这个爹罢,确实有些一言难尽。

    说他不合格,实则他也没什么过错, 在外头无甚风流韵事, 自家内宅也干净得很, 守了南华郡主一辈子, 儿女缘单薄,女儿身子羸弱多病, 儿子年少被岳父留在西南,直到长成青年才归了家。

    这些他都不曾抱怨。到底无论是他不得志也好, 被皇帝干晾着, 家族人丁单薄也罢, 都归功于他娶了南华郡主, 这位西南王宠爱有加的独女。

    然而,事实上忠国公的确并不怨怼, 起码明面上一直对南华郡主百依百顺,虽则嘴巴碎意见一大堆,心眼有时芝麻大点,但其实是个没什么坏心的人,成日守着诗词书画就很满足。

    然而, 女儿有孕这件事, 确确实实给他带来极大的惊喜。

    郁暖没怀孕的时候, 忠国公压根不记得有这茬。

    但当她有了身孕,忠国公所表现出的喜悦,却比南华郡主更浓郁外露些,一张醉醺醺通通红的老脸直笑得合不拢嘴,尽管嘴巴上仍是不软和,但任谁都瞧得出,他满心的愉悦。

    待反应过来时,南华郡主拿手背推他,皱着眉道:“你倒是说说话,我方同女婿说了,到时给孩子起名,还要你拟几个字作参照呢。”

    这孩子,即便不是姓郁的,但也算是家族第三代,自然要各样仔细着来。

    可以说,即便郁成朗后头再生个大胖孙子,也未必比得他妹妹的孩子这般备受期待。

    忠国公可是十多年没抱过自家的小孩了,他年轻时爱风流,虽则被南华郡主管得老实,但儿女的成长他并没有多加参与,一心觉得大男人家,成日抱着孩子哄算个甚孬样儿?

    这般所导致的结果便是,儿子闺女长大以后与他不怎么亲。

    但外孙外孙女不一样,可以从小培养感情嘛!

    而且,夫人说了,名字还能让他起了作参照。

    呵呵,参照。

    那必须是他亲自起名,这还用说?

    说实在的,女婿怎么看都会对阿暖百依百顺,到底他没地位没权势,叫岳父起个名怎么了?

    不仅起名,他还要得寸进尺日日照看乖外孙,哼。

    然而这种喜悦与得意,并没有持续太久。

    晚上客人散了,一家人坐在花厅里头用膳。

    忠国公吃着小酒,美滋滋正同女儿嘘寒问暖增进感情呢,而郁暖只笑着应付,其实脑袋里缠着各色茸茸毛线球,杂乱无章的空白杂乱着。

    阿暖她夫君从落座开始就没说话,倒不是忠国公府对女婿有偏见,刻意冷落了他。

    陛下全程不置一词,只因他不认为忠国公的话有任何意义。

    长篇大论没重点可言,还喜滋滋一脸得意。

    和忠国公写的奏章如出一辙。

    戚寒时漫不经心听着,给小娇妻夹了一筷满当当的芹菜。

    不逼着她吃,小姑娘就一脸茫然,装作没看见这么些素菜,埋着头无辜得很。

    现在的小姑娘,不逼不行。

    忠国公正说着以后给外孙开蒙的事体,礼貌性问问女婿意见,瞥眼却冷不丁看见,女婿给女儿夹菜的手上,戴的那一枚白玉雕龙纹的扳指。

    白玉质地光润细腻,龙纹走锋凌厉,雕线流畅利落,合在一起相中和,便多了沉稳内敛的冷锐之感。

    虽则用料简单不花哨,但无论是玉籽还是雕刻刀工,皆是世间罕有。

    说白了,就是不太可能有赝品。

    就是比照着仿制的赝品,都极珍惜少见。

    最重要的是,更无人敢佩戴出门。

    忠国公一激灵,忽然便醒了多半,盯着女婿的手发愣,两根手指还吊着斟酒的银质镂铃兰花酒壶,面色呆呆却恍若不知了。

    南华郡主是不懂得这些,她虽贵为郡主,但不该她见的人,却从没见过。

    一巴掌脆响,郡主利落拍在忠国公手臂处,看着丈夫微笑道:“哟,这是怎么了?女婿的手有什么好看的?好看吗?嗯?你要不多看看?!我看你发甚魔怔了罢!阿暖有孕,可不是你有孕。甭给老娘疯疯癫癫吓着我们乖暖!”

    南华郡主有一特点,说话温和婉转,但是对着家人,特别是忠国公,那就本性毕露。

    现下自家人用膳,自然并不太拘束着。

    忠国公难得没搭理她,只愣愣呢喃道:“极好。”他说的是扳指。

    南华郡主奇怪皱了眉:“…………”

    郁暖艰难吞咽着芹菜,捂着胸口想装干呕,闻言顿时停了造作,红着眼角瞥了眼陛下的手。

    的确很好看,修长而骨节分明,指缘干净利落,一看就是握剑下棋的手。

    想蹭。想舔。

    呸......

    不要乱想了啊阿暖阿暖!

    你在想什么呀阿暖!

    郁暖又面无表情,捂着帕子抖抖索索干呕,顺势得到陛下的慢抚背脊一枚。

    却听忠国公又开口,对着他女婿道:“你这扳指……哪儿得来的?”

    这语气全然并不趾高气扬,也没了之前的得意劲儿,但也没什么低声下气的,就是充满着疑惑和不解……以及一丝丝的惶恐。

    戚寒时亲自给郁暖盛汤,把小碗端到她面前安置好,微笑对岳父随意道:“大约十多年前。”

    啊,十多年前吗?

    如果老臣没记错的话,那差不多算算日子……

    是天子少年登基的时候吧?!

    一旁的郁成朗默默低头,并不说话,偷偷用眼神暗示父亲。您老可少说点罢!就当儿子求您了。

    忠国公浑然不觉。

    他全然怀疑,女婿和陛下难道有甚关系?

    在南华郡主威胁的目光下,忠国公又老老实实埋头用膳,只是脑子一直在飞速运转。

    他忽然想到,最近陛下那桩莫名其妙的赐婚。

    当然,陛下赐的婚,怎么能说是莫名其妙呢?

    肯定是意义非凡用意深远高瞻远瞩英明睿智这还用说!

    但是,的确也很奇怪。

    女婿,莫不是与陛下,有甚么隐没在暗处的血缘关系?

    虽然长相天差地远,但身量倒是颇为相似,气质也有些相近,只是少了陛下那样的威严雍容,看着人时也没那么深沉凌厉,不至于让人颤出一脊背冷汗。

    但也不能说是,全然不相类。

    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由于吃了一肚皮老酒,忠国公有些醉醺醺,脑子也不太转得动了,对面郁暖已经被塞了一肚皮的膳食,各式各样清淡有营养,骨头都要酥掉了。

    到了夜里,南华郡主很自然的,想要把女儿同女婿一道留下来,到底天色夜了,阿暖看着已经困得不成,坐在那儿都能窝在女婿身旁打盹,小小一只被女婿哄在臂弯里头眯着眼,谁人瞧了都心疼。

    大家的心思都一样。

    阿暖这么累,国公府到侯府算不得近,一个在近皇城根儿,要去宫里恐怕路途通畅只消两炷香时间,另一头临安侯府却远开八只脚五六环开外。

    故而,再让她颠簸来回实在有些不放心,于是皆默认了。

    郁暖被她夫君抱着回闺房,她是一点都不想动弹,粘在男人身上就跟没骨头似的,被打横抱在夫君怀里,即便在睡梦中,也晓得伸出两只手勾住他修韧的脖颈,再埋头软绵绵蹭两下,像只迷糊的兔子。

    这已经是郁暖的习惯了,闻到陛下身上的禁欲冷淡的气息,即便在神志不清的时候,都记得粘上去蹭蹭揩油。

    于是预备回房处理事务的郁成朗,顿时看呆住了,略有些无言。

    他想过妹妹和陛下日常如何相处,想了千百条,怎么都是皇帝和妃嫔之间的样子,即便是甜蜜着,也得是有规矩的甜蜜,恭敬不失分寸的前提下,撒个娇都是寻常。

    然而妹妹现在真是……非常没规矩。

    勾着陛下的脖颈也就罢了,用脸颊蹭皇帝胸膛也就算了。

    但这小姑娘那两只手还不安分,下意识地掐抠自家夫君后脖颈算怎么回事?

    就姑娘您指甲好看是吧?陛下也是血肉之躯,这一顿掐下来,不说痛不痛了,这早朝还要不要上了?顶着姑娘您的指甲印上朝么?

    陛下居然任由她粘着蹭着,泰然处之之余,臂膀也稳当得很,在她耳边低沉说着甚么,似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郁暖却听不进去,娇气哼哼两声,非常不耐烦,引得男人略弯起唇角。

    郁成朗还待再看,结果妹婿淡淡瞥他一眼……于是郁成朗便干脆利落收回了残存的好奇心,默默低头回屋歇息去了。

    闺房里尚燃着烛火,一时间从略有些漆黑昏黄的回廊,走进屋里,她有些不适意地睁开眼,把脑袋整个埋进他怀里,继续迷迷糊糊半睡半醒。

    很快,烛火便熄了一半,郁暖便安心舒适起来。

    其实,说起来他们也有一个多月未见了。

    皇帝存心要晾她,她也未必肯低头,但都好整以暇,心头似盛着一盅温茶,荡荡悠悠似撒不撒,即便是过去的这么些未曾见面的日子,也不觉煎熬。

    再见时,并没有多生疏的意思。

    这是一种,奇异美好的感觉,暗暗滋生,无声胜千语。

    郁暖困得要命,她身上这件襦裙很宽松,故而当她粘在男人怀里蹭着,又被安置在床上,胸口一片雪白便露了出来。

    她的胸口很嫩生,并不多丰饶。

    说实在的,对于血气方刚的成熟男人来说,有些不够看。

    在最原始的欲求上,他更偏好身材丰满热辣,腰细如柳,胸前鼓囊囊的柔软,不但懂情i趣,还巧嘴巧言,无论温柔还是火辣成熟,都充满媚意,会侍候讨好的女子。

    那是皇帝最坦荡直接的,对于欲望的诉求。

    然而,即便是这样,郁暖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掰正了陛下对于女人的偏好。

    自然,不能用掰正这一说。

    他喜欢大胸小姐姐也并没有错。

    只是恰好,他放在心尖宠爱的小姑娘,是个平胸的小矮子。

    令人无奈的同时,时间久了,男人也奇异的能欣赏她的美。

    娇软精致,像个奢靡贵重的娃娃,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纯洁矜贵的叫人舍不得折腾。

    自然,再舍不得,也抱上龙床折腾过了。

    然而不管多能欣赏,她都是个孕妇,而且还是个身娇体弱的孕妇。

    于是郁暖被一件件剥光了衣裳,男人力道和动作恰如其分,并没有触及其余的部位,把她的襦裙和小衣皆褪下,又绞湿了细葛布,给她由上而下擦身。他的动作缓慢而轻柔,像是在擦拭贵重精细的摆件,不带任何属于男性的欲望。

    郁暖这个时候躺在床上,已然睡死了,弯着唇角,看上去简直像个惹人怜爱的小仙子。

    当然,若她醒过来那就不大像了,没有哪家小仙子成日颐指气使的像个叫人咬牙切齿,爱极恨极的小妖精。

    她睡熟了,男人给她擦完身,便预备为她系上葱绿的冰绸肚兜。

    大手微顿,却慢慢抚上她的小腹,那是很轻的摩挲。男人的黑眸幽暗,思绪不可知。

    郁暖扭了扭腰,下意识挥开他的手,小娇妻软乎乎的手,下意识轻轻盖在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上,也触碰到了他。

    一时间,他眉目垂落,却没有收回手掌。

    她轻轻嘟囔了一句:“……宝……宝。”

    戚寒时要给她盖被子,却又听郁暖蠕动着唇瓣,娇滴滴道:“我……还是宝……宝。”

    他沉默了。

    一时间寂静无声。

    过了一盏茶,男人把巾子随意搁置,任劳任怨为郁暖盖好被子,拨开她凌乱的碎发。

    烛火摇曳在窗前,慢慢归于沉寂,屋内变得昏暗宁静,只有郁暖轻缓的呼吸声。

    男人的黑靴踏出房门,檀色的袍角轻微拂动,在黑暗中尤为沉肃,步伐却缓慢有律着,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意味。

    忠国公已在外头等候多时。

    见到女儿的夫君,他踟蹰稍半,深吸一口气,却不敢再犹豫,咬牙扑通一下跪伏下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