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六十一章(捉虫)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捉虫)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农家乐     郁暖留在临安侯府, 不准备回宫了,故而当日用了药, 便直接在府中歇下。

    皇宫给她的感觉不算很好,起码没有家中安谧熟悉的环境令她心安。更何况她也没有名分, 上赶着去宫中作甚?

    然而, 也并没有人求她归去。

    真是尴尬。

    只偶尔会有宫人来府中,送些新鲜的物件予她, 不拘是甚么好吃的小点心,好玩的布偶宠物,亦或是女子簪戴的各式分心步摇,还有郁暖喜欢的各色口脂。

    一律皆是精致贵重,多是稀罕物, 郁暖也觉得有意思, 拿来解解厌气也甚好。

    连着一个月, 口脂郁暖都收到了两百多个不同色号,各个色系应有尽有,更遑论是头面或是玩偶, 整整放满了一整间耳房。

    虽然多,但也很精确地戳到郁暖的喜好。

    因着人设,她不能过多摆弄那些小玩偶,轮流涂各色的口脂, 亦或是戴上奢华精致的发饰, 但看着也极满足了。

    郁暖蹲在家里, 抱着大佬出手阔绰赠她的礼儿发霉, 也渐渐也回过味来。

    她不想与他呆在一块儿,陛下也不惯着她哄着她。

    他每天要处理的政务,要解决的国事实在太多,根本就不可能有闲暇把她拎在眼前,抱着宠着谈情说爱,还要时时哄她开心,惯着她的小毛病。

    空闲时怎么宠都成,给她摘星星捞月亮也不成问题,但政务繁忙之时,她便远不是惑乱帝王心智的妲己。

    所以她的任性娇气,就被皇帝冷处理了。

    或许也存着晾她的心思,于是他们便莫名进入一种,很小清新的谈恋爱模式。

    当然,没有哪个不谙世事的小清新,会送礼送得这样大方戳人,他根本深谙此道。

    若不是郁暖对房屋地产不感兴趣,她猜测,或许他还能命人捧来几匣子地契哄她开心。

    她忍不住感叹,他们居然就这么倒着走过了恋爱结婚的过程,实在可喜可贺。

    郁暖想了半天,也不晓得能回甚么礼儿,于是非常矫情地送了她自己贴身的香帕,上头还特意绣了情诗。

    虽然或多或少,有点歪歪扭扭,走线很是蹩脚,毕竟无论是她还是郁大小姐,都没认真学过女红,只算过得去罢了,真要绣诗词和细致的花卉图,那实在是一塌糊涂。

    但是,他应该还是能看懂。

    那就没问题了。

    郁暖还非常理直气壮附纸提醒他,这得贴身带着,妥帖珍藏着,才不负她的心血。

    也不晓得他听进去没有。

    只这一月里,外头的风声几乎不曾传进郁暖的耳里,事情大大小小或有发生,但她还是过得很安逸。

    自然,除了前两日听闻,陛下降下旨意,给忠国公世子郁成朗,和武威大将军府的大姑娘赐了婚。婚礼拟定于今年入夏时节,又一并赏赐了好些贡缎器皿。

    这事儿算新鲜,陛下即位以来并不多插手朝臣的婚事儿,而自从崇北侯一党消亡后,原本似先帝一般痴迷佛事的陛下,便揽起了朝政。

    自然,这些是对于外人而言的,只算是流传于底层的一个说法而已,但是对于大部分在中央的大臣,他们的日子并没有甚么变化。

    只大家都在猜测,陛下此举是为了甚么。

    忠国公这些年,一向被陛下不咸不淡晾在一旁,可以说是被先皇坑得很惨。毕竟他按旨娶的媳妇儿是西南王唯一的女儿,这么些年夫妻和睦恩爱,当权者看在眼里,这忠国公是年年有赏,每逢佳节都有皇家恩赐,不知多少风光。

    可看似被瞧在眼里,但实则两手空空,并无太多实权。

    论实在的,甚么都没有。

    陛下忽然便给忠国公府又联了一门亲,那还是武威大将军府,实在有些意味深长,叫人不得不详细琢磨。

    旁的事儿郁暖一概不知,只这件事倒是晓得了。

    毕竟是娘家的要事,她总归不能两眼一抹黑。

    而且说到底,这事儿也是她之前张口与他求的。

    郁暖心里头也明白,若真是不可能的,他也不会因为她那一句话,就赐了婚。

    原著里其实忠国公府出现的次数并不多,至少在郁暖的印象里很是稀薄,而后期几乎没有了,因为似在西南王的事体了结后,忠国公府也垮了,亦根本没有和武威大将军府联过姻。

    由于是前期的一条支线,男主具体是怎么做的,郁暖身为一个不走心的读者,还是不记得了。

    想想就有些羞愧。

    西南王一脉人丁单薄,真论血缘最浓郁亲近的小辈,却是郁成朗兄妹俩。

    可他们更是忠国公府唯二的公子和姑娘,所以生来注定备受荣宠,肩膀上的枷锁却也沉极。

    皇帝晾着忠国公,最后若是再利用他们,也并非不能想象。

    现下看来,乾宁帝是稍许对忠国公府放松了两指,让他们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许若郁成朗能得力,将来一府人也未必有原著那般潦倒。

    郁暖有些发怔。

    其实很多选择,对于皇帝而言,都不是唯一的。

    就好像原著里,他选择利用忠国公府达到目的,最后他的夙愿达成,西南王病逝沙场,忠国公府作为个中媒介,也不得好下场。

    但现在,皇帝没有选择走这条路,他似乎并不准备,拿忠国公府为接下来浩大血腥的战争铺路。

    郁暖隐隐有些忧虑。

    因为她不能确定,自己在他的决策中占了多少成。

    若占了许多,她便要担心,如她真的按照原剧情自刎而死,忠国公府会不会被推上另一个极端?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很快,郁暖便收到了一张来自忠国公生辰的请帖,就在十日后。

    她最近其实有些懒散,挪两下手指都嫌麻烦,更遑论出门赴宴了。

    但这毕竟是亲爹的寿宴,她没病没灾的,因为太困了没去,说出来也惹人笑话。

    况且,原静和郁成朗也将将被赐婚,这趟也算是双喜临门。

    十日之后,郁暖并没有觉得好转多少,反而觉得更困了。

    临出门前,她又含着泪花打了个小呵欠,有些困倦地扶着门框。

    清泉欲言又止,郁暖只作没看到,提着裙角小步小步出了门。

    清泉也没法子,只好把她照看得更细致,晚春时节里也没忘了给主子多添几件衣裳。

    郁暖却垂着眼睫不置一词,仿佛对自己的身体完全不了解。

    忠国公府已然热热闹闹张罗起来,门前停了许多辆马车,皆按着次序一家家登门。郁暖身为自家人,因着来得晚,反倒排在了后头。而由于实在太困,她等着等着,便顺其自然靠在马车里睡着了。

    忠国公府迎门的速度并不慢,待到郁暖时,清泉才来叫她,郁暖昏昏沉沉睁眼,迟钝着被清泉扶着下去了。

    代父亲迎客的郁成朗,看见自家妹妹一脸瞌睡,不由无言。

    他也顾不得忠国公世子的仪态,只赶忙上前帮着扶妹妹,皱着眉问清泉道:“阿暖这是如何了?”

    清泉也没法说什么,只是低头道:“三奶奶从月初便总爱发困,请了大夫来,却也不曾说甚么,是以只是这般将养着。”

    郁暖刚开始泛困那几天,便立即胆战心惊叫清泉去请了大夫,然而那头发花白的大夫非常肯定地同她道,她只是体虚春困而已,故而只消饮食得当,这般症状便会减缓。

    然而过了一个月,她更吃力了。

    郁暖睁大眼睛看着她哥,坚定道:“我一点儿都不困的。昨儿个也睡得足,怎么可能会累呢?”

    郁成朗也弄不懂妹妹的心思,明明困成这幅小模样,站着也像是能睡着了,却硬说自个儿精神头敞亮,多少有些自相矛盾了。

    顾不得后头的客人,他只招呼了管事来迎,捏着妹妹的手便要哄了她去房里睡一觉。

    他妹妹天生体弱,尽管父亲寿宴重要,但不管爹爹还是娘亲,都不会舍得叫阿暖这般。

    然而郁暖却推了推哥哥,只是摇头,诚恳瞧着他道:“我没事儿的,只是最近夜睡得有些晚了。若现下睡了,过会子便又困不着。”

    郁成朗拗不过她,只得任由郁暖胡来。他也搞不懂,回自家睡个觉而已,其实没什么的罢。

    但阿暖自己,就是不肯承认她是困了。

    郁成朗无法,只得命仆从先行知会南华郡主,让她在女眷那头支应着些,莫叫阿暖出了丑,到时又要作天作地哭鼻子,对身子也不好。

    南华郡主见到女儿,自然是惊喜得不成了。到底女儿自从出嫁来,都没怎么归过家,虽说那是规矩,只是当母亲的哪儿有不心疼的道理?

    然而,她见到的却是一只困到眼皮耷拉下来的小姑娘,走路做事全凭感觉,虽不失礼,却也实在算不得有甚精气神。

    南华郡主给唬了一跳,只怕姑娘身子是有甚个不爽利,赶忙把她拉在身边带着,不敢放她一个人。

    忠国公府开的这趟宴很是宏大,因着忠国公平生最爱比较,他这宴的规模若不能在长安城数得上号,心中便要不得劲。甚么铺张浪费都见鬼去,他用的是自家的祖产,犯不着给那些子穷酸的文臣一项项交代,有本事弹劾,没本事滚蛋。

    郁暖无语,对此不作评价。

    她坐在南华郡主身旁,厅前一长排都是各府女眷,请的人比太后寿宴都要多些。

    当然,并不是故意和太后比排场,因着太后比较挑剔,一般不相熟不够资格的都不请,可忠国公是臣子,尚且没那个本事傲气,故而能请的都全了礼儿。只花销上去了,面子情却也挣到了。毕竟,对于寻常官家,能收到忠国公府的请帖,也未尝不是一种荣幸,倒是说好话的较多些。

    郁暖只蔫巴巴在南华郡主身旁,不仅想睡觉,而且生无可恋。

    南华郡主与宾客觥筹交错间,都没忘了拖着身后的小尾巴,坐回席位之后,宴席已开了小半,于是便有丫鬟进来恭敬礼道:“夫人,宫中来人贺寿,是陛下身边伺候的高总管。”

    此言一出,大家皆有些面面相觑。

    忠国公府得脸,这个无人不知,但也没听说有谁这么得脸的。

    高总管是来送礼的,男宾那头贺了寿,转头又到了女眷这儿。谁也不知上头贵人是怎么想的,这礼儿南华郡主竟也有一份。

    郁暖只觉垫上戳了钉子,弄得她有些坐立不安。

    虽不是他来,但她这个状态,见到他身边的人,总觉有些怪怪的。

    高德海目不斜视进来,皇帝没给他圣旨,只管叫他送一趟礼儿,便知算不得多正式的赏赐,故而对上南华郡主,他还是要低上一头。

    于是便笑着说了几句吉利话,又让人报了一长串礼单,听得四下寂静,众人皆有些咂舌。

    谁说忠国公府圣眷垂危的?

    这很显然是得了陛下青眼了,便是太后也有赏下礼单。

    南华郡主还在心里怪罪,女婿也不知人去了哪儿,把阿暖一人丢来这儿,困成这般直叫人心疼,可听了礼单,也忘了怪罪,只觉得欣喜又莫名。

    郁暖垂着眼眸坐在那儿,并没有与其他女眷一般端坐平视,只是自顾自盯着碗里的食物。

    她最近没甚么食欲,之前她娘命人给她夹的,她是一口也没吃。

    这个时候,她不想抬头,也不想低头无所事事,便鬼使神差地,默默咬了一口虾仁。

    偏生原本还挺爱用的桃汁水晶虾,到了现下,叫郁暖吃着却有些不舒服。

    她忍了忍,喉咙里都有些痉挛,那股莫名的腥味直冲脑门,便实在受不住,偏过头拿着帕子掩了唇,轻轻干呕起来。

    她的动静其实并不是很大,偏生高公公耳聪目明,又特意关注着小祖宗,好等着归去与陛下提及。

    到底他不是白来一趟,关照郁暖也是份内的职责,可比送礼重要多了。

    故而他便命报礼的小太监,立时停了嘴儿。

    于是全厅人,皆顺着高总管的视线,齐刷刷看向郁暖,神色微妙。尽管身子不爽利,非这位周三奶奶的过错,却也实打实扰了皇家赐礼。

    看高总管凝重严肃的神情便知,这位最少也逃不过高德海的一顿说辞惩罚。

    到底这皇家的威严,最是要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