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农家乐     郁暖有些小小忐忑起来,但并不是因为怕太后惩罚她, 事实上她并不会为这些而担心。

    旁人再是厌恶她, 都对她没什么妨碍。

    或许有这样的心理, 也只是因为从前姜太后待她太过和蔼了,尽管郁暖并不曾把她当作自己的亲人, 但她面对年长的老太太, 心口却总会不自觉软和起来。

    然而当老太太嫌恶起她,瞧着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时,恨不得她立即消失时, 那又是另一番滋味。

    多少会有些委屈不解。

    但思及人老太太只是在回护亲外甥女, 也便释然了。

    她算什么呢?她甚么都不是啊。

    尽管如此, 郁暖还是觉得很羞耻,于是出门前又把口脂给擦了,再薄薄涂上一层抿开,又命宫人给她找来一条十分保守小清新的藕荷色小裙子, 重新穿戴上。

    那宫人欲言又止, 郁暖只作没看到。

    她对着铜镜照了照,其实自己的样子与从前无甚区别,又仿佛有点不太一样。

    她原本的些许发热状况,在被逼着吃了药, 又睡了大半天之后便好转了, 头也不晕了, 身体骨好受太多。

    但现下的妨碍便是, 她不太能走动路。

    走几步路,便行动滞塞,腰背酸痛,不太好受。

    宫门前已有步辇候着,郁暖分不清规格大小,于是也就这么坐上去。

    不管是什么规制,横竖看上去都不是她能坐的,就这样罢。

    这头慈寿宫里,太后正在竖窗边吃着香茶,一边与娘家外甥女闲聊:“这两日瞧着,你倒像是清减了不少,也不爱说话。这可不好,你自幼体弱些,勿因年轻便疏忽,不然到了哀家这个年纪,可有苦头吃。”

    姜瞳垂下眼眸,温和笑道:“并不曾。只是有些春困了,便时常用不下膳食,这白日里睡多了,夜里便睡得不踏实。”

    太后若有所思看着她,微微点头道:“哀家恰巧得了几块中岳茶饼,这仙茶最是安神,陛下偶尔也用着,等会子哀家叫严嬷嬷与你带些归去,总不能夜夜都这般。”

    “哀家也见过另一个小姑娘,比你的身子还弱许多,时不时便要昏倒咳血,恁地叫人担惊受怕。”

    “只她是天生如此,倒是爱吃爱睡,天性和朗。你比她身子骨强些,这运道总是更佳,可不得糟蹋了去。”

    不知从何时起,太后便有了另一个疼爱的小姑娘。

    姜瞳温柔看着太后,语声感激道:“有您这么些关照,臣女自当好生将养。”

    太后柔缓笑起来,转眼提起旁的事体:“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甚中意的人家?若是有,也不要害臊,这好男儿总是越择越少。”

    “哀家会尽早知会陛下,给你争个圣人赐婚的荣光来,那也算是一桩光耀门楣的大好事儿。还有啊,哀家手头有几个皇庄和银楼铺子,上好的水田还有几家霜蜜斋,具拿去给你添妆。”

    太后说的诚心诚意,她是真的打心底里疼惜这姑娘。

    倒不是她存心要越过姜家族人,插手姜瞳的婚事。只是若真叫姜家去办,姜瞳一个孤女,又能得甚么好儿?

    只姜瞳是姜太后幺弟的遗腹子,使她如何割舍得下?

    姜瞳的面色泛白,却仍是浅笑着低头应道:“臣女还想多陪着娘娘几年呢,若是嫁了人,或许便没有这么些时间了,那该有多可惜。”

    太后深深看了姜瞳一眼,不等她再说甚么,便有宫人对她耳语一番。

    太后面上忽的柔和起来,颔首道:“把她请进来罢。”

    姜太后又带着笑与姜瞳道:“哀家猜你们大约从前也见过,往后你想来皇宫顽,若哀家不在,便寻她去。”

    姜瞳一怔,却见光影处走来一个小姑娘。

    她的面容在阴影下不甚清晰,光线洒在纤瘦的肩胛上,显出从容舒缓之感。她的裙边以银丝掐了荷叶纹,走起路来莲步轻移,光华流转间,这姑娘的脚步,却显得有些慢吞吞。

    视线挑剔挪转,这个年纪尚小的少妇,臂间挽了条月白掐金的半臂,青丝绾起,梳了简雅的盘桓髻,白玉流苏缀在额间,微微发颤,衬得她眼波灵动嫣然。

    她走出背光地儿,羸弱的眉目间韵味动人,抬眼时,却隐约带了些许妇人才有的媚意。

    郁暖感受到来自姜小姐的目光,对她礼貌性地微笑一下,脑中一片空白,空空荡荡神游天外。

    由于行动滞涩,猝不及防脚下软软一绊,幸尔身旁的宫人一直扶着她的手臂,才不曾出丑。

    郁暖一下就转头看姜太后,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更浅。

    她面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她知道姜太后最不喜欢没规矩的人,原著里,老太太可没少因着规矩的问题挑人刺儿。

    姜太后只是含笑道:“得了。快些坐下吧,你来了咱们便用膳了。”

    郁暖微笑道:“都是我晚了,害得您与姜家姐姐久等了。”

    按照年龄,姜瞳确实比她要大一点,但按照辈分,郁暖算是她正经表哥家的。

    只郁暖都这么叫了,也无人特意纠正。

    姜瞳以前,不是没见过这位郁大小姐。

    但她父母双亡,姜家又是这般不争气,太后娘娘这么些年,也不见提点,故而她即便有太后的疼爱,顶多便是能混进顶层的贵女圈罢了。

    真论站在中心位置的,那肯定不是她。

    不过,郁大小姐不是没向她递过橄榄枝,好歹姜瞳也是太后娘家外甥女,结交了定很有些好处。

    只是姜瞳自己拒绝了。

    尽管不了解郁大小姐,但她也晓得,这姑娘心思绝不单纯。

    女人最是了解女人,郁大小姐可不是那些公子哥儿们眼里高洁的神女。

    她那心窍里头藏了几许打算,姜瞳怎么会不明白?

    她是太后的外甥女,可姜家却普通落魄,人才单薄,郁大小姐结交她,那定然是想搭上太后,其背后的目的,并不算多么隐蔽。

    于是在姜瞳的有意退避下,她和郁暖并不多熟悉,反倒对彼此印象皆十分不佳。

    后来出了那件事,姜瞳总算松了口气。

    无他,郁大小姐的才貌出身,尽管不想承认,却比她可要上层不少。若是忠国公有意,那她早晚会进宫去,再加上曾经的秦氏女,那姜家的姑娘,除了有太后庇护,旁的可甚都比不上人家。

    故而,当郁大小姐和秦氏女一个一个被玷污堕落下凡尘,姜瞳虽并不幸灾乐祸,却也实打实松了口气。

    不想,却又在这个地方见到郁氏。

    难道严嬷嬷先头代太后去姜家赐礼时,与她说的那番话,暗指的便是郁暖?

    姜瞳看了一眼郁暖,却发觉人家根本没在看她。

    郁大小姐,像是饿了好些年,虽然用膳仍是雅相的,但不妨她极是专注迅速。

    完全吃不下东西的姜瞳:“…………”

    十分无法理解嘛,彼此都是病秧子,谁比谁胃口大呢?

    这位还是个会吐血的病秧子,生病吐血昏倒的战绩遍布长安,所以难道不该成日哭哭啼啼伤春悲秋感怀人生,再捧着心口端着药泛了泪花吟时日无多。

    之类的吗?!

    太后看郁暖这般,哪儿有不能够意会的道理?

    先头进门时,这孩子走路都艰难,左脚磕右脚,还穿这么逶迤严实的襦裙,眉眼间有了许媚色,虽然还是有点不着调的天真在里头。

    但太后明白,昨儿个约莫她和皇帝是发生了甚么。

    姜太后叫郁暖来用膳,其实有些旁的不可明说的意味,但郁暖却是认认真真来用膳的。

    她真的很饿了。

    不仅仅昨日被折腾得体力全无,也是由于这几日来,因着久久昏睡和头疼的关系,她根本没机会吃甚么。

    那时拿起银著,便觉喉咙满当当,胸口滞闷,头晕目眩,全然塞不下东西。

    有人看着还成,无人管她,郁暖甚至连一筷子都不会动。

    故而,好容易从头脑胀痛中解放出来,郁暖便有了很多的食欲。

    俗称,暴饮暴食。

    她真的控制不住记几。

    郁暖都打算好了,等会儿回紫宸宫,她要叫一大桌龙虾宴并各色糕点最好弄个类似满汉全席的一桌子,她还要把那些全部塞下去,塞不进就过会子继续塞。

    食欲是人之根本,即便她的食欲可怕了些,也还是可以理解的……吧。

    她觉得自己现下,真能吞下一头猪。

    太后和姜瞳简直目瞪口呆。

    自然,惊悚只是深埋在心里,这面上还是保持和善的微笑。

    姜瞳觉得,太后之前说的,那个身子羸弱但爱吃爱睡的小姑娘,若真是郁暖……那也太夸张了些。

    这么爱吃,那是有多爱睡?

    看着郁暖这么个吃法,太后有些心惊肉跳。

    老太太慢慢放下银著,与她道:“阿暖啊,不若叫个御医来瞧瞧,你是不是……”

    郁暖不舍地看着冒尖的菜,慢慢抬起头,柔和道:“回太后的话,不曾。”

    吧。

    她觉得,自己身体这么虚弱,先头又喝了凉药,所以怀孕的可能不是很高。

    但现下在宫里,她又以想给您生孩子为由,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死要活以死相挟,把皇帝拐到床上去,虽然是惹出雷霆大怒,自己被按上案板任人宰割的,但其实也没差,的吧?

    那她肯定是不能光明正大,叫他给自己上避子汤的。

    这么要求的话,她可能会被按在床上弄死。

    还是不要了吧。

    老太太有些失望,却同时又有些欣慰道:“你年纪还小,等身子养好了再要也不迟。但这……还是少用些罢,在哀家这头也就罢了,等回去可莫要在陛下跟前这般。”

    郁暖不懂,看着老太太。

    太后便解释道:“陛下比哀家还讲究养生。”

    太后说的太含蓄了,其实她比较想具体解释一下,可想想还是算了。

    毕竟有姜瞳在这儿呢,在外人跟前,还是不要说了。

    若陛下看见郁暖这么个吃法,可能会逼着她把吃进去的,全都吐出来。

    这并不是开玩笑。

    吃那么多很难克化,更何况郁暖时不时还吐血昏倒,这种身体情况下,饮食清淡少油少盐吃个七分饱足够了。

    像她这样像是不觉饱,吃到十八分饱还能继续横扫硬塞的,那真是非常叫人头疼。

    郁暖并不懂太后在说什么,也只是礼貌性地点头,软声盈盈瞧着她道:“那阿暖,便在您这儿多用些好了。”

    太后:“…………”

    如此,她很有可能,会被儿子用冷漠的眼神看上十天半个月罢。

    郁暖有些放松,因为太后的态度很能说明问题。

    就算要给她一个小小的下马威,也不该是这般。

    现下看起来,反倒是这位姜小姐比较可怜。

    一个人默默坐在一旁,也无人与她讲话。

    郁暖不明白,但是姜瞳很明白。

    她心里头明镜儿似的。

    虽不知郁氏用了甚么手段,给她夫君戴绿帽也好,如何也罢,现下却得到了陛下的宠爱和太后的喜爱。

    比起皇帝,周家庶子的确不算甚么,陛下甚至不必怎么费脑筋,就能让那个庶子和周家闭嘴。

    想要把郁氏正式迎进宫,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太后,今儿个叫她来看这么一出,其实是想让她死心罢。

    她小的时候,太后不能常常出宫,便总爱派严嬷嬷去姜家,给她送各式各样花哨华丽的礼物,甚至她学规矩那几年,也是太后身边的严嬷嬷亲自来教的。

    那几年,姜家人都把她当作是小辈中的头一份,无人敢欺。

    这让姜瞳明白,皇权和地位是多么诱人,那些叔叔婶婶们,看着她的目光,皆像是看到了她背后的皇族。

    那是全然的敬畏和忌惮,折人腰,令她心痒。

    那时严嬷嬷,便隐隐透着几分意思。

    太后,一定是把她当未来的皇后教养的。

    所以姜瞳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稍稍长大后,偶尔进宫也能见到皇帝。

    只是少年皇帝从来不看她一眼。

    他总是疏离冷淡,每逢她来,他便呆不了多久。

    一年又一年,他从身形修长青涩的少年天子,成了宽肩窄腰的成熟的男人,愈发冷漠深沉,也愈是迷人心窍。

    而她也抽了条,成了少女模样,身段婉转端庄。

    可是,姜瞳与陛下说的话,甚至不会超过十句。

    但她告诉自己不要着急,来日方长。

    等她真的嫁进来,还愁无话可说么?

    她为了陛下学会那么多诗书,又听闻他对颚语颇有兴趣,甚至还专门重金聘请了个颚人娘子教课,每一句话都用笔仔细端正描摹,夜夜都要把功课认真温习。

    这些,她都没告诉任何人。

    因为一个真正优秀的女人,从来都不显山露水,唯有她的男人会明白她真正的好处。

    她苛刻丈量着自己的所有,从四肢到每一根发丝,都端庄精致。

    姜瞳自觉大度贤惠,从心性上也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可是太后竟然,忽然寻了一个这样的人,已经嫁过一回的妇人,来与她比较。

    想要妄图打消她的积极性,好把她嫁给别人。

    严嬷嬷说的没错,那个被太后和陛下放在心里的女人,只是空有一副容貌而已。

    从她吃那么些东西,便能看出,她实在对自己没有任何要求。

    都已经有嫁过人这般大的劣势,为什么不好生弥补呢?

    这只会惹人生厌,因为一个标准的贵族女人,从来不该是这样的。

    她们用膳精细考究,但每样只吃一口的量,一顿下来只能到五分饱,便能保持苗条的身材。

    郁氏根本不达标准,全然的不识数脉。

    姜太后深深看着姜瞳的神情,便有些默然叹气。

    她不明白,到底是为甚,姜瞳竟然如此执着。

    她虽自小关照这姑娘,但却并没有把她当作皇后来养,更加不曾告诉她,自己打算把她嫁给皇帝。

    她是思考过,但那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悬而未决,没有任何许诺和决策。

    面对姜瞳,太后更多的,还是想要尽力给予,让她过得舒心快活些,便已是很好。

    她不晓得,姜瞳从什么时候开始,执念便如此深重。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其实各怀心思,不知不觉便已到了快黄昏时。

    桌上的菜肴,也早早被换成了各色糕点。

    郁暖再是不想带脑子,努力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也听出来,太后其实是想要给这位姜小姐洗脑子。

    具体想做什么,她却真是听不出了,但两人之间细微的气场交锋,她还是能感受到的。

    但郁暖本身,没有任何感觉。

    她呆了太久,其实也挺想起身告辞的,正在此时,有宫人悄悄进来,与太后耳语道:“紫宸宫的高总管来了,说是给郁夫人带药。”

    于是高德海便被请了进来,给主子们行了礼儿,才对郁暖笑眯眯道:“娘娘,陛下原是备着叫您饭后归去再用的,不成想您一直不回,便吩咐奴才给您送来。”

    “您瞧瞧这是不是……”

    郁暖不想和高德海说话,只是点点头,微笑一下,十分干脆地掩手仰头,把药给喝了。

    她再把药碗递回去,示意他可以交差了。

    高德海:“…………”

    先头来时,陛下还特意嘱咐,她若是不肯用,也不必勉强她。

    然而,人家吃的特别主动。

    听说这位平时吃药,都要陛下手把手喂的,还要哄着吃蜜饯,不然要哭要闹还不开心。

    果然有男人在,和没男人在就完全不一样啊。

    姜瞳的面容却缓缓沉下,只是看着那个药碗不说话了。

    她的身子也算不得好,皇帝或许也有所听闻。

    虽不比郁暖,却也是娘胎里带出的不足之症,听闻她娘怀着她时,姜家大厦倾颓,担惊受怕之下吃用不了,克化不住,还险些难产。

    这么多年,陛下怎么可能没听闻呢?

    只是对于他而言,或许自己病不病,都没什么值得挂心的。

    真正心尖上的那块肉,才会这么着紧着疼宠着。

    她想着,忽然对上郁暖的眼睛。

    郁暖对着她,同样微笑了一下。

    姜瞳有些怔然。

    小姑娘的眼眸,实则清明灵醒,奇异的带着温软的狡黠,对她轻轻一弯。

    姜瞳发怔思虑,欲再细探,郁暖已垂下浓密的眼睫,腮边雪白透粉,又似是甚么也不懂得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