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农家乐     郁暖在昏暗的深海中飘荡, 四周冰寒死寂,肌肤被水压迫得钝痛, 疼到极致时, 却生出一种异样的麻痒感。

    由内而外, 从最柔软温热的地方,扩散到指尖, 战栗颤抖到极致时,雪白的腮浮出不自然的嫣红。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只是用手去抓, 便摸到海底深处触感奇异的鱼, 它周身长着倒刺, 在她手心却很乖巧,摇动着鱼鳍吐着小泡泡。

    恍惚间,又像是有一张张小口,细密吮着她的手心手背,有什么缠绕在光滑细腻的腹部, 于她发怔之际,霎时间越缠越紧,像是要把她的身体绞碎成血肉, 再慢慢吞吃入腹。

    郁暖好不甘心,她挣扎起来,由于无法开口, 喉咙里发出可怜的呜呜声, 吐出细密的水泡泡, 却因为苦咸湿润的海水灌进喉腔,而无法言语。

    她可不想这么快就死在深海。

    她想逃到岸边去。

    郁暖的泪珠滚落时,缠绕她的力道开始放松,她便迫不及待用力划开厚重苦涩的海水,甩着鱼尾巴,身体卖力扭动着,努力向头顶上方的蔚蓝光晕游去。

    却意外的没有受到阻挡。

    于是在天光乍现的碧蓝海面之上,她探出半颗小脑袋,几乎贪婪地呼吸着外面混着海腥味的空气,长长吐纳。

    郁暖放松起浑身的筋骨,覆盖着银色鳞片的尾巴尖,拖在水面上得意扭了扭,拨开粼粼水波。

    她甩甩脑后汗湿的长发,想把长发甩下来,它们贴在肩胛和腰背上,使得她很不适意了。

    正在她缓缓放松警惕时,闪着璀璨光晕的银尾,却被甚么触状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紧紧悠悠缠绕住,越缠越紧。

    待她反应过来,那触状物却迅速大力勒紧她的小尾巴,那力道恰如其分,不至于把她的银尾被扭断,但却也让她十分疼麻,几乎动弹不得。

    郁暖怕的很,戴着金色贝壳的纤白手臂,拼命挣扎着拍打海面,溅起冰凉咸苦的液体。

    她一边哽咽着,那东西却不急不缓,好整以暇地,在她湿透的曲线上摸索。

    阴冷冰寒,慢条斯理的,再次缓慢钻入某处熟悉,而惹人沉溺的秘境。

    他们都喘息起来。

    她的后背被缓缓安抚着,却仍像小动物一般瑟瑟颤抖,纤细修长的脖颈痉挛般扬起,却又无力坠下。

    郁暖单薄的肩胛骨已然汗湿,在日光下泛着津亮的光泽,银色的鱼尾巴下意识地扭住触状物,紧紧与它纠缠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像是烟火在脑中绚烂绽放,一帧一帧,让她眼眸处的光彩也定格。

    她喘息着流下生理泪,汗液混着咸腥的海水,在锁骨处凝聚,又汩汩滑落在细腻冰白的皮肤上,析出的剔透盐粒点缀在她的发丝间,宛若颗颗晶钻。

    她又被掌控海底的主宰者,强硬而冷漠地拉回原本的深海。

    原来方才的放任,只是一时的纵容宠溺,而并非是他愿意放她自由,

    她背对着,全然看不见他,却能通过一处处娇嫩的肌肤,感知到他慢条斯理的轻抚。

    由外而内,一点点把她摩挲得通红,像是一只水煮的虾米,弓着身段,银色的鱼尾无力垂落,她颤抖着哭泣。

    仿佛经历了瀚海枯竭的过程,天地也在漫长甜麻的折磨中昏黄崩裂,郁暖终于得以靠在了岸边。

    她的曲线羸弱不胜,一张苍白的面孔浮现出不自然的嫣红色泽,原本自由璀璨的银色鱼尾上,也被缠绕上一串坚韧的海草。

    郁暖扭着尾巴想要游去更远的地方,那个主宰者瞧不见的地方就好。

    可是她是一只小人鱼,只能在海里游荡,不割裂这串海草,她又能去哪里?

    在她低落思虑的时,小人鱼的耳垂却被轻轻咬住。

    她想要回头,肩胛却被稳稳禁锢住,仍旧看不见主宰者的面容。

    咬合的力道,却慢慢变成了一个浅吻。

    不同于强硬的禁锢,这更像是海底深处狰狞带刺的贝壳,终于露出了柔软的蚌肉,和那颗珍贵剔透的珍珠。

    那是深海数万年来,寻宝者们历经磨难也得不到的宝藏。

    却意外地,被戴在了一只小人鱼的耳垂上。

    就像最不值得称道的,一件小小的礼物。

    用来讨她的欢心。

    可郁暖累到了极致,已经没有精神再去多想甚么。

    恍惚间,她觉得自己其实,很早就已经昏睡过去了。

    深海中的一切,都笼上了黎明时分的浓雾。

    或许等醒来时,她便不记得了。

    郁暖再次醒来时,应当才刚过丑时。

    疲惫到极致,消耗到亏空,便醒的过分早些,睡眠都难以安稳。

    这段日子,她一般都要在黄昏左右才能醒,因为大脑已经过于胀痛,到了不得不休眠起来储存精力的程度。

    努力动了动手指,郁暖很快便发现,她现下除了脑袋不痛了,其他地方全是不同程度的酸痛感。

    然而她的身旁已经没有人了。

    郁暖想打人。

    起的比鸡都早,这么累还是不要做皇帝了罢?

    老混蛋真讨厌啊,都睡了人家,居然待她醒过来还没有亲亲抱抱,连人都不见了吗?

    人呢?!

    她努力从大床上起身,忽才发觉,这个地儿已不是昨日的书房。

    郁暖太困了,于是闭着眼,重新蜷缩了身子团在龙床深处,脑袋迟缓地想着事。

    她只觉自己每趟都要说错点话,有时是真没想到说错了话,有时却只是不曾过脑子。

    并不是她已经懒得思索,只是潜意识里觉得,不管她说甚么,那个男人都不舍得动她一根手指。

    这种恃宠而骄的心态非常不好。

    所以导致她的下场很糟糕。

    不要学,说话要过脑子。

    更不要张口闭口要死要活,更不能和一个老变态要死要活,因为他会叫你生不如死还死不成。

    虽则现下,与日俱增的胀痛消失了,然取而代之的却是浑身的热度,和满身青紫的无力酸痛感。

    郁暖伸手摸摸额头,确定自己是发烧了。

    她实在顾不得了,仍把脸埋进枕头里,还想继续睡一会儿。

    毕竟她便是想离开,也没法走动。

    因为郁暖现下浑身上下不着一缕,虽然已经被擦拭得很干净,给她洗澡的人,甚至还给她全身涂上了香膏。

    这使得她通体都香香软软,团在被窝里,就像是某种昂贵稀有的猫咪,半只泛着青紫的小腿,惬意露在外头。

    郁暖又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什么人搂在怀里。

    郁暖觉得很烦,喉咙里发出潦草的拒绝声,她不想被撸,也不想要亲亲抱抱,死开。

    但耐不住他太过强硬,捏着她的下颚,薄唇印上她苍白的唇瓣,轻松抵开她的贝齿,把苦涩的药液一点点灌了进去。

    郁暖半半睁开眼,尚在意识模糊中,于是又乖乖抱着他的脖颈,把脑袋埋进男人硬实的胸膛,继续眯眼睡了起来。

    男人的大手给她梳理了一下脑后凌乱细软的发丝,又捏着她软乎乎的后脖颈,像对待一只幼猫一样,准备把她塞回床里。

    郁暖的起床气有点严重,这使她的脾气有点坏。

    她最不喜欢的,便是睡到一半被打扰。

    吃药也就罢了,好容易找到一个安心的地儿继续团着歇息,又要被抓着后脖子放回原处,叫她怎么甘心?

    于是她便像一只小八爪鱼,黏在他身上,一边执着地闭眼努力进入更深的睡眠,又把雪白笔直的腿盘在他的窄腰上,将玄色刺金的帝王衮服弄得有些皱,却理直气壮的坦然着。

    小姑娘只有部分的肌肤,仍是完好雪白的样子,看上去极是可怜。

    她光着身子,通身全是皇帝留下的痕迹,密集暧昧到,叫人难以想象,这姑娘到底承受过怎样的宠爱。

    但郁暖一点也没有愁苦的样子,秀美的眉目在睡梦中温软着,就连苍白的唇角都微微翘起,像是努力在做什么美滋滋的梦。

    皇帝长臂搂住郁暖的后腰,修长带着扳指的手,在光洁顺滑的肌肤上慢慢安抚。

    天子在她耳边低柔诱哄道:“我们暖宝儿要乖一些,夫君要上朝了。”

    她的眼睫轻颤,继续把面颊搁在男人的宽肩上,恍若未闻。

    他很有耐心:“好不好?嗯?”

    郁暖只觉得耳边嗡嗡的,于是伸手推他的脸,发出不耐的声音。

    餍足的男人脾气都很好,因为她比想象中要乖很多,除了嘴巴还是那般,想一出是一出,任性娇气颐指气使。

    但她实际,却又软又甜,浑身上下都酥软得像是没骨头。

    无论什么样的姿势,都能被柔韧摆弄,除了抽噎两声撒娇,便再也没有更多的抗议。

    甚至在顶峰时,浑身上下都泛出诱人的粉,就连她的轻颤都能让男人的忍耐,尽皆付诸东流。

    故而,在一夜过后,他那日因她寻死觅活的话,而生起的阴郁和暴虐,都被她温软包裹住,再一点点消磨化解。

    皇帝并不强迫她,只是就着姿势,在她身上披了一层丝袍,抱着她在宽阔的寝殿里绕了一小圈。

    男人常年习武,步子很轻,走路时细微的颠动,让郁暖渐入佳境,他的手掌温暖而微砺,有律地隔着布料抚在她肩头,把她伺候的很适意。

    于是作为回报,郁暖在快要沉沉睡去之前,非常知恩图报地,用软软的面颊,蹭蹭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她的手臂垂落下来,上臂勾在他的脖颈上,像是入了好梦。

    于是陛下终于得已把她放回龙床,给她盖好小被子,与此同时,郁暖的小腿又慢吞吞探出头,三根小脚趾动了动,绞在一块儿。

    春日里,寝殿里还烧着地笼。其实郁暖没来之前,是不烧的。

    因为皇帝身为成熟男性,并不如何畏寒,而在早春里着轻薄长衫,都不曾觉得冷,于是便干脆免了这项花费,害得许多臣子即便冻得牙齿咯吱咯吱发抖,都不敢再多用银钱烧地笼,如是官宦上下倒都隐隐节约了一笔花销。

    但郁暖并不一样,她怕冷怕热怕苦怕疼怕酸,甚么都怕,娇贵可怜时不时还昏倒吐血,时刻被人提心吊胆地,放在心尖上宠溺。

    于是早在两日之前,寝殿内便又重新烧了地笼。

    郁暖再次醒来时,已是晌午。

    她将将清醒过来,抱着锦被想叫人,便已有紫宸宫内侍候的大宫人来伺候。

    她这趟清醒后,心情便有些复杂,但这并不能阻止,她连日来难得的好心情。

    脑内不再被逼迫着胀痛后,她才发觉清明平和的感觉,是多么令她愉悦。

    昨晚发生了甚么,其实郁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尚在书房时,第一轮她其实被压着,甚至连衣裳都没褪尽。

    这之后,她便昏了过去,像是沉溺在半昏半醒的睡梦里,于是便不大晓得具体细节。

    仿佛做了一个奇怪的,并不怎么痛苦的梦。

    但现下即便坐在被子里,也会传来的刺痛感,却令她有些生气。

    于是语气也不见得多柔和:“他呢?我的清泉呢?”

    宫人自然知晓,这个“他”指的是陛下于是恭敬答道:“陛下在书房内议事,寻常时要至黄昏,再与列为大臣一道用膳的。”

    这话,当然不可能是宫人自作主张与她说的,郁暖知道肯定是皇帝的意思。

    宫人又交代道:“您的婢女已被安排着,回了临安侯府。”

    待梳洗完毕,郁暖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不由感叹一下,陛下的品味一如既往的直男。

    强迫她涂红唇和穿袒胸襦裙什么的,完全超乎想象的可怕品味。

    可能烈焰红唇是所有直男的梦想吧,真是羞耻呢,难道没人告诉他们,日常出门并没有哪个女人会把正红色厚涂么?

    而且她是个平胸啊,穿成这样这和公开处刑有甚么区别?

    不喜欢平胸去找大胸小姐姐啊,什么大草原上的小公主什么江南瘦马双胞胎姐妹花清纯丰满小家碧玉什么的不是很好嘛?生气叉腰。

    没过多久,外头便有宫人进来,对她恭敬通报道:“夫人,太后娘娘传您去慈寿宫用膳。”

    没有陛下的允许,这个人也进不来。

    但郁暖觉得,自己有点难以面对太后。

    之前人家老太太待她很是慈和,那大约也是体恤她年纪轻轻,出身高贵,却被皇帝置在外头,有些委屈了她。

    可正经登堂入室,嫁进皇家,到底不一样。

    郁暖还是问了一句:“知道了,还有谁在么?”

    那宫人恭敬道:“还有太后娘娘,娘家的姜姑娘。”

    郁暖有点怀疑自己去了,便回不来了。

    原著里姜太后帮着姜姑娘,手撕秦小姐的剧情,虽然她记不清重点了,但也知道手段非常果决,而且毫不留情。

    姜太后身为恶婆婆,左脸一个狐狸精,右脸一个小婊砸,浑身充斥着要把秦小姐娇嫩的面皮生生揭下来的怒火,简直可怕。

    郁暖觉得自己很惨了,被皇帝压着欺负完,又要被老母亲指着鼻子骂小狐狸精什么的,实在太糟心了。

    所以现在轮到她,替秦小姐受暴击了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