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农家乐     她甚至都不曾认真瞧过皇帝的面容, 逃避似的钻进他的怀里, 仿佛他的真实的样子就像是甚么洪水猛兽,会叫她难以面对。

    郁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奇怪。明明像是害怕他,却粘着男人不放。

    正常人都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解释, 就往人家怀里蹭,更何况他们之间需要解开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而她从前待他的态度, 实在算不得好。

    那就更欠他一个赔礼了。

    势利眼如郁大小姐, 那也应该哭得梨花带雨, 委婉动人与他分说, 再稍稍欲情故纵一番。

    然而郁暖真的等不了了, 由于醉酒和本身的羸弱, 她难受得不成了,窝在他的怀里, 整个身子都在不自觉发颤。

    皇帝稳稳握着她单薄的肩胛,把她拉开, 沉冷教育她:“好生说话。”

    她敏锐嗅到自己的优势, 仗着宠爱无理取闹,却也无人舍得动她一根手指。

    他略一蹙眉,却发现她更不听话, 压根教不好了, 埋头钻进自己怀里,绵软香甜小小一只, 边哭边发抖。

    郁暖扯着皇帝的衣襟闷着声, 软软道:“我想要您的孩子。”

    皇帝眉峰微挑, 板起她的下颌,逼迫她看着自己,不准怯懦逃避。

    天子的面容冷肃,雍容刺金的领口,延伸出修长优雅的脖颈。男人唇角有些天生上翘,故而即便无甚表情,淡淡觑她时,却仿佛含着情意,无端端勾人心痒。

    她带着朦胧泪意的双眼,对上他的眼眸,面颊的热度像是着了火,腾一下便泛出晕粉。

    她仿佛知道,为何原著中那么多女人迷恋他了。

    不仅是因为乾宁帝面容俊美,并掌有权柄地位。

    应当还是因为他天生笑唇,即便被皇帝面无表情审视着,他甚至或许,只是在冷静地评估你的价值。

    可是男人唇角自然勾起的微小弧度,和深邃黑沉的眼眸,却仍给人含情的错觉。

    可想而知,他在床笫之间是什么样子了。

    一定,能把女人都迷得合不拢腿。

    皇帝却噙着一丝冷意,在她耳边低低哼笑道:“小骗子。”

    语声中却没有责怪的意思。

    郁暖满心战栗,甚至难得抿出了颊边的梨涡。

    她一只小手的手下意识抠着他袖口的纹路,一下下越来越用力,像是要努力把金线都拉扯出来。

    反应过来后,她立即放弃了他宽大的广袖,想要找回点气势,压着嗓子冷冷道:“我没有的,不要乱讲。”

    说完便觉很心虚。

    她确实根本不准备为他生孩子,也很有可能怀不了孕。

    但情势所迫,为了尽快与他在一块,她只想出这个法子。

    没想到老变态一下就拆穿了她。

    郁暖心一横,努力垫脚,想要伸手勾他的脖颈,但由于男人实在太高,还十分不配合她,冷淡得像个看戏的陌生人。

    她并没有成功。

    他看够了郁暖窘迫的模样,于是顺其自然,被她扯得低下头。

    郁暖的手臂便成功环绕上他的脖颈,抱着他的脖子,偏头看着他俊挺的轮廓,闭眼在他面颊上,印了一个香软的吻。

    她一点都不知羞,纤细笔直的腿也跟着像藤蔓一样,缠绕上皇帝高大的身躯。

    郁暖把脑袋也埋进他的肩膀上,软乎乎的面颊也慢慢磨蹭着。

    皇帝的手指在她脑后的发髻上摩挲,捏住她常用的那根玉簪,轻轻一抽,她的发丝便顺滑着垂落下来,接着郁暖猝不及防,腿弯一软,轻轻跌落在书房里暗色的绣榻上。

    他的微凉的手指,漫不经心捏住她的下颚,另一只大手覆盖住她含泪的眼眸。

    郁暖的眼睫轻颤,他的掌心也有些痒。

    男人身上优雅寒凉的熏香,也磨得她心痒难耐。

    郁暖一边的小腿,缓缓摩挲在他结实的腰间。

    小姑娘苍白优美的唇勾出一个弧度,面颊边的小梨涡,也甜甜陷落下,像是一只吸取阳气的小花妖,要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这样的表情,在郁大小姐的面容上甚少瞧见。

    那么软绵,那么娇媚从容。

    皇帝眸色暗沉,却不急不缓,在小姑娘娇滴滴的唇角,到苍白的唇瓣,润红的鼻尖,和雪白饱满的额头,皆印上禁欲凉淡的吻。

    接着,才是最柔软勾人的地方。

    那是她从未有过的,炽热霸道的吻。郁暖的眼睛被他遮盖着,身子被压在榻上,发丝凌乱暧昧。

    她却甚么都看不见,只能随着本能,勾着他的脖颈与他唇舌相交,稚拙的,却丝毫不被动。

    郁暖的上唇被轻轻咬了一下,很快便有了一点血腥味,郁暖睁大眼睛,很凶地回咬过去。

    不是要早朝么?

    不是要议事么?

    不是要见大臣么?

    那就让他们都看到嘛。

    可是事与愿违,郁暖努力想要咬他,可他很快灵活转移阵地,又吻上她雪白柔软的面颊,把她的面颊当作甜滋滋的糯米。

    待她有些丧气的时候,他发出一声低沉的闷笑,又亲亲小姑娘的唇瓣。

    她咬不到他的薄唇,有些伤心地想哭。

    她也是这样做的。于是很快,他便感受到手心湿润的触感。

    她又在撒娇。

    皇帝把她软乎乎娇小的身子,抱在怀里,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唇送上门。郁暖想也不想,一口就咬了上去。

    她没有控制好力道,使了浑身的愤恨劲儿。

    即便身子羸弱,但她牙口好。

    于是更浓的血腥味,在他们的唇舌间蔓延开来,带着咬噬与缠绵至死的意味。

    这是个,很符合戚寒时喜好的吻。

    充满了浓浓戾气和至死方休的味道,像是献祭出了彼此的灵魂。

    他的暖宝儿软和娇气,羸弱爱撒娇,但咬他的时候可一点儿也不软绵。

    是个凶得要命的小姑娘。

    郁暖却不怎么喜欢啊。

    她亲累了,也不晓得这样的耳鬓厮磨,到底有什么太多的含义。

    她的小手便有些不安分地握着他的衣襟,想要用力把他的领口解开。

    皇帝却适可而止,冷静制止了她。

    两人的喘息交融在一起,在寂静的夜色里,有些情i色暧昧的意味。

    他修长的大手,握住她的手腕,沉稳把她拉开,与此同时,他们的唇瓣也喘息着,慢慢分离开。

    郁暖方能睁开眼睛,却发现书房里很是昏黄,只在远远的四角,点了几盏鱼油灯。

    她伸手抚上他的面颊,那是很真实的皮肤质感,属于帝王的轮廓挺拔深邃。

    只是下唇却被她咬出了伤口。

    她又伸手环住皇帝的脖颈,面颊柔粉微醺,眼波流转生晕,与他软软撒娇道:“我想要个孩子,陛下。”

    他一顿。

    应该是,并没有料到郁暖的脸皮居然还可以这么厚。

    不怪郁暖,作为一个原著路人读者,她对男主的性格评价就是很直接很犀利。

    乾宁帝并不喜欢拐弯抹角地周旋暗示,原著里屁事多从来踩不住重点的弱鸡文臣,一个个都没什么好下场。

    所以她也就直来直去。

    都到了这个程度了,事实如此简单明了。

    皇帝就是周涵。

    她老公就是陛下。

    他都这样了要是再看不出,智商岂不只有五十。

    难不成还要她再哭得梨花带雨,矫情万分,问他你是不是周涵?你到底想要拿我怎么办?你对我是什么感觉?你为什么要娶我?我可是很有节操的,不给名分就让你吃不着死鬼哼。

    那当然不可能。

    尽管有部分她也不太明白,但并不代表郁暖就很想知道。

    她一点也不想知道。

    她是想痛痛快快的,扯着陛下干一场完成任务。

    结束就可以收拾收拾,过几天想办法拔出他的剑,横颈自刎了。

    多么干脆痛快。

    一定是他欣赏的类型。

    剧情都逼她到这个程度,现下日日头昏脑涨,就因为没完成酒后乱i性这个大剧情的话,也就没有再苛刻逼着她照郁大小姐套路走。

    郁暖这段时间来,也分析总结了。

    对于剧情而言,人设的重要性远远低于剧情完善程度。

    也就是说,如果剧情还远远没有完善,人设在一定的范围内,比如醉酒时,是完全可以被容忍偏移小部分的。

    但气氛一时很尴尬。

    他们的身体还紧紧纠缠在一起,郁暖甚至隔着布料,可以感觉到男人坚硬炙热的温度。

    他并不是对她的身子,完全没有兴致。

    相反,兴致很浓。

    与他现下禁欲冷淡的神情,非常不符。

    郁暖感叹一下,生活不易,这可不是随便说说。

    没想到陛下除了偏执阴郁洁癖强迫症,还精神分裂。

    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呜呜抽噎着指责他道:“您根本就不喜欢我!”

    “你都不碰我一下,我就这么让你不喜欢?”

    “算了,不然请允许我改嫁罢。赶明儿请您赐我一封休书,我便能嫁给别的男人去,到时候……”

    郁暖话才说到一半,缓缓抬眸,就发现他的神情,非常阴郁暗沉。

    她觉得有点糟糕。

    她努力从他的怀里挣扎着,软绵绵蠕动起来,想要从榻上慢吞吞爬出去,却被他一手臂捞回来,牢牢禁锢在怀中,手劲勒得她腰疼。

    腰椎盘都要凸出了。

    皇帝强迫她抬起下颚,手劲硌得她下巴生疼,他的嗓音紧绷阴郁,像是一条毒蛇,在她耳廓上叫她战栗不已:“那么,朕会把那个男人碎尸万段。再把你抓回来。”

    “唔,脚踝牵着锁链,一辈子在寝宫里陪着朕,好不好?嗯?”

    郁暖面色一下苍白起来,硬气回嘴,戳着他肺管子心头肉,刁钻刻薄倔强道:“横竖我是要死的,很快就要死了。那您抱着我的尸体活去罢。”

    她说着用力一把推开他,觉得今天可能又谈崩了,十分不开心,顿时觉得脑壳更疼了。

    都怪他,老混蛋。

    郁暖努力挣扎起来,开始踢他,一边哽咽着道:“横竖你不要我了!我说要给你生孩子,你不信我,还把我推开,对我说那样过分的话,那我也不要你了,你是要我死。”

    “那我死给你看好了,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他沉默着,像是一堵铜墙铁壁,郁暖踢他反倒把自己弄得生疼,估计脚踝都红肿了。

    火焰蚕食着灯罩中的蜡柱,已然下去小截,烛泪粘稠瘫软地依附于灯座上,欲滴未滴。

    僵持半晌,她气得掐天子的尊贵手臂,对他道:“你放开我,我要回府了。”

    气氛紧绷到快要迸裂,冒着突突的火星子。

    他在黑暗中,一点点像是死气沉沉的木偶,缓缓低头看她,眼眸诡异而冰冷。

    戚寒时眼眸微戾暗沉,却优雅微笑起来,低沉在她耳边道:“不是,要为朕生孩子么?”

    他把郁暖单薄的肩胛强硬按在榻上,捻起她的一缕发丝,抿在唇里,合眼品味她的味道,唇边的笑意愈发温柔肆意,另一只手精准捏住她乱踢的脚踝,稳稳摆在窄腰旁,于她耳边酥麻缓慢道:“那么,好好享受。”

    郁暖虽然盼着解脱,却发现情况更不对了。

    她受不了这样的。

    她可能会被弄死。

    郁暖惊恐着,更努力的蹬着腿,讨饶着卖力逃脱。

    却听见,他冰寒含笑的声音,悠然在她耳畔响起:“如果不能享受,也不要太早的失去知觉啊。”

    “毕竟,你现在还活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