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大神农(种田+系统)山村名医快穿之护短狂魔     她的面色憔悴而惶恐,像是一朵被夜雨摧残的牡丹, 萧瑟萎靡, 却别样迷人。

    看着他时, 小姑娘努力作出冰冷, 而高高在上的不屑神情, 可杏眸中的恐惧柔弱,却无法遮掩地溢出来。

    他喜欢她脆弱的样子,让男人生出浓烈的摧毁和呵护之欲。

    冰火两端, 缭绕于心,却又奇妙的和谐。

    心中发柔,男人却语声凉淡警告她:“那么, 你尽可试试。”

    郁暖因着过于虚弱,而有些使不上力, 像只警惕的小动物,小心翼翼观察着他,却不敢再说话。

    她很谨慎, 并不敢捅破那个话题, 也不敢想象捅破之后的结果是什么。

    或许她全然难以承受, 所以她会选择自己慢慢盘算,观察,最终得出早已知晓的那个结论。

    那也比, 使他告诉自己, 要来得正确。

    而且郁暖当然不可能, 自己去寻找匕首和长剑。

    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她找那些杀人利器,都是会崩人设的。

    事实上,她觉得这个时候的郁大小姐,不可能完全没有死志,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谁都不是傻子,病成这个样子,告诉她您没病,她肯定不会信的。

    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最了解。

    但她发现,剧情对于她的要求实在太苛刻了。

    很明显,自己生活的这条剧情分支,已然和原著不同,可是她仍旧只得按照剧情一步步走。

    即便男主自己产生了好感,即便她也觉得,他们的结局不该像原著那样。

    有几分情意在的话,她不至于绝望到拔剑自尽,或许真的能从重重窒息的昏暗里见到星光。

    她真的能在这里活下去。

    可是那又如何,她还是头疼。

    与日俱增的紧迫和胀痛,像是无形的紧箍咒,匝得她难以喘息。

    无论合理不合理,当中又偏离了多少,但是一步步属于剧情的脚印,还是刻板而坚定。

    从一开始的苛刻要求,直到过了很久,这段剧情出场的原著中的每一个人,都偏离了主线。

    或许剧情也无法要求她事事精准,所以许多地方,都可以稍稍自由一些。

    但是这最后一步,却会永远对她封锁。

    剧情就是不能,也不准许,让郁大小姐活着,陪伴在他的身边。

    逼着她与他欢好,再逼着她,握着属于男人的沉重剑柄,引剑自刎。

    让他的佩剑,染上爱人的猩红颈血,剑锋的寒芒吞噬她的生命。

    郁暖有一瞬间的逻辑紊乱。

    她不晓得,自己真的死了,他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痛苦呢?

    但他会有很多女人,爱或者不爱,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对于手握重权的上位者而言,他们的步伐太快,野心和耐性太重,爱情只是锦上添花,远远不是占据整颗心的事物。

    他却是,上位者中最冷漠的佼佼者。

    男人修长的手指,撩开她的碎发,平视着她的眼睛,一时间,她琥珀色的眼仁轻颤。

    他们的鼻梁有些贴近,似乎有些暧昧地,看着对方。

    他的眼眸锐利到,像是能把她的踟蹰看穿。他却忽然,将她一下捞进怀中,打横抱起,安放在臂弯里。

    郁暖闻见,男人身上冰寒优雅的雪松味,对于她而言很熟悉,没那么冷淡拒人于千里,有些隐约的温柔。

    她又有了些,苦恼不舍的情绪。

    他像是抓着幼猫的脖颈,把她安置在架子床里。

    她的锦被还没铺好,郁暖便又跌落在绵软的云层里,膝盖有些打滑,几下才撑起身子。

    她默默看着他,抿着唇瓣,圆润的眼里些微冷硬的情绪,像是在无声赶他走。

    她却很当心,不敢与他说话。

    他不再言语,修长的手端起一旁搁置的甜白瓷碗,沉声淡道:“把药用了。”

    他对谁说话,都是这样的口气。

    尽管对着小妻子的时候,已经很温和了。

    但是这种与生俱来,身为帝王的惯性口吻,却始终伴随着他,让他说出来的话,都像是上位者的命令。

    郁暖缩回锦被里头,别过头,偷偷翻个小白眼,语声麻木道:“不。你走。”

    仆从早就把温热的药端上来,只是并没有逼着她吃,因为这小祖宗很不好伺候,到时把她弄得不开心了,又是一桩罪。

    他却奇异地有耐心,薄唇轻轻抿一口试了温度,低柔哄她道:“甜的,很好喝,特意为我们暖宝儿调的。”

    郁暖有些嫌弃。

    但他难得的仁慈宽和,也让她有些无措。

    这样的语气,听上去就让她发抖起鸡皮疙瘩。他像是吃错药一样了,郁暖默默想着。

    她抿着淡色的唇瓣,半晌才道:“我不要喝,把药端出去。”

    先礼后兵,是他的寻常做法。

    她娇纵不吃软,仗着宠溺和特权,便愈发不讲道理,忤逆他,也和自己的康健作对。

    那只能给她来点硬的。

    男人还是很有耐心,却不与她废话,修长微凉的手指,很快强硬地抬起郁暖柔软精巧的下颌。

    简略的一个动作,恰当冷硬的力道,却使她不得不打开口腔。

    他慢条斯理,与她睁大的眼睛对视,再把温热的汤药一点点,给她灌下去。

    柑橘味微甜的药汤,缓缓流入她的喉咙。她没觉得呛,只是在努力吞咽,两只手不甘示弱,用尽全力在一边努力推他,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可怜声音,又像是在示弱。

    可是奈何她劲道太细弱,即便她整个人挂在他的手臂上,他也未必有什么感觉。

    药液还是有几股,顺着唇角流下,沾湿了她的衣襟,和凸起的锁骨,胸口雪白的一片肌肤,潮湿而发亮。

    他的眼眸微戾暗沉,却很恰当地掩饰过去,还是温柔耐心地服侍着她,小口小口,慢慢吞咽着药液。

    郁暖的眼圈都红了,精致秀美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她放弃挣扎,却显得愈发无助起来。

    其实她心里想的却不尽然。

    居然没有嘴对嘴喂药的情节吗?

    差评好么什么混蛋!

    少女心都要碎了。

    一声声说好的爱她,把她当宝宝,结果居然捏着她的下颌,强硬地给她灌药嘛?

    男人都是这样。

    一点都不绅士。

    郁暖被喂完药,便开始捂住胸口干呕,她没什么可吐的,就是一下被灌进那么些药汤,有些受不住。

    他温热修长的手心,轻轻给她揉着胸口,另一边则为她拍着后背。

    男人面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嘴上哄人的话却说的坦然不害臊,又是宝贝,暖宝儿,还有乖囡,再哄她吃点蜜饯果子,捻在指尖,一点点给她咬来吃,吃得嘴唇红润润的。

    郁暖都说不出话了,还要时不时可怜巴巴干呕,眼角微红,鼻头也是红的。

    即便这样,心里的那口气还是散不了,她只用力拿指尖掐他,捏起硬邦邦的皮肉,使出吃奶的劲道转个圈,深得掐人奥秘。

    只可惜她的指甲,在昏睡的那段时间,就不知被谁剪掉了,现下是透明苍白的样子,边缘修剪得圆润整齐。

    就是掐得人不痛。

    于是她更像被捏着肉垫,减掉指甲的奶猫,毫无还手之力,打人都不疼,掉眼泪人家也视若无睹。

    毫无战斗力。

    他撩开袖口,看了眼手臂,不咸不淡撩起眼皮,评价道:“怀了身孕,竟还这般有劲道,想必身子好得很。”

    郁暖忍不住冷冷瞧他,胸口涌上来,只得团在一边继续打嗝。

    为什么啊,这都什么梗?

    做什么人人都说她怀孕了?

    您不是最知道我怀孕没的吗混蛋!

    这真是非常尴尬了。

    偏生她还反抗不了。

    他给她轻揉的大手,又开始给她按摩,温暖得叫她有些想蹭蹭,但男人抚摸到的,全都是禁忌的地方。

    只他却像是没感觉,动作根本没有分毫情i色的意味,轻抚的动作与她撸猫时的手法......太像了。

    郁暖莫名觉得,自己像是被处刑了。

    就因为她平胸……吗?

    您好歹礼貌性地有一下反应啊?

    她开始怀疑人生,难道自己真的胸平到不像个女人?那便怪不得他那日可以那样冷淡地全身而退了。

    果然还是喜欢,大欧派大长腿的吗?

    失败,低落,忧愁。

    等稍稍不那么难受了,她脑回路绕了长安十八圈回转过来,才慢吞吞反应过来,慢慢吸气,反驳一句:“我没有身孕的。”

    她又摸摸自己的小腹,神情竟有一点小小的怔松,又稍纵即逝。

    抬头时,还是那般样子。

    她希望自己吃的凉药,至少有点用处。

    若真的成了事,她没有怀孕最好。既然剧情如此,想必即便不怀孕,还是不影响她的结局。因为若是怀上了孩子,那对于她,无疑又是一重可怕的抉择。

    可她一瞬间的神情,却被他一点一滴,尽收眼底。

    他不动声色地握着她冰凉的小手,收纳在掌心捂热,漫不经心把玩:“暖宝儿,想不想要个孩子?”

    他看着她时,黑眸深沉而温柔,却有些冰凉之意,浸润到她的心底。

    尽管他们算是拜堂了,但怎么说,她都还是个……姑娘。他们更是相敬如冰。

    您问一个姑娘,想不想怀上你的孩子。尽管一脸正经,可是这种问题本质上和流氓有区别么?

    没区别吧?

    但郁暖一时间,却也没法有什么更激烈的情绪。

    因为她想到,这并不是个可以儿戏的话题,她是真的不想要孩子,也绝对不能有孩子。

    在原本的世界,她也与朋友谈起过流产和生子的话题。有一个说法是,就好像如果你不开窗户,便无需对窗外漫天飞舞的种子负责,但如果开了窗户,那就必须承担种子飞进来,生根发芽的职责。

    她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职责,也不舍得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于是她面上的红晕,刷一下褪去,面色苍白憔悴,只是轻声道:“不要,我不想要孩子。”

    他离得她很近,近到能瞧见小姑娘微颤的眼睫,和本能失落的眉眼。

    他却微笑看着她,慢慢地诱哄道:“要一个罢,嗯?”

    他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廓上,让她原本雪白的耳垂,渐渐染上红晕。

    为眼前的男人生孩子啊……

    怀上陛下的孩子吗?

    郁暖忽然,一下清醒,努力把手从他掌心收回,对他冷冷道:“你休想。”

    可是,她的手却如何,也无法从男人有力的禁锢中挣脱出来。

    他只会越攥越紧,就像是干枯多时的藤蔓,久旱逢甘霖,把最珍贵的生命本源,紧紧缠绕起来。

    即便把她压迫地难以呼吸,却也能让他更温暖一些。

    男人松开她,衣衫齐整,分毫不乱,禁欲而慢条斯理。

    只是床上小少妇的发丝,已经凌乱贴在额角,眼角晕红,衣衫缭乱不已。

    他并不欲强迫她,但也不准备放手。

    男人只是俯身,慢慢地在她的额角,和眼眉处,轻轻落下凉淡的吻。

    绅士的,温柔优雅的。

    他轻轻摩挲着小娇妻的耳垂,在她耳边低沉,含着笑意道:“今晚,和明晚,朕等着你,嗯?”

    郁暖的眼睛,忽然颤抖着睁圆,看着他却流下惊恐的眼泪。

    她的眼睛里,没有丁点喜悦,也没有疑惑和暗含的期待,这是纯粹来不及乔装的模样。

    真正的惶惑无奈。

    他却微笑起来,丝毫不意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