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五十四章(捉虫)

【书名: 白月光佛系日常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捉虫) 作者:雪花肉

强烈推荐:大神农(种田+系统)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护短狂魔     然后, 郁成朗的视线,便慢慢转移到了妹妹身上。

    他的小妹妹阿暖, 也抬头看了眼他,然后又垂下纤敏的眼睫,小脸无辜苍白。

    郁成朗弄不清楚,她和陛下现下是甚么关系。

    但仔细想来,那肯定不会是相敬如冰的关系, 但究竟有几分甜蜜情意, 却也无法确定。

    他也不想勉强妹妹, 更何况妹妹也未必晓得, 她夫君的身份。

    于是郁成朗思索一瞬,只是含笑对郁暖道:“乖暖, 你夫君……”

    郁暖立即淡淡道:“他有何用?兄长若指望他, 不若买块老豆腐撞死来得痛快。”

    她又抿唇微笑, 有些轻慢不屑, 淡淡道:“不过是随口之言,兄长若要问他, 尽可自去。”

    郁成朗一噎, 这话说的。

    小姑娘,仗着你夫君人不在此,便蹬鼻子上脸了, 可长进不少。

    赐婚这种事体, 乾宁帝即位以来这么些年, 也只屈指可数的几趟罢了。

    这可是莫大的荣耀, 皇室那些个宗亲尚且不曾得,即便成婚尚须递予皇家许可,却也不必皇帝赐婚。

    说到底,不怎么靠谱。

    况且,她和周涵之间僵硬的夫妻关系,尚没有达到能拜托这种事体的程度,按照人设,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所以没那个金刚钻,她可不揽瓷器活。

    至于郁成朗,经过崇北侯府的事体,郁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他就算知道点内幕,也不足她惊讶。

    郁暖没什么话可说,横竖她不管。

    十有**没戏的事体,何必叫人失望。

    南华郡主的视线,在他们兄妹俩中间来回扫过,拧了眉,尚未开口,却听郁成朗又道:“阿暖,哥不是叫你同你夫君去说,只他不是师从了沈大儒么?你让你夫君,带个话给他便是,只求沈大儒能指点个法子。”

    郁成朗提起周涵,从来都用你夫君,自来没用过本名,郁暖便看了他一眼,勾唇一笑,不咸不淡。

    非常像她夫君。

    郁成朗冷汗都莫名冒出来,又看过去,他妹妹垂下眼睛,还是一副乖巧柔软的样子。

    郁暖想了想,沈大儒好歹也是帝师啊,叫他指点你怎么娶媳妇,仿佛也不怎么像样罢?

    不过好在,这个老头平易近人,自己活得也糙糙哒,一肚子啰嗦话,没什么架子,待她态度尚可。

    周涵不理她,她就自己去找,也没什么。

    于是她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倒是南华郡主,拧眉,想也不想,纤纤玉手迅速凶悍,“啪”一声脆响,一掌立马打在郁成朗胳膊上,用足了力道,估计都能红肿起来。

    郡主点着儿子太阳穴,狠狠:“只这一次,你再敢麻烦你妹妹,你娘我头一个活活剥了你皮!还有,不许见阿静了,听见没?”

    郁成朗也没想过见原静。

    他还没到那种,情炽到难以自拔的程度。

    愿意全心想法子,是身为男人的担当。

    只情爱事小,于他们这样贵族圈顶端的男人,不过是锦上添花,得之是幸,若失之交臂,便也无憾。

    不过南华郡主肯定不懂,她和阿暖母女俩有点相似,不过阿暖看着冷清聪明,其实根本不着调。

    他娘倒是脑袋清爽,只是身为妇人,仍是把情爱看得太重。

    这就是,男女之别。

    故而,其实郁成朗也不觉得,陛下会插手。

    更多的还是投石问路,他想看看陛下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而他自己又没那个资本,与陛下说起婚嫁之事,更没那么大脸面求甚么。于是借妹妹之口,也无妨了。

    郁暖没想那么多,她只想赶快把所有事都了解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脑壳都想缀了铅似的,愈发沉重起来,有时躺在床上,一夜醒来,已到了下午,却还昏昏沉沉醒不过来。

    可惜的是,她回到府中,她夫君仍是不在。

    这段日子,她也听说了崇北侯府被抄家的事,男丁女眷,无一幸免。

    男人流放到西南外两千里,或许途中便没了性命,女眷没入教坊司,一朝从鼎盛至衰败,不过是皇帝寥寥几句话。

    至于崇北侯,他并没有那么侥幸,而皇帝并无多少善心可以施舍,更没有让旁人敬慕他仁义的想法。

    故而,陛下更不欲将之囚禁终身,煎熬以示惩戒。

    该死的便是要死了,在失败者身上,他寻不到任何愉悦。

    自然,这种事,肯定不会被所有人赞同。要知道,审崇北侯,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彻查下来,所得到的结果,便是连根拔起之人众。

    虽然,在这之前许多年,便已然清理过,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查处的犯官仍有几十余人,连带着更往下的小官小吏,数目惊人。

    只最近这几日,菜市口的血腥味,萦绕了许久始终难以散去,就连地上的青砖,都被染成了红色,洒扫多久都洗不干净。

    这是一次残酷的清算,竟无一姑息。

    郁暖只听了一耳朵,她身在府中,外头的风雨进不到耳朵里,其实知道的也不多,只是从几个妯娌日常说话里听到的部分罢了。

    但她知道,这只是个开端。

    乾宁帝根本不怕别人戳他脊梁骨,也不在乎史书上到底如何评价他。

    太过仁义的皇帝,到头来仍是一事无成,开拓万载功业,只需凭后世功绩断是非,不须时人说。

    郁暖却忽然,想起秦恪之。

    更久之前见他,还是个有些天真的小伙子。

    她对这个人,没什么跟多的感情,但因为认得,而无论如何,他待自己始终足够心诚。

    她便希望他,至少能挺过流放,至少好好活下去。做不了侯府公子,做个安稳的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

    尽管风餐露宿,尽管幕天席地。

    但他好歹能活下去。

    已经很幸运了。

    又过了几日,郁暖对着窗边叹气。

    她知晓,周涵不可能一直都在她身边,很有可能忙起来十天半个月也难得清闲。

    相比起来,她就更显得微不足道了。

    清泉正在给她按摩后脑,郁暖觉得舒缓许多,但本身的胀痛却并没有缓解多少。

    郁暖就沉思一会儿,他不来,她就得去就他。不然穷等,等到甚么时候,那才是个头儿?

    只是,她又不可能自己跑去宫里头。

    郁暖想了半日,还是没结果,只觉脑袋更疼了。

    于是她挥挥手,示意清泉退下。

    清泉有些担忧,与她道:“我的小姑奶奶,这可耽搁不得,不请大夫又怎么成的?您成日昏睡不醒,醒来仍是没睡醒的模样,这般不寻常,还是请个大夫来瞧瞧才是根本。”

    郁暖觉得头更痛了。

    叫大夫没用啊,叫陛下有用啊。

    但她也不能说,于是只是摇头道:“不必,让我歇会子罢。”

    只短短几日,她好容易养起来的一些肉,便又消减下去。

    不必看铜镜,她自己用手也能摸到,锁骨凸的太过明显了,下巴也愈发尖了,本就没有什么肉的胸脯,也变得更平了,伸出来的手指越发苍白纤细,像个画了皮的女妖精。

    郁暖有些无聊地想着,不如直接进入最后一段罢。

    她想直接拔剑自刎了。

    但也只是想想。

    尽管接受会死掉的事实,她还是想努力,稍稍活得更久些。

    用尚且鲜亮的双眼,多瞧些景致,再以温热的舌尖,多感受食物的甜咸滋味。不论好坏,五感犹在,她便庆幸。

    因为谁都不晓得,死后的世界,真正会是甚么样。

    郁暖这夜一睡,便没能醒过来。

    直到隔天傍晚,她才堪堪醒过转。

    她自己醒过来,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累。

    但毕竟没什么正常人,会沉睡将近一整天,怎么唤都唤不醒。

    这说明她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

    偏生郁暖自己没什么痛苦的感觉。

    旁人都吓得要死了,尤其是郑夫人,只怕这小姑娘出个甚么好歹来。人家把老婆托付给她,只图小姑娘有个清净心安之地,可结果人却昏迷成那样。

    岂能不叫人悬心。

    万幸,没等郁暖出甚么事儿,上头那位,稍动手指便是山河飘摇的当权者,便已然百忙中赶来。

    正是政局动荡,风雨急骤的关头,皇帝却坐在她身旁,握着她纤细瘦弱的手,于床头,沉沉端详着她的睡颜。

    苍白的,娇气的,大半张脸都没入锦被里,只余下冰白的额头,和微蹙的秀眉。

    她睡得这样黑沉,始终不愿醒来。

    郁暖睁眼的时候,却没有见到什么人,只有清泉在她身旁候着。

    清泉却告诉她,三公子在正午时回来的,守了她一下午,现下去前院书房了。

    郁暖垂下眼睫,甚么也没再说了。

    周涵再回来的时候,便见小娇妻已经生龙活虎,盘着腿认认真真用着膳,一双杏眼疲惫却明亮。

    瞧见他了,只一低头,又不理人。

    他并不在意。

    郁暖思考着,用完膳洗漱完,便对他淡淡认真说:“我有件事,想请你拜托沈大儒。”

    他示意她说下去。

    郁暖道:“我兄长想娶武威将军府的大女儿,但是他们不肯许。”

    “是而,兄长托我,来请你问问沈大儒,解决的法子。”

    他的神情,瞧不出喜怒,只看她大半碗,实在用不下的饭食,低沉散漫道:“嗯。”

    郁暖道:“兄长与原姐姐两情相悦,所以,我也盼着他们能终成眷属。希望你能记得,问问沈大儒。”

    她不想多说,但却也希望,自己离去之前,能让在意的朋友和亲人,都更开心些。

    虽然她不是郁大小姐,但她们都是郁暖。

    他随意坐在榻上,忽然低头觑她,眸中暗沉锐利,略一勾唇:“知道了。”

    听上去像是他放进心里去了,可是这样冷淡审视的眼神,却让郁暖很不适意。

    郁暖睁大眼睛看他,又道:“你这么看我作甚?不要看我了。”

    她有些害怕他了,所以偏过头去,不肯与他相对。

    她又看见了,他挂在一旁的佩剑。

    这段日子,这把剑一直都不在,明明刚嫁进来时,他摆放得那样随意,在她可以垫脚够到的位置。

    可是现在,如果剑不在的话,就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她难得,对他露出一个寡淡的表情,纤细的手指捏着袖口,语气还是居高临下,却有些像是在撒娇:“这把剑,我很喜欢。”

    “你留在屋里给我罢,好不好?”

    她的眼里,像是含着一泓柔弱的秋水,横波流转,欲语还休。

    郁暖还是那样淡然自持的样子,说起话却这么任性。

    仿佛吃定了,只要她开口,他便不舍得拒绝。

    他只是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有律扣在桌沿,慢慢道:“不行,你提不动。”

    她可是,娇气到,连拿匕首都颤颤巍巍的菟丝子。

    郁暖不肯认输,却立即冷冷道:“我就看着,也不成?你不舍得便算了。”

    他看着自己的小姑娘,含蓄优雅地微笑起来,眼中泛着冷意:“不仅这把不行,整个临安侯府,以后都没有剑,也没有匕首。”

    郁暖忽然,浑身都有些泛冷,不自觉颤栗起来。

    她知道自己看着剑的时候,稍稍有些多,发呆的时候,也是有的。

    只是,她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说,竟然,这么锐利,一下就看透她的心思。

    她不知道,郁大小姐会怎么说,但是正常人,都不可能强行忽略一个逻辑点。

    她不可能装聋作哑。

    郁暖缓缓抬起杏眼,与年轻皇帝寒潭似的眼眸对视,半晌。

    她苍白的唇角颤了颤,很小声地,像是对自己道:“你没有这样大的权利,不可能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白月光佛系日常相邻的书:转职奥特曼超能少年王勇我儿子在她手上.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老祖宗的闲散人生他的老祖蜜桃色巧合在线养BOSS[快穿][综]不得善终无形吸猫最为致命[快穿]